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一通训话,刚才轻松讨论成绩的氛围瞬间又拉紧了。在竞赛班,就像是争分夺秒一样,没有一点休息放松跑神的时间,尤其郑老师说的,淘汰!
  二十分钟讲完题,又开始发卷子做题。
  “一小时时间,剩下的四十分钟讲题加自己改成绩。”郑老师将时间压缩最大利用。
  同学们顿时头皮发麻要炸开了,本来一晚上做一套题,虽然题不多,时间可以,隔天知道成绩,还能逃避放松一下,结果现在变成了考完就知道。
  谁受得了啊。
  裴岭跃跃欲试,很期待。
  今晚的题到手,裴岭扫了眼,呜呼~有些难度了。
  四十分钟后,裴岭写完了,他想交卷子干点别的,但是今天改模式,要自己批,不能玩了,顿时趴在桌上,好无聊啊。
  要不然明天带本书来看?
  那可能郑老师要气死了。
  小裴同学自诩善良,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但他不知道,他写完趴在桌上无聊的样子,让讲台上的郑老师更火大生气,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黑漆漆,这副状态,给前排同学造成了不少压力。
  做完了。
  “时间到了,停笔。”郑老师计时。
  哪怕没写完,也没人敢继续写了。
  “现在开始自己批改,我讲题。回头卷子收上来。”
  还要收?
  那有些想抬抬手,多放一分的同学小心思立刻收住。其实理科卷子很好改成绩,什么就是什么。
  讲台上郑老师语速很快,一道道过过去,差不多半小时结束。
  “挨个报成绩,李有清你记一下。”
  “是。”
  没人敢作假,从第一排开始,站起来报名字报成绩,这比自己上去领卷子压力还要大,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在你身上,有的批完看到自己四、五十分,心态都要崩了。
  “……刘敏,五十七。”
  “苏夏,六十一。”
  “……”
  “李有清,八十九。”李有清自己念。
  很快二十九位记录完成,到了裴岭。
  “裴岭,九十九。”
  郑老师目光看了眼裴岭,没有多说,赶在下课铃响前,“交卷子,李有清名单给我。”
  一切弄完,下课铃响了。
  时间掐的刚刚好。等郑老师走了,全班才敢说话。
  “我去,裴岭九十九?”
  “裴岭到底哪里冒出来的,以前都不知道。”
  “太牛了。”
  “成绩这么叼,我觉得老郑要动心,肯定要挖到咱们班的。”
  “当然了,老郑谁啊,一个好苗子都不想放过,更别提还是年级第一这种大神……”
  门外,秦池野皱了下眉。
  作者有话要说:
  小学生情侣吵架。
  “太贵了。”
  “我们的蛋蛋用贵点也没什么吧?”
  龙蛋:爸比妈咪不要为我吵架啦哭哭~
  -
  “它还没破壳,比我用的还好。”
  “那下次买便宜的。”
  龙蛋:???大哭。
  -


第83章 如何成为男神83
  两个小时前, 网吧。
  张嘉琪被野哥揪了一脖子,后来松开了,去网吧路上野哥好像步伐都快了, 搞得他跟在后头小跑起来。
  “野哥你有急事啊?”
  秦池野没回答,张嘉琪没办法只能跟上。到了网吧, 还是坐的小包间, 张嘉琪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的样子, 秦池野看了眼, 嫌弃, “你干什么。”
  “没什么。”张嘉琪坐下,上机,就是纳闷, 真上网啊?
  那为什么刚在学校那么着急,来的路上也跟赶路一样。他还想着,裴岭今天上竞赛班, 野哥应该不想上网的,结果揪着他上网, 张嘉琪还挺高兴的。
  晚自习太无聊了, 尤其裴岭没在,他同桌林可也不上, 就他和野哥干坐着。没想到野哥会提出上网!
  简直出乎意料。
  就是刚才有些奇怪。
  张嘉琪纳闷归纳闷,但开了机,游戏打开,刚才的奇怪一下抛到脑后, 兴致勃勃的问:“野哥,我看你上线了, 要打副本吗?”
  “不打。”秦池野冷声拒绝。
  张嘉琪看野哥梦仙剑在线,结果不打副本,那玩啥啊?总不能采药做什么零散的任务吧?但他看了眼野哥的冷脸,默默将问题咽回去。
  可能野哥就上线,一会玩别的了。张嘉琪这么想着,拉开好友列表,组队去打副本去咯~
  等他和队友打完一个中级副本时,一看,野哥游戏还在线。这都快半小时了,野哥挂着不玩,那干什么?
  张嘉琪太好奇了,但他和野哥电脑是面对面坐着,偷看太明显了。于是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野哥,我去买水,你要吗?”
  “嗯。”
  张嘉琪爽快答应去买水,等回来的时候,就能拿着水光明正大看野哥的电脑屏幕,看野哥在干什么了!
  拿着水回来的张嘉琪,很是多余的杵在秦池野旁边。
  “野哥,水。”
  我去——
  秦池野嗯了声,过了几秒,偏头冷冷看向旁边还站着的人。
  “张嘉琪,你有事?”
  “没、没,哈哈我走了。”张嘉琪溜得飞快,赶紧返回自己位置坐下,将脑袋塞到自己屏幕后,心里的震惊久久不能平息。
  野哥竟然在逛商场买家具!
  还孵龙蛋!
  半个小时了,就一直玩这些?!
  这不是都是女玩家才喜欢的玩法吗。买买家具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在游戏世界逛街,养个萌宠,给萌宠打扮,要是结了姻缘一起和对象孵蛋——
  张嘉琪不敢想下去了,野哥谈恋爱画风就这个?
  也太不大男人了。
  张嘉琪一个哆嗦,裴岭可真牛,野哥这样的直男都能搞成这样。
  还是不谈恋爱爽。想到这儿,张嘉琪又美滋滋的拉队,这次打个难点的副本。
  龙蛋设定是,一旦启动孵化,每天必须保证一小时,时间断掉或者不够,很大概率会蛋死壳中。有些玩家每天缺几分钟,觉得无所谓没事,结果萌宠是出来了,就是身子骨不好,瘦不拉几,毛黄病弱。
  就和现实里怀孕生小孩差不多。
  秦池野最近逛论坛,专门看孵化教程和经验心得。
  原来每天多孵一会,可以让蛋蛋发育的更结实。
  所以晚自习跑来再孵化一会。
  一边给龙蛋孵化放气氛组,一边在网上再看看孵化交流经验。秦池野收藏了两个不错的帖子。
  九点二十。
  秦池野看了眼时间,退游戏,关机。
  “走了,张嘉琪。”
  张嘉琪正打着呢,闻言茫然啊了声,没听清,摘了耳机,“野哥,怎么了?”
  “我回学校了。”
  “??!!!”
  张嘉琪懵逼了,“我游戏正打着呢,野哥这才几点——”瞥了眼时间,“才九点多,这就回学校,咱们不是玩通宵吗?”
  以前就算不是玩通宵,那也是玩到十一点多再回去,今天才玩了不到俩小时,这就走了?
  “那你继续。”秦池野说完也没管张嘉琪,开门扬长而去。
  张嘉琪:“!!!”
  真走啊。野哥你干啥啊,有啥事啊怎么这么急,不等等我啊。
  张嘉琪看空荡荡的包厢,咬咬牙,对着麦说了句“对不住了兄弟们,我拉肚子要拉裤裆了,实在扛不住撤了”,直接关机下线。
  没办法,打副本中,要是突然掉线,会被玩家举报,然后掉等级的。为了不想掉等级,只能找点能让人同情感同身受的借口,没什么比人有三急更能让人体谅了。
  完美。
  机智的张同学连忙出了网吧,屁颠屁颠跟上走的快没影的野哥。两人是翻墙进学校的,这个点差不多该下自习了,张嘉琪抬脚就往宿舍走,结果就看到野哥去教学楼?
  ???
  “哥,宿舍在那头——”
  “谁说我要回宿舍。”秦池野看了眼张嘉琪,说的坦坦荡荡理直气壮,“你别跟我了,我去竞赛班接裴岭。”
  张嘉琪:???
  “你不知道吧,裴岭胆子特别小,怕黑。”秦池野有些得意说。
  谁都不知道裴岭这个秘密。
  “走了。”
  秦池野不跟张嘉琪废话,马上就打铃下课了,说完就走的飞快,很快没了影子。徒留张嘉琪对着空气发懵,就???
  啊,不是,裴岭那么大的人了,还在竞赛班,还要接???
  又不是幼儿园!
  野哥你醒醒!!!
  张嘉琪无语,野哥你变了你知不知道,你再也不是以前的酷哥了。
  -
  ‘铃’——
  秦池野刚到四楼,铃声响了,到竞赛班的后门等着。
  “你信不信,老郑没多久就会找借口要人。”
  “这不是显然的,不过也是,裴大神待在二班真的屈才了,来我们班指定更猛。”
  “打赌多久,我赌一个礼拜。”
  “那我赌……”
  一班同学结着伴离开,说话的看到门口那儿的人影还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二班的校霸,顿时不说话,一个个溜得飞快。
  裴岭出来,又看到熟悉的身影,笑了下,“秦池野。”
  “嗯。”秦池野单手插兜冷酷回复一个字。
  裴岭笑着说:“这么冷酷。你晚自习打游戏去了?还是输了?”
  “打游戏。”秦池野一听输就不服气,“我的技术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高手榜第一——”
  “曾经。”裴岭给校霸补充,点点头,“严谨。”
  秦池野顿时脸都青了,对着裴岭又没办法,最后说:“我技术真的很好。”
  “好,知道了。”裴岭笑,“现在好了?你刚想什么呢,脸那么臭。”
  秦池野本来还装的挺深沉的,现在裴岭一问,立刻就开口:“我刚听一班那群说——”可能觉得自己语气有些太着急,又恢复淡定,酷酷的开口,“那个什么老郑要挖你去一班,我就是给你提个醒。”
  “还有这种事?”裴岭猫猫脸大吃一惊。
  秦池野:“你不想去吗?”
  “我去一班干森莫呀?”裴岭笑嘻嘻,用的强调都可可爱爱,调侃说:“我去一班了,就没有好心同桌给我打热水,没有人知道我怕黑接我放学了。”
  “我同桌多好啊,是不是?秦池野同学。”
  秦池野压不住的嘴角上扬,热气升温,耳背开始发红,面上还一副拽的不行的样子,说:“你哥我就是这么仗义,反正一班是绝对没有我这样的,又帅打游戏技术又好,还很照顾同桌,珍惜点,裴神同学。”
  “……”裴岭,校霸好幼稚啊。
  “知道了,校霸同学。”
  两人压着学校操场,回到了宿舍,分开时,秦池野不放心叫住了裴岭,说:“要是那个老郑逼你去一班,你告诉我,我弄他。”
  裴岭噗嗤哈哈哈笑。
  秦池野恼羞成怒,“算了!”
  “没,你刚才说的,我以为你要打老郑。”裴岭笑的说话声都是笑音,眉眼弯弯的,看着校霸黑脸生气,慢吞吞说:“校霸同学生气了吗?”
  秦池野冷酷无情说:“我才不会那么小气。”
  “那就是生气了。”裴岭点点头故意这么说。
  “没有。”
  过来过去的同学都在偷偷看校霸和裴神。秦池野不耐烦的扫了眼,那些偷看的同学赶紧溜走,不敢多停留。这么一来,秦池野重新看裴岭时,语气好了,他和裴岭关系好,没吵架,谁都不能误会。
  “真没有,我才没那么小心眼。”
  “我刚也故意的,逗你玩。”裴岭也乖乖承认,“放心了,他想叫我去一班,我才不去,咱们班多好玩啊,还有你,我舍不得……”
  秦池野抄在兜里的手握了握,有些紧张。
  “……二班。”裴岭笑眯眯补充完,“走了,明天见。”
  舍不得二班啊。
  秦池野扯了扯嘴角,压着不爽,说:“撤了。”
  第二天周一,升国旗,穿正装校服。
  天气冷了,现在是长袖衬衫套西装,裴岭早上换的好好地,许文翰周末晚自习不上,他们宿舍很空就他和周现。
  裴岭早上换好衣服,看时间差不多,顺便叫还在睡的周现起床。
  “唔唔唔,好,几点了?”周现顶着爆炸头从被窝起来。
  裴岭已经出宿舍门了。
  其实要是把周现换成张嘉琪,就会敏锐的发现,裴岭在对待一般同学、朋友,和对待秦池野时,也是两种态度。
  就和秦池野特别对待裴岭一样。
  双向的。
  像叫起床,裴岭出于同学的友谊,差不多到点,顺手的事情叫你,没有等着你醒来,嘘寒问暖,关怀你,你问几点还要作答的耐心。
  当然周现没张嘉琪那个敏感度,主要是张嘉琪对秦池野很熟悉,所以秦池野对裴岭不一般,一点小事,张嘉琪对这种反差感受的特别明显。周现和裴岭就是舍友,平时上课也没在一起,加上周现大大咧咧,压根没察觉。
  现在周现还觉得裴岭很好相处很好说话。
  但他没发现,裴岭的床位位置,宿舍他和许文翰都没有坐过。
  周现去串门,去别的同学宿舍,都是随随便便一屁股坐的,但对裴岭就自然的避开,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气场。
  裴岭之前说高冷学神不是吹的,骨子里是有距离感的。
  虽然高冷划掉了,成了裴神,但神字总是不沾地气的。除非对他想要接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