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夏认真点点头。
  赵钰知道苏夏家里情况一般, 也知道苏夏学习刻苦,有意提醒说:“咱们学校准备组织竞赛班, 这次月考还是很重要的, 竞赛班不耽误白天学习,晚自习会单独开课, 也会对以后的奖学金名额评选有一些参考。”
  “你底子扎实,学习也认真,老师相信你可以,也不用太紧张。”赵钰怕影响苏夏考试心态, 又安慰说。
  这次学校要准备竞赛班,直接从高二开始挑, 开会的时候,说起各班的名额,赵钰脑子里第一跳出来的就是裴岭的名字。裴岭在上次的摸底考成绩太出彩了,很难让人忽视。可这段时间以来,裴岭上课还是我行我素,不听讲,还睡觉。
  赵钰有些怒其不争,但聊过几次不见效,只好打电话给裴岭家长,想让家长督促教育下裴岭,结果电话打过去——
  “是小岭的班主任?诶您好老师,我是小岭的爸爸裴洪豪,您有什么事吗?”
  刚接听,裴岭父亲态度还是很好很热切的。
  “什么?小岭上课睡觉?那糟糕了,是不是班里布置的作业太多了,影响小岭晚上睡眠休息,这可使不得,现在的小朋友要休息好发育好,不然睡眠不足影响个子,一辈子都要后悔的……他上课趴在桌上睡觉也不是事,硬邦邦的能休息的好吗,这不像话,要睡就回宿舍睡……”
  “快乐教育?是是是,这话是我说的,没想到小岭记着呢,哈哈哈我一点点的拙见,没想到小岭还在全班和大家一起分享,这是对的……孩子嘛,快快乐乐的成长,这是咱们做家长希望的……学习成绩怕退步?没关系,老师您尽管放心,我对小岭的期许就是他能够快乐健康……”
  “专家不是说嘛,解放孩子们的天性,让他们自由创作、快乐学习,大概是这个意思,我一直很尊重专家的科学教育理念,您放心好了。”
  赵钰结束了通话,还有些恍恍惚惚,满脑子都是‘解放天性’、‘快乐学习’、‘孩子身体发育成长’等等言论,从业十来年了,赵钰就没见过这样的家长,简直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学习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次的摸底考好成绩只能代表一个阶段的状态,学习要有恒心有毅力不怕苦的。裴岭那样状态,赵钰不喜欢,也操心,可裴岭家长都这么说了。
  “好了,你先回教室吧。”赵钰从通话记忆回过神,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压下想起来就心梗的记忆,跟苏夏说。
  她是喜欢刻苦努力上进的学生的。
  “好。”
  苏夏认真,心跳砰砰砰的乱跳,出了办公室,手都是颤抖的,太激动了。
  竞赛班!
  要选拔进竞赛班了!
  班主任说的竞赛班对奖学金评选有参考,其实说的还浅了。上辈子,没进竞赛班一直是苏夏后悔的事情,英华开设竞赛班,每次参加比赛会给发奖金,这些都不提了,最关键的是保送名额,且还都是双一流的名牌大学。
  最重要的是,竞赛班同学会在高二下学期参加一档综艺录制——《谁是NO.1》。这是一档综合赛题比赛,第一季收视率就节节暴涨,几乎是全民的节目,他们学校也因此大火,而在节目中出风头,拿了冠军、季军的两位同学,学校更是奖励了一百万。
  更别提之后两位同学还接了别的综艺,成为了英华的风云人物,赚了很多。那时候苏夏光听其他同学说,很羡慕,那是那个年龄他做梦都赚不到的数字。
  幸好,幸好。
  他重生了,老天爷给了他机会,这次他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苏夏快走到教室,才想起这次月考成绩就是挑竞赛班的名额,稍微冷静了些,因为有一班在,剩下的其他班每班名额少的可怜,上辈子他们二班就两位名额。
  摸底考,排在他前面的就是裴岭、刘敏,而裴岭……
  不能犹豫了。
  对不起了,裴岭。
  你家里那么有钱,不在意什么竞赛班的。他不一样,他不能失去。苏夏握着拳头,不想有半点错失这次机会的概率。
  上次刘敏那几个女生好像说,文科三班的宋明明和裴岭关系好,知道裴岭暗恋秦池野的一些细节,他要想想怎么弄,有些细节才比较真。
  “你回来了?马上上课了,老班说什么?”刘敏看苏夏回来,顺口问。
  苏夏看了眼刘敏,想到两个名额,说:“就是数学作业,问大家是我下午去打印好,卷子背着回去,还是你们自己在家里打比较方便。”
  “这个啊,那还是我回去打,不然背一书包沉甸甸的,你发给我吧。”刘敏家有打印机,说完想起来,苏夏家里好像没电脑,要是发她只能去网吧,干脆包揽说:“不然你U盘给我,你去问问其他人看怎么弄,做个登记,我回家给大家发群里。”
  苏夏咬了下唇,“那就谢谢你了。”
  “不客气,都是同学嘛。”刘敏很爽快。
  学校打印便宜,用的还是班费。苏夏又不嫌沉,当然是选择在学校打好卷子资料了,有的和苏夏一样,选择背回去,剩下的就是刘敏帮忙发群里,回家自己弄。
  “记得别忘了,我都登记好了,别到时候收假回来说苏夏没给你们发。”刘敏一副过来人经验说。
  孙昭本来就打这个主意,少写一点是一点,这会说:“刘敏你怎么对苏夏那么好,什么都帮着苏夏。”
  “都是同学,不然你为什么老看李婷。”刘敏现在学会了怎么对付孙昭。
  孙昭一听李婷,闹了个大脸红,只顾着和起哄他的男同学互掐了。
  苏夏握紧了拳头,在刘敏说都ok时,想了下,开口说:“我听班主任说学校要开竞赛班了,这次月考成绩很重要……”
  “是吗?”刘敏兴奋了下,也忘了她之前问老班说什么,苏夏没说这事,怎么这会提起来。“竞赛班是什么?估计也是一班的东西……”
  那就只能是裴岭了。
  -
  这周时间过得超快,周五下午上了两节课,大扫除之前,赵钰进了教室。
  “国庆假期你们都知道了,十月五号收假,收假之后是月考,回去别疯玩,记着写作业复习,还有注意安全……”赵钰说了些假日安全注意事项,又说:“这次考试同学座位考场都是随机打乱的,大扫除后,记得把桌洞清理干净,还有你们桌子上放的书,一会来就考试。”
  “知道了。”
  全班响起有气无力的回答。
  谁想放假还要惦记考试啊。
  还是全年级排名的那种。
  裴岭想!
  眼睛都偷偷亮了下。
  等赵钰离开,班委将全班考场名单座位号贴在黑板上,同学们一拥而上,挤着看自己的。整个一组,唯独裴岭、秦池野和张嘉琪三人坐在后面,稳如泰山,像是三个学渣。
  林可凭借着自己身高优势,胳膊一挥,挤开其他同学,当然也被女同学骂了好几声。但林可浑然不在意,站在前排,先看自己的,手机拍下后,又找其他的。
  “裴岭,你在文科三班01号座位。”
  “秦老大,你也在文科三班,在44号座位。”
  林可大嗓门在前排报数。张嘉琪一听野哥和裴岭都在三班,来了点兴趣,扯着嗓子喊:“我呢?我呢?”
  “我找找——找到了,张嘉琪你在理科十六班01号座位。”
  张嘉琪说了声擦,不服气:“凭什么野哥和裴岭都在三班,我咱们班倒数第二,就算排名那也是我和野哥一个班,野哥倒数第一怎么可能和裴岭一个班。”
  嘴上爽完发现野哥冷冷的目光不善的盯着他。
  张嘉琪一个滑跪,“我不是那意思,老师说随机随机。”
  “一个班里第一,一个倒数第一,考场随机都能排到一起。”裴岭单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看向秦池野,说:“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秦池野看着裴岭,笑的一双眼弯弯的,身上刚盯着张嘉琪的冷、压迫感全然散去。
  “……俩大男人,说这个。”
  裴岭看到校霸不自然的偏过头,故意说:“也是,两男的说有缘分什么的是肉麻恶心了些。”
  “那也不至于。”秦池野回过头,看了眼裴岭,“你也不用说恶心。”
  上次他说个俩男的约会恶不恶心,裴岭都能记仇和他冷战。秦池野一直记着。
  裴岭笑的更开心了,“秦池野,一会能不能帮我搬下书?有些重,我搬不动。”才怪。这点重量他还是可以的。
  “你一个男的怎么连这个都搬不动,真裴校花了。”秦池野惯性开口。
  裴岭:……
  狠好,秦池野是个傻子。


第39章 如何成为学神39
  秦池野最后还是帮裴岭搬了书。
  裴岭不让的!
  谁知道秦池野动作很快, 单手长臂一揽,裴岭桌上放着的那沓书就进了怀里,端着就往出走。裴岭喊停都来不及, 速度之快,宛如偷他的。
  裴岭追两步, 前面的秦池野幼稚的加速, 他停下,秦池野也停下。
  “力气不行, 怎么走两步还停了?裴校花。”
  裴岭:……
  校霸真的有毛病, 他看出来了。
  “你走吧, 书送你了。”裴岭笑笑。
  秦池野皱了下眉,“真生气了?都是兄弟,你开我的我都没生气。”
  “我开你什么玩笑了?”
  “你在游戏里叫我——”哥哥老公。
  秦池野突然停下, 说不下去了,抱着书继续往宿舍走,不过步伐不快。秦池野话虽然没说全, 但彼此都心知肚明是什么,每次在游戏里裴岭都骚话频出, 故意叫这些。
  刚才的气没了, 裴岭走在校霸的背后,脚步还有些轻快, 声音不大,喊:“秦池野,你走那么快干嘛。”
  秦池野脚步没停。
  “好了好了,我认领裴校花行叭——”
  前面背影停下来了。秦池野回头看裴岭, 一副你说真的脸。裴岭无所谓耸耸肩,说:“你说的, 大家都是兄弟,就是个称呼,我跟你计较,以后玩游戏还怎么那么叫,有来有往嘛。”
  “是不是?”
  明明裴岭说的没错,也不生气了,还能继续叫裴校花,但是秦池野高兴不起来,他说大老爷们,说兄弟,可以,但裴岭这么说,哪里怪怪的,面上没显露出来,说:“是。”
  却没了刚才的玩兴。
  裴岭装作看不出来,到了宿舍,让秦池野将书放下,道了谢。秦池野单手抄着口袋,嗯了声走了。
  今天放学早,这个点小赔钱还在幼儿园,裴岭以为就是司机来接。没想到拎着换洗的衣服,刚出校门,就看到他爹、小赔钱,还有后妈。
  后妈坐在车里,窗户半开。
  小赔钱窝在他爹怀里,一看到他,跟条胖的毛毛虫一样要下来。裴洪豪将小儿子放下来,就看小儿子撒欢的跑,一边叫:“哥哥~”尾音都飞起来了。
  裴岭一手按着冲过来的小赔钱脑壳,“你今天不上幼儿园,这个点过来?”
  “爸爸说要出去玩呀。”小赔钱可开心,说完又急急补充:“哥哥,我有好好学习,我不是笨蛋呀,哥哥不要不喜欢我。”
  “知道。”裴岭捏小孩脸,“就你乖。”
  秦池野那么大的人了,还不如小赔钱。
  裴洪豪接过儿子手上袋子,喜气洋洋说:“不是说国庆咱们一家人出去玩,爸爸给你惊喜,整个国庆假期都空下来了,专门陪你们玩,开不开心?”
  “开心。”给他爹面子。
  裴洪豪也觉得安排没错,将东西递给司机,大手一挥,十分豪迈说:“这个假期就不要想什么学习、考试,出去玩就好好放松,咱们都不学习,要快乐,你们俩开不开心?”
  “开心开心~”小赔钱原地蹦三蹦,能和哥哥一起玩这么久当然最开心啦。
  裴岭:……
  不学习?亲爹,您看我开心的起来吗?
  裴洪豪没得到大儿子回复,有些紧张说:“你不喜欢爸爸安排的快乐假期行程吗?”
  “……没有,我很开心。”裴岭给亲爹呲着大白牙露出个笑。
  裴洪豪放松了,开心了,还拽起了洋屁,说:“走,爹地带你们度假,我们去爬梯~”
  很好,去爬梯。
  裴岭不想纠正亲爹读音,呲着大白牙,开心快乐的上了七座SUV。
  从学校门口被亲爹截胡,直接到了机场。裴岭本来预想着国庆可能要出去玩,但想的是本省或者短途,还留有时间可以学习,但万万没想到,他爹是真的猛。
  裴洪豪包了专机,一家人的行李已经提前送到飞机上,整个小型机全部为他们一家四口服务。从此可见,裴洪豪是早早都规划好了这次行程。
  毕竟包机,航空管制是要提早安排的。
  裴岭坐在自己位置上,淡定的喝着果汁,旁边小赔钱有样学样,不过腿太短,不能像哥哥一样,两条大长腿撑在地上,而是在空中晃晃,抱着果汁杯喝的脸颊鼓起来,可可爱爱,一点都没有哥哥的气派。
  小赔钱努力调整自己,努力想哥哥靠拢。
  裴洪豪见俩儿子都这么淡定,哦,小赔钱不算,叉出去。
  “你们怎么不问问爸爸这次行程去哪里啊?”裴洪豪主动问。
  裴岭优雅将果汁杯放下,说:“海边吧。”
  小赔钱模仿中——
  “你怎么知道?!”裴洪豪配合儿子。
  裴岭不想和爸爸说相声,但他爹显然很兴奋,正在度假中的劲头上,于是配合回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