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岭回到宿舍下午三点多,周现和许文翰都没到,这种绝妙的好时机,此时不偷偷学习,什么时候偷偷学?!
  于是放下水果,放下新衣服,关起了门,从书架上拿出《五三》,如痴如醉的干了一套题。
  ‘噔噔’,敲门声。
  “没人在吗?灯亮着。”
  周现掏出钥匙开门,推门进来,就看裴岭躺在床上,眼神有些慌乱,还将什么东西往枕头下藏了藏,这副‘匆匆忙忙’又‘故作镇定’的模样,很像他晚上不睡偷偷打游戏,被他妈推门进来抽查的表情。
  但——
  周现想起那个夜晚,踌躇的握着门把手,谨慎问:“要不我在出去?你还忙吗?”
  “……”裴岭:风评被害。
  他真的没有在进行男高中生生理健康活动。
  “不用,我打算洗衣服来着。”裴岭淡定找到借口。
  周现一副‘不用我找借口太好了’的轻松表情,说:“哦哦,那你忙,我打会游戏。”
  空气中还充斥着淡淡的尴尬。
  裴岭面不改色的拿了要洗的校服去楼下洗衣房,然后忘了带洗衣液还有消毒液,公用的洗衣桶也要消毒清洗,跑上跑下,热的一身汗,干脆换了睡衣睡裤。
  “小裴同学洗衣服呐?”
  不用看,听声音就知道张嘉琪。裴岭回头,张嘉琪怀里抱着个篮球,看样子是去打球,他的背后是秦池野,冷冷的一张脸,一手抄着兜,另一只手拿了瓶水。
  两人目光微妙的在空中相遇。
  裴岭是看到秦池野身上同款球衣,两人撞衫了。他觉得他穿更好看。自信.jpg
  而秦池野则想到,中午这个小变态的ID。
  气氛微妙。
  张嘉琪不知道裴岭开小号,用ID怼秦池野的事,乐的鹅鹅鹅,张口嘚啵说:“怎么回事小裴同学,你不打篮球还穿球衣,穿球衣都不说了,怎么还和我野哥同款,你是不是有点什么别的心思?”
  这话题明晃晃的踩秦池野雷点,要是以前秦池野就动手揍张嘉琪,但中午秦池野被裴岭怼过,现在闭口不言,莫名有种较量,目光看猎物似得盯着裴岭。
  中午你说我追你喜欢你。
  现在呢?
  穿同款,谁喜欢谁?谁不要脸?
  “上次弄脏了你野哥的衣服,赔他,他不要,你要想和你野哥穿同款,我一会脱下来送你。”裴岭笑眯眯道。
  秦池野脸一下子黑了。
  张嘉琪吓得连连摆手,“别别别,我不配和野哥穿同款,你别害我,咱们好歹打过游戏建立过战友情,怎么专挑我下手。”
  “因为你对你野哥心思多呀!”裴岭故意的。
  秦池野脸更臭了,直接走人。
  “裴岭,我叫你祖宗了,你怎么净坑我?”
  裴岭无辜:“是你先开口的。”
  张嘉琪:……
  他是看出来了,小裴同学吃什么都不吃亏,交手是讨不到好的。
  晚自习张嘉琪在位置上,秦池野没见人影。裴岭正在写作业,张嘉琪主动戳裴岭背,说:“我老大生气了。”
  “?”裴岭问号,关他什么事。
  张嘉琪:“我野哥大直男,你那话一说,下午打球都不待见我。”
  “他?直男?”裴岭露出不可思议表情,回想下第一天穿过来时,脑里滚动播放的小说,又看了看前面的苏夏背影。
  难道苏夏是女扮男装?
  啊……
  不可能。他被张嘉琪带的智商都短暂下线。
  “你那什么表情?我野哥怎么就不能是直男了?”张嘉琪无语。
  裴岭收回目光,意味深长说:“你有没有想过,你老大也许没遇到喜欢的人,要是遇见了,也就不直了。”
  “怎么可能。”张嘉琪嗤之以鼻,谁还有这么大本事,能掰弯他野哥?
  裴岭手拿小说剧本,淡定问:“赌吗?”
  这本来是送分题,正好可以在裴岭这儿赢回来,结果张嘉琪犹豫了。
  “……就、就不赌了吧。”
  裴岭转回身,轻笑了声,年轻人跟我斗!
  这笑声在张嘉琪耳朵里,再看看裴同学肯定的背影,不是,裴岭怎么就这么信誓旦旦呢?
  徐柳第二节 晚自习就跑到前排了,抱怨说:“明天要考试,我在复习,张嘉琪和裴岭一直聊天,唉,赶紧考吧,考完我绝对不和裴岭再坐了。”
  “他们应该声音不大吧?”刘敏问。
  “是不大,就是说的话题——”徐柳不知道怎么开口。
  勾起了听八卦的心,刘敏催说什么,徐柳压低声说:“好像是说,秦池野喜欢男的?”
  “啊?”
  “不会吧?”
  苏夏停下了做题的笔,不应该是裴岭喜欢男的暗恋秦池野吗?怎么反过来了?
  “还是别乱传了,校霸不是好惹的。”
  “对对对,反正跟我们也没关系,夏夏这个数学题你能帮我看一下吗?”
  -
  周一有升旗仪式,英华规定学生着校服正装,佩戴校牌。要是没穿对、没戴校牌要扣班级分的。
  正装校服按季节,夏季是衬衫短袖,男孩是蓝色中裤,女孩是短袖蓝色百褶裙,都是配同色领结,黑色小腿袜。春秋季是长袖衬衫,长裤和中长裙,冷点有毛线背心,再冷有西装外套。
  像是演电视似得,所以外头才说英华是‘贵族’高中。
  十一没过,按夏季穿搭走。
  “记得戴校牌。”裴岭起了个大早,昨晚只偷偷做了一套题。
  许文翰背着书包返回到自己床位前,抓了校牌,“差点忘了。谢谢。”
  “我发现你今天心情很好,有什么好事吗?”周现顶着黑眼圈,不是很理解,周一能开心起来的人。
  裴岭对着镜子别校牌,眼睛弯了弯,说:“今天是个好日子。”
  摸底考终于要来了!
  仪容完美,才能配得上首次考试。
  裴岭背着书包,出门时都哼着歌,吃了早饭,到了教学楼下,纪律大队的检查校牌,同学正拦着秦池野,说:“没戴校牌,哪个班的?”
  “学姐咱们还是算了吧。”女同学悄悄扯学姐的袖子提醒,“是秦池野。”
  校霸恶名响当当。
  此时一只心情好的裴岭路过,助人为乐的顺手掏出备用校牌递给秦池野。
  “不用谢。”然后哼着歌儿高高兴兴上楼。
  秦池野拿着校牌,盯着上楼的背影,什么东西,姓裴的今天吃错药了?
  “有、有校牌了就行,你上去吧。”学姐也松了口气,不用跟校霸对上。
  秦池野手握校牌,顶了顶后槽牙,跟了上去。从后门进去,就见上楼还高兴的背影,现在坐在位置上,一手掏笔袋,一边说:“诶呀,马上要考试了,好紧张哦。”
  “……”秦池野晃了下神,坐下。
  姓裴的是不是人格分裂?
  徐柳心想你活该,上周不好好学,每天上课睡觉,说小话,现在知道急了,但秉持着同学情谊,加上她也忐忑,想在差生身上找到安慰,便说:“我听说,题应该不是很难。”
  不是很难?
  裴岭挎了下脸,竟然不是很难。
  “这样啊,那好点吧,我还是很怕,也没复习,万一考砸了怎么办?”裴岭一手撑着下巴叹气。
  徐柳也怕,“尽力吧,反正只是一次摸底考,也不记全年级排名,就是班里排。”
  还不记年级排名?
  裴岭深深的,由衷的,真切的叹了口气。
  后排的张嘉琪本来还不死心,想抄裴岭答案,现在看裴岭忧愁的样子,一时间有些不敢抄了。
  不会比他成绩还菜吧?
  早读铃响。
  语文老师带着试卷过来,让班长发下去。这次摸底考的题都是英华各科老师出的,有的班还不一样,不记年级排名,就是单纯的小测验,摸摸同学的底子,知道班里进度在哪里,好调整教学方案。
  “大家不用紧张,开始吧。”
  早上语文结束,班里气氛轻松。
  徐柳高兴合着笔袋说:“还不错,不是很难。”就看她同桌又叹了口气,好像考砸了的表情。
  不会吧?题这么简单,还不会写,这得多差。
  “裴岭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难受。”裴岭摇摇手,太简单了,没有发挥的空间。
  哭了。
  徐柳看裴岭哭丧着一张脸,都不好意思心里取笑了,也没时间安慰裴岭,要举行升旗仪式了。
  列队在操场上站好,仪式还没开始,大家小声讨论着题。
  “还不错,挺简单的。”
  “我也觉得简单,但你们知道吗,裴岭竟然觉得这个难,刚哭丧着表情,可难过了。”徐柳说。
  “真的假的?这还难?”刘敏无语。
  苏夏回头看了下裴岭,隔着几个人看不清,不过好像确实不怎么开心。
  升旗仪式结束,上周逃课被教导主任抓住的几个学生要念悔过书。二班就出了俩,张嘉琪先上,洋洋洒洒的一张纸,摊开,叭叭的读,一听就是网上抄下来的。
  轮到了秦池野。
  秦池野校服衬衫没戴领结,扣子也不好好扣整齐,没穿小腿袜,野的一批。王主任看了脑充血程度,又拿秦池野没办法,说:“你悔过稿呢?”
  “我上去随便说两句。”
  王主任戒备:“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还想分享你的翻墙经验?!”
  秦池野没说话,默认。
  王主任差点背过去,“你别上去了,扣分,扣你们班级分!”
  升旗仪式结束,到了数学考试。
  “啊啊啊啊数学,我好怕,夏夏一会能不能让我看看?”
  苏夏迟疑了下,“不太好吧?”
  “夏夏救命,求求了。”
  “那……那好吧,不过不能被发现,老师要是监的严我也没办法。”苏夏妥协。
  后排张嘉琪戳了戳裴岭背影,裴岭扭头,一张挎脸,“干嘛。”
  “给。”张嘉琪递给裴岭一块橡皮。
  裴岭:?
  “你看,这四个面,ABCD,一会考试开始,你不会摇骰子,不比你自己做强,别怕,哥罩着你。”张嘉琪很义气说。
  裴岭看看橡皮,再看看张嘉琪,宛如看小智障眼神。
  “谢谢?”
  徐柳:裴岭也太傻了,还真信这种办法。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手拿橡皮:我谢谢你?
  -


第13章 如何成为学神13
  因为太简单了,裴岭最后无聊到扔骰子玩,想看看科学和运气到底哪个——
  哦,还是要信科学,信自己。
  橡皮骰子扔了十次,对了一次。裴岭对自己的运气绝望了,老老实实写上自己的答案。
  后排张嘉琪看到小裴同学十分信任他,且十分上道的扔骰子,很欣慰的点点头,“靠自己不如靠天,那块橡皮,考前我还拜了拜考神。”
  秦池野盯着斜前方的背影,难得问了句,“考神?”
  “咱们班数学课代表啊,苏夏,听说成绩很不错。”
  秦池野没兴趣,目光还是盯着斜前方,扔橡皮的裴岭。
  这人连张嘉琪的话都信?
  但跟他有个屁关系。秦池野收回了目光,看了眼卷子前方的校牌。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姓裴的不会这么蠢。
  前排,选择题,裴岭丢骰子玩的很快乐,写完了选择题,到了填空题,不由徐徐的又叹了口气,一如既往的没难度。旁边同桌徐柳一直注意到了裴岭丢橡皮做选择题,现在到了填空题了,橡皮当然不顶用了,悄悄地将草稿纸往中间挪了,用胳膊挡着。
  不想裴岭抄她的答案。这次的数学不是很难,但也要算的。徐柳才不想让人摘了果子。
  早上考语文数学,下午英语理综。
  中午响铃第一遍,班主任徐钰敲敲讲桌,“好了,停笔,卷子都交到苏夏这儿。”
  “老师,什么时候出成绩?”
  问这种话的同学都是这次自信考的不错的。
  “你们想什么时候听到成绩?应该明天早上出。”徐钰没卖关子。这次摸底考,各科的老师批改,中午加班,很快就能出成绩了。
  “还好,明天出,晚上能喘口气。”
  “总是要惨,明天就出,只能蹦跶一晚了。”
  有人哀嚎,有人高兴。
  裴岭拿着卷子去前排交试卷,徐钰看到了裴岭,想到上周办公室的‘赌约’,顺口就问:“裴岭,这次考得怎么样?”
  “唉。”裴岭挎了个小猫脸,不是很高兴说:“没发挥好。”
  徐钰带过好多届学生,各种性格的学生都见过,倒不至于和学生置气较真,说:“没发挥好,以后还是要好好听课,上课别睡觉了,下次努力。”又跟嚎叫的同学说:“这次只是摸底考,才高二还有时间,大家一起努力。”
  “好。”
  “知道了。”
  稀稀拉拉的同学回应。
  苏夏收齐卷子,徐钰接过,让苏夏去吃饭,中午过来帮忙批卷子。苏夏当然没问题,一口答应下来。这种帮老师批卷子的殊荣,让和苏夏玩的好的几位同学很高兴,想早点知道自己成绩。
  “小裴同学!”
  张嘉琪抬胳膊,想伸手搭在裴岭肩膀。旁边秦池野看了眼那条胳膊,觉得碍眼,“张嘉琪。”
  “什么事野哥?”张嘉琪搭裴岭的肩膀胳膊,愣是在空中停住,老大叫他大名就要完蛋。
  他今天没做什么吧?张嘉琪反思。
  “中午食堂。”秦池野抬脚走。
  张嘉琪:???就这?也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