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姻缘——
  “我去喝个水,结、结姻缘你等我一会。”
  最后说的很快,含糊不清说完立刻摘了耳机下楼。
  裴岭在电脑前无声笑的很灿烂,秦池野怎么又傻又单纯的。
  三分钟后。
  秦池野重新坐在电脑前,桌上放了一瓶喝了一半的水,玻璃瓶的瓶身因为冷气凝结成水雾状,他的头发也半湿,像是刚洗了把脸,殃及到头发。
  即便是喝冷水、冷水洗脸,秦池野坐下后一看到屏幕里裴岭的女装形象,尤其是他们俩穿的情侣装,不由自主开始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
  结姻缘。
  开始升温。
  “咳咳。”秦池野清了清嗓子。
  裴岭听到人到了,说:“我刚研究了下,结姻缘要去月老庙前。”
  “还要有两位亲友当见证人。”
  “我看看,还要买戒指,搞得跟真的一样……”
  秦池野终于开口了,声音略微有些沙哑,说:“那什么戒指我来买,你喜欢什么样子的?”
  “好啊,那你破费了。”裴岭笑眯眯,“我都好。”
  秦池野默默打开了商城,搜索戒指两个字,打的时候特别慢很郑重,一下子出来一页花里胡哨的各式各样的戒指——
  “反正都是假的。”裴岭说。
  秦池野挑选顿了下,想了几秒,反驳:“玩游戏要认真,你不是说要沉浸式。”
  “……”
  “你生气了吗?”秦池野问。
  裴岭:“没有,你说得对,我打开了商城页面,再看戒指,那我的你买,你的我给你买。”
  “好啊。”秦池野答应的干脆,甚至嘴角都微微上扬。
  觉得裴岭说的不错。
  反手就将价格从高往低调,在最贵的前排挑选一只他觉得最漂亮的。秦池野从来没搞过这种装饰东西,看什么都差不多,仔细挑了一只他觉得又贵又好看的。
  买了。
  “我好了,你好了吗?”裴岭问。
  秦池野默默看着背包中的戒指,语气带着几分愉快嗯了声。
  见证人正好就张嘉琪周现。
  四人去了月老庙。
  裴岭坐在天马上,解放双手,感叹说:“我都不知道这个游戏还能结姻缘,必须男女才可以吗?男男成吗?”
  秦池野也不知道还有这个东西。
  “不行,必须男女。”张嘉琪默默回复,刚得到了野哥‘回学校等着挨削’警告后,一路都很谨言慎行。
  裴岭缓缓小声的哦了声。
  秦池野突然想到裴岭喜欢男孩,现实里不可以领证,游戏里也不可以……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那幸好当时和你赌气,创了个女号,不然今天开出龙蛋蛋,也不能一起孵化了。”裴岭语气轻松说起来。
  秦池野却没那么高兴了,一直记着刚才裴岭小声的哦。
  “你就很好。”
  一直到月老庙前,秦池野才说了这一句。
  张嘉琪一头雾水,不知道野哥说什么,没头没脑冒出这一句。裴岭微微怔了下,听懂了,秦池野在回应他刚才的话。
  创了女号可以结婚。
  你就很好。
  是男孩子的裴岭很好。
  裴岭眉眼弯弯的,从天马跳了下来,“嗯。”
  秦池野摸了摸耳朵,他知道,裴岭听懂了。
  月老庙是一个露天广场,月老雕塑建在一颗硕大的树下,树木上全是红线缠绕,然后自然垂落下。月老雕像正对着的广场中间有一块石头,上面红色字写着‘三生石’。
  结姻缘的双方站在三生石上,交换戒指,就可以了。
  他们到的时候,广场有一对新人仪式刚结束,成了姻缘关系,男方还刷了漫天玫瑰,整个玫瑰花瓣从天而降,飘落在整个广场。
  游戏喇叭:【玩家给悠悠一辈子幸福,送给悠悠一场浪漫玫瑰雨~】
  秦池野打开商场,【玫瑰雨】x99。
  轮到了两人。
  裴岭和秦池野刚站在三生石旁,两人面对面的空间飘出古风红字,大概是结婚誓词,都是游戏随机的抽签。
  【三生石上有缘人。】
  【长长久久,幸福美满。】
  秦池野看到,拧开水瓶,灌了几口水。
  签文飘完,就是问是否结姻缘,按了是,就可以交换戒指了。秦池野早已放下水瓶,手不禁的在身上擦了擦,点着背包,将戒指拿出来。
  交换的戒指成了红线,绕缠着彼此的无名指,直到礼成。
  红线变成了戒指。
  “好了,我们可以一起孵蛋了。”裴岭笑说。
  秦池野:“等一下。”
  “?”
  ‘砰’!
  整个广场礼花响声,漫天漂亮玫瑰花瓣。
  游戏喇叭:【玩家天池一阔送给天池一阔老婆99场浪漫玫瑰雨~】
  全频道麦:【天池大神和他老婆才结婚?】
  【卧槽99场玫瑰雨,太有钱了吧。】
  【有钱人的浪漫,穆勒。】
  【好浪漫啊啊啊啊!】
  【一场玫瑰雨下三分钟,请问九十九场下多久,我没见过。】
  【这么算的吗?说实话我也没见过99场的玫瑰雨。】
  裴岭看着整个屏幕的玫瑰花瓣,似乎听到了麦里秦池野的呼吸声,也似乎看到了秦池野在电脑屏幕前的样子。
  应该是有点紧张的。刚校霸喝了好几口水。
  “秦池野。”裴岭笑的很高兴,明明只是游戏里的结婚,最初也只是想逗逗不开窍的校霸,可现在好像有些不一样了。
  “谢谢你,我很喜欢。”
  裴岭又小小的,开心的补充:“老公~”语气很可爱。
  “不客气。”秦池野说完,听到最后的称呼,耳朵滚烫,摘掉了耳机,大力的搓了一把,动了动唇——
  艹。
  裴岭:“怎么了?”
  “我、我水洒了。”秦池野站了起来收拾烂摊子。
  那瓶水没剩多少,只是刚才的氛围没了。
  秦池野懊恼。
  “龙蛋蛋我先放你那里了,我去睡了。”裴岭伸了个懒腰,今天超开心,说:“要是蛋蛋有什么事你找我,缺什么我们一起买。”
  秦池野:“知道了。”
  “好了我下了,拜拜~”
  “晚安。”
  裴岭的游戏账号灰了,下线了。秦池野盯着裴岭的账号看了会,打开了自己背包,他的账号信息那一栏,天池一阔名字后面有一颗红心。
  结婚了。
  他和裴岭真的——
  秦池野又感觉到燥热。
  【您的妻子天池一阔老婆将龙蛋寄托您这里,请问是否接收?】
  秦池野没点,决定去拿水,再洗个澡,回来慢慢的孵化,这是他和裴岭一起的龙蛋——
  “艹。”
  秦池野语气不自觉的兴奋又有点嘚瑟的骂了声话,主要是发泄下情绪,并不是真的骂人,谁都能听出不同。
  脚步轻快的,嘴角上扬的,下楼去了。
  麦里静悄悄。
  许久,冒出个周现的声:“秦老大和裴岭是不是都下了?不过秦老大还在线,咱们还玩不玩啊?”
  张嘉琪:“要命的话,现在就下,当自己今晚没出现过。”
  他怕野哥回头想起来,恼羞成怒暗鲨他们。
  还有刚才野哥是不是叫了裴岭老婆?
  其实也没听清,好像是,就很轻的气音,但张嘉琪觉得应该是,除了野哥,谁敢这么叫裴岭啊。
  张嘉琪打了个哆嗦,被肉麻到了,也被今天野哥和他以前认识的野哥毫不相干给镇住了,竟然还买了玫瑰花雨,竟然还买戒指,竟然还真的同意结婚,竟然还主动承担孵化龙蛋——
  “嫂子太牛了。”张嘉琪浑浑噩噩恍恍惚惚的下线。
  以后招惹谁都不要招惹裴岭,这才多久啊,已经在游戏里拿捏住了野哥,现实里还会远吗?
  周现一看张嘉琪溜了,也立刻下线,其实他还想再玩玩,今天开的宝箱他俩分了宝石,能打造武器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还是不要出现在麦里比较好。
  二楼浴室。
  秦池野哼着歌,快速洗完,随便套了件T恤短裤就出来,认认真真坐在电脑桌前,很郑重的按了接收俩字。
  龙蛋孵化,需要买孵化器。
  最贵的!
  【您和天池一阔老婆的龙蛋正在孵化哟~】
  秦池野盯着屏幕,搓了下脸,念出了刚才气音的两字。
  “老婆。”
  裴岭叫他老公,他俩结了婚,都说了沉浸式游戏,叫老婆也没什么的。
  下次和裴岭玩,可以试试叫。
  没什么的,秦池野!
  -
  裴家别墅。
  裴岭躺在床上开心的打了个滚,双眼明亮有神,带着快乐的笑意。
  秦池野刚才一定想叫他老婆!
  好傻啊。
  裴岭嘴上这么说,脸上却笑开了,因为刚刚太兴奋,所以早早下线,今天已经太猛了,得缓缓,他也要缓缓。
  于是裴岭掏出了手机,点开了赛题论坛。
  决定好好和人掰头下,冷静完了再睡。
  ……也不知道秦池野有没有孵化他们的龙蛋蛋。


第80章 如何成为男神80
  周末裴洪豪不在家, 本来原定是周四周五出差的,因为裴岭的家长会推后了,现在忙了起来。
  “爸爸去香岛, 回来给你和小赔钱带礼物。”
  小赔钱蹦蹦跳跳问爸爸是什么礼物呀。
  “秘密。”裴洪豪保密,实际上他也没想好带什么, 但比起小孩自己挑选, 他挑回来孩子们拆开,更有惊喜。走的时候, 裴洪豪抱了下老婆, 说:“也有你的。”
  李文丽:“我又不是小孩。”不过说归说还是高兴的, “路上注意安全,少喝点酒,也别太累了, 注意休息。”
  “知道。”
  两口子在前院门口依依不舍。裴岭带着小赔钱默默看看天看看地。
  “家里你们兄弟俩,乖乖听妈妈的话。”裴洪豪说。
  裴岭:“知道。”
  小赔钱乖乖点脑袋,“知道啦爸爸。”
  裴洪豪摸摸小儿子脑袋, 拍了拍大儿子肩膀,上了车。车子驶出大门口, 不见了车影, 家里就该干嘛干嘛。
  客厅里。
  电视里放动画片,小赔钱喜欢看, 裴岭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ipad,登着赛题论坛,等对手的功夫, 瞟一眼电视,动画片的内容也能跟上。
  “小岭渴不渴?给你倒点水, 还是喝水果茶?”李文丽来送果茶。
  裴岭:“那就水果茶,谢谢妈。”
  “诶,好好,水果茶温度正好。”李文丽东西放下就撤了。
  从昨晚裴家四口回来,裴岭喊李文丽‘妈’,家里阿姨一脸惊讶,诧异过后,当然是为李文丽高兴了。李文丽和裴洪豪结婚,买这栋别墅时,这位阿姨才应聘进来,之前还有一位阿姨,仗着干的时间久,在裴岭面前,太能撺掇是非了。
  后来李文丽留下这位辞退了另一位时间久的。
  裴洪豪老家在浙南一带的水乡村子,是村子里底子比较富裕的大户,但和真正的豪门富户有钱人是沾不上关系的。裴洪豪先是倒腾小生意,一路慢慢做大,都是靠自己的本事。
  生意大了,有钱了,村子里关系复杂,十里八乡攀上一点关系的都会上来,裴洪豪曾经也为人际关系焦头烂额的一阵,尤其那时候离婚孤身带着儿子。
  多得是有小算盘的‘亲戚’,打着为你好的名头,要求这要求那的。
  尤其是李文丽才结婚那一两年。
  关系稍微近的,像是裴洪豪的大伯母,就是挑事第一位,想给李文丽立裴家的规矩,拿着裴岭这位‘太子’身份给李文丽下马威,那位干的久的阿姨,自持工龄久,看人下菜脑子不清楚,站队‘裴太子嫡系’,结果就没工作了。
  什么封建余孽!
  李文丽才进门,裴家的亲戚都没人全,刚开始也是给脸,留面子,比较客气礼貌,但是骨子里还是泼辣爽快人。
  厨房那次,听到大伯母和保姆在裴岭面前碎嘴她,裴岭当时直面回击,也敲醒了李文丽,这是她家,由得这些外人跟她说这些?
  当场撕了,辞退了那位阿姨。
  阿姨还求到裴岭面前,照顾你这么久了,阿姨也是为了你之类的。
  李文丽现在都记得,当时裴岭才初一,十二岁,就跟那位阿姨说:“你照顾我,我爸给你开了工资,你劳动他付钱,你做错事了,被辞退,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伯母还拱火,暗指李文丽不是个好人,以后会刻薄裴岭。结果裴洪豪站李文丽,借着这次机会,跟那边发了火,当天大伯一家就气哄哄离开了。
  谁都没挽留。
  后来李文丽就知道这家就是她做主。也因为这次的事,李文丽一直觉得裴岭聪明,和一般小孩不一样,哪怕后来两人互相演戏,也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
  也因为裴岭太聪明,李文丽后来都没想过会有被叫妈的这么一天。
  “小岭乖的在做题呢。”李文丽笑的自豪跟家里阿姨说:“昨天去家长会,拿了第一,全年级第一,还参加竞赛班。”
  阿姨昨晚就听了一遍了,现在照旧笑呵呵捧场,说:“大少爷就是聪明人,也是你人好,对小岭尽心,人心换人心的。”
  “也没有。”李文丽嘴上这么说,脸上是笑呵呵的。
  其实当后妈哪能没有心酸时候,裴洪豪又是疼儿子的,平常过日子,以前和裴岭有些小矛盾小争执,都是李文丽退一步。
  “现在好了。”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