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哥那么好,予取予求什么都给大哥,明明他才是亲生的。侯府夫人也是后妈,这时幽幽说:傻儿子,我这是捧杀。
  李文丽:……
  作者有话要说:
  李文丽:捧杀吗?限量款给裴岭买起来!


第5章 如何成为学神⑤
  裴潜到了三楼的楼梯口,诶呀一声,屁屁坐在台阶上。
  “哥哥,妈妈说我不可以上去。”
  三楼是裴岭的地盘,平时家里除了打扫阿姨谁都禁止入内,更别提后妈和小赔钱了。裴岭返回一步,看着台阶上肉墩墩的小赔钱,问:“我没在的时候,你没上来过?”
  小赔钱脸红了下,小声说:“哥哥,我就上到那里。”指头指了高处的台阶,“妈妈就发现我啦,我就下来啦。”
  “不是故意的!”小赔钱急巴巴解释。
  裴岭伸手,“知道。走吧,我带你上去。”
  “有哥哥太好啦~”
  裴岭笑了声,“小马屁精。”
  游戏室摆着乐高,还有各种玩具。裴岭让小赔钱自己挑一件,小赔钱高兴的眼睛瞪大了,兴奋快乐的原地蹦蹦跳跳,最后挑了一只乐高小机器人,金灿灿的,嘴巴甜甜的说:“谢谢哥哥~”
  “不谢。下去玩吧,我要收拾东西了。”裴岭摸小赔钱脑袋,“一个人能不能下去?”
  “可以的,我很厉害的哥哥。”
  裴洪豪早上给儿子办了住宿手续,没多久李文丽和家里阿姨送了一趟生活用品,阿姨帮忙铺了床,李文丽毕竟是后妈,和裴岭关系也不亲,尺寸不好拿捏,就只收拾了校服、鞋子。
  英华的校服分运动款、正装款,春夏秋冬四季都有。
  裴岭中午检查过,现在就收拾了一些内裤袜子充电线耳机,还有快递送来的球衣。这些都装在袋子里,而书包里则是塞满了书,书架上竟然还有《三五》,里面内容出入不大,带走带走。
  一楼客厅。
  裴潜正在和妈妈炫耀,“哥哥送我的礼物~”
  “哇!好好看!妈妈,你看,是哥哥送我的呀!”
  “哥哥好好哦~”
  五分钟前,儿子下来手里拿了这个,小嘴叨叨个没停,重复来就这几句话。李文丽心如止水,已经认了‘裴岭卖了裴潜,裴潜还给数钱’的这一事实。
  “好看,你喜欢,明天妈妈给你买别的。”
  “不要,我有哥哥送的啦,不能浪费妈妈。”小赔钱肉脸给妈妈纠正,“浪费不是好孩子。”
  李文丽:……我只想收买你,再续我们母子情,算了,只能靠自己。
  等裴岭拎着东西下来,发现后妈对他热情了不少,原地困惑了一秒,也跟着演了起来。
  “小岭现在就走呀?这些带着,都是洗干净的水果,记得吃。”
  “晚上饿了有零食,读书不要太累,有什么需要的给阿姨打电话,阿姨给你送。”
  裴岭同款笑:“好啊阿姨,我知道记住了,拿不下了。”
  “给你放车上,路上注意安全,老李开车慢点。”李文丽亲自拿着水果零食袋子放在车里,笑容亲切且热情,“想吃什么,等你周五回来,阿姨给你做。”
  裴岭更热情回笑,“好啊,阿姨我想吃烤肉,还有烤鱼,水煮肉片。”
  李文丽:……
  “行,等你回来。潜潜跟哥哥拜拜。”
  小赔钱完全不懂为什么哥哥和妈妈都笑的好开心,但没关系,他也好开心,一手举着哥哥送的小机器人模具,一只胖胳膊举起来大力挥挥,“哥哥拜拜~哥哥,潜潜会想哥哥的~”
  “拜拜~”裴岭捏小胖墩脸,笑的开心上车。
  隔着车窗,后妈和小赔钱还是两张开心的笑脸。
  哈哈哈哈哈,挺好的。裴岭看到倒映在车窗自己的脸,也在笑。
  -
  英华晚上有晚自习,每晚不同的代课老师坐班,也不讲课,就是管纪律。要是有同学上去问问题也可以。今晚是英语老师坐班。
  裴岭从学校到家再返回,如无意外迟到了。
  晚自习坐班老师管得不严,只要不大声说话吵闹,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不过学生们也不敢太放肆,因为每晚教导主任都要巡楼,查纪律,要是被逮到玩手机,没收手机,让家长来领。
  所以都是偷偷摸摸玩,为了不被逮住,琢磨出各种办法,狙-击-手都没你能藏。
  裴岭背着书包,从宿舍往教学楼走,过去的最短路线就是实验楼后面那条小道。
  鹅卵石小路,两边四季青修剪整齐,有些杂草,还没路灯,不过在学校,安全没得问题。裴岭又不怕鬼,他信科学——然后想起自己穿到一本小说里。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
  前方斜着,五米远,靠花坛的墙,一道影子撑着一处着力点,双手一翻,姿态修长又敏捷的跳到了墙上。墙角下还站着个,压着嗓子吱哇乱叫:“野哥,拉我上去。”
  裴岭一耳朵听出来这俩翻墙的正是校霸和他的小弟张嘉琪,但他只想做一个安静路过的路人,因此没有发出丝毫声响,打算默默从两人的墙头路过。
  “谁在那!”
  伴随着中年男声的威吓,还有一束手电筒的光,从远处就打在花坛那儿。
  “卧槽,是老王,快快快,野哥救命。”
  “老王那两条短腿怎么跑的这么快,沃日,野哥,胳膊、胳膊要断了。”
  墙上秦池野骂了声植物,“你自己上来。”直接松了手。
  张嘉琪要是有野哥的弹跳力,还能轮到现在?在墙角顾不上胳膊,撑着开始往墙上爬,但老王已经越来越近,可能是跑的速度过快,手电筒的光晃得厉害,照到了路人裴岭。
  “卧槽,裴岭?你站在那儿干嘛?什么时候来的?你也来翻墙?”
  裴岭:“……不,我路过。”
  最后就是秦池野从墙上下来了,没有一个人跑,张嘉琪为了野哥的义气想吹彩虹屁,但老王到了。手电筒的光一扫花坛里俩,下一秒,又四十五度角移到了旁边路人裴岭。
  “你们三个,好啊。”老王怒气冲冲,“过来,站一排。”
  裴岭想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流泪,他真的只是路过。
  秦池野和张嘉琪从花坛里走出来。老王看清了人,“又是你们俩,秦池野,你这多少次了,晚自习不上,过来翻墙,那么高的墙,摔断了腿怎么办。”
  “怎么可能,我野哥腿长,不会摔——”张嘉琪话还没嘚啵完。
  王主任怒了,别以为他没听见‘两条短腿’,“不要给我嬉皮笑脸的,端正态度,张嘉琪,我还没说你呢。”
  张嘉琪闭嘴,端正态度中。王主任转头看另外一个,清秀斯文一看就是好学生,怎么也干翻墙逃课这种事,“你哪个班的?晚自习不上,干什么去?”
  “老师,我二班的。”
  王主任叉着腰气坏,“又是二班的。”
  “老师,我叫裴岭,是今天办理的住校,下午放学回了趟家收拾东西,刚回来,现在就是要去上晚自习。”裴岭跟老师解释,爬墙的锅不要给他!
  张嘉琪灵机一动,“对对对,我们一起的,老师。”
  “你对什么对!”王主任才不信,看向裴岭,是背着书包,也挺有礼貌,跟秦池野一看就不是一路的,信了七八分,面上威严说:“我回头查查是不是真的,行了,你先回教室。”
  张嘉琪急了,“主任,我们真是一起的,小裴同学东西太多,我们帮忙来着。”
  “真的?”王主任冷笑一声,“这个小同学你说。”
  裴岭:“……”为何要为难我一个路人。
  “我东西不多,一个人就能忙完。”微笑。
  王主任还有什么不明白,“张嘉琪,你还敢撒谎狡辩,三千字检讨,周一讲台上,你和秦池野一起。”
  “行了,都回去上课,下次再让我抓住了,就是叫家长了。”
  王主任发完话,赶三人回去。本来孤孤单单的鹅卵石小道,现在挤着三个同学。面对张嘉琪的目光,裴岭一脸淡定,说:“王主任还在后面目送我们。”
  “……”张嘉琪张了张口,“我又没想干什么,都是同学,怎么不帮我们,我们前后桌情谊呢!”
  竟然还有这种情谊?
  裴岭:“说秦池野在墙上帮我找笔袋,还是你在墙角帮我找课本?”
  “什么意思?找什么?”张嘉琪不懂话题怎么不对了。
  秦池野冷冷接话,“说你借口太烂。”
  “嗨。”张嘉琪想也对,主意打在别人身上,“我这不是刚才太急了,回头还要写三千字检讨,小裴同——”
  裴岭微笑:“我会告老师哦~”
  张嘉琪:“……你几岁啊?还玩告老师这一套。”
  出了小路,三人拉开了距离,裴岭走在最前面,秦池野单手抄着口袋,不紧不慢走的很悠闲,显然是不急着回教室,张嘉琪走在一旁,时不时看看前头裴同学的纤细影子,小声哔哔说:“野哥,小裴同学喜欢你应该是个谣言,要真喜欢你,能舍得看你写检讨,太特么的郎心似铁了。”
  “我拳头也铁。”秦池野扫向隔壁,“还有我的检讨,你写。”
  张嘉琪:“……行。”今晚还真是他的锅。“说那边偏僻,老王不常去,墙头还矮,谁想到这么倒霉。”
  -
  晚自习裴岭做完了白天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这和艹学神没有矛盾,做好最基础的布置作业,等有同学问:哇裴同学你怎么学的这么厉害/你平时还做些什么/怎么能让成绩进步飞快这么牛的时候,就可以平平淡淡来一句,我平时就是做做作业,课堂随便听听,和大家都一样啊。
  你们难道不是吗?
  嘿嘿嘿。
  快乐。
  “裴岭,能不能问你个数学题?”同桌徐柳将本子递过去,“这个好难,我半天没解出来。”
  裴岭扫了一眼题干,“答案是零点二。”
  徐柳:???
  “怎么算出来的?”
  “很简单,你第一步就算错了,这个应该是一,然后算下来就对了。”裴岭理所当然说道。
  徐柳:“我去算算。”可是她不懂,为什么第一步算出来是一,她怎么算都是二点三。裴岭说简单,她觉得好难,再去问,有点不好意思,显得她太笨了,还是去问别人吧。
  晚自习可以换座位,低声交流作业也是可以。徐柳将那道数学空着,做完其他的,拿着本子去了前面,问熟的朋友。
  “这道题苏夏会,他刚给我讲过。”
  徐柳问苏夏,苏夏很乐意爽快帮忙,拿着草稿纸将推算步骤一步步写下来,“这里懂了吗?这样,然后套这个公式……”
  “我会了,看明白了,谢谢你苏夏。”徐柳恍然大悟,高兴说:“你讲的好细,我刚问我同桌,他直接给了答案,我都不知道怎么得来的。”
  苏夏笔尖停了下,“是裴岭吗?他数学应该蛮好的吧?”
  “不知道,反正我看白天也没怎么听,不是睡觉就是发呆,作业也随便做做,速度好快。”徐柳说。
  “那估计就是网上找答案,难怪做的那么快。”苏夏同桌抢先说道。
  苏夏笑着说:“作业都是给自己学的,还是自己算比较好。”
  “夏夏说的对,我也这么想,反正不会问你,你好聪明。”
  “没有,我只是比较努力。”
  裴岭不知道自己成了前排主角小团体的话题中心,就算知道也只有开心,有同学帮他营造‘网上抄答案’、‘不学无术’的负面消息,到时候考试成绩出来,反差对比,学神效果更强。
  这位同学可真是好人!
  晚自习十点下,九点半秦池野和张嘉琪从后门进来,英语老师见怪不怪,连问都没问。
  可见校霸的名声。
  张嘉琪一进来开始掏出手机搜检查,磨磨蹭蹭的,掏出笔没写两个字,下课铃响了,于是伸个了懒腰,“可累死我了,终于下课了。野哥,打球吗?”
  哦,球衣!
  前排裴岭转身,胳膊搭在后排秦池野的桌子边缘,说:“前天你送我去医务室,弄脏了你的球衣,我买了一件同款新的,还给你。”
  秦池野还没说话,刚才‘累死了’的张嘉琪一下子来了精神,八卦劲儿足。
  “哟,小裴同学怎么知道我野哥穿什么款什么号?”
  因为裴岭花痴秦池野,穿多大码不是简单轻松的事情。
  但现在的裴岭当然不会认领了,一本正经高冷脸说:“国际标准篮球框距离地面高度3.05米,秦池野站在篮筐下的高度,以及臂长,目测大概推算出的。”
  “这是智慧,张同学听懂了吗。”
  张嘉琪:“我听懂了你在说我蠢。”
  “那你还蛮聪明的。”裴岭鼓励脸。
  张嘉琪:“我高兴不起来,可谢谢你了。”
  秦池野扫了眼扒着他桌边的裴岭,一双眼很圆,黑亮黑亮的,不由打断了两人的相声。
  “不用。”
  张嘉琪觉得野哥站他这边,贱嗖嗖说:“我们老大洁癖,不收外人礼物尤其是贴身的衣服,不要想了。”
  “那正好省了,我自己穿。”裴岭转身收拾书包。
  秦池野多看了眼裴岭的背影,能想来,同款的球衣穿着这个人身上。
  铁定大。
  作者有话要说:
  裴岭:还有这样友爱的同学,主动帮他加速艹学神人设【感动


第6章 如何成为学神⑥
  裴岭宿舍在406,回去俩舍友都在。
  “中午我走得早,你是不是迟到了?”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