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概猜到了。
  也不用猜,上次从周家回来,小岭就说喜欢姓秦的同桌了。
  “小岭是受了委屈。”李文丽不谈裴岭性向问题,她没发言权,就不插手。“你今天去警局,那个叫什么明明的为什么恶意这么大?我记得高一的时候,小岭还带宋明明来咱家玩过。”
  办公室老师、家长问不出,宋明明嘴硬,但到了警局,专业人员问话,两三句,宋明明就什么都招了。
  “说是复杂,其实也简单。以前宋明明和小岭还有其他同学每周末都出去玩,都是小岭掏钱结账,吃的喝的玩啊,还有礼物。”裴洪豪对钱看得淡,“小岭这是在钱上交友情,栽了个跟头。”
  拿钱供着当朋友,底子能有多厚多结实?
  但裴洪豪是亲爹且护短,“小岭仗义,这点随我。”
  李文丽:……
  差不多可以了,“下面呢?”
  “高二分班后,俩人时间久不出来玩,宋明明说他交了个女朋友,约了小岭好几次一起出去玩,小岭都拒绝了,评论留言也不给回复——”
  “就这啊?”李文丽不可思议。宋明明交女朋友,叫裴岭出来玩,这哪里是玩,是出去结账的。
  裴洪豪看了老婆一眼,笑了,“你那表情还挺逗。”然后被掐了一把,只能哈哈赔笑,“宋明明说有人给他发消息有链接,是QQ聊天截图,先说宋明明跟哈巴狗一样讨饭吃,列了几样小岭送的礼物,宋明明知道说的自己,以为是小岭和其他人背后说他。”
  “前阵子他父母闹离婚,做财产分割,男的不是东西,在财产上玩阴的,宋明明跟她母亲,可能拮据了些,这时候就敏感着,那截图一出来,就点着了。”
  李文丽:“这截图点炮的心也太黑了。”
  “是啊,谁能想到,就一高中,弄得跟无间道似得。”裴洪豪语气有些沉,“掐时间点也掐的好,一捅就是人痛处,背后这学生真是了不得了。”
  说的是反话。了不得的坏。
  至于QQ截图,说是裴岭背后这么说宋明明,裴洪豪和李文丽都不信。李文丽是和裴岭斗法斗了几年的,还是清楚知道‘对手’人品。之前过年,裴家那边远方亲戚说她坏话,还跟裴岭教,说她狐狸精恶毒,被裴岭骂你们有本事当着李文丽面上骂,别在我耳朵叨叨,烦死了。
  当时李文丽在厨房外听见了,第一次神清气爽,也不在乎裴岭直呼她名字这事。
  裴洪豪是信儿子。另一方面,用脚趾头想想,他儿子给宋明明花钱买这买那的,真心当朋友相处,怎么可能还会背地里说朋友?
  再说也没几个钱。
  这件事,真是他儿子背锅,无妄之灾。
  “小岭委屈了。”
  最后夫妻夜谈对这件事的总结。所以周五放学,全家来接,不要司机。
  裴洪豪自从上次国庆假期游,觉得偶尔不要外人就一家人出去,还是很能培养感情的,现在开车也开的快乐。
  “嘿,儿子。”裴洪豪站在车下挥手。
  裴岭拿完东西,正好遇到了秦池野、张嘉琪,一道顺路。出了大门,一眼看到他爹、他后妈、他小赔钱弟,三人跟WiFi信号一样,由低到高,一字排开。
  “……”裴岭:应该早已习惯的。
  张嘉琪哈哈笑,“牛啊,裴哥放学全家出动,不知道的还以为上幼儿园。”
  “就你话多。”裴岭扫了眼说。
  张嘉琪:……这话怎么这么耳熟,不是野哥经常这么说他。
  “我去给叔叔阿姨打个招呼,都见着了,不打招呼多不礼貌。”张嘉琪嘚啵。
  秦池野:“嗯。”
  裴洪豪本来十分开心,看到儿子是十二分开心,但远远看到熟悉的高个子,变成了八分开心,将手收回去,成了成熟稳重的叔叔-洪豪。
  “小岭,你同学啊。”裴洪豪揣着派头,重点打量高大个。
  样貌还行,个子比他高一些。
  “叔叔啊,阿姨好,弟弟好,我叫张嘉琪,裴哥的后桌。”
  秦池野很不习惯这种场合,平时甩都不甩,现在规矩了一些,说:“叔叔阿姨弟弟,好。秦池野。”
  “嗯。”裴洪豪威严点点头。
  李文丽当时在周家门口,灯光不行,昏点,没看清,名字记住了,现在一听秦池野重点打量。
  “不错不错,都是好同学。”
  裴洪豪:不错什么。
  裴洪豪目光没收回,说:“小伙子不错,你们俩是小岭同学,周末有时间了来家里玩。”
  “好。”秦池野一口答应。
  裴岭:……你没看出我爹想盘你吗。
  作者有话要说:
  裴洪豪:我儿委屈可怜得加零花钱!


第51章 如何成为学神51
  晚餐是一家人出去吃的。
  裴洪豪订好了餐厅。小赔钱从哥哥上了车就开心, 黏黏糊糊的蹭在哥哥旁边,说话又口齿不清的尾音飞扬,前排副驾驶李文丽早已习惯。
  “咯咯, 爸比说今天带我们出去吃饭饭呀~”
  “这周我有乖乖听话,很认真听课, 老师夸我好棒呀~”
  “我有一朵小fafa, 还有小狮纸贴纸~”
  小赔钱掰着手指头给哥哥数他这周去幼儿园获得的奖品。裴岭嗯嗯两下,有时候揉揉小赔钱的脑壳, 小赔钱就来劲儿, 很高兴把自己脑袋在哥哥掌心下蹭蹭, 最后裴洪豪说到了、下车,小赔钱这时候已经满脑袋炸毛了。
  “这什么造型啊。”裴洪豪打趣。
  小赔钱挺着肚子,特别骄傲说:“咯咯帮我做的啦, 帅不帅气爸爸?”
  “帅。”裴洪豪给竖大拇指,“你哥手艺好,你脑袋瓜长得圆也好。”
  李文丽在旁边翻白眼, 真是多大了,幼不幼稚。
  这家餐厅是空中旋转餐厅, 位于二十八层, 整个餐厅最外围一圈是玻璃栈道似得,随着用餐会慢慢旋转一圈, 附近的夜景尽收眼底。接待的客人少,要提前预定。
  “怕不怕高?”裴洪豪问俩儿子,“要是恐高,咱们坐里面, 那儿不旋转实心的。”
  李文丽是不怕的,当初和裴洪豪谈恋爱, 还不知道自己怀孕时,就和裴洪豪一起玩过降落伞飞行,从高空坠下来,两人紧紧抱着一起,那时候很高,很刺激,唯独没有害怕。
  裴洪豪给她了安全感。
  小赔钱蹦蹦跳跳说:“我不怕爸爸,我好勇敢,我什么都不怕。”但一双亮晶晶圆圆的眼睛看哥哥,想要哥哥表扬他。
  裴岭给弟弟将炸毛捋顺,用十分淡定的脸,说:“我怕。”
  全家:……
  “爸比我也有点点怕啦。”小赔钱要和哥哥同款害怕。
  裴岭想了下说仔细,“飞机这类不怕,就是脚下透明的会有些眩晕,但也不是特别严重。”
  “那就算了,咱们脚踏实地坐实心的。”裴洪豪说。
  一家人吃饭,夫妻俩是紧着孩子来点餐,不过李文丽不许小赔钱点大份冰淇淋,小赔钱妥协答应,又像个小可怜一样,挨着哥哥蹭蹭,说:“咯咯~”
  裴岭摸摸弟弟的脑袋。
  果然是一家人,很会撒娇。
  “真棒。”
  小赔钱以为哥哥夸他懂事,一脸高兴,刚才的小可怜状态就不见啦。
  吃过饭,还去看了电影,包的vip厅,回去时,小赔钱已经睡着了。裴洪豪怀里抱着小儿子,送到了儿童房,帮着给洗了澡,亲力亲为哄睡,又去楼上敲响儿子房门,“小岭,是爸爸,休息了没?”
  “爸,门没锁,直接进。”裴岭刚冲完澡,打算看会书。
  裴洪豪进来,找地方坐,“跟你聊一下宋明明的事情。”
  “有内情?”裴岭猜到了。宋明明在办公室说他活该,显然是认为他先做了什么。
  裴洪豪很欣慰,觉得儿子聪明随自己,说:“有人给他发了截图,说你在背后骂他。”简单说了下,甚至没有说宋明明父母离婚的事,就怕儿子心里担事,心里可能不好受。
  “能查出来是谁吗?”
  裴洪豪:“QQ号注销了,警方正在排查,你和班里其他同学有争执吗?或者是利益牵扯?”
  裴岭想了下,“那还挺多的,以后背地里眼红的还会更多,谁让你儿子不学习还聪明考的好。”
  裴洪豪:……
  这不要脸的样子也随他,有大本事。
  “哈哈哈你注意些就行,我再问问警方那边。”
  “爸,能查就查,要是太费工夫,我这点小事不用大费周章浪费警力。”裴岭语气轻松又简单,“背后人那么小心眼,我还没怎么样就记恨我,等我闪耀全校,乃至全市,迟早有一天还会出现的。”
  “毕竟强者总要招嫉妒。”
  裴洪豪:……这比上次说考清北还劲儿大。
  “儿子,咱也不用这么拼,你开心就成,多交交朋友,出去玩玩,钱够不够?”裴洪豪本来还想和儿子交流交友问题,拿钱砸不靠谱,但现在算了。
  小岭压力都这么大了,拿钱砸就砸着玩吧,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裴岭:“钱?应该够吧?”他没看余额。
  “行,你早早睡。”裴洪豪拍拍儿子肩膀,老怀安慰起身出去。回到自己卧室,冲完澡换了睡衣上床,老是翻来翻去的,李文丽正敷面膜,一看就知道心里有事,说:“说吧,怎么了?”
  裴洪豪在外头做生意打交道,谁都摸不透,有时候看着笑哈哈的但结果就猜不中,可回到了家里,跟着李文丽面前,一眼就能看穿似得,坦诚、透彻,像是换了个人。
  “我刚和小岭聊了会,孩子压力最近有些大。”裴洪豪坐了起来,“还说不喜欢他的人很多,也没几个朋友——这怎么了得。”
  裴岭明明不是这么说的,但在当父亲尤其是护短亲爹心里就很严重了。
  “宋明明这事就是吃了这个亏,你说当初要是多几个好朋友,那竞争力起来了,和谁玩不是玩。”
  李文丽脑子蹦出来个词,“雨露均沾是不是?”
  “……”裴洪豪,“差不多吧,反正朋友多了,关系淡就淡,君子之交淡如水嘛,就是因为小岭对宋明明太好了,可这劲儿的给,一旦不给了,还给记恨上了。”
  “是这个道理。”李文丽觉得说的没错,又瞪直了眼,“你别插手小岭的交友,反正我念书时最烦这种家长了。”
  裴洪豪:“……也没有这么想。他不是有玩的好的朋友——”
  “你说秦池野?”李文丽揭了面膜,盘腿坐上床,“咱们可以周末请同学来家里玩。”
  裴洪豪老大不乐意,最后拍下腿,说:“还是请全班都来玩。”
  第二天早上,餐桌上。
  “什么?家里开派对,请全班来玩?”裴岭面包惊掉在桌上。
  小赔钱乖乖给哥哥捡起来,“咯咯还次吗?”
  裴岭摆摆手,正跟他爹讨论,到底怎么了就邀请全班来家里开游戏派对?小赔钱看哥哥不吃了,放自己碗里,小声说:“不能浪费呀。”然后啊呜一大口啃掉哥哥的面包。
  今天不仅吃到了同款,还吃到了哥哥的面包!
  会变得和哥哥一样聪明!好看!
  “也不是一定要全班,就是你上学这么久了,爸爸还没见过你的同学,邀请家里玩玩,这不是很正常嘛。”裴洪豪用理直气壮的口气说的。
  裴岭:……爸比,哪里正常了?
  “可能小岭不想他同学见到我吧?”李文丽小小叹了口气,“要是小岭你觉得不方便,我可以出去的,你在家里和同学好好玩就成了。”
  裴岭面无表情说:“阿姨不用演了,您演技不过关,一点都不茶。”
  李文丽:……
  那我在学学,争取下次拿一百分。
  “行吧。”裴岭看一对双亲,大概猜到是因为宋明明事情刺激的了,可能觉得他强者寂寞?“我去问问同学,要是没人来,那我也没办法。”
  “约明天吧,正好玩完了一起返校。”
  裴洪豪高兴,“可以可以。”
  “阿姨给你联系大厨,你们要烤肉还是吃西餐?”
  裴岭:“我先问问多少人过来。”他在班级群,@了班委,发消息:【我爸和阿姨想要请大家来我家玩,时间明天,麻烦班委帮问问全班同学。】
  他没有@全群的权利。
  几分钟后班委冒泡,@了全体成员,然后将裴岭的话发了一遍。
  零零散散有回消息:【还挺不好意思的。】
  【可以吗?】
  【会不会太打扰你们家了?】
  【有点点想去,但又怕打扰。】
  裴岭回复:【不用怕打扰,我爸爸和阿姨很热情邀请招待大家。】
  【我家地址:云岩区淮海路科海花园6栋。】
  “我同学大概会来,就弄点烤肉零食应该差不多。”裴岭也不确定,实际上他以前也没多少朋友,大家都是同学,每个人都在学习做题竞争,因为他是全年级第一,班里很少有同学打扰他,觉得他高冷——
  这是误会。
  但没朋友是真的。
  来到这个世界,有了爸爸阿姨弟弟外,现在试着交友也蛮好的——以后在同学面前婊演,不会被打的很严重。嗯嗯。
  裴岭是这么想,还给周现和许文翰发了消息。
  而群里二班同学有些沸腾。
  【这个地址。。。。。】
  【本来觉得不好意思,现在我想去见见世面。】
  【+身份证号。】
  【有点想见世面。】
  同学群里大家这么说,但都是嘻嘻哈哈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