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品:《他在偷偷学习啦[穿书]

术嘛。
  裴岭很淡定,他现在是高岭之花学神人设!头也不回,甩都不甩。
  后面。
  张嘉琪:“野哥,你回宿舍洗澡了?不是逃课打篮球吗?叫我啊。”
  秦池野头发是湿的,从医务室出来先回了宿舍,虽然把人送到医务室,第一时间脱了球衣,但夏天衣服薄,又是别人的血,还是鼻血,秦池野就受不了,浑身难受。
  冲澡时,越洗越上火。
  他篮球技术菜?
  他篮球技术菜!!!
  张嘉琪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秦池野也不爱废话解释中午被质疑球技的事,一听篮球就瞪前排。
  “野哥,都是同学,你这眼神,像是要打人,消消火,就是一件球衣,都是同学算了。”张嘉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知道野哥目光不善意,连忙劝:“小裴同学细胳膊细腿的,不够你一拳的,再说,也是你先篮球脱手打——”
  “张嘉琪,你再多说一个字,试试。”
  “……”嗯。张嘉琪。
  野哥怎么这么火大啊,就一件球衣,野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啊。
  全年级一共二十个班,十五个理科班,五个文科班。火箭班当然是一班,精英中的尖子生,之后是混着打乱,不过越靠前,学生背景多、复杂,也算是‘小重点班’。
  一下午的课,好学生认真学习,不爱学习的,只要不太过分,像是公然玩手机、高声说小话,老师都睁只眼闭只眼过去。
  裴岭就小睡了一会。
  “卧槽!!!”
  背后一道马翻了的高声。裴岭被吵醒了也懒得动,课间休息,就听后排张嘉琪自以为‘小声’的小声说:“野哥,我刚听了一个八卦,你想不想知道,关于你的,还有前排的……”
  秦池野一听‘前排’,甩了个说。
  “先说好别打我,是我听来的。”张嘉琪神神秘秘,刻意压低了声,“野哥,我刚打听到,前排那个裴……他好像喜欢你。”
  裴岭:……你可以再压低一点。


第2章 如何成为学神②
  秦池野把张嘉琪打了一顿。
  张嘉琪抱头嗷嗷叫,吸引了全班目光,前排‘睡着’的裴岭也不好继续睡了——这声音动静,在装睡不合适。
  “哥,老大,我都说了是听来的不是我说——”
  裴岭扭头,冷清目光看向后排人高马大同桌俩。
  “闭嘴!”秦池野先打断张嘉琪的话。
  张嘉琪抱着脑袋,才注意到前排‘当事人’睡醒了正看着他们。想到刚才听到的八卦,场面一度尴尬,张嘉琪胳膊还疼着呢,要是再不解决现在场面,野哥得卸了他膀子!于是小心翼翼试探问:“裴同学,你刚听到什么吗?”
  “嗯。”裴岭冷冷清清目光,当时玩一样,一个嗯字钓的后排俩人跟大傻子似得紧张,尤其是张嘉琪瞳孔地震闪烁害怕。
  该!
  谁让背后说他小话!
  秦池野倒是恢复淡定,拉椅子帅气坐下。裴岭钓完了,才淡淡补充了句,“你说脏话吵醒了我。”
  “就这!”张嘉琪叫。
  裴岭反问:“不然你刚才说了什么?”
  警报解除,张嘉琪嘻嘻哈哈起来,“没什么没什么。”又控制不住的欠,“卧槽算什么脏话,是不是男——”还没说完,旁边秦池野踢了一脚张嘉琪的椅子脚,“闭嘴。”
  话是跟张嘉琪说的,语气也不好惹带着警告,可由始至终看着前排裴岭。
  张嘉琪坐下,终于发现不对劲的氛围了,但屁话也不敢放,暗搓搓看看裴同学,再看看野哥。
  嘿,别说,这小裴同学细胳膊细腿的,竟然在野哥这种凶狠目光下能淡然处置,读书读傻了吧?这都不害怕。
  不过野哥也不爱欺负这种死读书的书呆子好同学。
  裴岭在秦池野‘凶巴巴’的目光下,淡然自处的转身,重新趴回桌上,继续睡。
  张嘉琪一看小裴同学转回身,立刻凑到野哥身边,还没张口,被秦池野嫌弃推开,“别挨我这么近。”知道张嘉琪要放什么屁,直接说:“不可能。”
  姓裴的喜欢他?
  喜欢他就是diss他篮球技术?
  他篮球技术多好啊。
  兄弟间默契还是有的,张嘉琪明白野哥话里意思,但是咋就不可能。这消息他从文科三班周雯那听的,周雯她同桌高一的时候和裴岭一个班,听说裴岭之前就时不时去篮球场蹲点看野哥打篮球……
  但张嘉琪不敢逼叨逼,他膀子还疼着,再看野哥脸臭的要死。
  哦,对了,野哥大直男。
  放学铃响第一声,班里就躁动起来。讲台上老师讲了一半,还没讲完,裴岭以为老师会说:“耽误大家两分钟,讲完下。”结果老师合了手上教案,直接说下课。
  校园画风和他以前的截然不同。
  老师竟然不拖堂!
  “老大,游戏走。”
  “还是打球?”
  张嘉琪在后头逼逼赖赖,他想打游戏,昨天才买了个号,稀有道具氪到手了,今天大杀四方,不过野哥喜欢打篮球多点,尤其中午又没玩好——
  “网吧。”秦池野今天不打算碰篮球。
  裴岭正好听到这句,背着书包露出个笑,出门。秦池野正好捕捉到了那笑,不难联想到中午被质疑篮球技术,顿时火大,“艹!”
  “野哥怎么了?”
  人已经走远了。
  秦池野:“打球。”
  张嘉琪:???不是,说好了打游戏去网吧吗怎么变的这么快,野哥怎么回事啊!!!
  “还有,那个姓裴的,查一下。”
  “查啥呀,老大他真暗恋你——”张嘉琪嘴欠惯了,再说下午才讨论过这个话题。
  秦池野咬牙切齿,“查他会不会打球。”
  -
  校门口车来车往,华英的学生自由选择住校或者走读。
  裴岭是走读生。门口扫了一眼,很快认领到了自家车牌——夏AA886。真是一辆好车牌,一目了然的看出裴岭家世好在哪里了。
  又土豪又蔑视的壕法。
  和他真实世界父母背景状况差不多。现实里他爸做生意,不过伪装的很儒商,骨子里也是土豪那一款。他妈是艺术家,跳芭蕾的。他父亲发家早,一见钟情舞台上天鹅,追求,结婚没两年,精神无法碰撞在一起,和平离婚。
  小说里裴岭也差不多,父母早早离异,各自组建家庭。
  “少爷。”
  司机绕了一圈,开后车门。
  被叫少爷的裴岭:……
  这什么中二又羞耻的称呼。
  裴岭快速将自己塞进了车厢后排。
  裴家的别墅有些距离。别墅庭院很大,修整的也漂亮,没有暴发户的刻板标签‘欧式KTV’风。车子驶进庭院,司机停稳,要下车帮后排的裴少拉车门,裴岭率先自己下了。
  “小岭回来了。”
  面前热情中带着客气的女人是裴岭的后妈,叫李文丽,今年三十二,样貌素净,之前是护士,现在全职裴太太。裴岭的父亲裴洪豪以前谈生意酒喝多了,胃出血,送医院后,李文丽照顾的,后来两人就领证结婚。
  那时候裴岭上小学六年级,刚升初中。年纪小,加上受身边亲戚、同学、电视剧的‘后妈言论’影响,裴岭对这位后妈一直很排斥不喜欢,曾经也闹过几次,最早亲爹还哄哄,后来生意大了,忙起来满世界飞,顾不上裴岭情绪,安抚儿子就是给钱,要啥买啥。
  倒是跟他真实世界爹妈一样。
  物质上,裴岭从来不缺,不管是真实世界,还是这个小说世界。
  小说里裴岭后来‘学乖’了,每次他爹回来,总要茶里茶气的婊后妈,当然后妈李文丽也会婊回来。这一套也不知道俩人是互相学习,还是彼此刺激出了骨子里的‘茶’。
  “今天读书累不累?来,书包给阿姨。”李文丽伸手意思意思接书包。
  裴岭:“我爸回来了?”后妈开始演,平时可没这个待遇。要是小说的裴岭,就不给了,冲进家里,装模作样开始茶说书包重,后妈要自责说两句,两人开始掰头演技。
  ……鸡毛蒜皮的小事。
  后妈爱拿,尽管拿!
  “谢谢阿姨了,是有点重。”裴岭爽快将书包递过去。
  轮到李文丽不对劲了,这小子,今天又想耍什么新花招?
  客厅,水晶吊灯,大理石光洁能倒映人影,电视放着动画片。
  裴洪豪坐在沙发上,今年四十二岁,样貌英俊,身材保持的不错,不然年轻时也不会追上裴岭亲妈。要知道,裴岭亲妈国外舞团的台柱子,生性浪漫、文艺,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单靠砸钱追,那根本不可能的。
  这会懒散靠着沙发,怀里抱着个小胖墩——裴岭的继弟,今年三岁半,上幼儿园小班。
  裴洪豪一看大儿子进来了,立刻将小儿子放到沙发一边,说:“潜潜自己玩。”抬头,有些热情跟大儿子说:“今天上学怎么样?这次回来,给你买了礼物,都是国外年轻人流行喜欢的,送你房间了。”
  这语气热情的有些讨好。
  父子关系看似热情,却透着生疏别扭。
  裴岭习以为常,不管哪个世界都这样,觉得亏待了他,所以加倍补偿金钱物质,一年见不了几次,每次见面没什么话题硬聊,一问一答,更奇怪。
  “爸爸爸爸抱。”裴潜伸着胳膊闹着要爸爸抱。
  裴洪豪先看大儿子。裴岭:……
  他懂这眼神意思,小说爹是怕他扎心,后妈亲爹继弟一家人团团圆圆开开心心,显得他跟外人一样。
  “潜潜,妈妈跟你玩好不好——”
  “对,跟你妈玩。”裴洪豪拍拍小儿子肉呼呼胳膊。
  裴潜奶声奶气撒娇不嘛。气氛就有些古怪,亲爹后妈都在意裴岭心情,可越是这样越把裴岭放在一个尴尬位置。
  这题他熟悉,他会!
  “要玩啊,来我跟你玩。”裴岭上手捏裴潜脸蛋。
  肉呼呼的,别说手感怪好的。于是在裴洪豪和李文丽震惊的四目下,裴岭又捏了一把,转头看两人,“我跟弟弟玩一会,阿姨不介意吧?”
  李文丽笑:“不介意,说什么呢,你们兄弟好好玩。”
  “对对对,潜潜陪哥哥好好玩。”裴洪豪也回过神了开口交代只有三岁半的小儿子,陪大哥玩,照顾好大哥的心情。
  裴岭:……
  三岁半裴潜被捏的呆在原地,眼睛也圆圆的,嘴巴微微张开,原地表演‘一脸吃鲸’。
  在全家热情宛如过年的氛围中,裴岭抱着秤砣弟弟去了后院。裴洪豪可是全程目送,不敢打扰兄弟相处,等看不见了,老怀安慰说:“我还以为等不到这一天了,没想到小岭会抱潜潜。”
  裴潜从出生到现在,裴岭的态度就是装看不见的漠视。
  李文丽可没老公那么敞开的心,裴岭不喜欢她,不喜欢潜潜,众所周知的事情,怎么今天就转性了?该不会憋着什么招吧?
  可她不敢说出来,别看裴洪豪对潜潜和她都疼,但真要论起来,那当然是裴岭第一位了。
  没有意外的。
  至于裴岭会不会背地里偷偷欺负裴潜,李文丽犹豫了三秒,还是信裴岭。这孩子就爱耍点嘴皮子花招,从没做过极端恶意的举动。
  家里有个花园,布置简单的滑滑梯秋千。
  裴岭抱了半路,气喘吁吁嫌沉,就将小赔钱放在地上。
  “自己能不能走?”
  “能鸭!”小赔钱点点脑袋,用圆圆的眼睛,抬着脑袋看哥哥。
  裴岭没忍住又捏了把小赔钱脸蛋。
  小赔钱露出一口奶牙,害羞又喜欢的偷偷用胳膊蹭哥哥,看哥哥没有嫌他,高高兴兴哒哒哒的迈着腿跟着哥哥屁股后头,跟个小鸭子一样。
  “……还挺可爱的。”裴岭摸摸小赔钱的脑壳,嘀咕说:“你这名,长大了要怪就怪你爹。”
  李文丽怀裴潜时,裴洪豪就担心大儿子心态不稳,经常明里暗里透出‘你最重要’、‘你是家里头一个’,等李文丽生了,裴洪豪高兴,也想兄弟俩关系和睦,抱着小儿子凑到大儿子面前说:“小岭,你看看弟弟,多可爱,你说叫什么好。”
  裴岭那时候初中,叛逆,尤其亲戚背后嚼舌根说后妈借肚上位,生个男孩,你可糟了,以后家产都是后妈和弟弟的。
  导致裴岭脱口而出哪里可爱,你这么喜欢干脆叫赔钱好了。
  然后真叫了裴潜。
  缺德了。
  小赔钱还不知道自己名字意义,以前他有哥哥和没哥哥没区别,今天哥哥陪他玩,就黏糊糊的,又想挨着又怕哥哥生气不喜欢他。
  连最喜欢的秋千都指着,让哥哥坐。
  裴岭就坐上去,“你推我。”
  “好鸭哥哥!”小赔钱领了任务可高兴了。
  秋千是小孩玩的,裴岭瘦,坐那也不舒服,两条腿都没地方放,蜷缩在一块,自己用腿晃荡,还要跟后头小胖子说:“推得还行。”
  “好鸭好鸭!”
  “哥哥坐好!”
  “哥哥我又推啦!”
  等回去吃晚饭,裴潜脸兴奋的红扑扑,拉着妈妈手开心说:“妈妈哥哥表扬我啦。”
  “哥哥跟我玩,好开心鸭。”
  裴洪豪看两兄弟关系亲近起来,比签了大合同还要高兴,“都玩什么了?”
  “秋千,哥哥夸我棒。”小赔钱自豪挺起小胸脯,跟爸爸示意:“哥哥坐,我推推,我好棒鸭!”
  裴洪豪也没觉得哪里不对,顺口夸,“你们兄弟齐心,潜潜就是棒。”
  “我不棒?”裴岭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