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你弟弟吗?”
  裴岭都听见了,将水杯递给赔钱。
  “自己喝,喝完睡会。”
  小赔钱不敢在哥哥面前调皮放肆,乖乖抱着水杯咕嘟咕嘟喝,心里想,哥哥还是最喜欢他啦!
  “秦池野,你自己说呢?”
  “艹。”秦池野很不爽。
  小赔钱喝完水,乖乖递杯子给哥哥。秦池野刚栽在这小胖墩手里一次,不怀好意说:“这小子喝这么多会不会尿床?”
  “才不会!”小赔钱气鼓鼓的大声反驳。
  裴岭有点犹豫,赔钱是没有尿过床,但刚才确实喝了很多水,“要不然,赔钱你去个厕所。”
  小赔钱可委屈啦,但他乖乖听哥哥的话,穿着哥哥拖鞋吧嗒吧嗒去厕所,回来洗手,上床,盖着哥哥被子,见哥哥去了阳台,小声说:“我哥哥就超喜欢我,让我用他的水杯,还有他的床。”
  “大哥哥是坏蛋!”
  “所以哥哥才不让大哥哥上床!”
  秦池野:……忍无可忍,上手就rua这小胖墩的脑袋。
  小赔钱吱哇乱叫,裴岭从阳台回来,面无表情看这俩幼稚鬼。
  “睡不睡?”
  小赔钱看哥哥生气了,乖乖闭上眼,连话都不说了,表示自己可听话睡着了。秦池野:……
  “我也要睡觉。”秦池野发狠说。
  裴岭:???
  什么毛病?
  裴岭拉开了宿舍门,“校霸,请。”
  秦池野脸一下黑了,看了眼裴岭,又看了眼床上的小胖墩,带着三分不爽、四分生气,两分委屈,一分——
  “走了。”
  秦池野出去了,裴岭知道秦池野闹什么脾气,不就是和小赔钱闹着玩,不至于的。
  三分钟后,房门敲响。
  秦池野穿着宽大的运动短裤,背心,显然是刚换了身衣服,“我来睡觉。”如无人之境似得,看似淡定的一批进了裴岭宿舍,站在床边。
  裴岭:……
  校霸这么牛,直接上床啊,磨磨唧唧干什么。
  裴岭无奈又好笑说:“那么大只,怎么可能睡得下,真的服了。”
  “反正你弟睡了,我也要。”秦池野受不了床上这小胖墩,压着声说:“他刚才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我英华校霸,什么时候受过这气!”
  今天场子非得找回来不可。
  秦池野很不爽,觉得赌气也得睡裴岭这儿。知道裴岭爱干净,为了堵住裴岭的借口,特意不怕麻烦换了干净的睡衣过来。
  “我要给你弟一个教训。”秦池野恶狠狠说。
  裴岭:……
  不知道的你要揍小赔钱。
  “行吧,你俩随意。”
  简直是俩幼儿园掐架。裴岭坐在椅子上打算看会书,听到背后窸窸窣窣声,瞥了眼差点能笑出声。
  堂堂英华校霸,那么大一只,贴着墙侧着身,根本没地方下脚。
  “你看我干什么,看书。”校霸压低着声说。
  裴岭笑眯眯说:“你是不是恼羞成怒了呀?”
  秦池野没有回答,只是翻了个身,脸对着墙。
  裴岭和他这个小胖墩弟弟一样——烦。
  寝室安静下来。
  冲着墙的秦池野艰难翻身,看到裴岭的背影,也不是很烦。
  -
  二班教室。
  “……那今天家长会就结束了,哪位家长的联系方式变更了,可以来前面,表格重新登记一下。”赵钰结束了今天的会,松了一大口气。
  从裴岭带着他弟弟离开后,整个家长会终于进入了‘传统’家长会模式。赵钰快速说完重点,每个同学大概说了几句,差不多时间能结束了。
  结束了。
  家长们纷纷站起来,有的去重新登记联系方式,有的堵着班主任,私下聊聊,再问问他们家孩子情况。
  前头水泄不通,后头两三排也围着。
  中心是裴洪豪夫妻。
  “裴岭爸爸,咱们加个微信吧?以后方便联系。”
  “裴岭的阿姨,你好年轻漂亮啊,咱们也交换下联系方式。”
  林可的妈妈是很热情的,掏出手机主动扫李文丽的微信,一边说:“我家孩子平时学习可踏实刻苦了,但就是不出成绩,真的愁人,不像你家裴岭,太难得了,真是厉害。”
  大人们互相吹捧,裴洪豪可高兴了。
  最后干脆,弄了个家长群,就像他刚提议的,加了后排差不多家长,说:“既然是家长群,咱们在群里平时也不要聊别的,主要还是孩子们的学习生活,大家觉得呢。”
  “对对对,是这个道理。”
  “就是该聊学习的。”
  家长们该聊的聊了,磨磨蹭蹭的又是半个小时,最后在这种热情欢快的氛围下,彻底结束了家长会,该回家的回家。
  “老婆,你刚听见没,今天大家都叫我裴岭爸爸!”裴洪豪在楼下等儿子时,语气压不住的自豪。
  他平时被叫最多的就是裴总、裴先生,今天来学校换个身份,别提,特别爽。
  李文丽和裴洪豪十分共鸣,笑的眼角细纹出来,敞快高兴。
  她今天被叫了好多次裴岭阿姨,都是夸她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赔钱炫耀:我哥哥超级爱我啦!
  秦池野:小胖崽子!!!
  -


第75章 如何成为男神75
  秦池野以一种扭曲的姿态, 蜷缩成一团,可能身体太痛苦,挣扎中, 五官也狰狞起来。
  即便这样,也特别帅, 还很可爱。
  “干嘛。”裴岭问。
  秦池野发现裴岭看他, 挣扎的姿势瞬间僵住,狰狞的五官也慢慢松开, 呈现出一种‘老子不干嘛老子很酷很拽’的姿态, 说:“不干嘛。”
  “……秦池野, 好好说话。”裴岭放下书去床边。
  秦池野僵住的背脊,立刻贴着墙,呈现出表面淡定透出三分戒备紧张的姿态, “你要干嘛。”
  “……”
  裴岭没好气笑说:“叫赔钱起床,不然你以为呢?”
  秦池野:我还以为你要上床——
  “没什么。”秦池野冷酷说完,想起来小胖墩这件事, 说:“我叫他起床,叫什么名字来着?”
  裴岭没回答, 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秦池野明知故问。
  “哦, 小赔钱啊。”校霸很没面子的自问自答。
  “那你叫吧。”裴岭给小孩收拾衣服。
  小赔钱睡得香香的,他在哥哥的被窝里哦~
  还用了哥哥的水杯喝水哦~
  是高高兴兴进入梦乡的, 虽然睡了可能不到两个小时,但赔钱今天折腾了很久,又持续兴奋,睡得还是很快很甜的。
  脸蛋被捏捏, 小赔钱刚醒还有些迷糊,然后就看到了——
  “啊!”
  小赔钱发出短促的呼声, 整个肉呼呼的脸大大俩字‘清醒’!
  秦池野摆好了姿势,眯着眼,扯了扯嘴角,说:“小胖墩,睡好了没。”
  “!”小赔钱慌里慌张的找哥哥。
  裴岭摸了小孩脑袋一把,“在这儿。”
  小赔钱听到哥哥声音,稳住了神,圆圆的眼睛又去看床里面。
  “哥哥,大哥哥怎么会在哥哥的床?”
  “那当然是我和你哥关系超好了!”秦池野抢先一步回答。
  小赔钱:!惊!
  小孩子才睡醒,脑袋还有些木,就算平时机灵的小赔钱也差不多,只能脸上反应单一的情绪,头上睡的竖起的毛也跟着呆。
  裴岭懒得给俩人当调解员,顺着秦池野的话说:“既然咱俩关系这么好,我弟弟就交给你照顾了,麻烦衣服给穿一穿。”
  “?”秦池野挑眉,不是很乐意,“我不要。”
  “你睡了我的床,不干点活?快点。”裴岭不是和校霸商量的。
  秦池野:……拿着衣服。一动,整个人又开始狰狞起来,没忍住表情管理,龇牙咧嘴。
  小赔钱本来还不乐意,委委屈屈的,一看到这样的大哥哥,高兴的脸颊肉肉的笑的颤动。
  “小屁孩。”
  “钱钱不是小屁孩,钱钱可香啦。”
  “我香喷喷的。”
  小赔钱说了两遍,最后一遍还加重了语气,自己说完自己点脑袋肯定。秦池野腿麻了,根本没办法跟小孩计较这个,裴岭在旁边笑,“大校霸,要不要帮忙啊?”
  “不用。”秦池野咬牙,又说:“你是不是看我笑话?”
  裴岭笑眯眯:“表现的很明显吗?”
  秦池野想骂脏话,语气音还没出来,看到旁边坐着的小屁孩,硬是忍了回去。裴岭都这么说了,他当然不能就这么认输。
  不就是给小孩穿衣服吗。
  穿。
  秦池野活动了下腿,拿着衣服,开始给赔钱套。赔钱也乖乖伸胳膊,还提醒:“大哥哥,不舒服。”
  “什么?”秦池野给拿着继续。
  小赔钱扭头委屈巴巴告状:“咯咯,袖子别着,钱钱难受。”
  “听见了没,秦池野。”裴岭语音指导,“衬衫袖子先捋顺了,在套外套。”
  校霸咬牙,“……知道了。”
  终于吭哧吭哧的穿好了外套。秦池野难受,小赔钱也难受,坐在床上,一脸可怜,裴岭逗乐了,说:“接下来哥哥给你穿。”
  “好耶!”
  裴岭这边刚给小赔钱收拾好,他爹电话打过来了,家长会结束,问小赔钱在哪,一起回家。
  今天周五,正好放假回家过周末。
  “我和赔钱在宿舍,十分钟吧。”裴岭话还没说完,听到电话另一头他爹和人寒暄笑的开怀声:“是啊我是裴岭爸爸,对对,就是年级第一的裴岭爸爸。”
  裴岭:……
  “儿子,爸比先不说了,就在你们教学楼下见啊,不着急你慢慢来。”裴洪豪急急忙忙挂电话,他这儿还有事聊呢。
  对方是一班的家长,家长会结束,远远看到教学楼下站着的夫妻,旁边从二班出来的家长就说是年级第一裴岭的父母。
  那当然是要见见了。
  二班同学拿了第一,赢了一班,得瞧瞧。
  “裴岭爸爸、裴岭妈妈好。”
  裴洪豪:“你好你好。”
  李文丽倒是想解释,可大家太热情,没一会围成了一小团,一人一语,哪里来得时间解释。
  “我们是二班的,听说你们家裴岭也上竞赛班了。”
  “以后都是竞赛班同学,还要互相关照。”
  “对啊,裴岭同学好聪明厉害,竞赛班成绩都是一名,我刚私下问郑老师的,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裴洪豪:?竟然还有竞赛班的事?
  但裴洪豪纵横商界多年,就算不知道,面上也稳,能畅聊下去,“是啊,小岭就爱做题,那些基础的东西扎实了,就喜欢挑战更高更难的东西。”
  “这孩子聪明,学什么都快,不爱一些简单的东西。”李文丽配合。
  宿舍楼。
  小赔钱跟着哥哥,小西装纽扣没扣,头发乱糟糟的炸毛,怀里抱着哥哥书包,慢吞吞下台阶。
  裴岭停下,手里拎着要换洗的校服,扭头问:“行不行?”
  “行呀。”小赔钱肯定点脑袋,吧嗒吧嗒跟上。
  来的时候,赔钱还是很值钱,一副豪门金尊玉贵小少爷,现在从哥哥宿舍床上挖起来,就是一副不值钱的样子。
  不过更可爱了。
  宿舍楼有同学回来,裴岭在高二也算名人了,同学都认得出,不过以前没人和裴岭打招呼,主要是不同班,裴岭名声也比较响,学神加曾经送同学进局子,好的坏的,各种传言贴标签都有。
  “裴神,你弟弟啊?”有人第一声开口。
  裴岭看了眼这位同学,不认识,不过不重要。
  同学很有眼光。
  “嗯,我弟弟。”
  小赔钱点点脑袋,乖乖打招呼:“大哥哥好。”
  “你弟弟好可爱啊。”男同学不由自主的夸了句,裴岭的弟弟就是很可爱,圆乎乎的,然后一扭头,就看到了站在台阶上的校霸,正目光不善的看他。
  同学:……
  这,他没得罪校霸吧?
  “我、我先走了。”同学跑的飞快。
  裴岭注意到同学神色不对,一扭头果然看到了换好衣服的秦池野。
  “你不是说不回家吗?”
  刚在宿舍收拾完,秦池野知道他和赔钱要走,就回宿舍了。
  “不回去。”秦池野走过去,没好气的揉小屁孩脑袋,炸开了毛,才说:“谁都叫大哥哥啊,刚白给你穿衣服了。”
  小赔钱怀里抱着书包,没有手手去护发型,气得鼓着脸颊说:“大哥哥是坏蛋!”
  “刚才那个就是坏蛋,我不是。”秦池野松手,扭头看裴岭说:“周家又不是我家。”
  “走吧。我送你。”秦池野不等裴岭说话,先一步抢走了裴岭手上的袋子,下了几个台阶,又不爽问:“谁叫你裴神都搭理啊?怎么就跟你弟弟一样,见谁都叫大哥哥。”
  裴岭:“……”
  “你也可以叫我裴神,我不介意的。”
  秦池野没说话,出了宿舍,又忍不住说:“谁都能叫。”
  没完没了了秦池野!裴岭乐了,说:“那你想怎么叫?之前叫我裴校花,没人叫过。”
  “你不是不让我这么叫吗,一叫就生气。”秦池野嘴上这么说,刚才不爽的心情却是飞升好起来了。
  全校都能叫裴岭裴神,但除了他,没人叫裴岭校花。
  “不过这个也不能人前叫。”秦池野走在前面,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俩兄弟,从小胖墩怀里拎起书包。
  小赔钱:?
  因为秦池野速度太快,等小赔钱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