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其他同学一听也是,那些是父母的本事,他们学生任务就是学习,以后靠自己本事发家致富买跑车,这才酷炫嘛。
  “对。”
  “说的是。”
  “唉明天就出月考成绩了,还有些紧张。”
  裴岭加入了话题,“我也,这次有些发挥失常,也不知道明天成绩会怎么样”
  苏夏早都知道裴岭没发挥好了,刚刚看到跑车刺激出的嫉妒,现在略略下去一些。
  唯独秦池野看到了裴岭在说没发挥好时,脚翘起来晃了下。
  ……又演起来了。
  周一。
  英华学校大门口对着的电子显示屏。
  全年级月考成绩滚动显示。
  高二一班的李有清自信满满的站在前面电子屏前,等看到第一名的名字时——
  “卧槽,裴岭?!!!”
  有人先李有清发出了灵魂震惊。
  高二二班,裴岭,年级第一。


第56章 如何成为学神56
  李有清是一班的, 是英华特招进来的。
  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时尚杂志主编。家中独子,从小就聪明, 记忆力好,八岁时去测了智商, 有一百二十五。普通人的智商在85——115之间, 超过了140就是天才。
  天才少见。125已经是优秀拔尖了。
  高一时,全年级成绩排行, 李有清从未掉出前五。他的理科成绩更为突出, 对于排名, 一直是有些不爽的,就等着高二分科。上次的摸底考,李有清有些失误, 只排班里第二,憋着劲儿等这次月考拿第一。
  裴岭的名字他听过,二班的, 上次摸底考,二班的拿裴岭名字吹过, 说好几个满分。
  李有清相信裴岭有些聪明, 但普通班的摸底考题和他们一班根本不是一个难度,不是他自傲, 事实就是这样。所以当时并没有把普通班考的好的放入竞争对手范围。
  后来因为满学校传的诽谤事件,裴岭这个名字又出现了,和上次摸底考二班几个满分对上,但这也没什么。
  就是八卦受害者身份, 和有些聪明的同学。
  周一公布月考成绩,李有清来的很早。他不住校。一班晚自习尽管有老师讲课, 但集体的进度太慢,他更喜欢晚上去四人班,给他们补习上课的是他父亲的朋友,小班的名额很难进的。
  “卧槽真的是裴岭!”
  “是那个论坛帖子的裴岭吗?”
  “就是上一周宋明明坐牢的那个裴岭。”
  “真的假的?裴岭我没记错是高二二班的啊,这一班不是才是精英班吗?”
  “对啊,二班的,那一班——”
  吃瓜同学占领前排,也不去看自己排名了,兴致勃勃从前排看。
  “牛批啊裴岭,你看,除了第一是裴岭,之后全是一班的占领了前十五。”
  “你看错了,第十四也有二班的刘敏。”
  “十六二班的苏夏。”
  “二班也有点牛啊。”
  有人不屑说:“前二十,二班就三位,大部分还是一班。”
  “不能这么说,人家二班光裴岭一个吊打一班二十个,第一名裴岭746分,第二名二班的李有清,732,这都差了——”该吃瓜同学一看数学不行,板着指头在数。
  李有清推了下眼镜,说:“14分。”
  “对对对,十四分,你知道十四分是什么概念吗?”
  “你知道?”
  十四分都要板着指头数的同学也就嘴上厉害,“当然知道,老师说了,越往上,分数差距越难拉,高考差个一两分,都能差个满操场的同学。”
  李有清抬头又看了眼电子屏,第一名裴岭的名字,紧跟着第二是他。
  又是第二。
  李有清背着书包抬脚离开了这里。
  英华的大电子屏还是排面,成绩出来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整个学校都开始讨论起来。
  “号外号外——”
  “报!”
  “惊天大消息惊天大消息!”
  “成绩出来了,全年级第一不是一班的!”
  这可真是惊天大消息。有些住校生懒得绕大门口去看成绩,反正班里同学拍下照也能看,这样情况的高二几个班,听到年级第一竟然不是一班,都惊了。
  “谁啊?”
  “竟然不是一班的?咱们老陶可是花了大价钱特招一班精英,竟然连第一都拿不下。”
  英华校长姓陶。
  “谁啊谁啊谁啊?”
  报消息的有些得意,爽快俩字:“裴岭!”
  “卧槽!”
  “二班的裴岭,牛啊。”
  之前大家对月考成绩前十,都默认是一班的,至于年纪第一那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半路杀出二班的,还是上周八卦中心人物的裴岭,当然震惊,简直太他吗震惊了好吗。
  裴岭吃完早饭,知道今天放成绩,反倒淡定从容,没有去电子屏看成绩。
  虽然高冷人设掉了,但是一个学神的神格还是要有的。要自信,且还能装一下,快乐。
  教学楼成凹字型,有三个楼梯口,左右中间。裴岭这次从靠左边楼梯上的,因为能路过一班。
  学校的教育资源尽量紧着一班,对一班倾斜,像是班级位置,一班靠在过道最里面,凉快、安静,平时没人在一班过道来回跑。
  此刻一班很安静,明明班里已经到了不少同学了,三四个人扎堆围着,或者各自坐在位置上,但氛围十分安静,半点吵杂声都没有。再听,就一堵墙的隔壁,二班一大早开始拉练,鬼吼鬼叫的。
  隐约能听到卧槽、真的、裴岭这几个重要信息。
  一班更沉默了。
  此时,有一只表面淡定从容,实际上高傲尽现的裴岭同学,从一班后门路过。没办法,楼梯上来只能路过一班后门,在多就显得刻意做作了。
  尽管小裴同学很做作,但在外人面前还是要端范的。
  一班有人从后门看到了背影,说:“那就是二班的裴岭。”
  “他就是裴岭啊。”
  “只有个背影。”
  几人讨论声略微大了些,但天之骄子的傲气做不出跑出来看看裴岭到底长什么样。这次月考成绩,竟然栽在二班人身上,受到了严重打击,只有浓浓挫败感。
  裴岭刚一脚踏进教室,孙昭出头,大声说:“让我们热烈欢迎年级第一裴岭!”
  “啪啪啪啪。”
  众人热闹的鼓掌。
  这样的氛围,一是,班里有一半的同学昨天才去裴岭家团建过;二,当然是班级集体荣誉感了。反正他们都拿不了第一,但第一出现在他们班,一班尖子生当老二,这都不爽,什么时候爽?
  鼓掌、欢迎,裴岭给老二班挣面子了!
  “我月考成绩第一?”裴岭问。
  二班诉说欲很强,“你没看电子屏吗?你第一,牛啊。”
  “你没看隔壁今天静悄悄的,一个个脸都垮着,笑死。”
  “别传谣,人家平时也静悄悄的,不过脸确实是挎的哈哈哈哈。”
  “扬眉吐气!裴岭牛!”
  裴岭在热烈的氛围中,依旧从容,“我没走大门,没看到成绩,不过拿了第一还挺好的,我上周没发挥好,还有些害怕紧张,现在成绩出来了就放心了。”
  “你这都没发挥好,那还有谁发挥好了。”
  “就是。”
  “裴岭,恭喜。”苏夏攥着的拳头松开,站起来说。
  这段时间他复习的很用功,考试时也觉得没问题,早起去守成绩出来,前排第一名就是裴岭。
  怎么会这样?
  裴岭明明说没发挥好的,上周考试又出现那种事情,怎么第一还是裴岭?
  苏夏这时候心情就不太好了,盯着第一名很久,给自己反复说没事没事,既定事实了就不要多想了,裴岭第一,上次摸底考他第三,应该也差不了多少距离。
  就从第一往后排看,没有、没有、没有……一直到14看到刘敏的名字,之后16才是他。
  怎么会差这么远?
  上次还是第一和第三,现在第一和十六名。苏夏心情更糟糕,满脑子想着竞赛班的事,一个班就两个名额,裴岭是一定会去,那剩下的就是刘敏。
  他和刘敏只差了两分,和15只差了一分。
  苏夏一路到教室,越想越后悔,早知道不该告诉刘敏竞赛班的事情,因为他说了竞赛班,刘敏这段时间很努力……
  进不去竞赛班,那明年暑假的综艺节目,还有在这之前的寒假参赛,一个是钱一个是名。
  苏夏脑子乱糟糟的,又抑制不住的酸气,班里其他人还在他耳边讨论,一口一个裴岭,他还不能拿裴岭怎么办——他需要和裴岭交朋友。
  所以这一刻,苏夏跟裴岭说恭喜,只有自己知道有多么难受。
  “谢谢。”裴岭给主角面子,笑容还略微露出了牙,显得比较真诚一些,有礼貌回问:“你怎么样?之前摸底考第三很厉害,这次一定也不错。”
  苏夏脸抽了抽,“不是很好,才十六。”
  裴岭在心里问自己,要是说十六也很不错很好,会不会显得他太欠揍了?可直接说十六是有点不行,下次加油打气,主角可能会觉得他在挑衅找事吧?
  做人好难。
  “就也不错,下次加油!”裴岭找了个平衡点,取中。
  很棒。
  他还学赔钱,握着拳头加油比划,主角总是要有排面的。
  苏夏:……
  不能生气,不能掉脸,这是裴岭,他爸是裴洪豪,是未来华国排行前十。
  “嗯,谢谢。”苏夏露出笑容。
  裴岭虽然觉得苏同学笑的有些不自然,但想想也体谅,毕竟这次没考好,主角难过很正常,就善解人意安慰说:“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书里是这么写的,主角后劲勃发,前期普普通通一直在十来名徘徊,但每一次考试都会前进,不仅学习这样,外貌、身高也是,这样才是爽文套路,逆袭打脸一路走上人生巅峰。
  不过书里都是拉他反复对比拉踩,这次咱俩就不必要竞争啦。
  你是主角,我穿书,咱来都有光明的未来。
  这次我心态一定不崩,主角你保持你的主角光环。
  各走各的道。
  张嘉琪和秦池野这次没迟到,两人从后门进来,张嘉琪嗷呜叫:“裴哥牛批,年级第一。”
  “也没有特别厉害,就是普普通通厉害~”
  裴岭做作的回答。
  作者有话要说:
  低调的裴岭路过:呦呵~【美滋滋
  -


第57章 如何成为学神57
  裴岭小表情特别可爱, 微微扬着下巴,有些得意,眼睛亮晶晶的, 语气做作的可爱,表面的谦虚与高傲融合的恰到好处, 就是你知道他现在心情好, 知道他在得意,像是炫耀, 等着人夸, 但只会觉得可爱, 会配合夸赞。
  “第一,是挺厉害的。”秦池野酷酷的说。
  裴岭露出侧脸的酒窝,摆摆手, 说:“一般般啦~”语调学的不知道哪里的,有些粘,尾音还上扬。
  秦池野的目光像是被裴岭语气灼伤一般, 收了回来,说:“这周换哪里?”
  “平移就好了。”裴岭也想起来换位置, “你们今天够早的。”
  “还行, 野哥起的——”张嘉琪在野哥威胁的目光下,硬生生改口说:“早睡早起身体好嘛, 都是新时代的花骨朵,咱得健康不是。”
  裴岭:我听你吹。
  张嘉琪也没办法,就他这种大老粗,都能感受到野哥对裴岭不一般。周一起的大早, 他就说怎么最近两周一,早上不迟到来这么早——现在看看, 先给裴岭搬桌子,裴岭装模作样的拿了个水杯,那玩意有多重?
  还有刚才拉丝的氛围,野哥的强行换话题,以及不敢看裴岭的等等行为,张嘉琪尽收眼底,心里不禁感叹:野哥啊野哥,想我野哥大好直男,一代豪杰,没想到也会有今天。
  你说你俩要是好上了,我就当吃狗粮,可现在搞这个?
  没名没分的——张嘉琪在心里叭叭,再看裴岭笑的开心模样,心想裴哥手段高,拿下野哥不是迟早的事。
  “好了。”秦池野将裴岭桌子摆好位置。
  裴岭抱着水杯,在旁笑了下,说:“谢谢你。”
  秦池野压着嘴角,还挺拽的放话:“下次你自己来。”
  “好。”裴岭乖巧回答。
  张嘉琪在旁嗤之以鼻,下次个鬼,这次裴哥也没让你动手,你自己先来的啊。但他不敢哔哔。
  就感觉,迟早得裴哥换嫂子。
  早读大家显然无心阅读,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成绩。
  门口电子屏只公布年级前一百名同学成绩和排名,具体科目分数不显示的,余下一千多名同学,都是按各班班主任习惯来公布。像是二班赵钰,就习惯只公布前二十,剩下的就不排名。
  就现在,二班还有一大部分人不知道自己成绩。
  所以早读也读不下去,心不在焉,有期待的,有焦虑的,也有心大的,对自己成绩很有信心。
  “不用说,这次成绩我一定稳定发挥,咱们班第二。”张嘉琪属于心大的,举着指头摇摇,“倒数。”
  林可属于焦虑的,“我这段时间学的还成吧?几道题挺眼熟的,应该是进步的。”
  “别紧张小老弟,再怎么样都有哥哥呢。”张嘉琪拍拍同桌的肩膀安慰。
  可惜林可才不想和倒数第二对比,耸了下肩,把张嘉琪手抖掉,说:“你别带我。”又一脸羡慕崇拜的看着前方背影,“你说裴岭的脑子是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