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了,不过没人发现,仍然装着一张冷脸。
  “是小岭拿第一选到的同桌,那池野是个好孩子,高高大大的,也帅。”裴洪豪站队儿子,儿子选的同桌那当然要夸,又笑哈哈说:“你和小岭是同桌,以后欢迎来裴叔叔家里玩,别客气。”
  “今天太晚了,潜潜要睡。老周,明天约地方喝茶,好好聊聊。”
  周言礼忙活了一晚上,裴洪豪一直打太极,结果现在几句话就定了明天行程,那就是合同有的谈,不往他扯出秦池野爸爸大名做虎皮,但看裴洪豪明亮看透一切的目光——
  又拿捏不住,裴洪豪到底是看在秦诏面子上,还是因为秦池野和裴岭是同桌。
  后者也太夸张了。裴洪豪疼儿子就疼到还给儿子同学面子?
  裴岭侧目看了眼后头的周晨,从他和秦池野主动打招呼,周晨脸色刷白,显然是害怕,怕游戏厅胡说八道编排秦池野的那些话被他说出来。
  他是告状精吗?
  是。
  走的时候。
  裴岭歪着头,好心说:“秦池野,你住舅舅家,要是你爸爸不给你生活费,可以问我借的,我可以用奖学金养你的!”
  “……裴!岭!”秦池野低声警告。
  裴岭无辜:“又不是我说的,我听小晨哥哥说,你白白借住周叔叔家,连生活费都没有,真可怜。”


第27章 如何成为学神27
  最后离开时的场面真的又尴尬又有趣。
  有趣的是秦池野很想揍他, 但只能咬牙切齿恨恨说了两字不用。
  哦~不用他养啊。正好省钱了。
  裴岭坐在车上,都是笑眯眯的,大概能想到他们一走, 周晨要被混合双打。周太太不可能动手,周太太都是软刀子, 借着他家小妈的手干活的。
  没什么大问题, 就是在周言礼面前上上周晨的眼药。
  周家还真挺豪门风气的,不像他家, 暴发户的令人快乐。裴岭如是想。
  “小岭, 你很喜欢你那个同桌吗?”副驾驶的裴洪豪语气有些复杂, 夹着试探。
  李文丽抱着潜潜坐在后排,听到丈夫的问题,差点能把怀里儿子丢到脚下。
  这、这——是能问的吗?
  要是吵起来, 她站哪一边啊?还是站裴岭吧,不好惹。李文丽自今晚裴岭的一通操作,更坚定了‘捧杀’路线不动摇。
  “还行, 挺喜欢的。”裴岭说的很理所当然。
  李文丽暗暗松了口气,这么坦荡, 那应该不是一回事, 都是她想歪了。却没看到前面的裴洪豪,脸色不一样了。裴岭还继续说:“他身材好, 腹肌特别漂亮,脸也长得好,手长脚长的,运动也好, 打篮球特别帅,就是学习不好。”
  “学习不好, 这人脑子不好使,我觉得不行。”裴洪豪终于抓着一个点开始攻击。
  裴岭靠着椅背,瞥了眼前排小心思的老爸。
  “我聪明就好了,他笨点没什么。”
  裴洪豪正要继续反击,裴岭换了个话题,“爸,秦诏是谁呀?”
  “京都秦家的家主,老牌世家豪门,地基深厚,咱家也就在夏市是个地头蛇暴发户。”裴洪豪嘴上贬着自己家,但语气完全不是那回事。
  周言礼当着他的面故意提秦诏,又暗示秦诏心疼秦池野这个儿子,秦池野又和周家亲近,不就是想给他施压,看着秦诏面子上,那单合作商量商量。
  可还有句老话,强龙不压地头蛇。
  “爸,那你说以后要是万一,人家世家老牌豪门,看不起我欺负我怎么办?”裴岭说的‘懂都懂’。
  裴洪豪一听,当即坐直生气说:“谁敢瞧不起你!秦家怎么了,我看秦家那小子也就那样。”
  李文丽:????
  不是开玩笑的吗?
  裴岭真的假的喜欢男的?还是喜欢那个叫秦池野的男孩?
  李文丽看不懂了。
  “那爸你好好奋斗,我是相信你可以的!”裴岭又躺回去了,给他爹加油,“我们浣熊要冲第一!”
  裴洪豪就笑了起来,“你这孩子。行行行,爸给你努努力,好好工作。”
  一直到回家,李文丽都摸不清,车上父子俩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在讨论裴岭性向和喜欢谁问题。但这好像和她没多大关系,也不是很重要,后来不了了之了。
  第二天早上,饭桌上,裴洪豪才想起来,说:“儿子你要不要专业学钢琴?爸给你请个大师回来,才拿了国际大奖的。我之前都不知道你喜欢这个,咱们现在学也不晚,你天赋那么好。”
  “不要。”裴岭用勺子将蛋羹戳的碎,汁和虾仁混进去,他喜欢这个吃法。
  旁边小赔钱有样学样,一勺子啊呜一大口。
  “我弹琴就是玩,还是爱学习。”裴岭咽下口中的蛋羹,一眼就知道他爸要说什么话,再次拒绝:“不用请家教,我要偷偷学习,然后惊艳所有人。”
  裴洪豪将认识什么教授咽回去,“好!你喜欢怎么学就怎么学。”
  “哥哥,对!”小赔钱也点点脑袋,表示自己支持哥哥。
  李文丽合群点头,“是的。”
  裴岭:……
  很好,一家人很齐心。
  -
  周末裴岭下午早早返校。拎着一袋子洗干净熨烫好的校服,还有吃的。
  宿舍周现没在,不过桌子椅子上放着大包小包,应该是回宿舍但出去玩了。裴岭自己收拾完,冲了个澡,距离晚自习时间还早,干脆上床看会书。
  吧嗒吧嗒,穿着拖鞋的声在楼道特别响。
  裴岭以为是周现,结果推门进来的是张嘉琪,笑的贼眉鼠眼。
  “干什么?”
  张嘉琪要往裴岭床上坐,裴岭炸毛,“椅子上,你衣服都没换,不许坐我床。”
  “你怎么跟野哥一个毛病。”张嘉琪嘟囔了句,顺手拉开裴岭的椅子,坐下,很快切入自己的频道,连称呼都换了,“裴哥,我听说昨晚你去周家参加周晨那傻逼的生日了?”
  原来是来听八卦的。正好。裴岭也来了精神,将厚厚的英文原文小说放在一旁,盘腿坐直,反客为主说:“你先告诉我,秦池野打了周晨没?”
  “你知道?!”张嘉琪兴奋了。
  两人有种说八卦搭上弦的小姐妹感,兴奋地都不知道从哪句开始讲。
  “我还是中午听一中兄弟说的,他是听周晨那傻逼同学说的,反正就传出来了,我没敢问野哥怎么回事。”张嘉琪先乖乖开口说自己的消息,“听说昨晚还有个姓裴的大少爷,弹得一手钢琴,是英华的,还是野哥同桌,我一听,这不是对上了。”
  裴岭嗯嗯,表示裴大少是他,让张嘉琪继续。
  “我也不清楚,都是听来的,野哥在门口就揍了周晨那个傻逼。”
  张嘉琪说完自己的消息,眼巴巴看裴岭,等着裴岭消息。
  “我知道周晨挺讨厌的,不过你们怎么结了梁子?”裴岭问。
  张嘉琪本来是等裴岭消息,结果裴岭说周晨挺讨厌的,当即附和点头,自动八卦内容贩售机,还是免费的,“我和野哥初中是实验一中的,周晨那傻逼也在,除了学习好点,样样比不上野哥,不知道吃什么屎了,嘴臭的到处乱说野哥的事情。”
  说到这儿遮遮掩掩的。
  “说秦池野妈妈去世,还有爸爸不要他?”
  “!!!”张嘉琪很快反应过来,“那个傻逼还敢说,活该被打。”
  裴岭:“他不知道我是秦池野同桌,好像他喜欢一个女孩,那女孩见了秦池野一面,夸秦池野帅,然后他就在他同学面前胡说八道了。”
  “我就知道又是这种理由。”张嘉琪啧啧出声,“周晨这人小心眼嫉妒心又重,自己没本事追女孩,都怪别人长太帅头上。学习成绩也就那样,每次学校什么竞赛,都是靠周家关系进的,水的一批……”
  “欸裴哥你怎么不说了?都是我说,说半天口渴。”
  张嘉琪叨逼叨完,发现裴岭拿起了书继续看,顿时问号。
  “说完了啊。”裴岭从兴奋听八卦小姐妹状态,切换成了无欲无求清清淡淡绿茶口,看了眼张嘉琪,“年纪轻轻的,不要太热衷说别人八卦,气质会变丑的。”
  张嘉琪:“……”
  “有吗?”
  裴岭肯定点头,“还会油腻。”
  张嘉琪怕了,站起来对着门后镜子照,门又被推开了,一看来人,张嘉琪一个手抖,“野哥,你啥时候来的?”不会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吧?幸好他没问,裴岭为啥不好奇野哥家里情况。
  不然就该他死了。
  秦池野本来看的是张嘉琪,不过一瞥,目光看到裴岭穿着宽大的球衣,露出白的发光的四肢,脑子里跟张嘉琪要说的什么忘了,也收不回目光。
  “你穿成这不冷?”
  裴岭翻了一页,抬头看过去,“还行,不冷。”说着伸直了腿,“有点麻了。”
  原本盘着的两条腿,伸直,又细又白又长,脚尖搭在床尾处,距离秦池野位置不过一两步的距离。秦池野盯着那两条腿,猛地回头看张嘉琪。
  张嘉琪吓得一个后退。
  “咋、咋了野哥?”
  “你回宿舍。”秦池野语气不商量。
  张嘉琪巴不得赶紧跑,立刻拉门离开。宿舍就剩下裴岭和秦池野俩人。秦池野站在原地,走了两步,又站着不同,手脚不知道放在哪里比较合适——
  有些尴尬。
  “干嘛?”裴岭先开口打破了这气氛。
  秦池野目光看向一排书架,一低头就是那件球衣,因为太过宽大,在裴岭身上,前倾露出脖颈胸口——
  “你不是要赔我球衣,还我。”秦池野说完脑子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裴岭坐直了,不可置信瞪大双眼,夸张的说:“上次赔你你不要,我都穿了,而且我就这一件睡衣,给你了我穿什么睡觉?!”
  不想要就不要,想要又要。
  他裴岭那么好说话?
  “你来就是要球衣?秦池野,你好小气哦。”
  “你——”秦池野一低头又对上裴岭的胸口,气得抬着头看书架,烦躁说:“随你便。”
  直接出了宿舍。门一关上,像是两个世界,里面那个空气稀薄,说话、站位,哪哪不舒服奇怪,一到外头立刻自由,空气都新鲜了。
  秦池野好多了,头脑也能思考,他来找裴岭,当然不是为了要球衣。
  他还不至于这么小气。
  是为了跟姓裴的说,不许在学校说他的事情。
  秦池野回头看了眼紧闭的裴岭宿舍门,头也不回赶紧走。


第28章 如何成为学神28
  晚自习秦池野和张嘉琪都没到, 估计是去网吧打游戏。
  裴岭看着空空的同桌位置,感叹了声:“只有脸能看了,脑袋空空不是很聪明呀。”
  但无所谓, 有一个聪明就行。
  -
  周一着正装。
  有上次没戴领结被抓住,扣分, 罚扫卫生, 裴岭有了教训,早起穿戴的整整齐齐。
  “嗬, 裴岭你这是干嘛去。”周现推门进来打着哈欠, 身上还一股烟味, 睡眼惺忪说:“不知道还以为你要在国旗下讲话。”
  裴岭退了两步,“你身上烟味好大,抽了一晚上烟?”
  “不是。昨晚和秦老大张嘉琪去网吧包夜了, 不是我抽的。”周现抓了把头发,“不跟你说了,我冲个澡, 刚才是翻墙回来的,就害怕被老王抓着。”
  王主任周一抓的很严的, 学校大门口站着和黑面神差不多。
  “秦池野和张嘉琪还会抽烟?”
  周现脱掉卫衣, 两脚互相踩着扒拉下球鞋,就穿了条单裤, 踩着拖鞋去卫生间,忙里抽闲的回了句,“哪啊,网吧那些老烟枪抽的, 后半夜能呛死人。”
  人已经进浴室了。
  裴岭收拾了书包,背着去食堂吃早饭。
  摸底考试后, 裴岭在高二十四个理科班中略略有了些名气,都是各科老师顺嘴提一句二班裴岭数学满分/理综满分/英语满分/语文就差九分满分,大部分的同学都是只听过名字,不知道真人长什么样。
  唯独理科四班男生记忆犹新。
  “看见没,那就是裴岭。”四班王宣皓叼了个大肉包说。
  六班的说:“还行,一看就是书呆子,长得挺秀气的,跟我们不是一路的。”
  “是啊,看着也没什么,就是长得好看点,怎么你们就怕成这副样子。”
  “是挺高的,但也不像能打的。”
  王宣皓啃着肉包子,想起体育课篮球场上的倒喝彩声,忠告的眼神看着对面几人,“看大家是兄弟才跟你们说的,这个人,不好惹,以后篮球场上遇到了,最好别出声哔哔。”
  “为啥呀?他打篮球很厉害吗?我不信还打不过他了。”
  王宣皓三两口吃完包子,喝了口豆浆说:“没见他打过篮球,但是——”故意说的含糊起来,“野哥很护着他,反正我话撂这了。”
  “???”
  “不会吧?野哥护着书呆子?”
  ……
  周一早自习读语文。
  裴岭去的早,班里吵吵嚷嚷的在搬桌子,才想起来,每一周要换位置。上一周他们组坐在中间靠左的位置,这一周就要换到靠墙最边上。
  高二的书很多,大部分同学将教材堆在桌面上,跟一堵墙一样高高的。现在换位置,搬书掏桌洞太麻烦了,干脆搬桌子,直接换。
  “裴岭,要不要帮忙?”林可搬完自己的了,顺口问。
  有人帮那当然太好了。
  “好啊,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