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 那时候好多女生给秦老大买早饭,他打篮球女生排队给他送水。”虽然从来没接受过。
  “上了高中也差不多, 秦老大这人挺直的,你知道吧?”
  裴岭点点头,“我知道啊,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哈哈是没什么关系。”周现干笑两声, 大松了口气,可以直接说了, “刚才打球吓死了。我听说你们二班乱叫什么老公哥哥老婆的,还有人说你叫秦老大——反正不重要,你不是喜欢秦老大就好,他直男,没结果的,兄弟。”
  裴岭恍然大悟,“这个啊……”
  “我先去洗澡,马上熄灯了。”周现一身的汗,正抬脚往进走。
  裴岭盘着腿,气定神闲说:“周现,作为好兄弟,我也坦白一件事。”
  “?”
  “从小到大,只要我想,没有我做不到的。”裴岭笑眯眯歪头,“快去洗澡吧,睡了。”
  但一般情况下,他都是比较有分寸的,从未贪心要过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外的东西。
  周现:!!!
  卧槽卧槽卧槽,他听见了什么?
  周现恍恍惚惚进了浴室,冲完澡躺在床上都理解不了,刚裴岭说的那话到底是喜欢秦老大,还是不喜欢只是性格要强……
  他搞不懂了。
  周二一大早。
  许文翰在阳台背单词,裴岭洗漱。周现起的最晚,顶着一双熊猫眼踏入阳台,先鬼鬼祟祟看了眼窗口站着的许文翰,一副想和裴岭说话但要提防许文翰的神色。
  “我进去戴耳机做会听力。”许文翰拿着英语书进屋。
  裴岭毛巾擦脸,很严肃说:“不要在宿舍搞小团体周现同学。”
  “谁搞他了。”周现否认完,“知道了,本来就和书呆子说不到一块,也不是排挤他,你没来之前,他排挤我还差不多——”
  裴岭在涂擦脸霜,嗯嗯算回应。
  “你昨晚上说的话啥意思?我想了半晚上,还给失眠了。”周现切回正题。
  裴岭:“意思是我是一个不轻言放弃的人。”
  那到底是喜不喜欢呢?周现还想问,后来觉得这种话题点到即止,故作老成说:“你也是个聪明人,反正兄弟能提醒的都提醒了,别的就不说了,你知道就好。”
  “嗯。我好了。”
  裴岭搞完最后一步,神清气爽。周现看了眼时间表,“你今天好像早了一点?”
  “和你秦老大约会~”裴岭故意道。
  周现被漱口水呛到了,等咳完了,裴岭也不见了。
  学校食堂。
  裴岭出宿舍门前给秦池野发了条微信,说他收拾好了,问秦池野什么时候到。秦池野一直没回复,裴岭快走到食堂门口,远远就看到了校霸的背影,大长腿,三角肩,单手抄兜,十分的冷酷拽。
  “早上好。”裴岭过去问好,“你来的这么早?”
  秦池野冷冷瞥了眼裴岭,惜字如金:“刚到。”
  “我给你发了消息,没见到你回复,还以为你起不来。”裴岭和秦池野往食堂走,一边说:“对了张嘉琪呢?昨天还说一起来吃早饭。”
  秦池野看了眼裴岭,“你还约了张嘉琪?”
  “都是同学嘛,一起吃个早饭,也没什么。”裴岭看了圈食堂早点,“你吃什么?”
  后面秦池野脸色不是很愉快,“全都要。”
  “?!”裴岭惊叹,最后给校霸全刷了一遍。
  其实量也不是很多。食堂早点每天限定,包子油条胡辣汤豆腐脑馅饼馄饨轮流来,可供选择的机会不多。今天是包子豆腐脑和馅饼三样。
  校霸早餐就是豆腐脑、包子、馅饼。裴岭早上食欲不是很大,买了个包子,一碗豆腐脑就够了。两人坐下吃早饭,谁都没开口说话,主要是校霸今天心情好像不佳,裴岭只能自己啃包子。
  终于吃完了早饭。
  “好了,今天早饭还了昨天三明治钱。”裴岭端着空碗去回收台,“我先回教室了,拜拜。”
  餐桌上秦池野脸更臭了。
  二班教室。
  张嘉琪坐在位置上,连连打着哈欠,显然是早起痛苦,看到裴岭来了一下子清醒了,探着脑袋往裴岭身后看。
  “看什么?”裴岭坐回自己位置。
  张嘉琪:“我老大呢?你俩不是去食堂吃早饭去了?怎么没一起回来?”
  “我俩就是去吃个早饭,为什么要一起回教室?”裴岭拿出英语书摊开,看到后门口校霸的影子,淡定说:“又不是去约会,只是还钱而已。”
  张嘉琪:“就这?我一睁开眼老大就不见了,手机也没拿,还以为——”然后脑袋就被打了下,张嘉琪求生欲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动的手,笑呵呵立刻转话题,“同学吃个早饭是没什么。”
  “野哥,你手机忘宿舍了,我帮你带来了。”
  秦池野没有说话,接过了自己手机。
  张嘉琪看看老大,再看看裴岭,识趣的没有说话。莫名其妙的,裴岭和秦池野开始不说话——虽然之前上课也不说话,各干各的事情,但明显氛围都不一样了。搞得平时下课来问问题的同学,都不敢来了。
  唯独林可敢。
  因为林可爱学习,且莽。
  这样的氛围持续了一天,到了周三,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美术课,美术老师临时有事请假,这节课就成了自习课。
  今天作业有点多,林可搞定了自己会的,化学和数学有些不会,问裴岭能不能教他。
  “张嘉琪,咱俩换一下,我跟林可讲题估计要有一阵时间。”裴岭主动提出换座位。就林可那个‘我好像会了,我又不是很会’的玄学水平,要是一直转身趴在后面,时间之长,他腰要扭了。
  张嘉琪无所谓,拿着手机去了前排。
  本来趴着睡觉的秦池野突然站了起来,“张嘉琪,去网吧。”
  “啊?”张嘉琪懵了,“这会吗?野哥,最后一节课了,马上就放学了,没必要——”翻墙。
  秦池野已经出去了。张嘉琪利索跟上。
  周三的晚自习,张嘉琪和秦池野自然而然的没上,想也是包夜不回来了。
  裴岭下了晚自习,回到宿舍,周现正收拾书包,还带了一条毯子,急急忙忙往出走。
  “你去操场野营?”裴岭问。
  “不是啊。”周现哦哦了两声,举着书包,“这个啊,秦老大在网吧和人决斗,比赛特别激烈,一挑一个门派,我晚上就不回来了,带条毯子后半夜还能眯会。”
  裴岭:“……你还真是养生。”
  “要爱护自己身体。”周现背着书包就撤,去晚了没热闹看了,“我走了,晚上要是查房,打个掩护。”
  裴岭:“嗯。”
  -
  学校附近网咖。
  周现背着一书包的薄毯子翻墙出去,刚到,手机就响,张嘉琪来电,问他在哪。
  “坐电梯呢,马——”上。
  话还没说完,那边挂了电话。周现盯着手机骂张嘉琪有毛病挂他电话这么急,话音刚落,电梯门开了,张嘉琪的脸在电梯外,周现:……
  没听见他骂人吧?
  “怎么这么热情,还来接我了?”周现岔开话题。
  张嘉琪一把揽着周现的脖子,周现立刻说:“别别别,我不是故意骂你的,谁让你挂我电话。”
  “谁跟你说这个了。”张嘉琪拉着周现到了墙角,避开了耳目,说:“我想问你个事,你老实回答。”
  “什么事啊?咱兄弟哥俩,你有话就说,拉拉扯扯的恶不恶心。”周现扒拉下张嘉琪胳膊,整理自己衣服。
  张嘉琪鬼祟看四周,很好,没有英华的人,这才说:“你和裴岭一个宿舍的,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裴岭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没有啊。”周现下意识回答完,然后有点心虚,“你问这个干嘛?他得罪你了?”
  张嘉琪:“我不得罪他都太好了。你不知道,野哥和他好像吵架了,俩人两天没说话,我坐在后排难受死我了,今天野哥突然跑出来,暴打四海帮那群逼,爽是挺爽的,就是——算了跟你说也不明白。”
  周现听出来一点点苗头,不会吧?故作镇定的试问:“你说清楚,你不说清楚,我咋知道你什么意思。”
  “我跟你说,你别乱说啊。”张嘉琪也憋得难受,“裴岭好像暗恋野哥。”
  周现脱口而出:“卧槽。”


第32章 如何成为学神32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张嘉琪对周现的脱口而出持狐疑目光。
  周现慌了下, 硬着头皮说:“野哥不是直男吗?你问这个干嘛。”
  “野哥是直男,但是有时候又……”张嘉琪表情复杂,啧了下, 说:“自从野哥的篮球砸中裴岭后,就有些不对劲, 尤其这几天, 太怪了。”
  周现透出求知欲,“怎么个怪法?”
  “对裴岭不一样, 还挺特别的, 以前也没见对谁这么过。”张嘉琪用自己举例, “你、我,野哥,咱们初中一个班, 打过架的交情,你见过野哥给哪个同学拧瓶盖?”
  周现卧槽了声,“这么顶的吗。这不是妹子才有的待遇。”
  “哦, 妹子在野哥那儿也没这待遇。”
  张嘉琪过来人拍拍周现的肩膀,“野哥打球, 你在旁边鬼吼鬼叫的喊加油?”
  “那我不得被锤死。”周现很有自知之明, 又嘿嘿笑:“要是个漂亮小姐姐喊,那我没问题。”
  张嘉琪:“裴岭喊的。”
  周现:……
  “野哥睡觉, 你见过被谁叫醒,就是为了让他让一下位置,好出去?”
  周现听完,麻木了, “裴岭这么勇的吗?”
  要是张嘉琪会抽烟,现在指尖就夹着一颗, 狠狠的吸一口,表达自己同样麻了的情绪。可惜,他们一群人,逃课、打游戏、不学无术、打架,但就是不怎么会抽烟。
  谁让秦池野洁癖,不喜欢烟的味道。
  “奇怪吧。”张嘉琪有些得意,“周二那天,裴岭和野哥去吃早饭,回来好像就吵起来了,也没吵,就是不说话,野哥最近脾气有些冷,连篮球都不爱打了。”
  那事情就很严重。
  周现心想,但是他和裴岭也是兄弟,答应了帮裴岭保密的。
  “那也不一定就是那种关系,而且听你这么说,也是野哥暗恋裴岭,关裴岭什么事?”
  张嘉琪一把搂过周现,“你到底谁兄弟?怎么帮裴岭说话。”又说:“我也不是说野哥喜欢裴岭,就那种喜欢,我不信短短几天就给那什么,而且他俩相处时间也不多,交情也没那么深,可能就是野哥把裴岭当朋友相处。”
  他自己说的都逻辑不顺,满嘴的bug,前言不搭后语。
  周现听得一头问号,“那你找我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还有一点。”张嘉琪豁出去了,压低了声说:“我听一班的周雯说的,裴岭高一的时候就暗恋野哥……”
  周现心里动摇,嘴上说:“就是女同学的八卦,你怎么也这么婆婆妈妈。”
  “那你知道裴岭梦仙剑的ID是什么吗?”
  “什么?”
  张嘉琪笑了声,“天池一阔老婆。”
  “卧槽!!!”周现再次震惊,抓着张嘉琪袖子,“这句话你放前面讲啊,老大什么表情?没生气吗?”
  张嘉琪大佬抖腿,“不仅没生气,还用他的坐骑天马驮着裴岭,我反正是摸都没摸过那匹马。”
  那匹天马是秦池野打最高级副本,开出的稀有坐骑,玩游戏从没见秦池野用它带过人。
  周现接受完洗礼后,看了眼张嘉琪,“你是不是害怕老大喜欢裴岭,裴岭是直的不喜欢老大?”
  “我可没这么想——算了,我就想,万一,我是说万一野哥真喜欢裴岭,裴岭要是直的,那野哥太惨了。”张嘉琪表情有几分认真,“不管是什么,反正野哥现在就是对裴岭不一般,他俩还是别冷战,受伤的是我。”
  “那你放心,裴岭那什么。”周现没说太直白。
  张嘉琪还愣了下——
  “你们俩在这说什么。”
  头顶上传出一道熟悉的,冷冷的,无情的声音。
  卧槽野哥!
  -
  裴岭躺在床上,打着小夜灯在做物理卷子。
  “很好,完美。”
  对过答案,百分百的正确率后,裴岭放下笔,乐滋滋的躺平,今天学习完成,可以睡觉了。小夜灯熄灭,整个床帘里漆黑,大脑还处于做完题的兴奋状态,一时半会睡不着。
  裴岭就开始进入睡前胡思乱想状态。
  他想起了秦池野,两人这两天‘冷战’,裴岭又不是傻子,还是他故意先挑事的。
  裴岭喜欢男孩,那个遥远回不去的世界,他初中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那时候上生理健康课,老师讲一些男女生理知识,裴岭就发现不对劲,但也没有特意探寻,慢慢的,到了高二才确定自己性向。
  所以周现误会,也不算骗周现。
  他是喜欢男的。
  裴岭还没有喜欢过人,脑海里不由浮现出秦池野的形象。秦池野很帅,打篮球帅,长得也帅,游泳课上身材也和其他同学不一样,有薄薄的肌肉,骨架也很完美漂亮。
  嗯嗯,他是颜狗他知道。
  上次从周家回去,路上车里,裴岭跟他爹提了一嘴秦池野,他爹对他喜欢男孩也不反对排斥。
  新的家还挺幸福的。
  裴岭翻了个身,想到这两天的冷战,其实也还好,他就是喜欢秦池野的颜,目前这个阶段也就这样,未来的事情谁知道,也许,对秦池野的好感只停留在现在,那一层‘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