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自己等级也要看怪按着裴岭打’的报复心态,但因为他好歹是个人,所以最后选了个不是很难,也不是很简单的副本。
  简单说,就是既可以让boss按着裴岭打,给裴岭一个小教训,又不容易掉太多等级。
  真是聪明又机智。
  “鹅鹅鹅鹅鹅鹅,来了来了,点组队,一会约个奶妈。”
  “笑出鹅叫,看来副本有些难度。”裴岭语气跃跃欲试,还真对这个游戏有点期待。
  裴岭玩的这个账号是仙人身份,法术攻击。张嘉琪玩的是剑修,冷兵器攻击。仙人和人修是很经典的搭配,打副本最少三人,再加个魔族精灵奶妈就能齐活。
  张嘉琪在麦里简单说了下,“……我们去蓬莱山采灵芝。”
  裴岭没问题。去蓬莱山途中,张嘉琪在线上邀了个六级的精灵奶妈。奶妈是个女玩家,听他们开麦也开了,声音挺甜的,“哥哥,你不会是天池一阔的小号吧?”
  “你猜。”张嘉琪骚里骚气的。
  “一会玩起来就知道是不是了,天池一阔辣么大佬,很厉害的。”奶妈妹子叫蓝蓝不采蓝。
  “哥哥一会求带。”
  “好呀好呀,没得说,都跟着我。”张嘉琪很嚣张。
  裴岭一路没话,听张嘉琪和妹子聊天。
  到了蓬莱山。
  采灵芝副本等级不高,C难度,灵芝有蜘蛛小怪守,会吐粘液,有毒,数目多,难清理,会一直掉血,比较麻烦。运气不好的,会有大蜘蛛出来,不过也不是A级难度,撑死就是个B-。
  “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大怪出来。”张嘉琪说。
  裴岭犹豫了下,“我觉得可能会……”他猜题很准的。
  “别毒奶别毒奶。”蓝蓝不采蓝立马说。
  “开干吧。”张嘉琪指挥,一边给裴岭教,“F是清怪,AD前进后退……”
  “不会吧真的全新手?”蓝蓝不采蓝已经后悔过来了,带个新手,连键盘都不清楚,万一掉级了……唉,算了,只能紧着天池奶。
  三人开始清怪。
  裴岭前期没摸顺,被小蜘蛛喷毒液,一直掉血。
  蓝蓝不采蓝说:“我先给你加到不损伤生命值,CD完了要给天池留着,不然咱们很危险。”
  “好,知道,我会注意。”裴岭知道蓝蓝不采蓝意思。
  只要他不死,在一旁和小蜘蛛缠缠绵绵半残就行,冷却技能都紧着张嘉琪主力。
  妹子是很有团队意识的,裴岭被嫌菜也没生气,就在一旁打小蜘蛛练练手。
  张嘉琪主力,一次带俩,觉得自己是个爷,很有魄力冲劲儿,在麦里嘿嘿哈吼的喊打喊杀,蓝蓝不采蓝紧跟着奶,一边提醒小心,左边,前面。两人谁都没注意到,新手掉血狂魔的裴岭,已经维持着半管的血量,在后方清理了五分钟小蜘蛛,且血量没怎么掉了。
  “灵芝!”蓝蓝不采蓝看到了灵芝。
  胜利在望,终于快结束了。
  她奶的快累死了,以为天池是个大佬,其实也就还行。
  “我去拿。”张嘉琪在麦里喊,一个跳跃,飞到山上,摘取灵芝的手还没摸到,先被一爪子抓破掉了大半管血,“卧槽卧槽,大蜘蛛醒了。”
  裴岭跳上去,“我就说会出现。”他押题真的灵。
  蓝蓝不采蓝说:“我CD还没好,刚你冲的太猛了,我以为结束了,所以也没控制CD冷却,怎么办?要不要撤?现在状态都不好。”
  “老子打了快二十分钟了,不可能不要。”张嘉琪不死心,被大怪追着屁股挠。
  裴岭指挥:“张嘉琪你先撤后,等CD好了加了奶过来,我先扛。”
  “你行不行啊?打个小蜘蛛都能掉血。”张嘉琪怀疑。
  裴岭没废话,操作手下的人物,衣带飘飘,飞到山洞口。张嘉琪和蓝蓝不采蓝只看逍遥一仙身法灵活,很敏捷的躲过了大蜘蛛的攻击。
  “他不是不会玩吗?”
  “真的第一次玩吗?”
  蓝蓝不采蓝发出疑问,这操作很顺滑,多看两眼,那个旋转躲避,真的牛了。
  张嘉琪也看的直了眼,这真的是刚才被小蜘蛛追着咬狂掉血的裴岭?
  要不是耳麦是裴岭声音,张嘉琪都怀疑换了个人玩。
  等蓝蓝不采蓝技能CD好,加了血,张嘉琪也飞上去,裴岭用半管血和大蜘蛛打了好一会,只掉了个血皮,还能和张嘉琪打配合,很快撂倒大蜘蛛,拿到了灵芝。
  “你实话跟我说,你真不是扮猪吃老虎,故意给我来这套看我打脸再逆袭?”张嘉琪发出质问。
  裴岭:“这就叫天赋和智慧,聪明的人,做什么都是聪明der。”
  “……”被内涵的张嘉琪恶向胆边生,“跳操同手同脚那种吗?”
  裴岭还没反唇相讥,又跳出来几个人,开的全频道麦,说:“终于找到你们了,逍遥一仙、天池,来决一死战,今天谁输了谁就是孙子。”
  “谁啊?”裴岭疑惑在组队频道问。
  张嘉琪:“四海帮那群孙子,之前结仇,不过现在还没到中午,妈的这群孙子真他娘卑鄙,趁我们打完副本累的时候过来挑衅。”
  “妹子先走,我们私仇。”张嘉琪还是义气的,这群人有备而来,绝对屠完人抢装备洗劫一空。
  今天一场恶战免不了。
  裴岭:“那我先走了,我该吃午饭了。”
  “我叫妹子先走!!!裴岭你是妹子啊!”
  “这个时候,我可以是妹子。”裴岭理直气壮说道。
  张嘉琪:……这他娘也是个人才。
  “逍遥、天池两条老狗,是不是怕了,有本事开全队麦,今天让你们知道谁才是爹!”
  “这群狗东西,老子怕你们是不是。”张嘉琪开了全队麦,“要点脸,孙子,你们爷爷在这儿。”
  两方开始嘴炮掐架。
  “别吵了,干吧。”赶着吃午饭的裴岭妹子手握刚采的灵芝草,吃瓜说。
  张嘉琪也不敢哔哔你不是说吃饭嘛,害怕裴岭直接下线,他一打四真打不过。
  呸,一群小人!
  二打四,尤其四海帮是有备而来,技术不错,装备也在线,反观裴岭这边,才打完副本,状态都不太好,奶妈蓝蓝真的撤了,不过临走之前给两人奶满了血条,也算义气。
  打了会,两人开始落下风,吃力了。
  “游戏菜是原罪,你管我们几人。”
  “对啊都说约架了,有本事叫人啊。”
  “天池你上次不是很牛嘛,一打四不是轻轻松松的,还真以为自己是天池一阔,辣鸡。”
  对面开始嘲讽,还专挑张嘉琪打,谁让上次是‘天池’吊打四海。裴岭喘口气,就听被打的丝血的张嘉琪喊:“后头,妈的这群小人还偷袭。”
  裴岭一个闪,躲了一半伤害,掉了一格血。
  频道麦突然多了道熟悉声:“操作不错。”
  紧跟着天降一人,头顶ID:天池一阔。
  “卧槽,天池一阔,真的假的。”
  “天池一阔不是在上善若水区,假的吧?”
  梦仙剑这款游戏是可以转区的,不过要花钱,还不少。
  唯独张嘉琪看到自己好友灯亮着,确认真是野哥来救他狗命,狂吹彩虹屁:“老大,呜呜呜呜我和小裴差点栽在这群孙子手里,您真是脚踩七彩祥云来拯救我们的。”
  “秦池野?”裴岭问,实际上很确定。
  张嘉琪:“是我老大,贼牛,一区大佬,来,咱可以看戏吃瓜了。”
  四海帮原地踟蹰不敢上,真的假的天池一阔?天池一阔已经上了,操作天花乱坠。
  “老大不是说无聊不过来的吗,怎么突然上线,还这么寸,正好最后一线救了我们。”张嘉琪给自己疗伤,一边逼逼叨叨。
  裴岭打坐,听张嘉琪吹嘘秦池野。
  “咦?”张嘉琪看到上线提醒,开口说:“野哥早来了,一直在观战。”
  裴岭突然想起来,“观战可以听到我们队内通话吗?”
  “不可以。”
  裴岭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张嘉琪又说:“加了好友就行,我和野哥是好友,天池是野哥的小号也是好友,所以可以听到,怎么问这个?又没什么不能让野哥听的,都是一家人。”
  去你的一家人。裴岭磨牙。
  天池一阔以一对四,可以用秒杀来形容。
  张嘉琪呱唧呱唧鼓掌:“牛批!吊炸天!我野哥最吊!”
  一区榜上大佬空降四区天魔对决,频道刷疯了,玩家纷纷来围观,赶到只看到一地尸体。
  【牛批!】
  【卧槽真的天池一阔,有生之年亲眼看到。】
  【呜呜呜呜天池一阔好帅,我要给天池大佬生崽崽。】
  众人就见,天池一阔走到一位男仙人面前,全频道打字:【这个时候,我可以是妹子?】
  【???】
  【什么情况?】
  【大佬和那个逍遥一仙认识?逍遥一仙是妹子?】
  【天池一阔有妹子了?】
  裴岭默默开了全服麦,就是附近围观的都能听到那种。
  “没错,天池一阔喜欢阴阳人,在追我,我没答应,你们想生崽崽的还是有机会的。”
  【???】
  【!!!】
  【卧槽是个男的!?】
  【大佬竟然喜欢男的?】
  【大佬喜欢阴阳人???】
  【我自闭了。】
  秦池野:……
  姓裴的就是故意的。
  裴岭在家笑嘻嘻,秦池野想当众让他下不了台,来啊,决一死战!
  他就是故意的。
  不仅如此,裴岭还骚操作新建了个游戏女号,给天池一阔发了个交友。
  “秦池野,通过一下。这个时候,我可以是妹子。”
  不是爱拿这句话嘲他吗?来啊,喜欢听,他可以多说几遍。
  秦池野有种不好的预感,打开交友信息。
  【玩家天池一阔老婆想跟您成为好友,是否同意?】
  艹!
  姓裴的是个小变态吧!


第12章 如何成为学神12
  “老大,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
  裴岭笑嘻嘻说:“可能你老大怕了。”
  话音刚落,裴岭注意到游戏页面【玩家天池一阔通过了您的交友请求】,不由眼睛弯了弯,笑了起来,校霸幼稚又较真,还很爱面子,激将法这么简单摆明的都能上当。
  “啧~”
  “你啧什么?有什么好啧的?”秦池野冷冷质问。
  裴岭耍赖:“天池大大好霸道哦,都不能啧一下嘛~”
  张嘉琪揉着一胳膊起的鸡皮疙瘩,“小裴同学你吃错药了,干什么突然说话这么肉麻。”
  “我喜欢,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裴岭怼回去,伸了个懒腰,“下了,我去吃饭了。”
  张嘉琪诶诶的叫,想挽留小裴同学再来一局,但线上头像已经灰了。
  “小裴同学还真是拔吊无情。”
  秦池野皱了下眉,“张嘉琪你在说什么屁话。”
  “?”张嘉琪头顶问号,怎么一个两个都怼他?他招谁了?“野哥,还玩——吗?”
  嘚,野哥头像也灰了。
  -
  裴岭一出门就看到小赔钱坐在楼梯口的台阶上,双膝并着,上面放了个卡通小碗,里面零零散散放了几颗大草莓,小赔钱拿了一颗,小口小口啃着。
  “哥哥~”小赔钱停下吃草莓,语气飞扬,“草莓甜,哥哥吃。”
  裴岭伸手从赔钱碗里拿了一颗,一口半颗,甜滋滋的。
  “怎么坐在这儿?”
  他打游戏时,小赔钱就在游戏室玩。
  “哥哥在玩,不能吵。”小赔钱说的认真,还抱着碗抬了下屁屁,给哥哥看自己可聪明啦,“垫子,哥哥!”
  裴岭揉小赔钱脑壳,“不错,聪明,能记住啊。”
  上次他说坐着凉不凉屁屁,今天小赔钱就知道坐个猪猪屁垫。
  被夸了,小赔钱就高兴,小碗里的草莓全给哥哥吃。裴岭一手拿着赔钱的碗,“下楼吃饭。”小朋友午饭前不要吃太多水果,吃不下饭的。
  于是赔钱他哥,裴岭,毫无负担的将弟弟一卡通碗的草莓解决干净。
  赔钱抱着猪猪屁垫,吧嗒吧嗒走在哥哥身后,还问问哥哥是不是很好吃很甜呀?
  “不错,挺甜的。”
  裴洪豪没在家,一早上出差,又是空中飞人,不过短期出差。
  李文丽看裴潜跟屁虫一样跟着裴岭,已经习惯了,说:“中午就咱们仨,厨房做了鸡丝凉面,你要是不爱,再做点别的。”
  “就凉面,我不是很挑食。”裴岭说的不心虚。
  李文丽与裴岭对视了眼,彼此默默心知肚明。裴岭哪里是不挑食,葱姜蒜不吃,胡萝卜不吃,韭菜不吃,卖相不好的不吃,味大味冲的不吃,小吃摊也不吃,从小就是当少爷宠的。
  也就是裴家有钱,裴洪豪乐意宠儿子。
  吃过午饭,裴岭要返校。
  小赔钱舍不得哥哥,不过玩了一早上,又吃过饭,困得迷迷糊糊还要粘着哥哥撒娇,说送哥哥去学校,裴岭搓了两把小赔钱软毛,一低头,肉墩墩睡着了。
  “水果都洗过了,新衣服也洗干净,别忘了带了。”
  “对了,你周五回来怎么没带脏衣服?”
  李文丽从沙发上抱着儿子,差点摔了,真成了实心的赔钱,转手交给阿姨,让阿姨带赔钱回房睡。
  裴岭:“周五忘了回宿舍,我自己洗吧。”反正有洗衣机,也不是很难吧?
  李文丽:???
  不是很确定,这少爷自己洗衣服?
  -
  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