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题注意力更专注,同时小小松了口气。
  严老头都叹气了,裴岭应该考的不怎么样吧?这次的题确实很难,幸好他提前准备练习了。
  前排严老师缓缓放下手中裴岭的题卡,面上没什么表情,还肃着一张脸,无人知的角落,心里很欣慰,痛并快乐着,裴岭就是专门来折磨他的,能预料到以后头发又得少不少,可少就少吧,反正也没几根了。
  这孩子有灵性,还有天赋,就是太皮了。
  那也不能打压。
  不能打压裴岭天性,那折磨的不得是老师自己了。严老师想完,隔空看了眼一班郑老师的发际线,嗯,也不是很好,竞赛班可是郑老师强烈要求带的,那等到了他这个年龄,没准头发还没他的多。
  啧,蛮好蛮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严老头:嘿嘿嘿,小郑头发要掉咯~


第67章 如何成为男神67
  这节体育课没和四班撞上, 不过和高一一个班撞上了。
  整个学校加起来大几千人,除了高三已经很少上体育课了,高二高一一周撞上体育课很正常。不过之前除了和四班撞上会一起打球, 和高一撞上的,都是操场一角, 各干各的, 互不干扰。
  结果今天高一的,有个男孩抱着篮球主动找上来了。
  “高二的, 打一场?”语气还挺挑衅的。
  张嘉琪当时就兴奋起来了, 好久都没见这么挑事的, 小子,干得好!
  裴岭没上体育课,野哥脸就不太爽。尤其体育老师说今天早早活动, 本来是打半场,一个班玩篮球的不多,只能玩半场, 他还提心吊胆,一会要被野哥拉练。
  现在有不怕死的送上门。
  嘿嘿嘿。
  张嘉琪很幸灾乐祸, 说:“你们班能拉起来吗?”
  “当然。”高一有备而来的。
  张嘉琪扭头就说:“野哥, 高一的要给咱下战书,打不打?”
  这战书都出来了, 秦池野能忍?本来心情就不好,冷着一张脸,拿下巴看高一的,高一的不甘示弱, 带着一股子气,将手里篮球丢向秦池野。
  秦池野没接, 篮球滚落在一旁。
  顿时篮球场‘战火’起来了。
  “高一那小子怎么回事?怎么跟找茬干架似得?”
  “不知道的还以为秦老大抢了他女朋友。”
  张嘉琪也看出点苗头,高一那小子个子高高的,长得也不错——当然和野哥比,那是不能比的。这种情况以前也发生,不管是为了喜欢的女孩暗恋野哥来挑衅,还是觉得自己很牛批来挑战学校现任校霸,让校霸退位让贤。
  这两种状况都发生过。
  现在嘛,目测前面一种。
  张嘉琪以过来人,捡起地上篮球,过去说:“弟弟,火气不要这么大,一会别伤心。”
  “嗤,这话说给你老大吧。”高一的不屑。
  张嘉琪:……小子,牛。
  秦池野叫了声张嘉琪,懒得和高一的废话,直接开打。
  ……
  裴岭刚到操场下课铃就响了,顿时:……
  早知道就不下来了,直接去上音乐课了。但都到了,远远看,篮球场那边人还挺多的,都下课了还没打完?
  篮球场两边站了不少女生,还有一些往篮球场跑的。
  “听说高一的草和校霸为了宁清打起来了!”
  “你说新选出的校花宁清吗?今年的高一好能咋呼啊。”
  “可不是,都敢挑校霸了。”
  “去看热闹,赶紧的,一会结束了。”
  路过听完的裴岭:……
  校花不是我吗?
  吃瓜校花小裴同学到达篮球场时,赛事已经结束。小裴同学唏嘘,紧赶慢赶,只能看个空气。虽然比赛结束了,也没有讲解回顾,但谁赢谁输一目了然。
  高一稚嫩的面孔,穿着运动校服短袖,已经湿透,贴着。有几个还互相架着,看样子体力不支已经不行了。在这一群中,唯一一个还能看着点,有些精神,虽然满身写着‘强弩之末’的一定就是‘高一的草’了。
  长得确实不错,瘦瘦高高,挺白的,单眼皮,挺有主角像的。
  可惜。
  小裴同学心想:真正的主角正在考试,你我都是路人甲。
  你说你何必想不开,去挑衅另一位开了挂的校霸呢。虽然校霸戏份堪比打酱油的路人甲,但那也是挂在题目上的人!
  “你干嘛呀。”
  说话的是一位妹子,皮肤也白白的,清清秀秀,说话软声像是撒娇。
  高一的草说:“你管我干什么,你不是喜欢秦池野嘛,行了,他赢了。”
  这么多围观群众,妹子被说的满脸通红,跺着脚说:“你混蛋。”
  感觉有点不对。这语气,这位叫宁清的妹子感觉不是喜欢秦池野,像是喜欢高草。裴岭嫌麻烦,简称了‘高一的草’。
  宁清脸红到了脖子根,又看了眼过来的校霸,有些紧张和忐忑,将手里的水递过去,一边道歉说:“对不起,学长喝水,阿衍不是有意来挑衅的。”
  “我就是故意的。”高草。
  宁清着急,眼眶发红,说:“你别说了。”坚持的递水给校霸。
  秦池野皱着眉,嫌烦,“别挡路。”
  被无视拒绝,宁清窘迫的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水瓶,周边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早就猜到了,校霸怎么可能接水。”
  “高一的脸皮也太厚了,谁给的胆子过来。”
  “艹!秦池野。”高草咬牙,大喊,“宁清给你送水,必须接着。”
  秦池野更烦躁了,脸黑了,不耐烦转身。张嘉琪一看,赶紧打圆场说:“高一的别上头,野哥从来不喝别人送的水,不管男的女的都不喝。”
  “张嘉琪,滚一边去。”秦池野黑着一张脸。
  完了完了,野哥真火了。张嘉琪默默退开一边,给高一的点蜡,你说你找什么事啊。
  我们野哥谁都不爱的——
  “秦池野。”
  人群中一道清亮的声。
  吃瓜同学们就看到穿着运动校服的高瘦男孩,手里拿了瓶水过来。
  又来送水的?
  活生生的失败案例还摆在眼前,这是又来一个送死的了。
  裴岭穿过人群,到了秦池野面前,十分顺手的将刚从小卖铺买的水递过去,语气还有些不乐意,说:“我刚考完试就下课了,还说音乐教室没看到你们,磨磨唧唧的干嘛呢。”
  秦池野看了眼裴岭。
  边上的同学都提着心,唯独张嘉琪松了口气,嫂子来了就好了。
  果然就看刚还黑着一张脸的秦池野,接过了水——
  诶?
  !!!
  这谁啊,怎么送水校霸就接了?
  秦池野不仅接了水瓶,拧开瓶盖,很自然顺手递给裴岭。
  “我不喝,给你买的。”裴岭摇头,说:“我来的时候听说你和高一的打了一节课篮球,你那技术,干嘛欺负小孩。”
  秦池野喝了一口水,嗯了声,说:“他先找事的。”
  “知道你哥我篮球技术多牛了吧。”
  还挺会上杆子爬的。臭屁。裴岭哼哼说:“没看到。”
  “喂高一的,叫什么,下周三继续。”秦池野放话。
  “打就打。”高草说:“高衍。”
  秦池野无所谓,扭头跟裴岭说:“约好了,下周三继续,你一定要看。”
  裴岭:……
  “看看看,赶紧走,一会要上课了。”
  火气就这么散了,一直到秦池野和裴岭走出篮球场,围观群众才如梦初醒,刚才是什么情况?
  宁清脸上的红也退下去了,将水瓶递给高衍,高衍扭头拒绝。宁清:“你也拒绝我?”
  “你不是喜欢秦池野吗,我今天打输了。”
  “谁说我喜欢秦池野了?你傻不傻。”
  “你不喜欢秦池野,你本子上写他的名字干嘛。”
  宁清气得脸红,说:“我不仅写了秦池野的名字,还写了裴岭的名字,刚才给秦池野送水的就是裴岭,他们两个果然好甜啊。”
  高衍: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但他抓住了重点,“清清,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秦池野。”
  “废话。不喜欢他。”
  -
  高一草体育课挑衅校霸这事,传的八卦速度还是很快的。主要版本画风是,高草和校霸为了争夺校花,大打出手,血雨腥风,甚至约好了下周三篮球场上再见——
  “说什么屁话。”秦池野一脸神经病加嫌恶看张嘉琪。
  张嘉琪嘿嘿笑,说:“我当然知道不是这么回事,这不是,咱们学校都传遍了,网上论坛这么写的,还挺有故事性,跟说书似得。”
  “哪个论坛,让他删了。”秦池野不爽,“我和高一那小子就打个球,有什么校花的事。”
  “人校花送水给你,野哥你就没看清?”
  秦池野看清什么,一脸冷意看张嘉琪。张嘉琪识趣闭嘴不说了。
  裴岭回来正巧听到张嘉琪说的,座位上一坐,说:“还记着昨天校花送水呢?”又看着秦池野,故意说:“以前叫我裴校花,现在才多久,校霸换校花了?”
  张嘉琪:……
  默默闪现回自己座位,这种嫂子逗野哥的画面,不是他这个外人能参与的。
  昨天操场上他刚说完野哥不接水,嫂子就打他的脸。
  不愿参与,容易受伤。
  “我连昨天那个人脸长什么样叫什么都不清楚。”秦池野下意识的解释,又说:“你不是不乐意我这么叫你吗。”
  “分情况。”裴岭笑了下,语气有些软说:“有时候就可以。”
  秦池野:“什么情况?”
  裴岭看了眼秦池野,没有说话,上课了。秦池野觉得裴岭那一眼不对劲,一整节数学课都没听,当然以前也没听,只是这次也没睡觉,一直想着裴岭那个眼神,还有分情况,什么情况才能叫。
  一直到上完课。
  秦池野问:“什么有时候可以?”
  “啊?”裴岭恍然才想起来,说:“那个啊,我忘了刚才想说什么了。”
  秦池野:……那个问题整整折磨了一节课,被裴岭这一句忘了,气到了胸口,可对着裴岭又没办法发出来,又给憋了回去。
  “知道了。”他也不知道知道个什么!
  烦。
  那也不怪裴岭,裴岭忘了。
  算了。
  秦池野憋着火,裴岭被叫去办公室,人一走,秦池野转身照着张嘉琪胳膊来了下。
  张嘉琪疼醒来,一看野哥黑着一张脸,茫然又无措,“怎么了野哥?”
  “……没什么。”秦池野持续黑脸,问张嘉琪有什么用,他都弄不明白裴岭想什么,张嘉琪怎么会知道。
  -
  办公室。
  除了裴岭外,苏夏刘敏也在。
  赵钰说:“昨天的竞赛题成绩出来了——”
  裴岭很淡定,刘敏和苏夏就紧张起来,尤其是苏夏,脸都有些白了,捏着自己的手掌心。
  “你们三个,以后晚自习去办公楼的大教室去上。”
  苏夏太过紧张了,一直记着两个名额两个名额,等赵钰说三人都去的时候,脱口而出问:“都去吗?”
  赵钰看了过去,苏夏慌乱低下头,解释说:“我太紧张了,刚没听清楚老师。”
  “别紧张,你们三个都去,都进了竞赛班。”
  出了办公室。
  “太好了!”刘敏很高兴,跟苏夏说:“咱们都选上了。”
  “是啊。”苏夏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又和上一辈子不一样?
  他看了眼前面的背影,好像就因为裴岭有了变数。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竞赛班晚上是不是不好逃?


第68章 如何成为男神68
  裴岭……
  苏夏想到裴岭的家世, 以及裴岭的学习成绩,就算因为裴岭有了变数,现在他也没有能做什么的能力——上次的事情, 宋明明被拘留了。
  月考成绩还是变了,裴岭第一, 虽然他现在也进了竞赛班。
  那宋明明就白白——
  苏夏不想去想宋明明的后果, 心里内疚,只能往好处想, 宋明明家里情况不错, 应该不至于没有高中上, 实在不行还可以送出国的。
  “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今晚就要去大教室上课了?听说一班的郑老师带竞赛班,特别严。”刘敏既期待又紧张。
  苏夏回过神,说:“应该吧, 班主任不是说了吗。”
  “也不知道竞赛班上什么课。”刘敏觉得苏夏有些心不在焉,应付她,便想去找裴岭闲聊, 她现在诉说欲特别强。结果就听到裴岭小声嘀咕:“……那还能不能逃课。”
  “!!!”刘敏惊了。
  “你还想逃课啊?”
  裴岭侧头看了眼刘敏同学,很坦荡的承认, “我在想可行性。”
  “那你想都别想了, 竞赛班听说是一班的班主任带,特别凶的。”刘敏也怕郑老师, 平时走廊过道碰到了,恨不得调头就走,太可怕了。
  裴岭:“事在人为。”
  就算是这个世界的炮灰男,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三人回到教室。
  同学们围上来, 有的好奇问:“老师叫你们干什么去?”、“听说是竞赛的事情是不是?”、“那裴神绝对没问题,稳了稳了。”
  “竞赛, 一般般的问题,一般般的稳。”裴岭简答。
  大家哈哈哈笑,夸:“这口气,不愧是裴神啊。”
  “牛啊,吊打一班还是裴神来。”
  裴岭谦虚低调回到座位,张嘉琪已经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