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上……
  不想了不想了。
  裴岭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裴岭睡醒,拉开床帘吓了一跳,周现搬着椅子睡在上面,离他床位一步之遥,身上还裹着那张昨晚塞进书包里的毯子。
  浑身扭曲的挤在那张椅子里。
  就这还能继续睡,没有醒?
  裴岭镇定后佩服,穿着拖鞋去洗漱。阳台许文翰在背单词,但这次不是对着外头窗户,而是对着屋里的窗户,眼神看傻子看里面椅子上的周现。
  “什么情况?”裴岭问。
  许文翰是五点一刻醒来,然后学习,雷打不动的规律,说:“五点半回来的,搬个椅子就坐在你床边。”又看向裴岭。
  裴岭无辜耸肩,“我没欠他钱。”
  “周现就是个怪人。”许文翰最后如此总结,然后继续一边背单词一边盯着周现犯蠢的样子看,早上单词都能多背几个。
  许文翰和周现互相攻击对方怪人。裴岭习以为常,淡定刷牙洗脸完毕。
  “卧槽,裴岭?裴岭人呢?是不是走了?”
  屋子里突然响起周现的声,声音之大,之不掩藏的害怕,许文翰戴着耳机都能感受到,摘下了耳机,看着慌张的周现,“在卫生间。”
  “吓死我了,没走就好。”周现猛地松口气,急急忙忙往阳台走。
  裴岭在卫生间听得一清二楚,十分害怕周现堵厕所门——这真的变态过分了。幸好他上好了,提上裤子推门出来,周现已经走到阳台门口了,裴岭:!!!
  “你干什么,离我先远点!有话远远说。”
  周现像是熬了一夜硬撑着的丧尸。
  裴岭威吓住周丧尸,去洗手。周现有求于人,扒着阳台门,哀嚎:“裴岭,咱来是不是好兄弟?帮我个忙行不行,只能行,不然我就死定了。”
  “求人不要道德绑架。”裴岭擦着手上的水,很认真说:“要有点诚恳态度,要是你拿是我朋友,必须要帮,不帮不是朋友这个来说的话,那就没得聊了。”
  周现堂堂一个一米八几的汉子,可能没睡醒,脑子也不好使,乖乖站在门框那儿,哭丧着脸说:“我求你,我不道德绑架,这件事只能你救我和张嘉琪狗命了。”
  还有张嘉琪的事?
  能让周现包夜早早回来,还坐在他床边——裴岭想到了,“你和张嘉琪说我和秦池野坏话了?”
  “你怎么知道?”周现脑子都是木的,抓了把脸,“也不是坏话。”
  裴岭来了点兴趣,眼神灵动,“你先说说看,我考虑要不要帮你打掩护。”
  周现刚起了个头“我”,就被裴岭打断:“说谎我能看出来,珍惜这一次的机会。”
  “我——我好好想想。”周现将和张嘉琪合伙编的谎话打消掉,真不敢乱来了,斟酌了一下下,老实说:“昨晚我和张嘉琪说了一下你,也不是讲什么坏话,真的,你的事情我也没说。”
  “张嘉琪说你和秦老大冷战,我们关心关心同学友情,没想到秦老大来了,听见了。”
  周现想到昨晚他和张嘉琪背地里偷偷摸摸说的话,秦老大突然出现打断,吓得两人一身冷汗。
  幸好幸好——
  “老大问我们说什么,听见我们说你名字,我俩当时有点慌,张嘉琪就说‘周现刚说裴岭最近也心情不好’——”周现说起来还是后怕,当时不知道秦老大没听全,只听到后面提裴岭名字部分。
  裴岭点点头,让周现继续。
  这俩绝对编了什么。
  “轮到我了,秦老大脸太吓人了,我脑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说你在宿舍偷偷哭。”
  ???
  裴岭一脸问号,气笑了,“我?偷偷哭?你话给我说清楚。”
  “我错了。”周现一个滑跪,要是能上手,就要抱裴岭大腿嗷嗷哭了,说:“我俩这不是说你和老大闹矛盾冷战吗,就想着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为了点小事吵架是不是?”
  “少给我说有的没的,我偷偷哭,然后呢?”裴岭十分冷酷。
  周现:“然后老大问我你为什么哭,我就说最近两天,你回宿舍心情就不太好,听张嘉琪说和老大你闹矛盾吵架,可能因为这个伤心难过……”
  “你们还挺会的。”裴岭心想,比我还戏多,“秦池野什么表现?”
  周现这会也不敢不说,“就不打游戏,早早回学校了。老大包了个vip大包厢,贼贵,我觉得可惜,就和其他人玩了一会,五点多才回来。”
  那你还挺替你老大省钱的。裴岭冷笑。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听说我在偷偷哭?
  -


第33章 如何成为学神33
  “裴岭, 我知道叫你在老大面前承认自己哭有点没面子——”
  “其实还好。”
  裴岭摸摸下巴,想到什么笑了下,“我觉得蛮好玩有趣的。”
  “?”轮到周现愣住了。这哪里好玩有意思了?玩谁啊?但他看到裴岭脸上那个笑, 有点害怕,也不敢瞎哔哔。“裴哥, 你真打算帮我们了?”
  他还没有说买早饭一个月这类的补偿呢。
  裴岭点点头, “这件事,别让秦池野知道就行。”
  “好好好。”周现本来就是要瞒着老大的, 怎么可能让老大知道。不过裴岭态度真的很奇怪, 周现在度过了危机后, 十分好奇,态度诚恳的询问:“裴哥,我能知道你为啥答应, 还觉得有意思吗?”
  这有啥意思啊?
  裴岭让周现从门框让开别挡道,出去后才说:“我想看看秦池野除了帅,还有别的优点没——”
  ???
  周现顶着一头问号, 想知道秦老大优点,他知道啊, 除了帅, 仗义、打篮球好、家里有钱、游戏打得好多得是。但他觉得自己说的,和裴岭想知道的好像不一样。
  算了不重要, 还是给张嘉琪说ok了。
  二班教室。
  裴岭背着书包到教室,一眼就看到秦池野坐在位置上,他走过去。秦池野椅子靠后桌,让开了位置, 又看了眼裴岭。裴岭当没看到,进了里面自己位置, 然后注意到了桌上放着早饭。
  一盒牛奶和三明治。
  秦池野两腿撑着椅子回到正位,不去看裴岭,目视前方说:“早饭,我买的。”
  “那你放错位置了。”裴岭将早餐移过去,到了一半,秦池野拧过脸,一句一字说:“我给你买的。”
  裴岭恍然大悟,“你不是不理我吗?干嘛突然给我买早饭?”
  “谁不理谁的?”秦池野无语,“明明是你先不理我,晚上还偷偷——”
  “偷偷什么?”裴岭问。
  秦池野拧开目光,“没什么。”给姓裴的留点面子。
  “大老爷们的,不要叽叽歪歪的,给你吃就吃。”
  校霸看上去在炸毛的边缘了,裴岭不逗了,吸管扎开牛奶盒,吸了一口,说:“谢谢。”
  秦池野酷酷的嗯了声,听着隔壁拆开三明治声,舒坦了,说:“都是大老爷们的,不至于那什么,再说你先不和我说话的,我都没生气。”还整得背后偷偷哭。
  你没生气,你两天不说话。裴岭啃着三明治吐槽。
  秦池野自己说了会,旁边人不给反馈,扭头看了过去。裴岭大口吃着东西,嘴边沾着沙拉酱,就和小猫一样舔舔嘴巴,可能注意到他的目光,看了过来。
  被抓了个正着。
  秦池野移开了目光,过了几秒,实在是想不明白。
  “你前两天发什么疯?”
  裴岭:……就不该给校霸面子的。
  “你好好用词,不然还要继续冷战。”
  秦池野啧了声,又要偷偷哭啊。他觉得自己是个大老爷们,能屈能伸,给姓裴的面子,重新说:“你前两天吃完早饭怎么了?闹什么脾气?”
  “我提醒一下校霸同学,‘两个男的约什么会,恶不恶心’。”裴岭当时没走远,“你对两个男的约会很有意见,所以第二天早上吃早饭,我说两清有什么问题?”
  秦池野没想到原因就是这。
  “就这?是张嘉琪先说的。”
  裴岭耸耸肩,“就是这样。你不爽我说两清,我不爽你说恶心。”
  “你怎么跟个小姑娘,为了这个还偷偷的——”秦池野说到一半住嘴,万一又惹哭了姓裴的,划不来,心情还不错的说:“真裴校花了。”
  裴岭:……校霸是个铁憨憨没错了。
  真不是故意想继续冷战吗?
  过了一会,裴岭三明治都快吃完了,秦池野很认真看过来。裴岭:终于反应过来刚才对话的问题在哪里了吗?
  两个男的约什么会,恶心。
  聪明的从这句话就能窥探出一些东西。比如他对这个很敏感,他的性向,可能喜欢男——
  “你刚才说我不爽你说两清?我不爽这个干什么。”秦池野很要面子,强调说:“我没有不爽这个,你说还钱,我知道,这有什么,我也没因为这个生气冷战,又不是一岁两岁了,你以为我和你一样?”
  裴岭:……爆-炸吧校霸。
  “秦池野,你现在安静,我们还能做同桌。”
  “又怎么了?”秦池野莫名其妙。
  裴岭不想说话,自闭中。
  张嘉琪姗姗来迟,打着哈欠,已经知道周现搞定了裴岭帮他们圆谎,现在看野哥和裴岭在聊天,暗自松了口气。嘻嘻哈哈打招呼,说:“小裴同学,吃什么啊?”
  “你野哥道歉给我买的早饭。”
  秦池野脸一下子烧了起来,“什么给你道歉?我又没犯错误,我是看你偷偷——”
  “啊!”张嘉琪夸张打断,挤眉弄眼,说:“野哥,给面子,面子。”
  秦池野有些烦,姓裴的怎么跟个哭包一样,动不动就哭,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只能背锅说:“行吧行吧,算我道歉。”
  “……”裴岭深呼吸,“秦同学长这么大应该没谈过恋爱吧?”说的斩钉截铁。
  张嘉琪插话,“你怎么知道?果然是学霸,料事如神啊。”
  “他这么说话,是交不到女朋友的,注孤生。”裴岭磨牙。
  秦池野听出来姓裴的嘲讽,很酷很拽说:“我说话还要看女朋友的脸色,那还有什么意思。”
  狠好。
  秦池野,你就记着今天的话吧!
  冷战因为‘偷偷哭’这件事结束。裴岭和校霸秦池野的关系倒是进了一步,具体表现在校霸没之前那么拽和高冷,可能两人斗嘴吵了一会,暴露出校霸一些私下对朋友时有的性格。
  就还挺幼稚的。
  果然小说里幼稚标签,是校霸秦池野最大的萌点和亮点。裴岭本来对秦池野是颜控属性好感,但这次的意外事件,增加了一点点地喜欢。
  但让裴岭主动追?
  绝对是不可能的。
  看看秦池野直男大男子发言,裴岭发誓,要追也是秦池野主动追他!
  “秦池野,你要出去啊?”裴岭坐在座位上懒得动,将杯子递给同桌,“那麻烦顺手帮我接杯热水?”
  “我去打球,给你接热水?”
  裴岭皱了下脸,秦池野想到这小子会哭,顿时投降:“行,等着。”
  “谢谢。”裴岭扬起笑脸。
  秦池野晃了下神,端着杯子背影颇有些落荒而逃。
  前排女生扎堆,小声说:“我刚看到校霸给学霸打热水去了。”
  “?”女同学不可置信,发出吃瓜的欢快声:“真的假的?”
  “今天早上我来得早,校霸还给裴岭买了早餐放在桌上。”另一位补充。
  “!!!”
  女同学一脸震惊,“两人关系这么好吗?不会真有什么吧?”
  “你前天还说校霸崆峒的,现在又来。”
  离得太近苏夏自然也听到了女同学的闲聊,上一次摸底考成绩和上辈子对不上,裴岭考的很好。苏夏有些焦虑和害怕,就怕未来改变,他的金手指‘预知未来’没有了,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原因。
  现在听女同学讨论,难道是因为这辈子秦池野对裴岭挺不错,当朋友相处,裴岭挺开心的,所以发挥好了?
  要是裴岭给秦池野表白,再次被拒,就和上辈子一样,那裴岭心态绝对会崩。
  这样就回到了原本的轨迹。
  苏夏觉得自己想明白了,现在就等着裴岭给秦池野表白就好——
  要是不表白呢?
  “其实学霸高一的时候就喜欢校霸了。”
  “真的假的?”
  “文科三班宋明明说的。宋明明高一的时候是学霸同桌,两人关系不错是朋友,他说的应该不会错吧。”
  “我记得裴岭之前中午还和宋明明一起吃饭,最近好久都没见宋明明找裴岭了。”
  “宋明明和我朋友谈恋爱,所以我才知道这些。谁让学霸上次成绩那么猛,我好奇问了一下学霸高一那会怎么样,没想到我姐妹会爆出这么个惊天消息。”
  “!!!”
  “我还听说,裴岭以前会故意去篮球场看校霸打球。”
  “没准宋明明为了追你朋友胡乱说的,这种事情还是别发散了。”
  “对我们私下磕磕胡乱说的,要真被捅出去了,不太好。”
  “嘘,别说了,校霸来了。”
  女生们压低了声音,不再闲聊。苏夏却听得入神,他知道裴岭暗恋秦池野,但没这么清楚,咬了下唇,要是这消息爆出去,裴岭心态会不会崩?是不是就和上辈子轨迹一样重合了?
  但是这么做不好,还是再等等,等裴岭主动给秦池野告白。
  终于到了周五,大扫除过后,学委通知说:“提前跟大家通知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