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欺负小岭?!
  “爸爸马上到,你先保护好自己。”
  副主任听这位同学开口叫爸,松了口气,是叫家长啊,不是报警。叫家长那就好办多了。英华的同学虽然家里情况不错蛮好的,但家长还是很抓孩子学习成绩的,也比较配合老师,一会说说尽量化小。
  裴岭看了眼副主任,回教室去上早读。
  半小时后,早读刚上完,他爹也到了。
  不仅是裴洪豪到了,还带了两位人高马大的保镖,急冲冲的冲进了教学楼,一边给儿子打电话,“爸爸来了,你没被欺负吧?”
  五分钟后,副主任怎么也想不到会迎来这样的阵容。
  两位保镖就站在办公室门口,一副打起来了一个关门,一个冲上来砸场子的气息。王主任早回办公室了,看到裴先生还是一愣,闹不明白怎么回事,一边给副主任介绍:“这是裴岭的爸爸,裴洪豪裴先生,也是咱们学校的荣誉学生会家长。”
  其实裴洪豪就是个挂名。
  副主任一听裴洪豪三个字,有些腿软,他们学校捐款大户。
  “裴总怎么来了?”王主任也纳闷。
  裴洪豪:“小岭说他被欺负了,我来看看。”
  “还有这回事?”王主任看副主任。副主任挤着笑,说:“小事,都是同学小打小闹——”
  “不可能,小岭说被欺负了,那就一定是有人欺负他,小打小闹不会。”裴洪豪很了解儿子,要真是同学争执起了口角、推搡,儿子不可能给他打电话报委屈的。
  这么一想,儿子还是跟他亲的,知道委屈了找爹。裴洪豪还挺自豪得意的。
  裴岭进了办公室,先跟他爹说:“不是身体上的伤。”
  裴洪豪遗憾放下‘让爸爸看看哪里受伤’要检查的手,很严肃说:“那就是心灵受到了伤害,这更严重,小孩子的心灵很脆弱的。”
  “……”裴岭。
  最后人到齐了,班主任也在。
  裴岭将国庆假期时,学校论坛的帖子简单说了下,“……造谣诽谤我的同学我自己查出来了,是文科三班的宋明明,他发帖的IP地址,以及上网发帖的监控视频我都有,没有第一时间选择报警,是选择相信学校会给我一个公道。”
  王主任还真不知道这个事,年纪大了不怎么上网,更别提听这些同学八卦。班主任赵钰也是。两人都是第一次听到,一个神色严肃,另一位皱着眉。
  不是因为裴洪豪的背景势力,头疼怎么给对方一个交代,而是单就事论事说,未成年的同学在网络上攻击另一位同学,说的内容,太恶劣了。
  “这个影响很坏,不能姑息。”王主任开口,跟副主任说:“叫三班的班主任,还有宋明明过来一下,还有宋明明家长。”
  裴洪豪更生气,但他没说什么,等那个小瘪犊子宋明明和他家长来了再说。


第48章 如何成为学神48
  五分钟后, 三班班主任和宋明明到了办公室。
  裴洪豪摩拳擦掌等了半天,一看那小瘪犊子就来气,直接冲了上去。
  “哎哎, 裴岭爸爸别动手。”
  “有话好好说,咱们做家长的别动手别动手。”
  “裴先生文件夹放下, 别打人。”
  裴洪豪凭借着蓄势待发、早有准备, 以及高大的身材,抄起了早已看好的桌上文件夹——塑料的, 宋明明踏进来的那一步, 像根点燃的炮仗一样冲了上去, 整个办公室俩男主任,两位女班主任,是拦都拦不住。
  文件夹挥出了残影, 空气中啪啪啪的声响,还有本来乖巧的宋明明嗷嗷叫个不停。
  裴岭:……
  差不多可以了。
  “爸,可以了。”
  裴洪豪出了气, 听儿子的住手,一边整理衣服, 恢复成文明人, 说:“是不该动手的,我做父亲的, 实在是气不过,你看看这小瘪犊子做的什么事。”
  没直接上手抽宋明明大嘴巴已经是裴洪豪忍着了。
  裴洪豪手下有分寸,抽的是宋明明身上肩膀,文件夹是听着声音大, 实际上也疼,不过没伤筋动骨, 就是宋明明被打了觉得屈辱。
  宋明明听班主任叫他去政教处办公室,路上大概猜到什么,本来想装乖巧,一律否认,就算有证据了就说他是冲动的,反正都好说,他还没成年。结果进门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打,血气打出来了。
  “就是我做的,我说的也是事实。”宋明明头发乱着脸涨红大声说。
  裴洪豪反倒是淡定了,丢了手里文件夹,跟周围人说:“各位老师听见了啊,既然他认了,我们的诉求就是他全校公开道歉澄清,还有记处分。”说完看向儿子,“怎么样?”
  “我没意见。”裴岭点头。
  其实他爸还是给宋明明留有余地的,报警和学校档案记处分完全是不同级别的惩罚。
  但宋明明不懂,梗着脖子一脸被羞辱的表情说:“不可能,我不会道歉的。”
  “宋明明你别开口,等你家长来了再说。”王主任呵斥完,给裴洪豪倒了茶,递过去说:“裴总我们会公正处理这件事的,十七八的孩子,做错了是要教育,要接受该有的惩罚,但也不能直接一杆子打死,毁了他的前程,给孩子一个改过的机会,您喝茶。”
  这副景象在宋明明眼里就是裴洪豪仗势欺人,王主任溜须拍马,拿自己献祭,心里愤愤不平,也带脸上了。在场有脑子的老师都知道,裴洪豪抬手了,就像王主任说的那样,宋明明是做错了,但才十七岁,真报警,拘留,关上几个月,以宋明明这心态指定前程就毁了。
  能学校内部解决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四十分钟后,宋明明的母亲到了。
  宋明明母亲手拎着皮包,职业干练女性打扮,短发,人消瘦高挑,进来先说自己很忙,和三班班主任说:“老师,我时间真的赶,来的路上也听说了,明明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他从小就很乖,在学校表现也没出过岔子的。”
  “有证据证明他干的,他也承认了。”三班班主任也直说。
  宋明明妈妈顿了下,别着耳根头发,坚定说:“不可能,我儿子不会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是不是另外一位同学做了什么才逼我儿子——”扭头这才看到她儿子头发乱糟糟,胳膊还红着,“你们还打他了?体罚他了?”
  声音都尖细了。
  裴洪豪:“是我打的,跟学校老师没关系。”
  “你这个人怎么能动手呢?他就算做错了什么,也有学校老师教育,你谁啊你就动手打他?太粗暴太野蛮了。”宋母越说越生气,对着儿子也大声,“你被打了怎么不说,就该报警。”
  裴洪豪火气也来了:“报报报,我正好也想报警,一起来。”
  又乱了起来,王主任和班主任互相安抚家长情绪,等宋母了解清楚经过后,还是抓着一句,“那也不能打人,我家明明还没成年,还是个小孩,一个大人打小孩算什么。”
  裴洪豪不想来回扯犊子,效率太低,让王主任说他诉求。
  “宋明明在学校论坛开帖子造谣裴岭这件事——宋明明母亲您先别插嘴,让我说完好吗?您跟我吵也没用,证据都有,帖子论坛IP查出来,还有宋明明上网发布时的视频监控也调出来了,事实摆在眼前,就是宋明明做的,这件事没有疑问。”王主任抬抬手制止宋明明母亲插口。
  不然真是没完没了的扯皮了。
  又说:“这边裴岭爸爸的意思是宋明明需要全校道歉澄清,以及档案记处分。”
  “这不可能。”宋母拍着桌子站起,“他才多大,档案记处分,他以后高考怎么办?不行,我们不认。”
  裴洪豪也没了耐心,“他能诽谤我儿子,就该承担后果。”
  宋明明从刚才被裴洪豪打,一直怀恨,现在他妈来了,有了底气说:“我也没胡说,裴岭他就是喜欢男的,就是喜欢秦池野,是个变态,还对着秦池野照片——”
  “报警。”裴洪豪脸立刻拉下来,没了刚进办公室学校接地气裴爸爸样子,神情严肃走到宋明明母子面前,说:“我儿子喜欢男孩还是喜欢女孩,我都支持,他快乐我开心,只要不违法乱纪我都支持他。你儿子喜欢男的女的我不在意,我就知道他品行不好,做了犯罪的事,那就交给法律判。”
  保镖报了警。
  这次王主任都没有出面,被裴洪豪气势镇住了。
  宋母也是,反应过来已经既定事实,这次怕了。
  “怎么说报警就报警,孩子还小,报了警以后他怎么办?”宋母急了,清楚了事情严重性,赶紧拉儿子胳膊说:“道歉,给裴岭道歉。”
  宋明明嘴硬,“我不,我本来没说错,是他先说我的。”
  “我说你什么了?”裴岭仔细回想了下,真没有。裴岭对朋友金钱上很大方,因为父母离异,有了后妈,心思有点敏感还缺爱,所以很珍惜朋友,有什么秘密都会告诉朋友。
  像是喜欢秦池野。
  而且对着秦池野照片手冲这件事,其实有些误会。
  高一的时候,裴岭对篮球场上的秦池野一见钟情,喜欢上了,那时候还有些害怕,觉得自己喜欢男的是不是变态,有罪恶感,也不确定。他将这个秘密跟当时在学校第一位朋友宋明明说了。
  宋明明说很简单,确定你是真喜欢男的还是假的,那就对着他照片看能不能硬起来。
  裴岭觉得也是,偷偷拍了张秦池野照片,晚上躲在被子里花痴了半天,开心的不行,就是那种‘哇好帅’、‘跑步帅’、‘胳膊还有肌肉’、‘发型也好帅’,花痴着花痴着,心脏加速,就硬了,但他没好意思真手冲,害羞和觉得冒犯了男神有罪恶感,就将照片藏了起来,自己洗了个澡。
  ……但确实是看硬了。也不好嘴硬。
  裴岭回忆完这部分小说情节,再看宋明明。宋明明一脸‘你做的事你自己知道’,但就是不说。裴岭就不问了,反正他没做背后给朋友捅刀子的事。
  警方来的很快,警车到了学校门口。
  宋母彻底慌了,跟裴洪豪求情,说孩子还小这类话,但裴洪豪很坚定,没有打算私下协商解决了。
  宋明明那个小瘪犊子说他儿子是变态?
  裴洪豪拳头都硬了,坚定走法律。
  宋母没办法,只能请了律师,本来还想去医院鉴定儿子身上的伤,结果这么一说话耽搁,走出学校,宋明明身上好好的,一丝痕迹都看不出来,除了头发乱点。
  “你继续上课,剩下的事情爸爸处理。”裴洪豪拍拍儿子肩膀,“也别学的太累,学一会玩一会,开心学习,爸爸相信你,你没错。”
  裴岭没忍住,胳膊搭着亲爹的肩膀,哥俩好似的说:“老爸,我爱你。”
  裴洪豪愣在原地了,而后开心哈哈大笑,“爸爸也爱你,你是爸爸的小宝贝。”
  “好肉麻啊。”裴岭抖胳膊,笑嘻嘻说:“我上课了拜拜。”
  去警局的路上,裴洪豪脸上还挂着嘿嘿嘿的傻乐,太兴奋了,跟老婆打视频电话,炫耀说:“小岭刚跟我说爱我,诶呦我刚才差点哭出来,幸好忍住了,学校大门口都是小同学,要是哭了真丢脸了。”
  “忍不住想刚离婚那会,他就跟小赔钱一样大,整天跟个猴一样,喜欢趴在我背上,让我抱着,懒得走路,还爱吃干脆面,一包能啃一下午,沾着的口水也要让我吃,不然不高兴,特霸道……那时候我俩啊,亲密,瓷实,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生分起来。”
  李文丽刚抬了个眼皮。裴洪豪就乐,说:“跟你没关系,我和他妈过不下去,两个世界人,好聚好散。咱俩是一个世界的,我知道早几年委屈你了,也知道你嘴硬心软,和小岭一样,咱们啊现在都好了。”
  “……晚上早点回来,给你包饺子。”李文丽说。
  裴洪豪美滋滋,“猪肉白菜馅的。”
  俩口子都不爱煽情矫情,很少回忆过去的磕绊,在外人看有时候两口子都粗俗、嘴上挂着多钱,暴发户接地气没品位,可关起门来过日子,舒心就行。
  结束了通话,李文丽刚做了美甲,有些长,立刻让家里阿姨拿工具给拆了,要亲自和面包饺子。
  雷厉风行的爽快。
  “欸,不对啊,老裴去小岭学校干嘛?是不是谁欺负了小岭?”
  家里阿姨还打算说些话宽宽心,就听李文丽嘀咕:“那欺负小岭的要倒大霉了,活该。”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秦池野是我男神?呵【迟早两级反转!
  -


第49章 如何成为学神49
  “号外号外——”
  “报, 咱们学校来警察了。”
  “三班的宋明明和他妈,还有二班的裴岭和他爸,老王都出动了。”
  “怎么回事?听说早读宋明明就被叫出去了, 被叫家长了?”
  “文科三班的宋明明和理科二班裴岭能有什么关系?是不是什么活动,巧合?”
  “我亲眼看见裴岭他爸还有宋明明和他妈上了警车的。”
  “别造谣, 明明裴岭他爸坐的是自己车, 一辆黑色的,车牌贼拉风, 8888。”
  警察来学校, 这事就大了, 课间的时候各种八卦,像是飞落的纸片一样飘进了各个年级各个班里。高一高三的有的都摸不清头脑,谁和谁都记不清也不认识, 但听到警察带走人,还是参与进了话题。
  “叫警察那事情就严重了。”
  “估计也没什么太严重的事吧?高二还没成年,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