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应过来,怀里哥哥书包‘啪’的一下不见了,两只胳膊空空的,快乐一下子就没有啦。
  “咯咯~”小赔钱可怜巴巴撒娇。
  裴岭扶额,他知道秦池野是好心帮忙的。
  “你把书包给赔钱吧。”
  秦池野反应过来了,这小胖墩真的粘裴岭,一手拎着书包,说:“叫我什么?”
  “大哥哥。”小赔钱眼巴巴瞅着书包回答。
  秦池野拿着书包在赔钱脸上晃,“以后叫大哥,听懂了没。”
  “大、大哥。”小赔钱委屈回答。
  裴岭瞪秦池野,秦池野爽快的将书包塞回小胖墩怀里,说:“别谁都叫大哥哥,容易被骗走的。”
  “我才不会,我超聪明的。”小赔钱紧紧抱着哥哥书包大声回答。
  气呼呼的又补充:“我像哥哥,都聪明!”
  秦池野抬了抬空着的手,小赔钱抱着书包躲在哥哥身后,探出个脑袋,鼓着脸颊气呼呼说:“大哥!”
  “表现不错。”秦池野空着手拍拍小孩脑袋,“你弟还挺可爱的。”
  裴岭看了眼秦池野,欺负幼儿园小朋友,有本事了校霸。
  “当然,我弟弟像我,能不可爱吗。”
  小赔钱可高兴坏啦,吧嗒吧嗒出来,抱着书包,可自豪啦,对着秦池野刚才的‘恶行’也很大方原谅,说:“是的呀,我和哥哥四亲亲兄弟哦~”
  “……你想说亲生兄弟,跟我念亲生兄弟。”
  “亲亲兄弟呀。”
  “亲——生。”
  “亲亲弟弟呀。”
  秦池野反应过来了,“你弟是不是故意的?”
  裴岭笑眯眯,“你猜,亲亲大兄弟。”
  “……我不猜。”秦池野收回目光,亲什么亲大兄弟。
  远远教学楼底下一堆人,裴岭透过缝隙能看到他后妈抬手别头发丝,手腕上的钻石表闪烁着光芒,但也比不上夫妻俩人杠铃笑声。
  “裴岭爸爸裴岭妈妈真是优秀,咱们做家长的要学习。”
  “是啊,刚和裴岭爸爸聊完,我觉得是该学习。”
  “先不能给孩子压力。”
  “裴岭妈妈加个微信可以吗?”
  裴洪豪特别高兴,来者不拒的交流孩子学习心得,李文丽也是热情,然后就听到了一声:“爸!”
  裴岭过来了。
  刚大家叫她裴岭妈妈,裴岭听到了吧?
  李文丽拿手机的手一抖,脸上灿烂的笑容也僵住了,有些紧张害怕,解释说:“小岭——”
  “妈。”裴岭看到了后妈眼底的慌张害怕,就很自然的张口叫出这个称呼了。
  他在以前那个世界,有爸妈其实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现在这个世界,这一刻都有了。
  也不是什么难事。
  尤其看到李文丽女士笑的眼角皱纹都出来了。
  挺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秦池野:什么亲亲兄弟,瞎胡叫【心里爽的一批


第76章 如何成为男神76
  “不跟你们聊了, 我家孩子过来了。”
  “对对,我儿子裴岭。”
  李文丽笑的嘴巴快咧耳朵根了,后面那句说的很大声响亮, 热情的和其他家长挥挥手,旁边裴洪豪一直笑, 就算看到姓秦的小子都顺眼了很多。
  主要是心情好。
  “收拾好了?走爸爸带你们去吃饭。”裴洪豪拍拍儿子肩膀。
  那些家长散了, 李文丽有些紧张的攥紧了手包,语气又客气又热情, 说:“小岭啊, 咱们吃什么, 吃什么都行,挑你爱吃的。”
  “李女士,您千万别这样, 我害怕。”
  李文丽:……笑容僵住。
  “哈哈哈,逗你玩呢。”裴岭笑了笑,语气认真又皮皮的说:“妈, 你跟我斗了这些年,突然热情, 我不习惯。”
  李文丽又听到了妈这个称呼, 脸上止不住的笑容,听到后面, 都不知道拿裴岭这小子怎么办了,可确实,一下子就没刚才的紧张小心了。
  “臭小子。”李文丽没忍住哽咽说了声,可脸上的笑容很明朗开心。
  裴洪豪哈哈乐, 一把抱着小儿子,说:“妈妈和哥哥斗嘴, 咱们赔钱想吃什么,爸爸给你办。”
  “咯咯次什么呀?”小赔钱待在爸爸怀里,也要探着小身子够着去问哥哥。
  裴岭没回答,而是扭头看秦池野。
  裴洪豪脸上的笑容慢慢不开心了。
  “看我干嘛。”秦池野单手抄兜还挺酷。
  裴岭:“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饭?”
  裴洪豪刚打算咳一声,被高高兴兴的李文丽揪着拧。裴洪豪:……忍了,再忍回去了。
  秦池野摇头说:“不用。你玩的开心点。”顺手将手里的袋子递给裴岭,“我约了张嘉琪打球。”
  “行,那周末见?”裴岭笑了下拜拜。
  秦池野看到裴岭笑,眼底也有些笑意,面上还挺酷的说:“嗯。”
  一直到裴家一家四口出了学校,秦池野眼底的笑也没了,抬眼看了下,不知道去哪里。正巧,张嘉琪周现溜了一下午,电话打了进来。
  “野哥在哪?要不要打球?我回来了。”
  秦池野觉得没意思,“不打。”
  “那网吧游戏?”张嘉琪还以为野哥生气了。
  秦池野:“不去。”不耐烦的皱着眉头,“你该干什么干什么,不用管我。”
  通话结束。
  周现问:“秦老大怎么说?”
  “野哥好像心情不太好。”张嘉琪说。
  周现:“怎么就心情不好了?不是都听你的,给裴岭还有秦老大腾了一下午时间,看来还是我说得对,你猜错了,俩人没啥的。”
  张嘉琪翻白眼,不打算再解释什么了。
  他要是直男,只会给妹子炫耀限量版篮球鞋。那周现就是看不懂妹子好感,听不懂妹子反话,注孤生的木头了。
  “你怎么不说话?秦老大心情不好,咱俩要不要回去陪陪?”
  张嘉琪觉得周现在放屁,“陪什么啊。野哥心情不好就不爱别人往他跟前蹿,再说了,咱俩过去就是碍眼,真正想一起玩的人不在,过去不是让野哥更不爽吗。”
  “啊?”周现挠头,“你说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张嘉琪:没救了,打死吧。
  -
  “小岭太棒了。”裴洪豪开着车,还沉浸在今天的家长会氛围中,说:“你们班,就是坐你们后面那排,张嘉琪的爸爸,还有林可妈妈人还不错,能聊来。”
  “尤其张嘉琪爸爸,教育观念先进,超脱,跟一般人不一样。”
  李文丽坐在副驾驶,笑着拆台说:“因为张嘉琪爸爸和你爸的观念一样,都是爱的教育,所以夸自己呢。”
  “你不也一样,和林可妈妈聊得投机。”裴洪豪笑哈哈拆老婆台,说:“那个叫林可的同学妈妈愁,说她家孩子很努力刻苦就是成绩不出来,你妈还假模假样的说,‘那我家小岭不用操心,从小就聪明,都是前后排的,林可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问小岭’。”
  李文丽有些不好意思,想怼老裴,但裴洪豪开车就作罢。
  “我说的也没错。”李文丽嘴硬说完,又扭头看后头,“能问吗?”
  裴岭撸着小赔钱脑袋,说:“能,妈你都开口了,当然给你面子。”
  李文丽又笑的灿烂开心。
  裴岭发现了,只要叫李女士妈,李女士就会傻乐。
  小赔钱换了个角度,让哥哥可以rua的均衡一些。
  今天裴洪豪李文丽高兴,车子开着直接去外头餐厅吃,打算给儿子庆祝。裴岭没意见,低头看了下手机,算了算时间,给句号黑头像发了条短信。
  【晚上打游戏吗。】
  【上次的副本还没通关。】
  发了个猫猫哭泣的表情包。
  那边很快闪动,消息发送过来。
  【可以。几点。】
  【吃完饭回家大概要十点了吧?我到时候给你发消息,可能还会早点。】
  【反正今晚就超想打通关。】
  秦池野高冷发了个ok,输入法键盘上自动跳出表情包Ok样式,秦池野顿了下,从里面挑了个猫猫比ok的表情包发了过去。
  明明约好了晚上玩游戏,秦池野却回到宿舍收拾了下衣服什么的,打包直接出学校打车回去。
  路上还给张嘉琪发消息:【晚上打副本。】
  张嘉琪:???
  野哥这又好了?
  刚才不是心情不爽吗?
  男人,为什么变化的这么快。
  张嘉琪不懂,也不需要明白,屁颠屁颠发了个随时待命。太好了,上次和打新副本,就差三四秒就能通关,他想了好几天了,终于又要被野哥带飞了!
  -
  裴岭和家人晚上吃的火锅。
  热热闹闹的。
  裴洪豪说:“儿子,你上竞赛班怎么都没告诉爸爸?”
  “就上了。”裴岭语气比较淡定。
  小赔钱正在吃小酥肉,听到了给哥哥鼓掌,“咯咯棒!”
  “你哥哥是厉害,咱们钱钱也要好好和哥哥学习。”裴洪豪摸摸小儿子脑袋。
  小赔钱举着一只手手挡住,很严肃和爸爸说:“爸爸,我已经长大啦,是男子汉,不能老摸摸我的头。”
  裴洪豪:……要是你爹没记错,刚来的路上你还在后座,你哥摸你脑袋,你还要换个姿势角度,以免你哥摸着手不舒服。
  早上叫爸比妈咪,现在就是爸爸。
  “行。臭小子。”裴洪豪撒手,气笑了。
  小赔钱点点脑袋,继续啃小酥肉,腿腿晃晃,刚刚妈妈也叫了哥哥臭小子,他也是臭小子,他和哥哥是臭小子兄弟呀。
  真开心。
  “这次咱们考好了,要奖励,回头爸爸出差给你带礼物。”裴洪豪没问儿子要什么,又说:“奖金也得给。”
  喜欢什么自己买。
  “不过爸爸还是那句话,学习归学习,还是要开心高兴为主,咱们快乐学习,这条路子走的很对,主要是身体健康,不能熬夜,这个会掉头发……”
  裴洪豪叨叨说。
  裴岭本来正吃饭,听到熬夜掉头发,抬头看了下他爹,很好,很浓密,他们家应该没有秃头基因。
  “知道了。”生发养发的还是要搞搞。
  李文丽经常去美容院,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说:“我那儿有生发洗发水,回头给你换上。”
  “谢谢妈。”裴岭叫顺口了。
  李文丽又双开心笑的眼角细纹出来了。
  吃完饭,一家四口到家八点多。
  裴岭身上一股味,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小赔钱敲门,裴岭喊进来,小孩探出个小脑袋,也刚洗完澡,脸蛋红扑扑的,头发还是湿的,手里拿了一瓶牛奶。
  “咯咯,妈妈让我送上来的。”
  小赔钱可是挣着要干这趟送奶工的活。
  裴岭接了牛奶,“谢谢小送奶工。”
  小送奶工自豪挺着胸脯,“不用谢咯咯~”语气简直飞扬。
  裴岭拿着脖子上挂的毛巾,笑着给小赔钱擦了两把,揉的小孩脑袋头发飞扬,炸开了,软软的像是一颗蓬松的刺猬,心满意足放下手,说:“早点睡,要吹干头发,不然赔钱就会变笨蛋。”
  “会变笨蛋吗!”小赔钱紧张瞪圆圆了眼。
  哥哥不喜欢笨蛋的。
  “哥哥我去吹头发啦。”
  赔钱吓得哒哒哒跑出去,门缝透着小赔钱慌里慌张的语气:“妈咪,快帮钱钱吹头发,钱钱不要变笨蛋~”
  “刚给你吹你跑什么。”李文丽逮着下来的儿子,“牛奶给你哥送到了?”
  小赔钱点头,又急急可怜巴巴说:“妈咪快帮钱钱吹吹头发~”
  “知道了,别跟我撒娇,不吃你这一套,刚给你吹,就跑着送奶……”李文丽一边叨念,一边揪着儿子去吹头发。
  这次乖的不像话,不像平时洗完澡吹头发,没一会就扭着不想吹要跑。
  “你哥跟你说什么了?这么乖?”李文丽好奇。
  赔钱:“头发湿湿的睡觉会变笨蛋,不聪明啦,哥哥不喜欢笨蛋。”
  李文丽:……
  “那确实,坐好。”
  李文丽给儿子吹完了头发,今天换她讲睡前故事,老裴回来有些事在书房,讲完了故事,儿子睡了,回到主卧,裴洪豪也忙完,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赔钱睡了?”裴洪豪问。
  “睡了。”李文丽觉得好笑,把刚才裴岭哄赔钱那套说辞说了下,“……乖的不得了,说不要变笨蛋,哥哥不喜欢笨蛋。”
  裴洪豪听完,脸拉了下来。
  “又怎么了?我刚哄完小的,还要哄你啊。”李文丽没好气笑说。
  裴洪豪臭着一张脸,说:“我看姓秦的就挺笨的,考试倒数第一。”他今天开家长会特意找了全班成绩单。
  “那不是正好。”李文丽斜过去,正好不用操心了。
  要不是今天她戳老裴,老裴当孩子面摆脸,回头裴岭不高兴,还不是自己生闷气难受!
  李文丽早都知道裴洪豪疼孩子,惯儿子。
  “你不懂。”裴洪豪刚故作高深来了三个字开头,就看老婆怒目而视,立刻讨好笑笑,说:“谈恋爱不就是这样,对别人一般人,不喜欢笨蛋看都不看,但要是喜欢一个特意的笨蛋,那就不一样了,拆都拆不掉。”
  “咱俩谈恋爱那会,你那时候特别嫌土大款,说话没水平,可不是还爱我爱的不得了——疼!”
  李文丽捶裴洪豪,眉眼笑着又有几分羞,“那你以前还喜欢说话温声细语,像周晨太太那类型呢。”
  “所以说你才特殊,独一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