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可李文丽热心肠,想着来时老公的拉踩行为,这会夸周晨,捧场说漂亮话又不要钱。
  “是是是。”裴洪豪给老婆面子,就是心里想,会弹个琴也没啥了不起的,还是我家小岭拿那么多满分比较牛。
  周言礼顺着说:“小晨,你裴叔叔阿姨夸你,那你表演一个?”
  周晨握紧了拳头十分不乐意。他练钢琴练的那首曲子是想表白用的,但那是国庆晚会上弹,而不是今天,现在,这么多不认识的叔叔阿姨。
  对话太熟悉了。
  华国的小朋友,但凡有点才艺,逢年过节家里来客人亲戚,父母上去就是:走,表演一个。
  小朋友大多数是不乐意且煎熬的。
  但现场有个叛徒小朋友——裴岭。这题他爱啊,这多好的炫技婊的机会。
  正是想睡觉,周太太联手送了枕头。
  想维护同桌,周总亲自送儿子的脸。
  来都来了,不婊白不婊。
  “爸,我也表演一个吧?”裴岭先是拉回了所有人注意力到他身上,绿里绿气笑的乖巧说:“今天正好是小晨哥哥生日,我给他作伴,送一首曲子,祝他生日快乐。”
  李文丽看到裴岭那笑容,眼皮跳了跳,抢救说:“小岭你还会弹琴?”
  裴洪豪对儿子就没有不答应的,正要一口说好,听老婆这话理智回笼,就怕儿子丢脸,侧目过去。
  “会一点,不是很精通。”裴岭微笑,“小晨哥哥先来?还是我抛砖引玉?”
  裴洪豪看儿子愿意,想弹,那就无所谓丢不丢脸。他裴洪豪的儿子就是上去弹个两只老虎,他看谁敢笑话?!
  “小晨先来吧,说好的。”裴洪豪不乐意说自己儿子是砖。
  哪怕裴岭谦虚说也不行,那两只老虎必须是玉。
  周晨被架着,幸好他这钢琴曲练过,听裴岭后妈的话,裴岭应该没学过多长时间。
  客厅就有一架三角钢琴,周太太文雅,买来偶尔弹弹,陶冶情操的。
  众人移步,灯光一打,周晨穿着白西装,坐在琴前,透过人群看到同学都在看他,心里对后妈的不满,现在没了,是个表现的好机会。
  他爸也在看他。
  刚才裴洪豪拿裴岭成绩对比他,现在是时候好好表现了。
  周晨弹的是流行曲,示爱的,甜甜蜜蜜,流畅的弹完。起身,弯腰鞠躬。
  在场的宾客鼓掌,说不错,挺好的。裴洪豪怕儿子压力大,说:“我听就那样,听不出好坏,小岭放心弹,没事,爸爸在这儿支持你。”
  “我也支持哥哥~”小赔钱困的揉眼睛,一听哥哥比赛,就精神了。
  李文丽从裴岭提出要弹琴时那个笑,到现在越想越不对劲,就凭裴岭吃什么不吃亏的性格,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主动丢面子?
  “小岭,你加油。”李文丽犹豫了下,补充:“给……留点面子。”
  后妈真是知己呀。
  再看他爹和小赔钱两脸傻乐捧场中带着一丝丝担忧,裴岭:……
  殊不知,李文丽如今这幅样子,都是裴岭拉练的结果。
  裴岭今天穿的休闲自在,没那么板板正正的,不过他长得特别好,皮肤白,杏核眼,鼻梁挺巧,灯光下,睫毛长的忽闪忽闪,笑起来又乖又甜,是长辈们喜欢的那种‘乖巧、干净’孩子。
  众人包围着,客厅远远的一角落,秦池野靠着柱子,就那么看着钢琴前的人。
  够装的。
  和昨晚游戏里说骚话的判若两人。
  钢琴键落下第一个音符。
  裴洪豪抱着小儿子,好方便听他哥弹琴,不像是两只老虎?
  弹岔音了?
  吊起了听众的耳朵,接着,音符像是雨点落下,节奏轻快,显然不是流行乐曲,但也不像是古典钢琴曲,听着音调简单,没什么难度。
  裴岭弹得很投入,轻快,嘴角笑容微微上扬。
  周晨心里嗤笑:就这?也好意思出来——
  急拐弯,轻快的音符小调变得复杂,裴岭来了一个加速炫技。
  钢琴键上十指飞舞,修长纤细,能看到残影。围观群众脸上神色从‘小孩不错’、‘打打闹闹的水准’,到突然清醒,惊讶,目光一错不错的盯着钢琴上飞舞的手指。
  落下最后一个音符。
  裴岭收回手,宛如在音乐会舞台上表演一般,从容起身,装逼到了最后,就差一脚了。
  “这首《Micmacs à la gare》送给小晨哥哥,小晨哥哥十八岁生日快乐呀~”
  钢琴曲的法语发音很正。
  完美。
  掌声雷鸣下,裴岭的目光与人群外靠在柱子上的秦池野相遇。
  同桌,有没有被我闪到~
  ……很装。
  作者有话要说:
  《Micmacs à la gare》法国电影《尽情游戏》插曲,我没看过,临时打脸查的,曲子还挺好听,小裴同学嫌不够装逼,特意炫技秀了一把【小裴:闪耀.jpg


第26章 如何成为学神26
  掌声热烈。
  “裴总养了个好儿子啊。”
  “这手钢琴, 应该是从小就学吧?”
  “我家小孩从小练,也比不过裴少爷这一手,太好听了。”
  “手指也漂亮, 细细长长的,一看就有弹琴的天赋。”
  “最后说法钢琴曲是法语吧?真好听。”
  “诶呦, 裴总怎么养孩子的?改天真的请教请教。”
  ……
  裴洪豪怀里抱着小儿子, 面对所有人的恭维,他常年身居高位, 有人故意迎合吹捧, 还是真心实意的夸, 或者是两者都有,他还是能分清的。现在就是两者都有。
  那也是小岭,他儿子有实力有本事。
  裴洪豪当爹的一脸自豪, 直率笑说:“都是小岭自己争气,他从小就聪明机灵,学什么都快, 钢琴我都没给他特意报班,估计是自己偷偷学的——”
  啊, 爸, 我的宝典你怎么能随口爆料!裴岭立刻微笑接口:“叔叔阿姨,钢琴是以前上学跟兴趣班学的, 没特意学。”
  “看到没,没特意学,就这么厉害。”裴洪豪更自豪了,夸下海口, “我儿子要是特意去学,那国外的啥啥钢琴大奖, 不得有我家小岭名字!那就是钢琴少年天才!”
  裴岭:……爸比,过分了。
  围观群众纷纷赞扬点头,觉得是这个道理,随便跟着兴趣班学学,你看看刚弹琴的手,看看那速度,他们不是专业的,说不出是什么水平,但不是专业的他们能听出来。
  周家大公子也弹了,还是几分钟前,这才是业余普普通通水平。就是听个曲。
  再看裴少爷的,像极了在音乐厅看钢琴师演奏那种,有范儿!
  裴岭有真材实料,加上裴洪豪的地位身份,围观群众当然是逮着吹了,吹的有内容。裴洪豪是来者不拒,还能聊嗨,比吹的那些人更夸张,这要是个脸皮薄的小同学,能当场钻地缝要求‘爸,不要说了’!
  太羞耻了。
  但裴岭是一般小同学吗?
  他不是啊,别人夸他,只是略略羞涩一笑,表面乖巧说:“哪里哪里,叔叔阿姨夸奖了。”、“谢谢叔叔阿姨,小晨哥哥弹得也不错,听出来练了好久,还挺顺畅的。”
  深谙拉踩话术,婊的一杯绿茶。
  “对,小晨弹得也行。”裴洪豪嘴上这么说,手上安慰的拍拍周晨,说:“你还小,已经很可以了。”
  明明是安慰,但周晨只觉得对方仗着身份在羞辱他,包括裴岭。面上还僵硬维持着微笑,心里恨死了裴岭,他说弹琴,裴岭也弹,上去故意装的前头不熟一般般,后头炫技打他的脸。
  周晨年纪小,尽管伪装体面,可在场都是生意场的老手,哪能看不出来。
  周言礼心里也有些气,是嫌儿子不争气给他丢面子了,这么多人,他的生意场上朋友、对手,结果被裴洪豪的儿子一连串压着打,但现在要是骂了周晨,那他的面子才没了。
  “裴叔叔在鼓励你。”也不要求儿子做回应,周言礼很快岔开话题,脸上带着欣慰笑说:“你今天十八成年了,爸爸希望你以后有担当,有智慧,有份礼物送你。”
  周晨脸上别扭的,听到礼物略微自然了些。
  旁边的来宾接收到了信息,当然是说几句场面话。
  接下来是要走流程了。灯光暗了,服务人员推着蛋糕车前来,周晨闭眼许愿时,看了眼人群中站着的裴岭,明明什么都不做,衣服也很日常没穿礼服,但就是人群中耀眼,被所有人目光环绕,他有些嫉妒,闭上眼。
  我希望,裴岭能倒大霉。
  睁开眼,吹蜡烛。周晨切了蛋糕。周言礼拿了准备好的礼物盒递给了儿子,“生日快乐,儿子。”
  “谢谢爸爸。”周晨接了礼物,当众拆开。
  是一辆法拉利的跑车钥匙。
  周晨看到同班男同学眼底不掩饰的羡慕,看到他喜欢的女孩脸上有些惊讶,有些得意和满足。
  “是跑车诶。”裴岭嘴上说着羡慕的话,还鼓了鼓掌。
  裴洪豪当即说:“小岭喜欢?爸爸给你也买一辆。”又看了眼那款钥匙,自以为压低了声说:“爸给你买个限量款超跑。”
  意思周晨手里的跑车是法拉利的入门款。
  不算什么。
  裴岭:……爸,你也太配合了!
  “可是我明年才成年。”裴岭很‘苦恼’。
  裴洪豪暴发户说:“这有什么,你喜欢买来放家里车库,没事看看,多买俩!颜色不一样,你看着也好看。”
  这口气没听前因后果的,以为是买大白菜。
  周言礼嘴角抽抽,周晨握着的车钥匙也觉得不香了。好在宴会进入了尾声,周太太送客人,周言礼今晚是哪哪都堵着不顺,小辈们的较劲比较,周言礼没放在心上,主要是和浣熊的合作。
  裴洪豪开的公司叫浣熊。
  最早,裴岭没出生前不叫这个。什么振华工厂、耀华煤矿、兴华面粉厂,等裴岭出生后,裴洪豪的产业涉及的越来越多,最后整合成了大集团,全改名字,就叫浣熊。
  叫这个名字也是因为裴岭。裴岭小时候去动物园就爱看小浣熊,还爱吃小浣熊干脆面。
  现在做大了,这名字跟玩似的,裴洪豪也没觉得哪里不好,不换。
  说好记,亲切,很符合他们公司的企业文化。
  每次论坛网友扒一扒那些让人不能理解的企业名字时,浣熊绝对是榜上第一。网友不知道这名字来源是因为裴总儿子喜欢,贴上裴洪豪照片,以及起家以来的行事作风,最后结论就是每个钢铁猛男心里都有个少女心。
  裴洪豪背负太多。
  周言礼想和浣熊合作,今晚一事无成,连裴洪豪口风态度都不明了。
  “太晚了,潜潜都困了。”周太太说。
  裴洪豪单手抱着小儿子,小赔钱脑袋趴在爸爸肩膀上,已经睡着了。李文丽说:“平时在家八点多就睡了,今天坚持到现在,还玩了这么久,正常的。”
  小赔钱都是听完哥哥弹琴才坚持不住睡着的。
  周太太陪笑,与丈夫送裴家出门。裴岭回头看了一圈,没秦池野的影子。
  他同桌两条大长腿跑的很快。
  “小岭看什么呢?”裴洪豪注意到了儿子。
  裴岭收回目光,说:“我弹琴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我同桌,还想上去打招呼,人就不见了。”
  “你同桌?今天来的都是小晨的同学,小岭同桌叫什么?”周太太正说,突然注意到门口灯下的少年影子,一下子认出来了,撞了下旁边老公胳膊,“是不是池野?”
  周言礼目光侧过去,脸上一下笑开了,“还真是池野。这孩子怎么现在才回来?今天小晨生日,你说了没?”
  “说了,可能池野忙,忘了。现在到了也不晚。”周太太语气客气又热情,还替没到场,姗姗来迟的秦池野找了借口。
  跟在最后的周晨听到秦池野来了,眼底闪过害怕,站在最后默不出声。
  他在游戏厅说的那些话,秦池野又没听见。没事的。
  秦池野换了衣服,穿了件黑T,像是匆匆冲了澡,短短的像是寸头的发丝都是湿漉漉的。周言礼见了人,先乐呵呵说:“池野你吃过了没?怎么这么晚回来?”
  “嗯。”秦池野语气淡淡的,目光看向裴岭。
  周言礼也不在意,仍旧笑着和裴洪豪介绍:“这是我外甥秦池野,我妹妹的孩子,他爸爸是秦诏,在京都忙,池野从小和姥姥亲,初中就在这边生活。对了,池野,你爸今天早上还给我打电话,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他这么说?”秦池野看了过去目光没什么情绪的问。
  周言礼尴尬笑了下,说:“他想你——你不想回去就算了,我跟他说。”
  短短的对话,周家夫妻的态度太好品了,秦池野显然不是周晨嘴里说的那种极品亲戚,来豪门周家打秋风的小孩。尤其周言礼介绍秦池野身份,明晃晃的提秦池野爸爸大名——
  有所图。
  “嗨,秦池野!”裴岭招财猫猫手挥挥。
  秦池野本来没表情,听到裴岭坦荡的招呼,目光看过去,没刚才语气冲,说:“你要回去了?”
  “小岭你认识池野啊?”周言礼错愕一瞬。周太太想起来了,说:“池野是在英华念书的,小岭刚才说的同桌——”
  裴岭笑嘻嘻,特别骄傲说:“秦同学是我的新同桌,我考试拿了第一,亲自选的同桌。”
  语气姿态宛如选妃。
  秦池野隐藏在夜色下,寸头像是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