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很正常的事情,怎么就裴岭问题多。
  秦池野认真思考,得不出答案,但……
  裴岭也不算问题多,裴岭本来就是好学生,好学生就是问题多,不怪裴岭的。
  但秦池野没去想,为什么以前从不和好学生打交道,更别提这种问题多的好学生,恨不得离得远远的,凑上来问东问西的,更是直接理都不理。
  “哦,我知道了。”裴岭偏头看秦池野,还好兄弟的伸着胳膊够秦池野的肩膀。秦池野浑身僵硬,下意识想甩开,他不喜欢别人碰他——
  “你别动,我胳膊。”
  裴岭语气带着委屈还有疼。
  秦池野就不动了,感受到肩膀上的胳膊重量——其实不重,轻飘飘的很轻,像是棉花糖一样,根本不重。
  裴岭就很瘦。
  他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两人贴着,体温隔着校服能传到皮肤似得。其实也不讨厌。秦池野想。
  不喜欢别人碰,裴岭这样,也不讨厌。
  “哈哈。”裴岭爽朗笑了两声,说:“勾肩搭背的好兄弟。”
  嘻嘻嘻。
  秦池野坐的好直,背好挺,好僵硬。
  裴岭暗自高兴,最初好像就只是因为秦池野长得好看、帅,戳到了他的审美上,现在嘛——
  他偷偷看了眼秦池野。
  还是好帅。但又和单纯的欣赏审美外貌不同,多了些别的。
  “什么——”好兄弟。秦池野顿住,没说下去,语气有些不太爽,但裴岭说的也没错。
  裴岭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其实并不是很舒服,秦池野骨头硬、肌肉硬,比他高,但就是很高兴,偏头看到因为‘好兄弟’不爽的秦池野,更高兴了。
  晃了下腿。
  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安静下来,但也不尴尬,享受着午后透过树荫下的阳光,不晒,温度正好,十分合适。
  许久。
  “差不多了,我去接小赔钱。”裴岭想起了弟弟,扭头看秦池野,“你继续坐一会?”
  两人本来就搭着胳膊,挨着,裴岭转头时,两人距离更近。秦池野甚至能看清裴岭的睫毛,很长,说话时,睫毛扇动,他的心跳加快,下意识身体向后一步。
  “我先下。”秦池野一手撑着树,长腿脚一撑,直接落地。
  快的像是落荒而逃。
  裴岭坐在墙上,笑的单边酒窝出现,得逞狡黠。
  “你接我一下。”
  秦池野看了眼墙上的人,摸着自己胸膛的手,不知道放哪里,拽拽说:“知道。下。”
  裴岭觉得差不多,要是再来,他怕秦池野年纪轻轻心脏要不好啦。
  小裴同学善良!
  裴岭手撑着,跳下来,秦池野扶了把裴岭胳膊,两人就自然的松开了。裴岭拍拍屁股上的灰,自然坦率说:“走了。”
  “……好。”秦池野心里有些空。
  两人回到教学楼,隔着墙都能听到掌声。家长会开的这么热烈?
  裴岭有些怔。
  以前也没人给他开过家长会。那个世界,家长会都是班主任打电话联系——基本上都是助理接的。他母亲在国外,有时差不方便,父亲做生意很忙,助理管他的事情。
  但其实上了高中后,也不需要助理管什么。
  学习他ok,生活房子也ok。
  不会做饭,他有钱吃食堂、外卖,请阿姨,总会解决的。
  “……都是小岭自己优秀。”
  “哥哥最棒啦!”
  “他从小就聪明,学什么都快。”
  裴岭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看向秦池野说:“是我爸爸阿姨还有弟弟。”
  “我知道。”秦池野惯性说完,觉得裴岭不是单单再介绍一遍关系,他也搞不懂,但知道裴岭现在很高兴。他看着裴岭脸上的笑,眼底也有了笑意,很浅,嘴上说:“发言还挺狂的。”
  裴岭笑死了,“没野哥拽。”
  被裴岭这样取笑,秦池野没不高兴,反倒觉得俩人关系好,拽的笑了声,像是配合裴岭刚才的说法。
  野哥很拽。
  裴岭笑容更大了。
  秦池野,你好幼稚。
  裴岭前门打报告,“赵老师,我接下我弟弟。”
  二班所有家长,刚被年级第一家长的三套组合拳打的头昏脑涨,掌声才停下,各有所思,少数家长是认同裴岭家人发言的,大部分还是觉得不对,要是按照裴岭家长说的,啥啥都不操心,还放纵打游戏,怎么可能拿年级第一?
  孩子还是要管的。
  不会是这家故意这么说,暗地里也管着、学着吧?
  然后裴岭就进来了。
  整个教室就一个小孩,说是接弟弟,家长们很快反应过来了。
  “这就是裴岭吧?”
  “诶呀真是年级第一,小裴同学看着就聪明。”
  “长得好,学的好。”
  小赔钱高兴挥手,“哥哥!”
  “你去接吧。”赵钰摆摆手放行,今天这家长会开的,要是放把瓜子就真成了茶话会。
  裴岭接了小赔钱,其他家长好奇围观,一边说:“小裴同学都到了,能不能说一下?”
  “你是怎么学的呀?成绩怎么这么好?”
  “对啊,讲讲吧?也耽误不了几分钟。”
  赵钰:……头疼。你们何必呢。
  “那,裴岭,你说一下。”
  这题他会!
  善良的小裴同学很乐意跟大家分享他的学习心得的。站在讲台上,落落大方的微笑,然后开大——
  不是。
  “其实我爸爸阿姨说的没错,他们没有给我压力,我的学习环境比较轻松。”每天晚上被窝里是很舒服的,看完直接睡。
  “对成绩也没有特别高的追求和压力。”
  不管什么考试,反正都是第一。
  底下求知若渴的家长,从聚精会神的倾听,又到了……满脸复杂欲言又止。
  “我很感谢我爸还有阿姨对我的纵容,以及弟弟给我鼓励打气。”裴岭笑了下,说:“因为这样轻松的环境,我对学习,做题,是有自己的兴趣和乐趣,我乐于解很多我没碰过的题型,很喜欢去攻克我不清楚的知识领域,有好奇心。”
  咦?
  刚刚神色复杂的家长觉得好像说到点了?
  又支棱起来听。
  “平时布置的作业我基本上都不是很想做,因为很多东西我会,机械的重复我不能说对其他人没有意义,反正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
  “我不爱做作业。”
  支棱起来的家长:……又耷拉回去。
  不是,这孩子怎么发言味和他家里人一模一样。
  “私下,我会找有意思的题做,当然巩固基础很重要,但我基础已经很扎实了,上次摸底考就是答案。”
  “能给的建议大概就是,打好基础时,有探索更深更多知识的兴趣。”
  “我是很乐意做题的。”
  裴岭发言结束。
  全班家长慢了几秒,还是裴洪豪率先‘说得好’,满脸感动的啪啪啪鼓掌,其他家长才反应过来——
  二班,再度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一班正严肃讲话的郑老师:……
  有完没完!
  到底有完没完!
  作者有话要说:
  将家长会开成了裴家孩子的表彰炫耀大会。
  裴洪豪:结束别走,加个微信,没事咱们再聊!再聊!


第74章 如何成为男神74
  “隔壁干嘛呢这是。”
  “就是, 太没素质了,一直打断郑老师讲话。”
  “隔壁就是二班,我听年级第一来了。”
  “哟, 是吗。那还真是孩子自己挣面子。”
  一班家长小声闲聊几句,坐在后排的家长, 一班说话声听的特别明显, 酸溜溜中夹杂着羡慕,要是是他儿子, 他也得鼓掌声最大, 叫最大声的好!
  这次家长会, 郑老师站在讲台上一看,就知道大家心思都跑隔壁去了,必须给众位家长打个强心剂, 便严肃说:“百名榜,一班全员都进了,其他十五个普通班, 二班只有十四位。”
  班里家长的注意力立刻转到正事上。
  那还不错,总体来说一班就是强。
  “这次的月考, 也只是一次月考, 下一次考试,年级前三十必须是、只能是一班……”
  家长们当然鼓掌, 有些热血的样子。
  只有李有清妈妈有些担心,这位郑老师是不是有些太气性了?话里话外的和二班比了起来,还下了军令状,整个一班能和二班裴岭比的, 就是她儿子了,年级第二她觉得也不错挺可以的, 不想郑老师给孩子太多压力在身。
  下课还是私下再聊聊。
  她儿子可不是班主任为了自己面子对外使的-枪。
  -
  “想去哪?”
  裴岭接了小赔钱出去。小赔钱穿着小皮鞋,乖乖走出教学楼,抬着脑袋看看那个大哥哥,“哥哥,大哥哥和我们一起咩?”
  “你自己问他。”
  小赔钱眨巴眼睛,扭头问:“大哥哥你要和我们一起玩吗?”
  “不然呢。”秦池野很拽。
  小赔钱肉呼呼的脸低下,小小叹了口气。秦池野注意到了,看裴岭,“你弟弟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在嫌弃我?”
  “没有呀。”小赔钱肉手手摆摆。
  秦池野半眯着眼,“真的没有?”
  小赔钱有点点心虚,指头捏了一点点,跟哥哥撒娇讨好说:“只有一点点啦,我想和哥哥一起玩。”
  “裴岭你听见了,我还没嫌弃这个胖子——”
  “钱钱不是胖子!”小赔钱不高兴了,原地跺跺脚,下巴都出来了,鼓着嘴巴,委屈巴巴说:“哥哥,钱钱不是胖子呀?”
  裴岭看了眼小赔钱的双下巴,还有肉呼呼的脸颊,以及国庆假期洗完澡爬床时,肉呼呼的四肢和肚子——
  “不是胖子,你这是体态匀称。”
  秦池野哈了乐了一大声,裴岭瞪过去,秦池野不爽啧了声,不过没继续嘲笑了,算了给裴岭他弟一个面子。
  “哥哥,什么四体态匀称呀?”小赔钱不懂就问。
  裴岭捏赔钱肉呼呼脸颊,笑眯眯说:“夸你身材刚刚好。”
  小赔钱骄傲的挺起了胸脯,小肚子也圆圆滚滚的,高高兴兴的蹦蹦跳跳,还不忘说:“哥哥体态也好匀称呀!”
  “……”秦池野瞥了眼小胖墩,“那倒是。”
  这话没有错。
  小赔钱听到大哥哥夸哥哥‘匀称’就开心,单方面的宣布可以和大哥哥暂时当一下朋友。
  时间还早,裴岭带赔钱去了宿舍。宿舍是空的,许文翰一有时间就会利用上去学习,现在极大可能是在补习班或者在哪个图书馆。周现也没在。
  “哥哥,哪个是你的床呀?”小赔钱很乖的站在原地不乱动。
  裴岭指了下,“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小赔钱双手摸摸肚皮,摇摇头。裴岭看了眼,今天小孩穿的太正式了,估计是舒展不开,不舒服,“说话。”
  “哥哥,我体态不匀称了哇。”小赔钱哭唧唧脸。
  哥哥刚夸完他,他现在就不匀称啦。
  秦池野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两声,“裴岭,你弟弟傻得挺可爱的。”
  “……”裴岭含笑看秦池野,“你俩差不多。”
  都傻的可爱。
  “我和他?差不多?”秦池野笑容没了,要是张嘉琪说这个话,那是一定要上手的,现在裴岭——
  “你再看下,我和小胖墩差不多?!”
  怎么可能!
  裴岭看了眼校霸,敷衍说:“好好好,没有差很多。”转头跟小赔钱说:“手撒开,我给你把扣子解了,怎么还戴了领结,勒不勒?”
  小赔钱还有点舍不得,小手抚抚自己西装,小声巴巴说:“来开家长会要穿的得体,我这样好得体的哦~”
  “你刚开完了家长会。”裴岭单看一眼就知道小赔钱话里意思。
  小赔钱眼睛圆圆的,像是才明白过来,立刻拿开了手手,乖乖说:“谢谢哥哥。”
  裴岭给赔钱解扣子,拆领结时,小赔钱就仰着脑袋,还乖乖回答哥哥上一个问题:“紧呀,爸爸给我系的好紧,妈妈给我弄松啦。”
  小孩脖子一圈软软乎乎的肉。裴岭没忍住摸了下,小赔钱就咯咯笑,一边大眼睛神气的看大哥哥。
  哥哥好喜欢和我玩哦~
  哥哥不喜欢和大哥哥玩!
  秦池野说了半天,裴岭没理他,只顾着给小胖墩脱衣服,还被小胖墩给挑衅了,校霸能忍就不是校霸了!
  伸手没客气的揉小胖墩脑袋。
  小赔钱才不介意,他都被揉习惯啦。裴岭瞥了眼小赔钱脑袋上的那只手,再看秦池野脸上挂着‘坏蛋’的笑——幼不幼稚啊!
  “裤子给你脱了,你上去睡会?”裴岭以前没带过小孩,不过赔钱不一样,很乖,还机灵,看到他累了不想说话了,就乖乖在旁边自己玩,或者给他扇风——上次国庆玩时在沙滩上还给他撑伞。
  小赔钱兴奋地脸蛋红扑扑。
  “哥哥,我可以睡你的床吗?”
  “不然你要睡哪里?”裴岭捏小孩脸颊,顺手摘了裤子。
  小赔钱两手捂着两颊,红扑扑的害羞,钻进了哥哥的被窝,一边撒娇说:“咯咯,我可以喝水水吗?”
  “等会,我去接。”裴岭拿着自己杯子去饮水机接水。
  秦池野靠在桌子边,看着床上只穿着裤衩衬衫的小胖墩。小赔钱也在看大哥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脑袋,说:“我哥哥超喜欢我。”
  “……”秦池野受不了这种气!转头恶狠狠问:“裴岭,我能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