第68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师:……
  但这是事实,裴岭是在二班大放光彩的。
  “裴岭还有更大的潜力,可以走的更远。”郑老师黑着脸说。
  赵钰笑了,“你说的不算,我说的也不算,咱们英华不是主张自由活泼吗,那应该听听学生本人意见,让裴岭自由选择。”
  郑老师当然不愿意了,裴岭太刺头和他不对付,大概率可能会赌气留二班,他是想直接挖过来的。
  “调班这事就不用问学生了,一班是火箭班,裴岭成绩好,到一班不是很合情理的事情。我是觉得,直接调过来,正好裴岭晚上还要上竞赛班,我对他的学习进度知道的更清楚。”
  王主任觉得有点道理,问严组长,“严组长,你说呢?”
  赵钰气得手抖,面上强硬插进话题说:“裴岭同学父亲是咱们学校家长会会长,上次开家长会还说了裴岭的教育,希望不要太给裴岭压力,快乐学习为主,既然不问学生,问问家长意见也可以,我这儿有联系方式。”
  直接发了消息询问。
  裴洪豪看是儿子班主任的消息,还以为小岭出了什么事,一看是调班的事,立即发语音:“赵老师,调班这事不要问我,问问小岭,他什么选择,做家长的都支持。”
  于是都别说了,请裴岭。
  打铃上课,过道没几个同学。
  大办公室门掖着。
  “野哥——”张嘉琪话还没说完,先被野哥瞪了眼,立刻识趣的压低声,“怎么了?”
  不是去打游戏吗?
  秦池野‘恐吓’目光收回去,没有和张嘉琪说话的心思,扭头看向办公室内。张嘉琪被野哥‘偷听’行为给镇住了,头一份啊,以前野哥才不——
  哦,以前野哥从不来教师办公室,还是这种主动类型。
  张嘉琪已经猜到了,心如止水的跟着偷听——来都来了。
  办公室大门半掖着,听得清清楚楚,就是角度不对,看不到里面人表情。当然偷听也不好做的太突出。
  “调班吗?不用,我在二班就很好。”裴岭听完直接拒绝。还以为他早上借故偷偷蹭校霸豆腐被王主任抓到了,开始要对他进行教育。
  赵钰对这个结果有七分的把握,也不惊讶。就裴岭那个自由烂漫的性格,不适合去一班的。
  “郑老师听清楚了吗,学生自己的选择,他的家长也支持。”赵钰说。
  郑老师没管赵钰,而是看向裴岭。
  “你来一班,我保证你的成绩会再上,到了高三,你很有可能拿全市的理科状元。”
  裴岭:……
  他以前可是全省理科状元,郑老师干嘛给他降抬头。
  “就不用了,我觉得我挺好的。”裴岭婉拒。
  郑老师脸铁青,说:“什么挺好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二班坐在后排,同桌次次考试倒数第一,就那个成绩,你们坐在一起,赵老师你就不怕那种学生会影响裴岭成绩!”
  “裴岭才十七,不懂事,你当老师的就给安排这样不学无术整天逃课的学生当裴岭的同桌?这是在耽误裴岭!”
  门口。
  张嘉琪心里骂了声艹,都不敢去看野哥的脸色。
  这他妈的狗比老师。
  我野哥怎么了,怎么就不配和裴岭坐同桌了!
  里面。
  赵钰还来不及说话,先注意到裴岭脸冷了,她愣了下,很少情况见裴岭脸色这样难看的。
  “我同桌有名字,叫秦池野,我很喜欢和秦池野坐同桌。”裴岭冷冰冰开口,“我学习成绩怎么样,和秦池野有什么关系。”
  郑老师:“怎么没有关系,好学生能带动你——”
  “我已经第一了,不需要谁带动我。”裴岭第一次展现出自己的傲气,锋利的光芒毕露,直视对方,“秦池野是一位很好的同学。”
  “老师不该对同学有任何偏见和贴标签。”
  郑老师气的要脑梗,“你是老师我是老师?你来教我做老师?”
  “老师不是拿身份压人的。”裴岭无所畏惧冷声道。
  整个办公室气氛瞬间就点着了。
  王主任、严组长纷纷开口,王主任说裴岭怎么和老师说话,严组长去拉郑老师,赵钰没想到裴岭会直接这么干,半点都不给郑老师台下。
  “裴岭,你先回去上课吧。”赵钰说。
  和老师吵总归不好,尤其裴岭晚上还上竞赛班。
  裴岭点点头,补充:“赵老师,我不调班,不换同桌。”
  “知道了,快去吧。”别在火上添油了。赵钰也头疼。
  这节课语文。
  裴岭回到教室,语文老师正在上课,他的座位旁空荡荡的,后排张嘉琪也没在,只有林可,裴岭坐下后,问:“你同桌呢?”
  “好像和秦老大逃课去网吧打游戏了。”林可回答。
  裴岭就转回身,没有在说什么了。
  幸好秦池野没在,他还是一肚子的火。生气。
  不是没有碰到过郑老师那样的老师,教学好出成绩的老师,不等同于是一位好老师。以前裴岭遇到过,但他学习成绩好,对这样的老师就是自己该干嘛干嘛。
  现在说秦池野,裴岭就很不开心。
  十分钟后,张嘉琪从后门进来。
  裴岭注意到了,侧身看了眼张嘉琪。张嘉琪被看的趴在桌上挡着脸,希望裴岭别看出什么端倪,野哥不让他说刚在办公室门口偷听了——
  “有问题。”裴岭敲了下后排张嘉琪的桌,说:“别装。你们刚干嘛去了”
  张嘉琪:……
  装死。
  “你确定不回答我的问题?那就别怪我——”裴岭威胁话还没说完。
  趴在桌上装死的张嘉琪,瞬间想到了嫂子手段深沉不好惹,立刻起来,小声又为难说:“野哥不让我告诉你,你别说我说的。”
  裴岭没回答,目光意思张嘉琪继续,但大概猜到了一些。
  “刚野哥在大办公室门口。”张嘉琪认命,还双手做了个求饶姿势,意思别告状,求求了。
  裴岭:“知道了。”转身回去继续听课了。
  张嘉琪:???就这吗?
  都不生气或者关心野哥去哪了?换他刚才都气炸了。
  语文老师讲什么,裴岭其实没听进去,但刚才一肚子的火没了,头脑冷静了下来。秦池野听见了,在他走前离开了,就是不想他发现。
  既然这样,那就当不知道。
  一节语文课结束,秦池野也没回来。裴岭转身,看着张嘉琪,“不许告诉秦池野我知道了。”
  “我知道,我哪敢啊,野哥都不让我说,我再说了这就是自投罗网。”
  裴岭:……昏头了,忘了这个逻辑。
  张嘉琪也发现裴岭不冷静,乐呵了两声,又耷拉着脸,瞪了眼林可,意思让林可先去一边腾地方。但林可正在写作业,压根没发现同桌瞪他,专注的浑然天成,一心钻研数学。
  “……”张嘉琪死心,不管林可,探着身,说:“你知道为啥我那么高兴当野哥的小弟,其他同学都说我是野哥的狗腿,我也没不乐意。”
  裴岭:“有话直接说,别搞花里胡哨气氛组,我的耐心不会放在你身上。”
  “……”张嘉琪:对不起,是我不配嫂子给我当捧哏。
  “小学的时候,野哥的妈在我妈那儿看过病。”张嘉琪这块说的含糊了些,又直说:“其实野哥初中还好,没我打架玩的野,他主要是不学习逃逃课什么的,打群架还是少,都是不长眼的主动惹事。”
  张嘉琪才是真混,嘴巴爱嘚啵,好管闲事,爱打抱不平,得罪了不少人。“……就有人要教训我,蹲点一群人打我一个,傻逼还带着他家水果刀,野哥救了我。”
  “你不知道,初中开学到初二那次,我俩就没说过一句话。我还找过他事,挑衅过。年少轻狂,我那时候才是老大头头,谁让野哥比我帅、比我高、比我拽,我这不是心里不平衡,想找找事,不过野哥睡觉不搭理我,我觉得没趣就算了。”
  “后来我就认定野哥是我老大了。水果刀不严重,我也命大,躺医院病床上的时候,才知道我妈认识野哥,说起以前野哥妈妈来医院看病的事情。”
  张嘉琪说完,看裴岭,“从我的故事,你有没有听出什么?比如野哥很帅,打架很厉害,也很义气,人很好,路见不平——”
  “看出来你打架不行。”裴岭一句话终结。
  张嘉琪:……
  过了好几秒。
  裴岭认真了几分,“谢谢。我知道你的意思。”
  秦池野很好,他知道,只信自己的判断,不会因为郑老师的几句话就介怀,也不会因为张嘉琪讲故事像是重新认识了秦池野。
  打铃了。
  上课。
  秦池野终于回来了。裴岭故意问:“你干嘛去了?逃了一节课,连张嘉琪都不知道你去哪了。”他不问,才显得奇怪。
  “墙上坐了会。”秦池野说完,又解释了句,“本来想翻墙出去,又觉得没意思。”
  裴岭点点头,说:“下午体育课,我跳高,你要帮我记录成绩。”又哼哼说:“让你看看,你同桌矫健的身姿~”
  秦池野看裴岭骄傲的模样,像是一只求夸赞的猫猫,乱七八糟的事情全丢到脑后,心情很好,脸上却酷酷的说:“知道。”
  倒数第一,学习辣鸡,配不上当裴岭同桌。
  搞上来就行了。嗤,这有什么难的。


第86章 如何成为男神86
  下午有体育课, 换了运动校服。
  “报了比赛的同学出来,其他的同学就自由活动。”体育老师说完,指挥钱阳拿道具, 接力棒、铅球、跳高的杆和垫子等等。
  没有比赛的同学也没自由活动,帮忙一起搬道具, 给练习的同学加油。
  上一周体育课, 体育老师已经给拉链了几波,像是百米短跑, 男女混合接力跑, 练习几次, 调整了比赛时的接力顺序,讲了比赛规矩、动作这类,今天再练练。
  “钱阳, 跑步那儿你看着点。”体育老师说,转头去了搭建好的跳高架子,看裴岭问:“你上周是不是没训练?”
  裴岭点头说是。
  他们班跳高的有两位。
  “我就说上周没见你, 叫什么名字?裴岭,好你跟在马哲后面, 看他怎么跳, 先热热身。马哲,你教教裴岭。”体育老师说。
  马哲就是他们班另一位跳高的同学。个子高高的, 皮肤黑黑的,一看就是运动细胞看的那种。
  “知道了老师。”马哲人还挺好,“裴神,你要不先热热身?”
  裴岭还没说话, 秦池野先目光不爽的看了眼马哲。马哲被看的呆在原地,不知道说错了什么, 就,校霸看他那眼神有点冷飕飕的?他说错什么了?
  “那我先跑一圈。”裴岭跟马哲说,手上脱运动校服外套,很顺手塞到冷脸的校霸手里,“你帮我拿一下,秦池野。”
  秦池野这才收回冷脸,嗯了声。
  裴岭穿了件蓝白短袖校服,操场大家都一个款式,明明没什么稀奇的,但秦池野目光放在裴岭的身上,觉得还挺好看的。
  他们这校服。
  裴岭开始慢跑。学校操场一圈四百米,他刚起了个步,旁边多了个影子,裴岭扭头,“你干嘛?”
  秦池野拿着裴岭的外套,目不斜视看前方说:“热身。”
  “哦~”裴岭笑了起来。
  秦池野被裴岭那个‘哦’字说的耳朵动动,扭头看裴岭,“你什么意思?我就是热热身。”
  “没什么意思啊,你以为我哦什么意思?”裴岭回道。
  秦池野:“那你刚才语气不对劲。”
  “我怎么不对劲了?校霸可以说说?”
  “……”
  黄彤萱几个坐在跑道旁边,塑胶草坪上放着练习的小姐妹外套,还有看水瓶手机,她们几个没项目的负责搞后勤看东西。这会黄彤萱戳戳其他俩,“你们看,校霸给裴神拿外套。”
  “我就说了一定还是有问题的。”
  另一人说:“萱萱你怎么还不死心啊,视频你又不是没看过,be的结结实实了。”
  “是啊,你别伤心了,不然怎么解释天池一阔有老婆这件事?”
  黄彤萱无法反驳,但她真的觉得不对劲,“可是你们看校霸和裴神的气氛真的有问题,好甜的。”
  “气氛啊,是挺好的。”女同学看着远处跑道上的两人身影,确实还挺默契融洽,“那就是关系好点的同学?”
  这倒是能解释了。
  另一人说:“我觉得是,就是好同桌吧,天池一阔结婚了,裴神过去吃酒席,顺便拍到了天池一阔和他老婆的新家——我去好虐,我不行了。”
  “早知道就别太真情实感了,现在找借口也好伤。”
  黄彤萱快气死了,“伤个屁,你们等着,我去套张嘉琪的话。”
  “唉,别别,你真去啊?”
  “萱萱!”
  两人亲眼看着黄彤萱站起来去找张嘉琪了,面面相觑。开学这么久了,虽然在一个班里,但她们和张嘉琪真的不熟,平时话都说不了几句,就是陌生同学,而且张嘉琪看着也挺粗糙的,换言之就是很直。
  一看就聊不来,玩不到一起的。
  “完蛋了。要不要过去拉萱萱?”
  “萱萱真的上头了,让她去吧,死心了就好。”
  张嘉琪项目报的不少,一个男女混合接力,一个男子四百米,最后剩下没人报的项目还被拉了壮丁填坑。立定跳远就是。操场很偏远的一头,张嘉琪正在沙堆里练习,灌一脚的沙子,也不敢哔哔。
  这都是在野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