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长的啊,怎么就能考那么好,这次题可难了。”
  “你跟裴哥比啥啊,这跨度太大了。”
  “没比,我就是学渣,裴岭就是学——”
  前排裴岭竖起了小耳朵,偷偷听后排俩谈话,心里给林可同学加油打气:学神!学神!
  “霸……”
  小裴同学气泄了一地,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能坐上学神宝座?
  猫猫挎脸.jpg
  裴岭趴在桌上自闭中,秦池野侧头看了眼,刚还竖着耳朵晃着脚,现在怎么了?
  “你喝热水吗?”秦池野看着同桌空空的水杯问。
  裴岭侧头看过去,茫然的啊了声,不懂为什么秦池野突然问他喝不喝热水?可是秦池野看上去有些要恼羞成怒的边缘痕迹,只能先哄着配合说:“喝,谢谢你。”
  “麻烦。”秦池野嘴上这么说,抄着裴岭的水杯从后门出去打热水。
  也不管早不早读的。
  班里没人敢指挥校霸规矩二字,秦池野秦校霸打水打的很嚣张。
  裴岭后知后觉品出点味——多喝热水?
  秦池野该不会以为他不舒服吧?裴岭眼睛亮亮的,藏着笑意和开心,刚才没被林可叫学神,而是继续挂名学霸的泄气也一扫而空,他趴在桌上,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有些期待的看向后门。
  听到脚步,看到一角的身影,裴岭眼神变得眼巴巴的。
  秦池野皱了下眉,将水杯递过去,说:“一半热的一半凉的。”
  “谢谢。”裴岭语气‘虚弱’的道谢,端起水杯喝了几口,余光注意到秦池野在看他,慢慢说:“早饭吃的太赶了,刚才有些不舒服。”
  秦池野:“那就去医务室。”
  “不用,现在好多了。”裴岭露出笑脸,双眼弯弯的说:“谢谢你秦池野。”
  秦池野微微偏开了脸,躲开裴岭的注视目光,总觉得有些热了。
  叽叽喳喳的氛围突然安静,裴岭抬头,看到班主任进来了,手里拿着名册。
  赵钰脸上不遮掩的笑容,十分开心,没有批评刚才早读为什么这么吵,顾不上。其实周末成绩就出来了,赵钰拿到她班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裴岭大名,还有分数。
  当时就惊了。
  上次摸底考裴岭741,其他满分,语文扣了九分。当时卷子出的确实偏基础,大家的成绩普遍的好一些,这只能说裴岭底子扎实。可这次月考,是全年级所有老师联合出题的,有基础、中等,也有一班老师为了特意拉开成绩,显示一班牛,每科都加了两道大题,偏难的那种。
  一班班主任的原话是:“题面已经很迁就了,百分之八十多都是简单的,也要考虑考虑我们班的学生。”
  这暗地里显摆的口气,各科老师牙根痒痒却没办法,只能想,题面难,除了一班成绩好看,他们其他几个班都一样,也挺好。
  赵钰也是。
  别管你班里谁家有钱谁家父母底子厚,这些在平时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可能还有衡量,但在考试上,这卷子、分就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英华是学校,陶校长费财力挖潜力的学生,每年给奖学金,各种鼓励,为的就是提高学校的升学率,要洗掉‘贵族学校’的这一单一、粗暴的标签。
  所以人家一班就是牛,就是有底气,平时一些教材辅料什么的,先紧着人家,都是默认的潜规则了。
  赵钰都做好了,给一班抬轿子的准备,二班成绩这次差点就差点,咱不和一班的比,慢慢进步就成。可拿到成绩单,看到裴岭的成绩,赵钰真的,毫不夸张的说,有些站不稳了。
  她扶着沙发扶手坐下来,仔仔细细看了两遍。
  真的是746!
  竟然是746!!!
  比第一次摸底考还要高五分,这五分什么概念,高中老师都懂。赵钰激动,这个成绩,只要裴岭能稳定下,或者说到了高三再落回几分,那也是铁钉的清北的料。
  挣着抢着的那种。
  没想到她班里还能出现这样的好苗子,赵钰热血沸腾,她带班这几年,终于让她赶上了!
  当即就给年级组办公室打电话,开口第一句话问:“一班的最高成绩多少?”
  “赵老师?”
  “诶是我。”赵钰语气压不住的喜气,听出声了,“严老师?”
  接电话的是教化学的严老师,国庆一来就评了理科年级组长。电话里语气压着也能听出自豪来,说:“我家课代表考的不错,这次给一班盖了个帽,高14分。”
  赵钰真笑出了声,寒暄没两句结束了通话。
  好家伙,高14分!
  长脸了,长脸了!
  赵钰再也没有比这次还要期待周一上班了,踏入大办公室那一刻,所有老师都笑呵呵纷纷恭喜。
  “诶听说了,赵老师班了不得了,这次拿了第一。”
  “恭喜恭喜,裴岭这同学好苗子,赵老师好命哦。”
  也有明知故问,暗搓搓说给一班班主任郑老师听的。
  “第一是二班的?这么厉害,了不得了,和第二名差多少分啊?”
  赵钰脸都快笑烂了,还要客气说:“也没多少,就十四分,裴岭这小孩就是脑袋瓜聪明,我也没想到这次会考的这么好……”
  现在早读时间,二班讲台上。
  赵钰笑着开心说:“有的同学的成绩,大家一进门就能看到,我们先鼓励下,这次咱们班考的很不错的几位同学,裴岭,第一名,746——”
  张嘉琪带头鼓掌,吹口哨,嗷嗷叫。
  赵钰只是看了眼,难得的没叫停,过了几秒,才抬抬手示意差不多了,“好了安静下,不能吵到别的班,一会该找过来了。”
  大家懂得都懂,知道内涵一班,脸上都带着笑。
  赵钰咳了咳,继续说:“考进百名榜的咱们班一共有七名同学,第一名裴岭同学,相较上次摸底考还有进步,语文一百四十七,英语粗心扣了一分,我看了下,作文是不是写的太快?连笔,字母有些不清楚,其他的满分,下次注意些。”
  “竟然因为这个扣了一分,要是不粗心,岂不是英语又满分?!”
  班里同学震惊,纷纷扭头看向后排裴岭的位置。
  “太牛了。”
  “牛人啊。”
  裴岭表面淡定,内心嗷嗷哭:不要叫我学霸了!!!
  快喊裴神!
  球球了,帮小裴圆梦吧!
  委屈巴巴.jpg
  作者有话要说:
  小裴:太难了【_(:з」∠)_


第58章 如何成为学神58
  “理综又是满分。”
  “还有数学呢, 数学也是满分。”
  “没听老班说,要不是英语字母连笔不清楚,不然也满分。”
  同学们被震住了, 最主要是——“语文竟然都能考147,只扣了三分, 太绝了!”
  “学霸就是不一样。”
  裴岭听到‘学霸’两字, 笑都笑不出来,伐开心。
  “静静, 还有两位这次发挥也很好, 刘敏和苏夏。”赵钰示意安静下来, 点名表扬,“很不错,进了全年级前二十, 这次月考题是有一些难度的,三位同学考的很好,进步很稳, 好事情。”
  苏夏尽力平复自己,面上带着微笑, 桌下手掌心捏的通红。
  大家的掌声, 和一早上班里对裴岭的热烈讨论自发鼓掌比起来,显得敷衍一些了。
  赵钰又念了七位同学名字, 还有成绩,“……这些同学都是上了百名榜,希望下次继续努力,排名靠前, 咱们班更多同学能在这个榜单上。”
  话音一转,又说:“没有上榜单的也不别气馁, 还有时间,接下来公布班里前二十名的同学,剩下的同学想知道自己排名情况,下课了可以去学委那自己看。”
  成绩公布完,有的欢喜有的愁。
  以裴岭为中心,画圆的前后左右四周,除了一位女同学被班主任念了姓名,进了前二十,其他都是毫无姓名。张嘉琪对自己成绩很有信心,也没抱什么希望,倒数第二呗。
  旁边林可唉声叹气的,“又没我。”
  “兄dei,没你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你不要对自己抱有过多幻想。”张嘉琪安慰拍拍同桌肩膀。
  林可很不爽,说了句滚,又嘟囔:“我每晚都有上家教课的,老师还说我进步了,唉。”
  “兄弟学学我,咱们设定一个小目标,先从倒数第二,进步倒数第三……”
  后面两人嘚啵闲聊。裴岭听到小目标,单手撑着下巴,略略忧愁四十五度角看天花板的电风扇,心想,他的目标也不是很过分呀。
  从模考的学霸,到月考的学神,从班里的裴神,再到学校的大神。
  过分吗?
  也没有吧?
  “老师,这次还按照成绩换座位不?”前排有同学举手问。
  秦池野本来懒懒散散,余光偷偷看同桌的目光,突然聚神,像是狼一样,凶狠的盯着前面提问的同学背影。
  就你话多。
  “位置不变动了,有谁想换座位,拿着成绩单私下去办公室找我。”赵钰说。
  秦池野收回目光,又变得懒散,只是多了些疑惑,往桌下看了眼。
  桌下裴岭的一双脚没有动。
  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好了,大家继续早读,卷子代课老师会发的。”赵钰拍拍手,示意早读开始了,出了教室。
  班主任一离开,大家表面看书早读,实际上还是没心思,变成了窃窃私语,为刚才的成绩震惊,继续八卦八卦聊聊。
  好在很快打铃,早读结束。
  大家闲聊声越来越大,有人往裴岭那儿跑,主要是看看裴岭大学霸,问问怎么考的。
  “太牛了,你怎么考的啊,语文能147,简直神人。”
  裴岭听到后面‘神’字来了精神兴趣,正要开口,就听前排有人特别大声喊:“裴岭,一班的找你。”
  嚯。
  全班安静了。
  大嗓门是孙昭,报信也看戏。
  有人打断了他的小目标,裴岭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气。秦池野靠着椅背,看似懒懒散散的,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实际用余光看裴岭。
  好多了,比刚才没精打采强。
  他又看了眼裴岭水杯,热水也没了。等会去打吧。一班的来找裴岭什么事?
  秦池野抽空,目光从水杯移到了大门口。
  “谁啊?”裴岭给刚才说他神人的同学一个安抚眼神,意思等会继续唠。
  但这位同学显然误会了,以为他们班裴岭要和一班的开干,兴奋的离开,让道,给腾地方。
  裴岭:……
  门口站着的就是李有清。
  早读,一班班主任郑老师也说了一班成绩,和赵钰的风格不同,郑老师比较强硬,鼓励竞争,批评教育占大部分时候。一班五十六人,整个班都上了百名榜,即便这样,郑老师很不满意。
  “……我对你们这次很失望,三十人进了前五十,剩下的二十位,怎么做到的?”
  “第一名让二班拿了,隔壁班拿了第一,我们是第二,干脆数字换换。”
  “差了十四分。”郑老师语气不高,但很沉,整个一班早读都是静悄悄的,郑老师点点桌子,说:“我都替你们丢脸害臊,平时叫精英班,火箭班,告诉我,这就是火箭班的水平?”
  ……
  李有清作为第二名,被给予厚望,考试之前一直和班里上次摸底考第一的同学竞争,信誓旦旦,现在成了第二,还是被二班的挤下去的。
  信心受挫的同时,更冒出一种勇。
  他要看看对手。
  于是一下早读就跑来了。
  二班还没见过这种,几个男同学在安静氛围下,互相打眼色。
  ‘咋滴,一班来找茬?’
  ‘怂什么,咱们人多,还有校霸压阵。’
  ‘就一人,先看看情况再说。’
  李有清站在门口,又高声问了遍:“谁是裴岭?”
  “在后排。”刘敏指路,犹豫要不要告老班,这人谁啊?来找事的吗?考不赢还想怎么的?
  ‘神’字被打断,裴岭有些气,看向门口一班同学,磨磨牙小心眼想,别怪我一会撒气哼哼。
  “我。”
  李有清看到裴岭坐在那么后排,眼底闪过一丝不可思议,这么后排还怎么听课看黑板?他穿过过道,到了裴岭面前。
  秦池野本来靠着椅背,现在两条大长腿撑着,略微坐直了一些。后排张嘉琪收到信号,上下打量来的同学,瘦的跟小排骨似得,以前体校的大块头野哥都没这么当回事——
  他又看了眼裴哥。
  懂了懂了,事关嫂子,谨慎为好。
  张嘉琪表示拿捏住野哥信号,微微靠着桌子,看戏。
  “你就是裴岭?”李有清站在过道裴岭面前问。
  裴岭点点头,等待陌生同学说话。
  “这次的成绩,具体方便说一下吗?”
  张嘉琪嚷嚷:“你谁啊,怎么这么不礼貌,名字都不说,凭什么我裴哥告诉你成绩?”
  李有清抿抿唇,说:“一班李有清。”
  “?”裴岭眼底闪过问号,张嘉琪学习不好却是个八卦精,补充:“年级第二。”
  裴岭恍然大悟。旁边李有清脸色涨红,觉得对方故意装不知道这么羞辱他,“你不用太得意,我就是第二名,随便你们怎么笑,下一次考试,记着,我一定会拿第一。”
  “没有笑。”裴岭站了起来,很认真说:“我真的不知道第二名是谁。你刚才问我的具体成绩,我语文147,英语扣了一分,其他满分。”又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