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后腿就好。”苏夏笑道。
  一共八个赛道,每个二点五米宽。班里比赛是六个人一排,左右两边的赛道空着,体育老师分别叫了男女同学先帮忙记录秒数时间,张嘉琪在这种时候是最活跃的,人群中高举手臂。
  反正只要不学习,干啥都快乐。
  “那行,男生就秦池野、张嘉琪、钱阳,女生林萌、赵静蕾、刘敏帮忙记录。”体育老师一口挑完人。
  女生先来。
  不比赛的同学就站在泳池边上,女生们给好朋友摇旗呐喊加油助威,男同学要是有谁喊女同学名字加油,少不了一顿怪笑起哄。
  “孙昭你老盯着李婷看什么?”
  “哈哈哈哈,谁还不知道孙昭喜欢李婷。”
  “李婷腿还挺长的,学习又好。”
  “你看哪呢!把眼睛给我挪开!”孙昭也没否认,就是脸有些红,骂旁边的人。
  张嘉琪掐着秒表,听那群鳖孙聊天,怎么对话这么耳熟呢?他还没想来,哨声响了,起始点扑通落水声,比赛开始了。
  “婷婷加油!”
  “加油加油!”
  女生比赛完,可以在旁边休息,轮到男生了。裴岭是抢在第一排,反正要比,早早结束。
  “还是个熟人。”张嘉琪一看赛道起点的人,嘿嘿笑,“这一排排的,就小裴同学那两条腿长,以前怎么都没注意,小裴还是个大高个。”
  裴岭脸小,又白,单看上去很容易忽略掉身高,还会有种‘小小一只’的错觉。
  现在和其他同学一比,高了半个多头,身材比例也好,十分的养眼。
  “野哥,你说他跳个操都同手同脚的,一会游起来鹅鹅鹅鹅鹅鹅。”张嘉琪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脑补画面,自顾自的发出鹅笑,“像个笨头鱼鹅鹅鹅。”
  秦池野语气冷淡说:“换位置。”
  “鹅鹅鹅——?”张嘉琪笑声卡住了,“啥?”
  “你过来。”秦池野走到张嘉琪位置。
  张嘉琪不解,“为啥呀?我还想看小裴同学大笨鱼。”
  “你笑声太烦了。”秦池野面无表情说。
  张嘉琪被秦池野赶到另一个赛道,才反应过来,嫌他笑声烦,他不笑就成了,为啥要换位置?仔细回想了下刚才的简短对话,怎么又是耳熟感。
  “嘟——”
  哨声响了,比赛开始。
  裴岭下水姿势很漂亮,落水后像是一条鱼,不过不是张嘉琪说的笨头鱼。四肢纤细修长,双腿摆动,掀起水花,是很标准的自由泳姿势,每次露出水面时,下巴微微扬起,沾着水珠,像是发光的珍珠,如果按照鱼来形容,那只有一种。
  美人鱼。
  六个赛道,一目了然,裴岭先了其他人半个身体,之后越来越快,毫不意外的拿到了第一。
  裴岭双手搭在终点池壁上,下身漂浮在水面上,用力一拉,从水里浮出水面。
  “多长时间?”裴岭摘掉眼镜询问帮他计时的秦池野。
  秦池野低头,入目是姓裴的仰着看他的脸,很小,沾着水珠,也很白,双眼很亮,眼尾滑落着水滴,很漂亮干净的一张脸,瞳仁倒映着他——
  “我多少时间?”
  裴岭看秦池野不说话,胳膊撑着池壁,哗啦啦的从水里出来,侧着湿漉漉的半身,探着脑袋去看秦池野的手里的表。秦池野下意识的躲开了,皱着眉,语气不善问:“干什么?”
  “你躲我干嘛?”裴岭狐疑,歪着脑袋疑惑,“你该不会故意没给我按表计时吧?”
  秦池野离裴岭有半步远,没看裴岭,将手里的表递过去,说:“自己看。”
  “自己看就自己看。”裴岭探过脑袋,看到是三十八秒,不失他的水平,高兴说:“我超棒der!”
  这就超棒了?
  秦池野目光不自觉的看过去,裴岭笑的一双眼睛弯了弯,唇红红的,比女孩子还要红。
  “这有什么。”秦池野说。
  裴岭心情好,才不和幼稚校霸计较,哼哼调笑说:“校霸好拽,我就等着看校霸表现。”
  “……”秦池野没有说话。
  他其实想说,我游泳跟你有什么关系,表现什么。
  五十米自由泳,还是业余学生,三十八秒算优秀水平了。英华的及格线是一分钟,超过一分钟不及格,有第二次补考机会,如果还是不过关,那么这堂课的测评成绩就不合格。
  “啊哦,刚好一分钟零两秒。”张嘉琪发出吃瓜专用声。
  苏夏体力跟不上,攀着池壁,喘着气说:“啊?差两秒吗?”
  “张嘉琪能不能通融下?你看夏夏已经没力气了,就两秒钟,就算及格了吧?”苏夏同桌拉苏夏先上来,一边跟张嘉琪讨价还价。
  这种随堂小测验都不是很严格,大家从高一打散重新成为一个班,都是新同学,同学都这么请帮忙打掩护了,张嘉琪想了下说:“勉强行,谁让我心地善良又讲义气。”
  “谢谢。”苏夏同桌很高兴,“夏夏不用再考第二次了。”
  苏夏看张嘉琪登记时间,记录一分钟整,刚刚及格,有些欲言又止,“可以再写短几秒吗?就我一个人一分钟,有些尴尬……”
  “不然你重新来一次?”张嘉琪停下了笔,孜孜不倦的哔哔:“小同学,做人不要太心沉,我都已经高抬手放你一马了,不然我给你记个四十秒,你信,老师也不信。”
  苏夏一张脸涨红,觉得尴尬,很想说那就再考一次,可他体力不支,怕再考成绩更差,胡乱说了声谢谢不用了,拉着同桌离开现场。
  “什么嘛,张嘉琪说话好不客气,不行就不行。”同桌替苏夏打抱不平。
  “是我太过分了,人家也没说错。”苏夏勉强笑笑。
  两人站在人群中,看其他人,同桌嘟囔说:“你看张嘉琪,对咱们俩说话就不客气,对裴岭说话就那么热情。”
  苏夏看过去。
  “小裴同学多长时间?”张嘉琪吃瓜问。
  裴岭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很有学婊精神,“今天发挥一般般啦,也就是三十八秒。”
  张嘉琪捧场,小本本夹在胳膊下,海豹鼓掌,“牛批牛批,够可以了,比我强了一丢丢。”
  秦池野看旁边两人聊天,裴岭笑的一张脸,觉得扎眼,语气冷冷的说:“聊完了没?不然你来?”
  “完了完了。”张嘉琪看出野哥不爽,重回自己赛道,嘀嘀咕咕“……又双叒对话眼熟了。”
  都测试完了,换登记四人下水——林萌和赵静蕾‘不舒服’不比赛。
  “谁帮忙记录下?”
  裴岭自告奋勇,十分热情,“老师我来!我给秦池野记录。”他要看看秦池野又多牛。
  他的三十八秒竟然不放在眼里!
  围观吃瓜同学一听,纷纷侧目看校霸,卧槽,校霸脸色很冷很臭啊。
  传闻果然没错,裴岭和校霸不对付。
  “可以。”体育老师又点了几个同学帮忙,测试开始。
  裴岭站在泳池终点一端,手握着秒表,而另一头起点,秦池野活动了下脖子,目光望着终点的人。旁边赛道的张嘉琪一看老大那活动,有种恍惚,这是老大动真格要干架时的动作,现在就是测试游个泳,真不至于……
  嘟——
  张嘉琪慢了两秒才落水,眼睁睁的就看着旁边的老大,明明他只是晚了两秒,但视觉上的距离感觉晚了两分钟。
  当然是夸张的说了。
  但是野哥这也太快了。
  秦池野不出意外的第一个到达。裴岭按下了表,时间停止。
  “多少?”
  “三十一秒。”裴岭鼓了下腮帮子,这个时间是他记的不可能作假。
  秦池野从泳池上来,看了眼裴岭,语气又拽又嚣张说:“这才是超棒,懂?”
  “……”
  梦回篮球场上的懂。
  他穿这小说的卖点是不是就是校霸很幼稚?
  裴岭学着张嘉琪刚才的样子,海豹鼓掌,绿里绿气笑说:“秦池野,你真快!”
  秦池野:……
  赶上来的张嘉琪:野哥,这——小裴也没说错,但就是哪里怪怪的。
  “你看什么看?”秦池野转头看张嘉琪。
  张嘉琪恍恍惚惚,这又双叒叕的耳熟对话,但他终于想起来怎么耳熟了!
  淋浴间,他和小裴说话。
  孙昭嫌别人看孙婷。
  小裴三十一秒,他夸被赶走。
  还有现在。
  “野哥……”不可能不可能,张嘉琪摇摇头,老大是直男,真的直,今年暑假的时候,他们在外头打篮球,有个男同学天天去看,终于有一天鼓起勇气给野哥送水——
  张嘉琪不想去想,那天野哥的脸色有多恐怖。
  所以,怎么可能。
  -
  在学校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周三一过,眨眼就到了周五。大扫除卫生完,班长站在讲台说:“下周一大家记得穿校服正装,戴校牌,不然会扣班级分。”
  “还有摸底考时间在早读,大家不要迟到了。”
  一听要考试,本来欢呼商量周末怎么过的同学们发出此起彼伏哀嚎:“怎么要考试啊?”
  “考什么?”
  “我下周生日,我爸妈说好给我买游戏机,这要是考砸了,我还过不过生日。”
  最后一排,张嘉琪本来对考不考试无所谓,但听到有人说游戏机,要是成绩好了,他能在爸妈面前赚个什么,耳朵动了动,用笔戳前排,讨好问:“小裴同学,下周考试能不能借我——”看看答案。
  “我这一周都没有好好学习,上课睡觉,你确定要问我‘借’答案?”裴岭表面伤神表情,实际上内心OS: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要考试了!
  终于被人这么问了!
  婊起来!婊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呜呜呜呜呜这一周都没有好好听课,要考试了,没发挥好怎么办【内心:嘻嘻嘻嘻


第10章 如何成为学神⑩
  “哦哦哦~你完蛋了。”
  张嘉琪幸灾乐祸完,抬手哥俩好的拍裴岭肩膀,说:“没事,哥教你一招,三长一短,三短一长,遇事不决,就算C,或者D也行。”
  “那要不是选择题呢?”裴岭虚心请教。
  张嘉琪理直气壮说:“那还用说,空着呗,或者你从前面题干随便抄抄,糊弄糊弄。”
  我信你,学神完蛋。
  裴岭表面笑笑,“那你可真棒。”
  “你说话……我怎么老觉得你在内涵我,就跟泳游馆说唔唔你真快差不多。”张嘉琪说到‘野哥’自动打了个马赛克。他学习不行,直觉还是灵的。
  裴岭:“不用觉得,就是。”
  “嘿,你这人。”张嘉琪没生气,嘻嘻哈哈说:“看你是我前桌才告诉你考试宝典,小裴同学你还不念着你哥哥的好——”
  秦池野踢了下张嘉琪椅子脚,说:“走了。”
  “来了,不跟你说了,我们去打球去了。”张嘉琪连忙跟上秦池野背影。
  裴岭收拾完书包,空空荡荡是瘪的,往身上一挎,高兴回家!
  班里教室稀稀散散的走人,也有同学不着急回家,三三俩俩约着去逛街,男同学去操场打球、附近网吧打游戏之类的。
  徐柳和刘敏约好了逛街,两人互相挎着胳膊往出走,边闲聊。
  “敏敏,摸底考会不会很难啊?”
  “我听苏夏说,应该不会太难,考的是基础,摸底考嘛,别担心了。”
  徐柳说:“我想考好点,不想和裴岭坐了,他每天上课睡觉,不听课,还跟张嘉琪聊天说话。”
  “是吗?但是每次老师提问,裴岭都能答对,他还是有底子的。”刘敏坐在第一排,不知道后排情况,但对裴岭挺有好感的。
  徐柳说:“好像是。之前他上课还挺努力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听了,作业也随便做做,你没看他,周末回家书包都是空的……”
  两人越走越远,苏夏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听了一耳朵,努力想上辈子的记忆,但其实记得很模糊,他是大学毕业找工作一直碰壁,喝多了一睁眼重生到了高一。
  高中的记忆久远,尤其上辈子他上高中只埋头读书,根本没怎么注意班里八卦。
  裴岭喜欢秦池野,篮球场矛盾,住校,学习成绩下降……
  “应该是没变化没错的。”苏夏使劲儿和模糊的记忆对上。重生回来已经一年多了,周末好好复习,下周摸底考试,他要和裴岭做同桌。
  英华学校每到周五放学时间,校门口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宛如豪车车展。
  门口车水如龙,交警穿着制服指挥车辆,不能多停,接完孩子就走。
  “小岭,爸爸就在你们学校门口停着呢,不着急你慢慢来。”裴洪豪坐在车里说,他来的早,有停车位,现在笑看门口来来回回马不停蹄的车。
  旁边小赔钱拉拉爸爸的胳膊,高兴说:“爸爸爸爸,我可以和哥哥讲话吗?”
  “小岭,弟弟也来了,你要不要和弟弟说两句?行?诶好。”裴洪豪高兴,把电话给小儿子。
  小赔钱双手拿着电话,一张肉呼呼的脸像是视频电话似得,凑的近近的,好像这样就能和哥哥挨得近近的一样,话音奶声奶气撒娇,“咯咯~我好想泥哦~”
  裴潜说话是准的,只是一撒娇黏糊就会怪怪的跑调。
  “谁在说话?是小赔钱吗?”裴岭故意逗赔钱。
  “我四鸭~咯咯,我四小赔钱鸭~”小赔钱扭了扭身体,高兴的么么两口电话,又不好意思笑,黏黏糊糊说:“咯咯,我今天放学好早,爸爸说来接你,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