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拌素菜。
  “小岭你看看喜欢吃什么别客气。”李母热情招待。
  裴岭端着饭碗,说:“姥姥您放心,我不会客气的,不吃的我一定会挑出来的。”然后将炖菜里夹出来的偏肥的五花肉塞到了小赔钱碗里。
  “弟弟,多吃点。”来自哥哥的关心呵护。
  小赔钱高兴的啊呜一大口,“哥哥好吃咩~”
  桌上李家三口:……
  李文丽就知道,裴岭不是那种委屈自己性格的人,所以说今天过来玩,叫她妈姥姥是真心的,要是不乐意干,谁都拿捏不住裴岭。
  给她面子是真的,相处也是真心的。
  夕阳余晖,司机来接人。
  李文丽和赔钱周末过来,偶尔会住一晚,陪陪父母。裴岭第一次来,就不住了。这里没他房间,生活用品也没有,穿过来时,裴岭说想随心所欲一些生活,尝试融入,不代表要刻意的硬要一日达成‘亲亲热热’成就。
  未来还久。
  “不用送了,姥姥姥爷拜拜。”裴岭挥手,摸摸小赔钱脑袋,在摸摸小赔钱怀里抱着的小黄脑袋,说:“阿姨拜拜。”
  小赔钱舍不得哥哥走,但也想姥姥姥爷了,只能说:“哥哥,我明天就回去啦。”
  “好。”
  裴岭独自上了车。
  回家已经晚了,裴岭放水,他的浴缸是按摩水流冲击类型,还可以水温调节,放了舒缓的精油,东西都摆好,裴岭下了水,打算爽爽——
  打开了赛题论坛。
  嘻嘻嘻。多做几道大题玩玩。
  然后QQ上张嘉琪戳问打游戏吗。
  【不打了,我今天出去玩了一天很累,泡澡中。】意思识相的不要说话了。
  但张嘉琪听不懂潜台词。【看到你发的了,你去哪里玩了,房子还挺有意思的,像是农村,小狗也可爱,是土狗吧?小孩好肥肉嘟嘟的哈哈哈。】
  【好肥肉嘟嘟的是我弟弟。】裴岭发完,觉得不够,又发了个滴血菜刀的表情过去。
  张嘉琪:【dbq我错了裴哥,你弟弟还挺可爱的肉呼呼,小孩子就要胖点才好看。】
  裴岭:【接受你道歉,可以退下了。】不要打扰我做题。
  张嘉琪发了个ok,转头点开黑屏幕句号野哥对话框。
  【裴岭说他正在泡澡,先不玩游戏。】
  【今天出去玩了,他弟弟还挺可爱的,肉呼呼的。】
  【野哥,我上线了,你怎么没在?今天打什么副本?赤练火焰行不行,我那个副本一直过不去……】
  句号:【不玩了,没意思。】
  张嘉琪:???
  野哥你要不要再明显点,裴岭不玩了,你就不玩了。
  我算什么??


第37章 如何成为学神37
  没有人打扰, 裴岭在泡澡的时候,狠狠的在赛题论坛和对手掰头。
  最后的结果他赢了。
  哼哼哼。
  裴岭从浴缸出来,擦干净身上水, 套着睡衣。手机有消息提示音,点开一看, 是赛题论坛的私信。
  摩尔矢量:【是你学霸霸你好, 可以加个好友吗?】
  这位就是刚才和他拼杀到决赛圈的同学。
  是你学霸霸:【高手都是孤独的。】
  意思不加。
  摩尔矢量:【我有全国物理竞赛的内部参考资料,还有清北数学题。】
  是你学霸霸:【你通过一下, 好朋友。】
  摩尔矢量:【……好的, 好朋友。】
  裴岭交了个新朋友, 摩尔矢量是京都的学生,三次元信息只知道这点,大部分时间两人都是交流做题。
  这一晚真的很充实。
  周天早上十点多李文丽带着裴潜回来了。汽车刚停稳, 小赔钱从车上跳下来,抱着一小篮子,哒哒哒的往屋里冲, “哥哥哥哥你在没在,我带了可甜可甜的葡萄。”
  裴岭在客厅, 抱着手机和摩尔矢量讨论问题, 被打断了,扭头看了眼小胖墩赔钱。
  “你尝过了?不甜一会捏你。”
  小赔钱点点脑袋, 可兴奋献宝说:“哥哥捏捏。”
  意思不甜尽管捏。
  李文丽习以为常儿子不值钱的样子,说:“让阿姨洗了你们在吃。小岭中午吃什么?”
  “我想吃粉,跟厨师说了。”裴岭昨天吃的米饭,今天想换换, 早上跟家里大师傅说了。
  李文丽是吃什么都行,点点头, 将儿子怀里抱的小篮筐递给家里阿姨。阿姨拿着去洗,李文丽直奔二楼,打算换个舒服点衣服。
  楼下客厅就兄弟俩。
  小赔钱叽叽喳喳挨着哥哥,发现哥哥玩手机,脑袋往那边看,好奇问:“哥哥你在玩森莫呀?”
  “做题。”裴岭跟摩尔矢量说改天聊,没时间。这才回过头,说:“你要好好学习,你哥哥不喜欢笨蛋。”
  然后就想到了校霸——
  “哥哥,我可聪明啦,老师们都夸我,还给我小花花。”小赔钱挺着小肚子自豪自己聪明。
  裴岭摸摸弟弟圆圆的肚子,“小赔钱还是有股聪明劲儿的,比某人要聪明。”
  小赔钱被夸了,中午吃粉吃了两碗。儿童迷你碗,还装了五分满。
  下午裴岭返校,照旧是带吃的带洗干净熨烫好的校服。刚到宿舍楼,就看到楼梯道鬼鬼祟祟的张嘉琪,一看见他,往过来冲——
  “你站那,别过来。”裴岭冷酷制止。
  张嘉琪站着不动,小声嘀咕:“我又不敢冲上去抱你,万一真的嫂……”
  “你嘀嘀咕咕什么。”裴岭站好,侧过头问:“有什么事,说吧。”
  不然张嘉琪会在这儿探头探脑专门等他?
  “去不去打游戏?我请客啊,咱们学校旁边的网咖。”张嘉琪昨晚单枪匹马的一个人,连掉七级,整个晚上都气急攻心没怎么睡,非得今天打回去,但他一个人不敢再玩了。
  裴岭:“就咱俩?”
  张嘉琪嘿嘿笑,哪能啊,“还有野哥,我们三,叫上上次玩的仙仙组队,或者我们三个也行。”
  “秦池野同意了?”裴岭狐疑。
  张嘉琪有点小巧思的,正要哔哔,就听裴岭说:“你说实话我还会考虑,还记得我偷偷哭吗?”
  “……”张嘉琪将原本糊弄的借口咽回去,老老实实说:“野哥没答应,我这不是想着你要是去了,野哥一定,哦,我是说野哥没准就答应也去了。”
  他觉得一定。
  裴岭要是玩,野哥一定同意的。
  “秦池野不去玩?”裴岭有点意外,校霸竟然不打算逃晚自习了?
  张嘉琪:“裴哥你呢你呢?要不要——”
  “不要,我作业还没写完,晚自习补补作业。”裴岭见楼道来来回回都是同学,说:“周末我没带书和作业回家,都去玩了,明天还要交作业,对了什么作业来着?”
  张嘉琪:“???我咋知道。”
  裴岭不去,野哥也不去,他去掉分吗?所以张嘉琪也不去了,耷拉个脑袋,“那我回去了。”
  晚自习。
  教室倒数两排,张嘉琪无精打采的趴在桌上,前排的秦池野也在位置上坐着。
  裴岭早已猜中结果,进了自己的位置,掏作业,明知故问:“下午张嘉琪约我去网吧,我还以为你会和张嘉琪包夜,怎么没去玩?”
  “没意思。”秦池野淡淡说。
  裴岭遗憾说:“我还觉得挺好玩的,那以后我要是想玩,还能不能叫你?”
  “你还挺厉害的,我想开宝箱。”语气可怜。
  秦池野顿了下,拽拽的改口:“也不是很没意思,今天不想玩觉得没意思——你要上分叫我。”
  “好啊。”裴岭爽快答应。
  秦池野掏出手机一顿操作,扬扬下巴,“你通过一下,以后想玩了不用让张嘉琪叫我。”
  “你人真好秦池野。”裴岭开心发了张好人卡给同桌。
  后排围观一切的张嘉琪:……原是我不会,我走,我走好了。
  晚自习裴岭补完作业,还将上周没看完的小说看完了。等晚自习下了,秦池野和张嘉琪约了篮球场打球,裴岭打算回宿舍,想到什么说:“明天周一,秦池野我的校牌是不是在你那?”
  “是。”秦池野偏头盯偷听的张嘉琪。
  张嘉琪战术性挠头,“我先去占篮球场了野哥。”
  占个屁,整个学校全年级晚自习课后打篮球的只有他们。
  秦池野回过头,淡淡说:“你要?我忘了放哪了。”
  “那不用了,我还有一个,明天再买个备用的。”裴岭挥挥手,“我先走了,拜拜。”
  秦池野嗯了声,坐在位置上没动,等裴岭走了,桌前堆得高高的书本教材,秦池野随手抽了本,一翻,金属牌子掉落桌子的声音。
  裴岭上次借给他的校牌。
  翌日。
  星期一早上要换位置,上一周秦池野和张嘉琪早读没来,金悦悦和她同桌拆开了一节课,金悦悦还挺开心的,和学霸做临时同桌,问了好几道题。
  二班的学生早到的已经开始搬桌子换位置。金悦悦这周平行移到校霸的位置上,来的路上还心里打鼓,要是校霸和上周一样来晚了怎么办?
  她该不会还要在上周位置上在等一节课,那这周和谁临时同桌?
  金悦悦这周要平移到靠墙,校霸和学霸要移到靠后门窗户那个位置。她得等校霸让位置才行——
  “哇?!”
  原本校霸的位置空了?
  金悦悦一看,校霸竟然没迟到,已经换好了位置。连忙上自己位置,放下书包搬桌子,就看校霸过来,不会吧不会吧,校霸要帮她搬吗?
  “你等一会。”秦池野说。
  金悦悦点点头,“好。”真的要帮她吗?
  然后亲眼看着校霸搬着裴岭的桌子,轻轻松松的,路过她身边时冷冷说:“现在不挡路了。”
  金悦悦:……
  就嫌她碍事是吧?
  裴岭到教室,注意到他的书桌已经换好了,回到新位置,一双眼弯了弯,“秦池野你帮我搬的桌子?谢谢你,中午我请你喝饮料。”
  “野哥不爱喝饮料。”张嘉琪睡不醒打着哈欠。
  老大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今天早上起得这么早。
  “那我请你喝水。”裴岭歪着脑袋,开玩笑说:“这个还帮我省钱了。”
  秦池野觉得有些热,偏开了目光。
  这周上完就要放国庆假期,本来是愉快期待的,但是一想到假期结束要月考,班里氛围又开始暗搓搓的紧张起来,尤其是前排学习氛围很浓。
  “这道题我又做错了啊啊啊。”刘敏有点懊恼,上次摸底考她全班第二,月考压力更大。
  同桌安慰说:“你是不是太紧张了?一紧张就做错,放松。”
  “对啊,你看看咱班第一,周末还出去玩了。”
  “能一样吗。裴岭是学霸,平时作业都随便写写的,老师也没说什么。”刘敏觉得裴岭好厉害。
  她同桌说:“上次摸底考,你和苏夏分数紧挨着,和第一名也没差太多,这段时间我看裴岭都不学习,还整天和那位——”不敢提校霸,但大家都知道是谁,“还有张嘉琪一起玩,学习不进则退,我看这次月考悬。”
  苏夏正在做题,听到了从作业本抬头看向前排,但没有说话。
  刘敏和同桌聊天,引来了其他女同学,围在一起小声闲聊:“说起校霸,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周开始,校霸晚自习都很少缺。”
  “不缺晚自习又怎么了?”刘敏同桌有点懵,“他也没学习,还不是每天都睡觉,浪费时间。”
  “不是,是我看校霸给裴岭搬桌子。”
  “这又怎么了?你怎么说话奇奇怪怪的。”
  两人的闲聊八卦点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一个在意学习成绩,一个是奔着校霸学霸那什么去的。
  “诶呀你这个人真的是。”说八卦的有些急,声音略略大了一点,“你们没发现吗?校霸对学霸挺好的,我之前还见校霸给裴岭打热水。”
  刘敏同桌还以为有什么,切了声,说:“那我还见裴岭给校霸买水带水果,这有什么,同学互相帮忙,不过裴岭自甘堕落,竟然和那种学生玩……”
  一直听着的苏夏,做题的笔慢慢停了下来。
  裴岭给秦池野买水、送水果,那就是暗恋示好秦池野,是原本的轨迹没有错的。
  马上月考了,裴岭到底是什么时候给秦池野表的白?
  苏夏有些记不清,但应该是高二开学没多久,不然他怎么会有摸底考裴岭考砸的记忆,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传出来,要是裴岭告白了,秦池野一定会拒绝发脾气的。
  他要不要推一把?


第38章 如何成为学神38
  “苏夏?苏夏?”刘敏叫了两声, “你在想什么呢?叫你半天了。”
  “哦,在琢磨一道题。”苏夏糊弄过去,“怎么了?”
  刘敏:“老班叫你去办公室, 应该是国庆假期回来月考的事情。”
  “好。”
  苏夏从座位上起身,刚出去就看到校霸秦池野手上拿了装满热水的杯子, 那杯子显然不是校霸自己的, 看着是裴岭的。
  真给裴岭打热水去了?
  苏夏有些晃神,什么时候秦池野对裴岭这么好了?
  但他现在要去办公室, 也来不及理清上辈子校霸和裴岭的关系节点。办公室在教学楼中间, 赵钰正见苏夏过来, 递了个U盘,直接说事:“这是国庆期间的数学作业,还有一些参考资料, 你下午有空打印下,或者问问班里同学是自己打,还是怎么的。”
  “好。”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