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长腿露出来,挥着手里的鞭子时,后面裙摆飘扬,加上紫色的特效,整个天花乱坠的漂亮。
  打怪都更顺手了。
  间隙抽空还能撩一把,“老公送的衣服好棒,我今天真的超厉害!”
  张嘉琪:裴哥,第二次发现你是这样的人。
  “是不是呀?”裴岭没得到秦池野回应,又问了遍。
  秦池野被boss抓了一下,幸好闪躲及时,只是皮外伤,血都没怎么掉,嗯了声算回应。
  最后boss打倒,又到了最爱的开宝箱环节。
  “你去开。”秦池野跟裴岭说的。
  张嘉琪第一个反对,“不要了吧野哥,裴岭脸好黑,手又臭,上次开的都是什么破烂玩意。”
  裴岭本来无所谓开不开,听张嘉琪嫌弃,愣是不干了。
  “哥哥,他说我,我真的这么黑吗?”可怜又无辜。
  说的是游戏开宝箱的运气,但秦池野脑中想到了裴岭晚上穿着他的球衣,站在楼道打电话,浑身皮肤白的像是反光——
  “你开吧。”
  张嘉琪一副完蛋了,痛心疾首想,野哥看着挺直男大男子主义的,怎么就——
  算了算了。
  裴岭开了宝箱,系统播报了一串,麦里没听到张嘉琪和仙仙LU的声,裴岭正要问是不是很烂,就听张嘉琪嗷嗷的鬼叫,欢天喜地的说:“卧槽卧槽卧槽太牛了太牛了。”
  “竟然开出S+级的稀有宝石。”
  “还有一套A级裙子,流光溢彩,好羡慕。”仙仙LU。
  还有些别的,A级灵芝,B级法器等。
  看来都是好东西,今天手气不错。裴岭笑眯眯的,麦里全是张嘉琪和妹子的感叹声,秦池野没说话,裴岭哼哼了下,故意说:“今天没有情意满满玫瑰,我还想送哥哥玫瑰呢。”
  秦池野麦里传来打翻东西声,低声骂的脏话,立刻关闭了麦。
  哥哥水杯都洒了,怪可怜的。裴岭笑的眉眼弯弯。
  分东西,那套A级裙子给了妹子。
  “你不喜欢吗?我还以为你会要这个。”仙仙LU说。
  裴岭:……你看我像是会喜欢裙子的吗?
  “不是老公送的我都不穿。”裴岭故意道。
  仙仙LU:……
  虽然被喂了狗粮,但获得了喜欢的A级裙子还是很开心的。
  分完东西,互相加了好友,仙仙LU妹子性格好技术不错,约好了下次再玩。裴岭看了眼秦池野的麦,还闭着呢,他又没说什么太过分的,这就扛不住了?
  “那我下了,哥几个。”裴岭不说骚话了。
  张嘉琪:“我听你叫了一晚上哥哥老公,现在叫哥几个,有点恍惚不习惯。”
  “又不是叫你。秦池野要是不爽,他自己说。”
  秦池野终于开麦了,声音冷冷拽拽的两字:“还行。”可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又补充:“玩个游戏,张嘉琪你叽叽喳喳的,聒噪。”
  张嘉琪:???
  裴岭全程老公哥哥叫的,就不聒噪就不叽叽喳喳了?
  “那我走。”
  “我也下了,拜拜。”裴岭看时间不早了,下线。
  早上六点半。
  裴岭习惯醒来,昨晚玩游戏太晚了没有学习看书,起床洗漱完先趴在桌上做了两套题,这才伸了个懒腰,对了,今天要去小赔钱姥姥家。
  一开门,就看到小赔钱穿着背带裤针织衫,带着猪猪屁垫坐在他房门口。
  “几点来的?”裴岭一把给揪起来。
  小赔钱伸着五个指头,掰了掰,也没弄清楚,摇摇头说:“不知道呀。”
  “哥哥,你今天要和我去姥姥家吗?”
  “是啊,昨天不是说好了吗。”
  小赔钱可高兴了,抱着猪猪屁垫说:“我怕你忘嘛。”
  裴岭捏捏弟弟肉呼呼的脸颊,小胖墩还挺聪明的。“不会食言的。”
  “森莫是食言呀?”
  “就是吃很多盐。”裴岭胡说八道骗小孩。
  小赔钱瞪圆圆的眼睛,着急说:“哥哥不要吃很多多盐,好咸呀。”
  “哈哈哈哈逗你玩。”裴岭揉小孩脑壳,解释正确意思:“就是我答应了你的事情,不会不作数的。”
  小赔钱给哥哥鼓掌,“哥哥好棒,哥哥知道的好多呀。”
  一楼早餐桌上,李文丽看裴岭下来,再看儿子那副不值钱的样子就知道今天行程没变,招呼兄弟俩吃早饭,吃完司机等着,家里保姆阿姨将准备好的礼物往车里放。
  都是些水果、保健品之类的。
  “我妈以前在工厂做活,年纪大了一身病,现在和我爸住郊区,自家盖的农家院子,可能条件比不上这里。”李文丽有些紧张,明明自己回家不是一两次了,今天就怕招待不好裴岭。
  裴岭说:“有小狗吗?”
  “有!”小赔钱蹦蹦跳跳起来,举手抢答,“姥姥家有只小黄,哥哥要玩吗?小黄好可爱的。”
  “我一会过去看看,是小黄可爱,还是小赔钱可爱。”
  小赔钱鼓了下脸,认认真真拿自己和小黄作对比,最终想在哥哥心里最可爱占了上风,脸红扑扑说:“哥哥,我觉得我哈,我比较可爱。”
  李文丽:……
  ok,好了,你妈咪不紧张了。
  爱咋咋地吧。
  路上车程一个半小时,走的高速。快到了就能看到延绵的山岭,空气也新鲜,蓝天白云,附近一座座村庄,还有麦田。
  李文丽母亲是工人家庭,父亲是这边村子人,后来结了婚两口子都在城里奋斗。现在年纪大了,李父旧土难离,村子里还有他的地皮,裴洪豪给岳父掏钱,将老旧破房子推了,盖了个农家小院子,里头弄的漂亮舒服,外头看着不起眼,还有些平房的感觉。
  没弄花里胡哨欧式小洋楼。
  村子嘛,关系复杂,有些人见不得人有钱,尤其还是老两口住。
  裴洪豪在这方面还是很周道想的远。
  院子是靠马路外头的,车还没停,李文丽先看到父母在外头等。
  “姥姥姥爷!”小赔钱也看到啦,转头开心跟哥哥说:“哥哥,姥姥在等我们呀。”
  车子停稳,司机帮忙拿东西,李文丽父母年纪有五六十的样子,穿着朴素,一看就是爱干净勤快人,脸上挂着热情又拘束的笑容。
  裴岭:……还要再拿小黄开场调节氛围吗。
  让小赔钱学小黄叫——
  不太好,后妈可能要打死他的。
  “文丽,这是小岭吧?几年前见过,一下子长这么大了?”李父热情。
  “这孩子个头高高大大的,长得俊,看着不像洪豪,是不是像他妈——”李母热情过头说错话了,一脸懊恼看闺女。
  李文丽:……
  现场氛围有些——
  “不然我表演一个学小黄叫?”裴岭笑着开口,“姥姥您别紧张就成。”
  这次后妈总不会想打死他吧?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我们一起学小黄叫,一起汪汪汪汪汪【bushi


第36章 如何成为学神36
  “小黄!小黄!”
  小赔钱原地蹦蹦, “姥姥,哥哥喜欢小黄,想看小黄。”
  “看, 看。”李母也回过神,笑呵呵说:“小岭喜欢狗啊, 在院子里呢。”
  李父拿着东西, 招呼大家进院子。司机将东西放下要回去,也被李父留着喝一杯茶歇会再说, 来回开车累。
  能看出, 李家人是真的热情厚道。
  院子是长方形的, 四合院的盖法,中间弄的草坪种着月季花一些菊花,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 乡下常见的东西。旁边架着藤蔓架子,底下是石桌凳子,上面铺着垫子。正屋两边侧屋, 都是一层,仿古的盖法, 处处可见生活的痕迹。
  踏实, 接地气,寻常又舒适。
  李父早早泡好了茶, 司机接了一杯,道过谢就离开了。
  小赔钱拉着哥哥手去看小黄。小黄的屋在正屋的房檐下搭的,是个木板搭建的,小赔钱蹲在那, 跟哥哥说:“小黄的房子是姥爷做的,姥爷可厉害啦。”
  “小黄粗来呀, 我哥哥来看你啦。”
  裴岭在一旁说:“你说话,小黄听不懂。”
  “对哦哥哥。”小赔钱听哥哥的,一颗脑袋探进去,脆生生叫:“汪汪~汪汪汪~”
  木屋里的小黄奶声奶气的汪汪叫了两声。小赔钱眼睛一亮,崇拜的看哥哥,“哥哥你好厉害哦~”
  裴岭:骗小孩真有意思。
  厨房里,李母叫闺女进来搭把手,看到屋檐下哥俩的互动,问:“哥俩现在关系好了?”
  “妈,我早就跟你说了,小岭这孩子懂事,没怎么难为过我,你还不信。”李文丽知道她妈长久以来担心什么。
  李母摘着豆角,说:“我能不担心吗?当初你要嫁给裴洪豪,洪豪人是不错有担当责任,先不提二婚不二婚,单是带个孩子,又那么有钱,咱们家就是普普通通小市民,跟裴家差了多少个台阶,你嫁进去当后妈,就怕老大给你使绊子,那时候打开电视就是这种。”
  “妈你电视剧少看点,都是乱七八糟什么东西。”李文丽说。
  李母手上停下来了,“我没看电视剧,是电视里金牌调解节目,就是说二婚有孩子闹的矛盾,那里面的孩子可凶了,但也不能怪孩子,没人管没人教,反正站哪边都能说,幸好幸好。”
  幸好裴岭不是电视里那种祖宗熊孩子。
  “小岭就不一样,长得白白净净的漂亮俊,还挺会逗乐子的,刚在门口,你瞧瞧说什么话,他要学小黄叫,诶哟可乐死我了,小孩真有意思,还叫我姥姥。”李母夸裴岭,也是为女儿舒口气,裴岭性格好了,女儿也不至于受当后妈的气。
  李文丽拿着土豆,问切片切丝,李母说切粗点的条,弄个酸菜豆角闷土豆猪肉。李文丽手下没停,案板与刀发出‘哒哒哒’的声,一边说:“学习还好,上次摸底考他们班第一,拿了三门满分,语文差九分。”
  “了不得了。”李母惊了,“看着就是聪明娃娃,让潜潜和他哥哥多学着点。”
  ‘哒哒哒’声停了,李文丽想再学下去,裴潜真改名叫赔钱了,还是他哥的赔钱。
  “也不错,起码对外人聪明机灵点。”李文丽重新恢复刀工切了起来,都是一家人,弟弟在哥哥面前蠢点也没什么,外头不吃亏就行。
  李父会的东西多,之前下岗摆过摊,家里东西坏了都能修一手,省钱嘛。后来搬到这,养花、后头的菜园子种植浇水、小黄狗窝的木工、坐的椅子凳子,都是李父自己动手的。
  以前不讲究美观,实用就行,现在还会刷刷漆,打磨打磨,弄的漂漂亮亮。
  “潜潜,姥爷给你做了个三轮车,你要不要试试?木头的。”李父说完有些拘束,“不知道小岭来,下次过来,姥爷给你也做个。”
  裴岭看看小赔钱的小短腿,说:“姥爷,三轮车我可能骑不了了。”
  被接住了,李父的拘束也没了,高兴说:“是骑不了三轮车。”
  木三轮还挺有模有样的,赔钱坐在上面,两条腿蹬的欢,绕着哥哥和小黄。小黄是只农村的小土狗,一个月大,村里的土狗生了一窝,送了一只给李父。
  李家的养法科学混着粗养,就跟小时候养李文丽一样。
  小黄是吃狗粮的,家里饭桌上的饭菜偶尔也给喂喂,身下睡得垫子是李母亲手缝的。玩具什么的是李父做的,李文丽有时候送一些什么营养膏、狗零食之类的,还有洗狗的烘干机。
  裴岭坐在石墩子上,抱着小黄,小黄皮毛都黄黄的,耳朵尖尖是黑色的,还挺可爱。
  他掏出手机给拍了几张照片。
  小赔钱从三轮车上下来,挨着哥哥,跟小黄争宠,说:“哥哥不要只拍小黄,也要拍拍潜潜。”
  “你坐回去,我给你拍张小赔钱三轮车漂移。”
  “森莫是漂移呀哥哥?”
  裴岭:“就是你小三轮来个拐弯,别摔了。”
  “哥哥我给你表演个漂移。”小赔钱听懂了,点点脑袋,骑上三轮车,两条胖腿一撑,来了个拐弯,给哥哥看,“漂移呀~”
  裴岭拍了几张照片,小赔钱脑袋凑过来要看。
  “哇,我好俊呀哥哥。”小赔钱这是听姥姥夸哥哥学会了。
  裴岭捏着小赔钱大脸,来了一张合照,小赔钱更高兴,“哥哥更俊。”
  “等会,我发个朋友圈。”裴岭编辑照片,发了个朋友圈,小黄小赔钱还有他,小三轮还有院子的月季花,没配文字,发了个得意戴眼镜的小黄人表情。
  想了下,又将这条,给小赔钱打了个可爱墨镜码,发到了QQ心情说说。
  配文:周末就是玩的~
  裴岭是加了全班群的,还有一些高一时加的同学,心情发出去,没一会就有人点赞评论。
  【裴少去哪里玩了?】
  【好久没出来唱歌了裴少[心]】
  叫裴少的就是高一时捧着裴岭的同学,裴岭有钱又大方,出去玩就是他买单呗。虽然英华的学生家里情况普遍有钱,但有的家里管得严,零花钱控制着,哪家父母会像裴洪豪一样,要一千给打两万,还问够不够。
  这个年纪的学生,一起玩那就是比游戏机、比限量款球鞋,零花钱攒攒花自己身上还差不多,哪里有闲钱充阔请客,唯有裴少。
  裴岭回都没回这两位,合了手机,该吃饭了。
  菜是李父自己种的,也有村里人种的,做的菜色也不像裴家大厨做的精细。酸菜豆角土豆粉条猪肉乱炖、爆炒辣子鸡、炒时蔬、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