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秦老大?这么好说话?”
  “四班王宣皓说的有点东西,野哥真这么护那个叫什么书呆子?”
  “人家叫裴岭,反正看着关系还蛮好的,都是同学没什么大不了。”
  “没什么大不了,秦老大也没见给你买三明治。”
  “你有病啊,都是男的我不会自己买,神经。”
  大家说说,也没把这个当回事。
  -
  音乐课老师是一位男老师,上课很有意思的,站在讲台上说:“你们现在还能上美术、音乐、体育课,等国庆结束后,估计就是严老师问我借课了。”
  借课什么意思大家都懂。
  “所以现在珍惜咱们仅有的时间。”音乐老师打开了课件,放了一首舒缓的音乐,说:“这一堂课,我听你们的,想学什么?还是听什么?我们做做音乐交流,大家畅所欲言。”
  前排男同学热情高涨说:“老师,能不能听流行音乐?”
  “我喜欢XX团。”女同学也被带起了情绪。
  其他女同学也点头。这个XX团是去年选秀出来很热门的男团,里面小哥哥都很火。
  “可以,那先放一首最火的。”音乐老师搜出来,投到了投影仪屏上,还是男团演唱会版本的。
  歌曲配上男团的舞蹈,音乐课氛围一下子火热起来。
  张嘉琪在后头是气氛组,跟着哦哦的吼,等歌曲放完了,咯咯咯的笑,“裴岭,你会不会?我知道你不会,你跳个操都同手同脚。”
  “你会跳?不然你来一个?”裴岭问。
  “我会啊,老师不让没办法。”张嘉琪贱嗖嗖说。
  裴岭举起手,站起来,大声说:“老师,张嘉琪想给大家表演个同款舞蹈。”
  “真的吗?”音乐老师愣了下,笑开了,带头鼓掌,“那我们欢迎张嘉琪同学来前面表演。”
  裴岭笑眯眯扭头看张嘉琪,举着手专门学张嘉琪的海豹鼓掌,“欢迎~”
  张嘉琪:……
  “你说想跳的,满足你开心吗?”裴岭笑的慈祥宛如爸爸,还招财猫单手握拳挥挥,“张嘉琪,加油啊!”
  秦池野侧过头,看着姓裴的坑张嘉琪,正好裴岭低头,俩人目光在空中遇到。
  “你不会要给张嘉琪报仇吧?”裴岭的脸上还带着刚坑张嘉琪的笑,乖巧又狡黠,“是他先说我的。”语气不自觉的带着无辜。
  秦池野不知道为什么,像是回到了姓裴的宿舍那次。
  空气稀薄了。
  温度有些上升。
  “没有。”
  秦池野转回了头,语气生硬说。


第30章 如何成为学神30
  “来一个!”
  “张嘉琪牛哇!”
  班里同学起哄, 张嘉琪也不是要脸的人,很利落起身,大步走向舞台。在全班热烈的掌声中, 张嘉琪走到了他的舞台中央,装模作样说:“谢谢谢谢, 大家掌声可以在热烈一些。”
  “哈哈哈哈你够了。”
  “张嘉琪来一个!”
  大家更热烈捧场。张嘉琪抬抬手, 意思可以了,清清嗓子说:“首先, 我谢谢咱们班化学课代表裴同学给我这次机会, 我会好好表现的。最后, 老师,音乐!”
  “行,大家看张嘉琪同学表演。”音乐老师放了音乐。
  音乐放起来, 还是演唱会舞蹈版。张嘉琪开始大大方方跳了起来。
  “噗!”
  “哈哈哈哈张嘉琪你不是说会跳吗?”
  “这就是你会,好好笑啊。”
  张嘉琪压根就没学过舞蹈,但他模仿和耍宝能力是顶尖的, 跟着男团比划的有模有样,刚开始还有点放不开, 到了后面跳的越来越好, 有几个男团有些性感的扭胯,张嘉琪能把自己的胯顶到第一排同学面前。
  大家哈哈哈笑, 气氛热烈,还有吹口哨的。
  在这样的氛围下,张嘉琪越跳越嗨,男同学嘴上也骚话不断了。
  “哇啊, 张嘉琪你好美,做我老婆。”
  “张嘉琪你好会扭!”
  “今天开始, 我老婆张嘉琪了。”
  “滚,张嘉琪是我的。”
  最后还是音乐老师出来压了压氛围,不过也没生气,还很认真给张嘉琪建议,“第一次跳舞跳成这样很不错,可以试着学学舞蹈。”
  同学又发出起哄声。
  快乐的时间果然很短暂,这堂音乐课打铃下课,同学们还意犹未尽。女同学都能三三俩俩调侃两句张嘉琪好好跳舞、什么时候学舞蹈这类话。男同学更疯了,加上上周体育课仰卧起坐事件,班里刮起的互相叫哥哥,现在延伸成叫老婆、老公,且乐此不疲。
  而张嘉琪就是二班男同学的老婆。面对这个叫法和起哄——
  “滚滚滚,滚犊子去。”张嘉琪骂完,回头看裴岭,“都是你。”
  裴岭才不接这个锅,“我看你跳的时候挺开心的,怎么就是我了。”
  “是挺开心的,别说跳舞还挺好玩的,也是你张哥有能力有天赋,老师都夸我了。”张嘉琪开始得意臭屁,吹了会自己,单机嫌无聊,半个身子趴在桌上,往前排斜上方探,贱嗖嗖的说:“要是说叫老婆,我这五大三粗的像什么老婆,我看你才像——”
  ‘哐’!
  前排秦池野突然撑着腿,椅子背搭后排桌子边缘,动静太大,发出巨大的声响。
  张嘉琪话都没说完,被桌子顶的差点一个屁股蹲,一看是老大干的,也不敢骂,趔趄的扶着桌子站好,“野哥?怎么了?”
  “你话怎么这么多。”秦池野语气不善。
  张嘉琪:……好像是有点多。
  这不是等放学无聊嘛,顺便想报复报复小裴同学。野哥怎么生气了?
  “我像什么?”裴岭无视同桌,假笑说:“张嘉琪你注意回答。”
  刚才靠桌子的声音很大,全班同学都往后排看,气氛就有点奇怪。听到裴岭反问,张嘉琪给裴岭打眼色,没看野哥都生气了?嫌我们说话吵——
  结果一看,刚生气的野哥又拉着椅子坐回去,好像也没怎么真的生气?
  “没什么。”张嘉琪声音小了些,见野哥没有嫌吵的意思,才继续说:“我不敢了。”
  不过对刚才的话题也没什么兴头了。他刚想说,跟他比,裴岭更像是老婆。张嘉琪坐回位置后知后觉,觉得野哥刚才那一下,打断了他的继续,不然凭着裴岭的记仇,还不知道要怎么报复他。
  一时庆幸,野哥救了他啊。
  周一最后一节班会结束。打扫卫生小队又是秦池野、张嘉琪,还有另外一男同学一女同学,一个迟到,一个忘带校徽。
  裴岭坐了一下午,伸伸懒腰打算回宿舍,都走到了门口,想起什么,探出半个身体,侧头看向里面的校霸同学,“秦池野,明天早上要不要给你带早饭?”
  “???”张嘉琪手里的扫把都掉了。
  什么发展?
  为什么裴岭要给野哥带早饭?
  张嘉琪看向野哥。秦池野脸色如常,说:“不用。”
  “那我打钱给你。”
  秦池野看了眼张嘉琪,张嘉琪立刻不自然的扭头收回八卦目光,装作研究扫把。
  “不用带,明天去食堂吃。”
  “班里吃是有味,那明天我刷卡。”裴岭爽快点头,“走了,拜拜。”
  裴岭一走,教室里打扫卫生小队伍的其他三人才跟能动了一样,看似各自散开,在各做各的卫生,实则偷偷竖着耳朵,以及时不时偷偷看看校霸。
  为什么裴岭要约校霸吃早饭?
  不对劲,不对劲。但这两位同学不敢上去问,借一百个胆子也不敢。
  研究扫把的张嘉琪见裴岭走了,立刻支棱了,“野哥,你明天早上要和小裴同学约会啊?”
  “张嘉琪你脑子有毛病。什么约会?约什么会?两个男的约什么?恶不恶心。”秦池野气得大声骂道。
  “口误口误。”张嘉琪滑跪很快,也不知道怎么就把心里话给秃噜出去了,立刻重来:“我的意思是,你和裴岭明天早上一起去食堂吃早饭啊?”
  秦池野冷着一张脸,“你废话很多。”
  张嘉琪:……
  也没有吧?
  但他不敢再问了,害怕野哥暴怒。
  班里另外打扫的女同学,拎着拖把出去,刚一走出教室,立刻掏出手机,点开班里好友微信群。
  【你们猜我刚听到了什么消息?】
  【咱们班第一约校霸。】
  【保真,我亲耳听见了啊啊啊啊。】
  本来潜水的其他两位立刻冒泡出来。
  【真的假的?怎么约?约哪里?快原原本本说清楚。】
  【我就说上周体育课两人不对劲,本来林可帮学霸扶腿扶的好好地,结果校霸一半接手了。校霸对别的同学就没什么话,都很冷,但对学霸真的不一样。】
  【啊啊啊啊难道我搞到真的了?校霸X学霸,双霸霸好配。】
  【快讲讲,讲清楚,怎么回事@秃头美少女。】
  秃头美少女:【打扫卫生呢,学霸收拾好走了一半回来,特别可爱侧着身子在门口,问校霸,明天还给你带不带早饭?然后校霸说不用,学霸就说那给你转账,然后校霸就改口说明天食堂吃早饭。】
  【约会是张嘉琪说的,校霸还生气骂了张嘉琪,两个男人约什么会之类的。】
  【校霸崆峒吗?那完了,我嗑的cp还没开始就be了,还是追文香。】
  ……
  晚自习。
  裴岭在写作业,他做题速度很快,理综数学这些,有时候直接写答案,省略了步骤。自从上次摸底考后,对于省步骤这事,老师只提醒了句,考试不要忘了就行,没在管他。
  像语文英语的抄写单词、诗句,裴岭是真的不爱干。
  用了半小时搞定完数学和理综作业,面对语文默写,裴岭磨磨唧唧的不想动。
  “PiuPiu。”
  背后传来的声音。只能是张嘉琪了,林可走读生,不上晚自习。
  裴岭也是无聊,侧身,问:“干什么?”
  “明天你要和野哥去吃早饭吗?”张嘉琪是看到野哥出去了,才敢逮住机会问的。
  “对啊,你下午不是听见了。”裴岭用看小傻瓜的眼神看张嘉琪。
  但很可惜,张嘉琪是小傻瓜,所以没get到裴岭看他的眼神,还很兴致勃勃说:“就你们俩个人去吃早饭?”
  “……还有一食堂其他同学。”裴岭大概看出张嘉琪脑补什么东西,很淡定说:“你喜欢的话,明天早上一起啊。”
  “我是不介意的。”
  裴岭转身,认命的开始默写古诗。
  后排张嘉琪自我怀疑咕哝:“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
  因为下午,裴岭约秦池野吃早饭事件,以及秦池野对张嘉琪的回复‘两个男的约什么会’。张嘉琪觉得野哥很反常,不由自主想起之前打探到的八卦——裴岭暗恋野哥。
  张嘉琪还在QQ上又问了一遍,文科一班的周雯。周雯高一时和裴岭是同学。
  周雯说她也是听说的,要问就问裴岭高一时的朋友,报了个名字。张嘉琪觉得耳熟,后来猛地想起来,这不就是野哥打篮球,球脱手,砸晕了裴岭,抱裴岭去医务室时,那天有个同学就跟在裴岭身边的。
  但看裴岭的态度,好像也不是。
  那可能就是八卦了。张嘉琪搓了把脸,决定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多想了。
  晚自习下课。
  秦池野张嘉琪约了四班的人打篮球,人不齐,又叫了六班十班几个,都是平时玩的好的。
  开始热身,打了会,就聊起来了。
  “张嘉琪你下午在音乐课上干什么?隔着一堵墙都听见你们班在那喊你名字。”
  “听说还叫你老婆,哈哈哈哈你们班真行,能叫的下去。”
  “恶不恶心啊?”
  张嘉琪拿球砸过去,“关你们屁事,屁话这么多。”
  “我听说你们二班现在可骚了,到处乱叫哥哥弟弟老公老婆的,不嫌肉麻恶心啊。”
  说嗨了,有人小声问:“有没有人叫老大哥哥?”
  “谁敢啊,不要命了。”
  “也不是没人,我今天下午看到秦老大给一同学买三明治,好像是你们班的,叫裴岭。”
  周现大声:“卧槽裴岭?!!!”
  秦池野听到这个响彻球场的名字,冷着脸看过去。周现立刻赶紧哈哈笑说:“欸打球打球,别聊了,赶紧的。”
  心里想:不会吧,裴岭???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是我很奇怪吗?
  -


第31章 如何成为学神31
  裴岭洗漱完, 上床,拉上帘子,从架子上抽出练习册, 打开。
  门口过道火急火燎的脚步声以及推门。
  裴岭反应快速的将手里的册子往枕头藏,果不其然下一秒, 响起了周现的声:“裴岭你睡了没?”
  还挺礼貌, 知道站在帘子外头问。裴岭拉开帘子,探个头:“怎么了?”
  周现一看裴岭, 一肚子的问题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最后犹犹豫豫说:“没、没事。”
  “那我睡了。”裴岭不惯人毛病, 爱讲不讲,休想他主动问。
  下一秒,周现叫:“没, 还是有问题的。”
  裴岭静静看周现,别想他当捧哏。周现认命,说:“我刚跟秦老大张嘉琪他们一起打球, 说起你们班乱叫的事——”
  “?”裴岭给了个问号眼神。
  什么和什么。
  周现在组织语言,自以为高深的提醒说:“你可能不知道, 秦老大在初中的时候就很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