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笑笑,“这次没发挥好,有些粗心,不过幸好还是拿了第一,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
  李有清听前面的话,觉得裴岭态度还算好,宣战的警戒态度松缓了些,但听到后面,胸腔一股的火上来了,乱七八糟的蹿,很郑重说:“裴岭同学,从今天开始,我会是你的对手,侥幸运气不是每一次都会光顾你,希望下次能继续看到你的实力。”
  裴岭:“……”他昧着良心说自己运气超好,会不会气坏对方?
  算了,做人要平和。
  小裴很善良。
  善良的小裴同学,眼睛弯弯,真诚又礼貌,乖巧又无辜,说:“对啦,还不知道李有清同学你的具体成绩,我都说啦。”
  李有清:“……”
  “第二名也好厉害的,李同学怎么不说呀?”裴岭真挚。
  李有清几乎是咬着牙说:“语文141,数学146,英语147,理综合298,可以了吗?”
  “哇!”裴岭鼓掌,点点头说:“还是很厉害的,真的。”
  李有清觉得裴岭在说反话,脖子都红了,但技不如人,只能深呼吸,“下次考场上见,拿出实力。”
  “你看你说的,像是我们裴哥这次考的不是实力是运气一样,你那成绩,还好意思来我们班跟裴哥宣战,你班第一是吧?”张嘉琪啷当的抖着腿,大拇指向裴岭比比,无比嘚瑟说:“我们班第一,差十四分,知道什么概念不,你那就叫学霸,我们裴哥,二班的学神。”
  “学霸也想跟学神斗!”
  其他同学听了,纷纷起哄:“就是就是。”
  “听清了,看清了,我们班学神。”
  裴岭万万没想到他的小目标,会在张嘉琪抖着腿的情况下实现。
  打铃上课,解救了李有清。李有清满腔不服气孤勇前来下了战书,孤单离开。班里同学吃完瓜,各自回座位上,秦池野又成了懒懒散散,上什么课都不在乎的样子。
  突然就注意到,他的同桌,裴岭同学,突然眼睛亮晶晶的,很高兴的扭头看向后排。
  “张嘉琪!”裴岭语气都带着雀跃,高兴说:“中午我请你吃饭,随便点!”
  整个人都散发着快乐喜悦,冒着泡泡,有种要不是隔着桌子,上课了,裴岭还要冲上去给张嘉琪一个拥抱的既视感。
  秦池野脸一下子臭了,冷冷冰冰的回头,盯着张嘉琪。
  “他没空。”语气不善。
  张嘉琪在野哥鲨人目光下,救命啊——
  裴哥我是不是哪里没做好,你干嘛要害死我。
  求生欲让他脱口而出:“嫂、嫂子——”
  裴岭:???
  冷脸凶狠秦池野:……
  耳朵迅速红了,大声打断:“张嘉琪你他妈说什么屁话!”
  作者有话要说:
  善良的小裴:只要我够善良,目标就能达成【开心
  -


第59章 如何成为学神59
  校霸声音太大, 太响,又凶,震的全班第一排都听见, 纷纷扭头看向后面。
  怎么了?怎么了?
  校霸要揍张嘉琪了?
  张嘉琪懊恼,怎么就说漏嘴了, 结结巴巴准备解释, 刚提了个‘我’字。前门语文老师进来了,抱着一沓卷子, 皱着眉说:“上课了, 刚谁在说话, 声音楼道都听见了。”
  大家本来默默注视后排校霸,闻言纷纷扭回头不敢看,唯恐校霸记恨上。
  “我。”秦池野举手, 余光都不敢放在同桌身上,起身,说:“老师, 我嗓子不舒服,想去医务室。”
  语文老师看是秦池野, 打发似得说:“去吧。”
  秦池野站起来, 一把揪着张嘉琪的衣服,说:“老师, 我申请同学陪护。”
  语文老师:……
  你嗓子不舒服,陪什么护?但她赶着上课,班里这俩平时不学习的刺头,出去玩就玩吧, 别打扰其他同学听讲,就睁只眼闭只眼说:“去吧。”
  张嘉琪本来一脸‘老师救我狗命’但‘狗脸认命’, 只能跟着野哥走了。
  俩人从后门出去,还没走远,全班就听见张嘉琪说:“野哥,我刚口误——”
  “你还说!”秦池野大声很凶。
  声音就拉拉跨跨的走远了。
  裴岭脸上带着微笑,想着刚才秦池野通红的耳朵——
  真的是秒变红的,还不敢看他。鬼鬼祟祟的。
  张嘉琪叫他嫂子,他都没生气,秦池野干嘛呀。裴岭明知故问,心情很爽,今天真是完美周一,决定下次玩游戏,一定要让张嘉琪叫个爽,就当是回报张嘉琪这次帮他完成小目标好啦。
  善心小裴,在线帮张嘉琪圆梦。
  “卷子发下去,这节课咱们讲卷子。”语文老师将卷子递给刘敏,手里拿着一张,说:“裴岭,你的卷子借老师讲题。”
  裴岭当然是没问题。
  “这次语文题,前面的基础部分都是送分题,你看看你们,有些同学连送分题都能丢,真的不像话……”
  “这道阅读理解,裴岭回答的很标准,重点都找对了,大家对照下。”
  “好,来看作文,这次的作文题目是有些刁钻,但也不是没有下笔的地方,有些同学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裴岭的作文就写的十分好……”
  大半堂课,语文老师没讲一道略微有难度,错的多的题,都会提一下裴岭。最后复习完卷面,语文老师让大家像裴岭学习,胆子大的同学就说:“老师,您这要求也太难了,裴岭都不是学霸了,他学神,我一个学渣,这跨度太大了吧。”
  小裴同学矜持的,默默的,在‘学神’提名下,挺胸。
  嘻嘻嘻。
  张嘉琪干得好!
  早上语文、数学、英语,连着三节主课,都是讲卷子,凡是讲卷子,老师就要夸裴岭。在一次次老师夸奖buff叠加中,同学们对裴神的佩服已经刻进骨子里了。
  而因为‘嗓子难受’的校霸秦池野旷了两节课,直到第二节 下课,课间操升旗仪式时,裴岭在操场上见到秦池野和张嘉琪,张嘉琪脸上无伤,只是看起来精神萎靡不振,像是遭受了一顿精神毒打。
  “对了,张嘉琪你语文课前喊我什么?”裴岭故意问。
  张嘉琪:!!!
  瞬间激灵的张嘉琪,惊恐看向野哥。裴岭看到秦池野故作淡定目视前方,却偷偷看他的样子,笑眯眯说:“算了,也不重要。”
  张嘉琪提到嗓子眼的心,重重回落原位,松了口气,附和说:“对对对,不重要。”
  怎么就不重要了?
  秦池野皱了下眉,踢了张嘉琪一脚。
  张嘉琪:???
  不是野哥,不重要是裴岭说的啊。
  裴岭像是被秦池野的举动吸引到了注意力,看了过去,说:“秦池野,你踢张嘉琪干嘛啊?”
  “……”秦池野一手抄兜,冷酷无情说:“他腿上有蚊子。”
  “对对对。”张嘉琪点点头,目光几乎能OS实体化:裴哥,真的,我好歹也是一条命,放过我吧,别问了,求求。
  善良的小裴同学好心的结束了这个话题,心里想,小张别怕,改天打游戏,让你痛痛快快叫嫂子!
  上了一早上主课,最后一节美术。
  国庆回来了后,美术、音乐、体育没有取消,大家还挺开心的。正准备收拾收拾,去美术教室学画画,然后学委从外面回来说:“美术老师有事,改成化学。”
  “啊!”
  “啊啊!”
  班里哀嚎一片,上了一早上了,脑子都要炸,最后一节还是严老头的课,生不如死啊。
  “裴神,严老师叫你去办公室。”班委补充:“年级组大办公室。”
  裴岭大部分时间还是很谦虚的,但这一次在这个称呼上,很是矜持的默认了。
  他,小裴同学,就是学神。
  -
  年级组大办公室。
  严老师正抱着个大茶缸,喝一口茶,说:“……就三十个同学,名额不能再多。”
  “小郑老师,你刚说你们班出几个?”
  郑老师今年四十出头,有好几个优秀、特级教师名头,资历好,被挖进了英华自然而然接手了一班,当一班的班主任。之前年级组组长评选,郑老师也是有竞争力的,只是可惜遇上了严老师。
  严老师处处强一些,资历、学历、教学经验,包括年龄。要不是身体不好,带班嫌太累,一班的班主任,学校其实有意选严老师的。
  “按照月考成绩,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郑老师将年级排名递过去,用笔从三十划拉一下,“就这三十位,还用商量?”
  百名榜前三十,除了二班三位,四班有进了两位,六班、八班,各进了一位,其余的都是一班的。
  “竞赛班的题,思考模式和普通题不同,我不同意这么划。”七班的班主任说。
  其他的响应:“对啊,不能一次月考就定下了,我们班有个同学这次考试发高烧,没发挥好,实际上底子扎实,脑子也灵活。”
  “是啊,组长,之前也没确定是用月考成绩定。”
  要是这么干,竞赛班一班就有二十三个名额,其他几个班还玩什么?到时候竞赛拿名次,学校不仅给学生奖励,也给老师发提成的,这好事全都落在一班头上了?
  当然大部分老师还是想给自己班同学挣个机会的。
  “三十名额太少了。”
  “再多点吧组长?我们班周琳真的不错。”
  “我们班——”
  严老师将大茶缸往桌上一墩,严肃说:“行了,吵什么吵,中午都来开会。”
  那你叫我们几个过来干什么?其他老师心里想,然后就知道来干什么了,来看严组长的得意弟子。
  “报告!”
  裴岭在办公室门口打报告。
  “进来。”严老师将桌上一沓卷子递过去,语气还挺严肃说:“裴岭,你这次理综考的还行。”
  其他几位老师眼睛瞪直了,这就是裴岭啊,压了郑老师班十四分的年纪第一裴岭啊。
  原来还是化学课代表。
  不过裴岭的理综好像是——
  “老师,我理综满分,还行吗?”裴岭觉得严老头不讲道理,提前预知老师接下来的讲话内容,“您是不是要说我下次进步?没有进步空间了。”
  严老师本来挺严肃的,闻言,气得瞪裴岭,但其他老师看出来,这哪里是真生气,就是显摆。还有这年级第一,跟想象中不一样,怎么半点不谦虚,说话也皮皮的,不像是传统的好学生、乖学生。
  “这次题这么简单,你考满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严老师气得手指点着桌子,“要是下次题难了,你失个一两分,我脸都能丢尽。”
  裴岭嫌卷子沉,一头搭在桌子上,轻松一些,说:“老师,您怎么还贷款丢脸?还没影儿的事,不要提前想丢脸,万一下次我又满分,那就是我赢了。要是掉了几分,没拿满分,您再丢脸。”
  “……”严老师气得扒拉自己头上地中海的几根头发,挥着手,“赶紧走,别气我。”
  裴岭:……
  严老头演技真的差。
  裴岭抱着一沓卷子踏出办公室门。
  “你们看看,气死我了。”严老师重新端起茶缸灌了一大口,说:“也就是脑袋瓜聪明些,当时我的课都敢迟到,上课还睡觉,答题还行,每次都对……”
  一班郑老师扯了扯嘴角,不想听了,“要上课了,严老师没事我先走了。”
  “对,到时间了。”严老师看了眼手表,撑着椅子把手起来,说:“互相通知下,除了一班,其他的每个班递四个名额,中午开会再说。”
  郑老师:“怎么还要递名额,不是说三十位——”
  “先递。”严老师一言堂,扫了眼其他老师,“谁有意见?”
  其他班老师当然没意见,这是好事,当然支持。有争取的机会总比没有强。
  大家回去上课,跟着严老师出办公室门,楼道上自然夸了几句。
  “还是严老师有眼光,裴岭同学看着就聪明。”
  “严老师的学生拿了个第一,厉害。”
  “上次就满分吗?可太厉害了。”
  严老师端正一张脸,看不出表情,不过脑袋上为数不多的头发很荡漾飘在空中。
  “也还行,皮的很。”
  -
  严老头今天竟然没拖堂。
  一打铃就说放。
  二班全体同学不可思议的同时还在装乖,直到严老头走了,这才嗷嗷叫。
  “走了走了,去吃饭。”
  “走走走,一会没菜了。”
  “严老头吃错药了,今天这么爽快?”
  “我觉得大概率因为裴神考的好,给他争了面子,谁不知道严老头最爱学习好的了。”
  “那也是裴神牛批!”
  小裴同学坐在座位上,矜持笑笑,浑身发光,转身说:“张——”
  咦,张嘉琪座位怎么空的?
  “他什么时候走的?”裴岭转头问秦池野。
  秦池野拽着一张脸,说:“裴神牛,自己看。”
  “……”裴岭突然笑了起来。
  秦池野反倒不自在起来,就见裴岭笑的眼睛弯弯的凑过来——
  “秦池野,你是不是吃醋啊?”


第60章 如何成为学神60
  裴岭突然凑过去。
  砰砰砰砰。
  今天周一, 英华的学生统一正装校服。长袖衬衫,毛线马甲背心。隔着两层衣服,秦池野的胸口起伏, 心跳如雷。
  两人的距离,已经越过了安全距离。
  近到, 秦池野能看到裴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