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看。


第二节 是语文课,语文老师抱着卷子进来,脸上带着笑,“来卷子发下去,咱们班这次的语文成绩不错,有三位特别好,重点表扬。”
  刘敏发卷子,卷子是按照成绩高低排序的,一低头,看到名字愣了下。
  又是裴岭。
  “咱们班有两位并列第一,裴岭和刘敏。”语文老师在讲台上同时说。
  全班惊了:“又是裴岭。”
  “卧槽,语文也拿了第一?!”
  “好牛啊,两个第一了。”
  刘敏将卷子发下去,第二张果然是她,第三名是苏夏——
  “苏夏第二,差两分,有些粗心,下次要注意。”语文老师笑说:“大家给这三位同学鼓鼓掌,没考好的也不要气馁,加油,向三位学习。”
  全班目光纷纷向后移,看向倒数第二排的裴岭,呱唧呱唧开始鼓掌。后排张嘉琪表现的最为激动,“牛啊!小裴同学!”要不是正在上课,张嘉琪能扯着嗓子喊起来。
  裴岭沐浴着暗搓搓打量羡慕的全班目光,淡定、优雅、微笑。
  我可真棒!
  嘻嘻嘻。
  徐柳侧着头想看看裴岭语文多少,裴岭注意到,体贴的将胳膊移开,可以让同桌看到卷面的分数,说:“没发挥好,只考了一百四十一。”
  “有些退步唉。”
  徐柳:……捏妈的。
  等了一小会,她的卷子下来了。语文是徐柳擅长的,一看卷面,本来很不错,有一百二十一,是她历次的语文成绩最好的,但每当她想得意时,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有些退步唉’、‘没发挥好’、‘只考了一百四十一’无限循环。
  徐柳沉默了,眼眶红了。
  裴岭最初没注意到,等发现时,吓了一跳,真挚安慰说:“你这次是有点低,没关系啦,下次努力就好,语文题这次也——挺难的。”
  好违心哦。裴岭默默想,他可真是个好同桌。
  徐柳:……这次语文是有些难,她复习废了功夫很认真,成绩也很好,可——
  裴岭你别用‘勉强’表情说挺难!!!
  徐柳心态崩,趴在桌上不理裴岭,只想骂人,可也知道人家考的好是人家的本事,还好心安慰她——更难受了。
  裴岭干嘛要安慰她!!!
  不然还能心里骂骂!
  同桌心态好容易崩,幸好下午就能换同桌了。裴岭为了徐柳的健康着想,不让他婊是不可能的,那只能换个心大的,可以让他痛痛快快婊起来的同桌。
  这么一想,后头好人卡张嘉琪很不错。
  算盘打的响,裴岭晃了晃jio,后头秦池野瞥见了,姓裴的又想打什么主意?
  一打铃,语文老师说了下课,刚一走,班里沸腾起来了,前排的同学都往后来,张嘉琪坐在位置上就跟售票员似得说:“在这儿坐了这么久,还没见过像今天这么生意好的。”
  坐后排的除了个子高,剩下的就是不好好学的,加上秦池野坐镇,平时班里后排这块,下课没同学来‘串门’,想学习想问问题的都往前头跑,还是第一次前排往后排跑的。
  “小裴同学给咱们争光了。”张嘉琪得意。
  秦池野没理张嘉琪,对于‘咱们’也没说什么,只是目光往斜前方桌下扫了眼。
  果不其然,又开始抖起来了。
  “裴岭裴岭你语文多少分?”
  “你是不是傻,语文老师说了,刘敏和裴岭并列第一,刘敏一百四十一。”
  “卧槽还真是一百四十一,语文第一,数学也第一,太牛了。”
  “好厉害啊。”
  裴岭微微一笑,谦虚说:“还好啦,这次题不难,很简单。”
  所有人:……
  徐柳忍不了了,咵的起身,椅子弄的巨响,其他人看过去,徐柳不想理,直接去了前排。
  她就知道裴岭说题难是骗人的!
  前排刘敏苏夏几个扎堆说这次成绩,刚也听到后面响声,看徐柳过来,刘敏让开座位,让徐柳坐她的,“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眼眶都是红的,但大家同学这个年纪,不好当面问怎么哭的。
  “还能是谁,我不想和裴岭坐同桌了!”徐柳说。以前是嫌裴岭不学习影响她,现在则是被刺激的,裴岭不学习,考的成绩都比她好,听听说的那些话。
  她受不了了!
  “他说什么了?仗着这次考的好就目中无人了?还欺负你了?”苏夏同桌问。
  徐柳:“倒也没有,就是——”她不想说这个话题了,难不成说裴岭安慰了她,是她自己菜。
  “算了不说这个了。”苏夏出来打圆场。刘敏接话,“对,成绩跟自己比,有进步就好了。”
  苏夏同桌点点头,还是不服气,说:“全部成绩还没下来呢,也不一定第一就是裴岭,我不信他科科都能拿第一。”
  其他几人没有接话,各有各的沉默。
  苏夏同桌觉得没面子,“随便吧,反正就一次摸底考,又不记全年级,更别说还有省考排名,他那么牛就算考到了咱们班第一,又怎么样,人家一班才是精英火箭班,我们这题和一班的都不一样,我一个同学在一班,那题才叫难,我看都看不懂。”
  “别为这个生气了,好好努力加油吧。”苏夏心不在焉的说,心里却感到一丝丝的害怕。
  他怕裴岭真的考的好,拿了班级第一,和上辈子发生的不一样。


第三节 本来是美术课,被化学老师给占用了。严老头带着理综合卷子进来。
  平时严老头都不苟言笑,很凶的一老师,今天往讲台上一站,竟然露出一丝丝笑容,不过更让底下同学毛骨悚然,安安静静。
  “咱们班这次理综合有一位同学考的很不错。”严老头刚开了个口,发现全班同学往后排看。
  沐浴着熟悉的目光,裴岭:微笑。
  “没错,是咱们班的化学课代表裴岭,基础还行,班里第一,别骄傲,继续保持。”
  全班同学:……
  为什么从严老头的话里,听到了一丝丝熟悉的味道。
  裴岭上去拿自己卷子,对于严老师说的别骄傲,十分认同,他会继续在以后的考试中,保持没发挥好,一般般啦,好像做错啦,怎么办好难哦,这样谦虚低调的好品质的!
  “多少分?”
  “裴岭你多少分?”
  前排同学好奇,裴岭穿回过道时小声询问。要是以前当然不敢在严老头课上这么放肆,不过今天严老头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裴岭谦虚说:“一般般啦,也就满分。”
  “???”
  “!!!”
  “卧槽。”有人没忍住说了脏话。
  严老头瞥了眼,当没看见,敲敲桌子,“今天讲卷子,有些人我不知道他上课给谁上的,我讲过的题,都能答错……”
  苏夏根本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裴岭理综满分,而苏夏的同桌听到‘满分’俩字,脸一下拉的好长,裴岭理综合竟然能拿满分,是不是抄的啊,有人竟然能拿满分……
  幸好最后一节课是美术课,二班同学还能喘口气,不然英语再爆分数,真的要惊过去。
  比爆自己成绩还要刺激,是需要吸氧的程度。
  这就是学霸的世界吗?
  有人给裴岭算总成绩。
  “数学满分一百五,理综满分,语文一百四十一,卧槽五百九十一了。”
  “大神,裴大神,下午选座位能不能和我坐?”
  “我可以包你早餐的。”
  “大神选我选我。”
  裴岭:“我不想坐前排,因为我会经常在课上睡觉,可能会打扰到你们学习。”
  前排几位选我同学:……课上睡觉?
  装什么逼,但又一想,好像因为裴岭数学课睡觉还被老班叫到办公室过。
  这他妈什么魔幻世界。
  张嘉琪挡着人,“干什么干什么呢,裴岭不喜欢坐前头,别吵了。”又感动汪汪说:“小裴同学,你真不打算换位置,还坐后头?我就知道,你对后排还是有感情的。”
  裴岭看了眼张嘉琪,不仅对后排有感情,还对你很有感情。
  你以后就是我婊演工具人了!
  “好兄弟嘛。”裴岭拍拍张嘉琪肩膀。
  秦池野目光放在张嘉琪的肩膀上,站起来说:“张嘉琪,打球。”
  “诶,好嘞。”
  要中午打球,那就不和裴岭一起去食堂了。他们习惯先打球,打完了洗个澡再去食堂吃饭,反正早上吃得多也不饿,要是吃饱了,一时半会玩不了篮球,撑。
  裴岭一人去吃午饭,发现食堂看他的同学多了。
  还不知道,一早上,连串的爆成绩,‘高二二班裴岭’这个名字已经在高二理科班传遍了。
  数学满分!
  理综满分!
  语文141!
  上课全程睡觉,听都不听,班主任批过,听说打赌考得好就不管以后课上睡觉,严老头的化学课敢迟到,结果两级反转,一节课下来,严老头钦点课代表,已经是严老头的心头宝了……
  宿舍里周现跟说评书似得,抖着腿,嘚啵嘚啵讲,偶尔擦擦溅出来的口水。
  “……我一听是你的名字,卧槽直接震惊了,抓着问是不是二班的,是不是你那两个字裴岭,我同学说是,牛逼啊兄弟,太牛了。”周现连说了好几声脏话表达他的震惊程度。
  裴岭沉思了两秒钟,说:“周现,你和张嘉琪关系一定很好吧。”
  “欸?你怎么这个都知道?果然牛批,学霸就是聪明就是叼。”周现开心,“我们以前初中一个班的,还有秦老大,后来都跑英华来了,不过没一个班。”
  “张嘉琪跟你说的?”
  裴岭摇头,“不是。你们俩身上气质太像了。”
  都很中二的义气。
  适合婊演,还看不穿。
  作者有话要说:
  谦虚的小裴:我会继续保持哒~


第16章 如何成为学神16
  许文翰从外推门进来,直冲冲到了裴岭的床位处。
  “裴岭,你数学理综合满分是不是真的?”
  “干啥,你想干啥。”周现吓了一跳,站了起来,也往裴岭床位跑。
  两人扎成了一堆,许文翰看了眼周现,“我在问裴岭。”
  裴岭还没说话,周现又抢话:“我就说平时许大书呆子高贵冷艳,连看我们一个眼神都不给的,今天怎么急吼吼,原来是这个啊,不用裴岭回答,我替他说了,是真的,我兄弟牛批,厉害吧?”
  许文翰和周现俩平时不怎么说话,许文翰嫌周现每天打游戏还说脏话,打扰他学习。周现嫌许文翰每天趴在桌前学习,无时无刻不拿个书看,嫌他打游戏吵,许文翰每天早上六点醒来,洗漱刷牙叽里呱啦背单词不吵了?
  他都是心胸开阔,从来不说。
  “不像某些人整天趴在桌上学,怎么,成绩下来了不如意?”周现嘴和张嘉琪是一块贱的。
  许文翰脸色不怎么好。周现贱嗖嗖哦哦笑,“说中了?哈哈哈。”
  “周现你没被打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壮。”裴岭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没人敢,我小时候学柔术,张嘉琪都打不过我,不过——”周现实话实说,“我打不过秦老大,以前打群架,还是秦老大救了我,那群鳖孙搞阴的,说好单打独斗,结果一堆人埋伏。”
  裴岭听得津津有味,没想到校霸真有打群架的风云历史。
  像只校霸了,不然真只有打篮球、幼稚标签了。
  话题太过发散,许文翰又问了一遍:“裴岭你成绩是真的吗?”
  “真的。”裴岭点点头,谦虚说:“这次摸底考,题太简单了,也是我侥幸发挥的还行。”
  许文翰是直肠子,有来有回那种,他问了裴岭的成绩,自动自发报自己的成绩,只是说的时候看了眼周现,“我也还行,全班第三,不过我们文科一班是重点班,出题的难度和普通班不一样。不像有些人,我语数英加起来,比他全科都高。”
  裴岭:……
  这是和他掰头呀!!!
  “也是。”裴岭一点都不生气,还很高兴,微微一笑,说:“你说得对,这次也是运气好,等省考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唉。”
  周现果然看不懂婊演,果断站兄弟,“你叹什么气,已经很牛掰了!”
  许文翰抿了抿唇,坐到自己床位,拉起了床帘,闭麦了。
  周现嘿了一声,转头跟裴岭说:“他几个意思?等等,刚才那个书呆子是不是说我全科加起来不如他语数英高?是在内涵diss我吧?”
  “……你现在反应过来了?”裴岭想笑,看周现撸并不存在的袖子,好心奉劝一句,“别冲动,一会丢的是自己面子,算了算了。”
  “你也不信我?”
  “你信你自己吗?”裴岭反问。
  周现:……
  “算了算了,打游戏去了。”周现骂骂咧咧离开,躺在自己床上,可能生气,也阴阳怪气大声说:“有些人上课睡觉打游戏,诶就是玩,诶就是不学习,人家都考满分,不像有些人天天学习才考第三。”
  裴岭:……很好,周现学会了拉踩,还拿他当-枪-使。
  好在许文翰没理,周现说完报仇了,高高兴兴继续打游戏。
  中午午休半小时,裴岭起床去洗脸,周现不知道跑哪去,宿舍就他和许文翰。许文翰在洗手池那磨磨唧唧站着,裴岭带着一脸水珠,侧头问:“你有话要跟我说?”
  “……我不是说你不行。”许文翰开口,“本来就是普通班和火箭班题难度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