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说谢宁不要要孩子算了。还好医生安慰他说谢宁现在精神状态好,调整起来比较快,让他不要担心。
  原湛这才看到一点希望,这段时间就一直战战兢兢,苦苦忍着,生怕谢宁出一点问题。
  至于先前说的叶酸和钙片,也是掩人耳目用的,其实是医院特制的营养剂,帮助谢宁调理身体的。
  出了温泉房,原湛也顾不得众人的目光,就静静抱着谢宁走了出去,谢宁就靠在他怀里,睡的正香,不少人看到了都窃窃私语,而原湛可不管这些,只想着早点把谢宁弄回酒店就挺好的。
  原湛这边抱着谢宁打了一辆车往回赶,几百米的路他都不想耽搁,而秦勉这会则是在酒吧里玩的十分愉快。
  这个城市属于沿海经济开发区,所以比秦勉所在的内陆城市文化更开放。
  秦勉以前在酒吧玩,大家都是文质彬彬的,穿着西装,要一杯香槟,轻声细语地交谈,遇到了合适的就默默出去开房,绝不打扰别人。只有彼此熟悉的小团体,才会在私人场合放开玩闹。
  可这里就不一样了,各式新颖穿着的帅哥就这么站在舞台下面纵情交流,台上跳脱衣舞的猛男更是肌肉分明,身材好到爆炸,随便晃晃,就是致命的诱惑。
  秦勉一开始还不喜欢,但坐了一会,他就被这种热烈开放的氛围感染了,忍不住就去吧台前叫了一杯稍微有点烈的鸡尾酒。
  那个调酒师跟秦勉往日在gay吧里看到的不一样,不是那种白衬衫打领带,彬彬有礼的传统调酒师,是做花式调酒的,还空心穿着黑色马甲,拿着一个巨大的酒瓶,诱惑的在秦勉面前把酒瓶晃得哗啦啦得响。
  秦勉这会一看就知道估计这样调出来的酒不会太好看,但奈何人家那么卖力表演了,所以秦勉最后还是微笑着给了不少小费。
  调出来的酒,秦勉也就略略尝了一口,其实味道不咋样,纯粹就是看肌肉的钱了。
  秦勉坐了一会,也不想跟这边的人搭讪,毕竟不是他的菜,但在这种热闹的环境里待着,秦勉就自然有一种释放的感觉——他平日里所处的环境实在是太过压抑了,大家都很得体,却又都戴着假面,没劲得要命。
  喝完了手里这杯酒,秦勉又待了一会,觉得心情好了,也不太想约,就放下酒杯,结了账,准备离开。
  可秦勉哪里知道,他刚才在付小费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了,这会他刚一离开位置,就有两个漂亮的Omega笑着凑了上来。
  “哥哥你好帅啊。”
  “帅哥要一起喝一杯吗?看你是一个人来的,不寂寞吗?”
  这话说得十分露骨,让秦勉差点呛到,但他很快就微笑着摆摆手道:“不了不了,我就无聊随便出来找个地方坐坐。”
  说着,秦勉还客气地对他们道了歉,然后微笑着从他们身边越了过去。
  道完歉之后,秦勉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他这会就趁着还没人注意到他,就匆匆离开了酒吧。
  好在并没有人主动出手拦他,秦勉走出来之后,就立刻准备过街回酒店。
  偏生在这时,一道阴影默默挡在了他的身前。
  秦勉眉头一皱,抬头一看,来的人居然就是白天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美人。
  秦勉愣了一下,接着就道:“抱歉,麻烦请让一下,我赶时间。”
  “你的两位朋友都不管你,你为什么还要回去找他们呢?”
  秦勉听到这,顿时就感觉到对方微笑着的面容下藏着的敌意,于是他反而勾唇笑了笑,道:“所以我就应该接受你的邀请吗?这是什么鬼才逻辑?”
  那人没料到秦勉会这么说话,然后他就伸出手指抚摸了一下唇角,扬唇道:“有趣。”
  秦勉听到这,再也没忍住,哈哈一声就笑了出来,然后他就摇摇头,走到那人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种多少年的我对你有兴趣的套路就别在我身上玩了,没用。”
  还没等那人回神,秦勉就笑了笑,转身径直从那人身边走了过去。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
  回到酒店之后,秦勉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点了两个外卖,等的过程中就又去敲了原湛跟谢宁的房门。
  秦勉这会一敲门,原湛很快就开了门,然后低声道:“小宁睡了。”
  说着,原湛就露出半个身子道:“有事吗?”
  秦勉愕然:“怎么这么早?现在才不到十点吧。”
  原湛刚想说话,忽然就打了个喷嚏。
  秦勉见状,忍不住皱眉道:“感冒了?”
  原湛揉了一下鼻子,低声道:“还好,刚才泡完了温泉吹了点风,现在没事了。”
  秦勉目光动了动,就道:“走吧,我房间有感冒药,你先吃点,别传染给小宁就麻烦了。”
  原湛闻言,点点头,低声道了谢,就关门出来了。
  秦勉这会正准备把原湛带到自己房间里给他烧点热水让他吃感冒药,结果身后却突兀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跟自己闺蜜的老公偷情好玩么?”
  这声音,分明就是飞机上跟刚才秦勉遇到的那个花花公子,而这话一出,别说是秦勉,原湛脸色也变了。
  秦勉皱着眉头,怒气冲冲地转身,还没说什么呢,原湛就冷冷道:“你嘴巴放干净点。”
  原湛发了话,秦勉倒也不好说什么了,沉默了一下,秦勉道:“别管这个神经病,我们进去吧。”
  秦勉这话说完,原湛倒是迟疑了一下,其实他这些时间跟秦勉相处下来,也把秦勉当好朋友了,现在那人一说,原湛才想起避嫌这回事,一时间就迟疑了一下。
  而秦勉聪明,见状也猜到了几分,就笑了笑道:“行吧,那我先去烧水,一会把药带出来给你,你先回房间去照顾小宁好了。”
  原湛见秦勉这么体贴,倒是有点尴尬,他这会又冷冷看了一眼对面立着的青年,便跟秦勉道了谢,准备回房间。
  偏偏在这会,房门从里面无声无息地拉开了。
  原湛愣了一下,就看到谢宁端着一个杯子笑眯眯地站在门口。
  所有人都没想到谢宁醒着,居然还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时间都愣住了。
  而这会谢宁笑了笑,就对原湛道:“我们箱子里带了感冒药,一会我烧水煮给你喝吧,怎么感冒了都不知道找药吃。”
  谢宁这话一出,秦勉跟原湛的脸色就有点微妙了,因为谢宁这话分明是听到了那个青年挑衅的话。
  而谢宁现在说的这些话,又让秦勉有点不安——他不清楚谢宁是不是生气了。
  如果是以前,秦勉肯定不会认为谢宁生气了,但自从原湛告诉秦勉谢宁肝郁而且身体亚健康严重,如果发脾气就让秦勉多担待之后,秦勉便微微留了个心眼。
  这会,那个青年还笑意盎然地看着秦勉,似乎在幸灾乐祸。
  秦勉心中有气,但这会也不好直接当着谢宁的面发出来,只能冷冷道:“这里没你什么事,可以请你离开吗?”
  那人微微一笑,正想说什么,谢宁就从原湛身前走到了他的面前。
  “谢谢你啊。”谢宁这时忽然冲着那人甜甜一笑。
  那人微有惊讶,但听到谢宁这么道谢,倒是颇有几分自得的态度,而秦勉跟原湛倒是齐齐愣住了。
  原湛心头一紧,正想解释,结果,让人十分预料不到的一幕就发生了。
  只见谢宁突然变脸,扬手就把手里那杯热水全都泼在了那个青年的俊脸上,接着他趁着那青年卧槽?的时候,又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一脚踹了出去。
  把那人踹翻在地,谢宁就抡着玻璃杯去砸那人脑袋,一边砸还一边骂:“我谢谢你马啊!你是傻X吗?这么喜欢犯贱?你是我敲你马,敲你马你听到没有?!”
  秦勉和原湛都被眼前这劲爆的一幕给震住了,最后还是原湛先反应过来,怕谢宁受伤,连忙就冲上去拉开了谢宁,秦勉就趁乱,又冲上去给倒在地上还在蒙圈的青年补了一脚。
  补完之后,三人都十分默契地退回了谢宁的房间,等那青年反应过来想要兴师问罪的时候,三人已经把房门紧紧关上了。
  秦勉一进房间,就拨通了酒店服务的电话,说有个疯子到房间来发酒疯,影响怀孕Omega的情绪,让酒店赶快严肃处理一下。
  打完电话,秦勉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谢宁还悠悠然坐在那擦杯子,原湛则是一脸汗意,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勉这会干咳了一声,也忍不住道:“小宁你……刚才有点太猛了,简直吓到我了。”
  谢宁挑挑眉,神情安然道:“我下手知道轻重的,也就打了脸,没打要害。”
  秦勉:……
  原湛:……
  最终秦勉忍着笑,比了个大拇指,道:“果然还是你狠。”
  谢宁这会又嘿嘿一笑道:“反正我现在是怀孕的人,只要没打残他,都是我占理,不打白不打。”
  秦勉终于哈哈大笑了出来。
  原湛这会却仍是有点不安,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小宁你刚才什么时候醒的?”
  谢宁目光动了动,道:“秦勉来敲门我就醒了,本来就站在门口吓吓你们,结果没想到听到那个神经病在那大放厥词,我就倒了杯热水,吓唬他一下。”
  原湛闻言,微微吐出一口气,就认真道:“下次这种事还是不要强出头了,他毕竟是alpha——”
  “我踹的裆。”谢宁一本正经地补充道。
  气氛凝滞两秒,之后,别说秦勉,就连原湛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第80章 番外:谢宁X原湛 泡温泉(3)
  谢宁这么一开口, 秦勉跟原湛顿时就不紧张了, 之后秦勉点的外卖到了,三人一起又吃了一点, 原湛喝了感冒药,便各自休息了。
  原湛因为感冒了,不想传染给谢宁,就自己在外面的沙发上面睡了。谢宁就一个人睡着那张两米双人大床。
  速效感冒药里面多半都有促进睡眠的成分, 原湛又多喝了点热水, 很快就睡着了。
  而谢宁却自己在被窝里握着手机,眉头微微皱起,搜索着一些东西。
  谢宁不知道为什么, 明明医生检查说他身体没问题,但他晚上睡眠还是很不好,很多时候不是他嗜睡, 是他大多数时候没法深度睡眠——因为这段时间, 他的脑子似乎渐渐开始释放以前那个谢宁的记忆了。
  还都是在梦里。
  一场接一场,让谢宁烦躁不已。
  他真的不想去看那些负能量的东西,但一睡着就要被强迫去看,睡不好就更想睡, 睡着之后又做噩梦……简直是个糟糕的死循环。
  谢宁刚才其实从温泉回来之后又做了一场梦, 是梦到原湛为了去参加苏陵电影的首映会,把他丢下了。
  是以前那个谢宁经历过的。
  也是他在小说里看过的。
  明知道不是属于自己的剧情, 但谢宁还是能够感受到那深厚的怨气, 搞得他后来也有点忍不住怨妇起来, 醒来的时候听到原湛秦勉还有那个人的对话,谢宁脑子一抽,差点就直接冲出去捉女干了。
  但最后,他还是稍稍冷静了下来,明白是自己做梦做的有点走火入魔了,可心里还是不舒服,又不能对着原湛和勤勉了,只能选择把那个炮灰爆捶一顿出气。
  回来之后,谢宁想来想去觉得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就开始在网上搜索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助眠保健品,孕夫能吃的那种,还有各类保证睡眠质量的方法——再这样下去,他迟早变成怨妇。
  搜了一圈,谢宁下单了两个口碑很好的专治孕夫睡眠不好的进口保健品,就放下手机,舒展了一下身体。
  谢宁刚刚做了那样一个梦,这会短时间是睡不着了,于是他自己在床上翻来覆去滚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忍住,悄悄从床上溜了下来,去了外间。
  这两天夜里风大,窗户关着都能隐约听到那呼呼的响声,但室内温暖如春,暖气夹杂着淡淡的橙子香薰的气息让谢宁觉得十分安心。
  这个橙子味的香薰还是原湛特意花了大价钱买的纯植物手工香薰,说是能够安神助眠,谢宁也特别喜欢这个味道。
  外间的沙发不大,原湛高大的身躯蜷缩在上面,看起来有些吃力,不过他睡相还算平和安稳,也让谢宁放心了一点。
  这会谢宁走到沙发前,就自己静静蹲了下来,然后借着一点从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月光去看原湛的面容。
  原湛感冒之后脸色就显得有些憔悴,虽然这会室内温度高,他的肤色还算不错,但眼睛下面那隐隐的乌青是遮掩不住的。
  谢宁看着,也知道原湛最近为了他也很CAO心,忍不住默默叹了口气,就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原湛垂在被子外面的手,然后把原湛垂下的手小心翼翼地塞进了被子里去。
  原湛吃了感冒药,睡得非常安稳,谢宁这个行为也并没有影响到他的睡眠,也就是眉头轻轻动了动。
  谢宁托腮看了原湛一会,总觉得原湛的五官轮廓越看越有味道,第一次见是觉得惊艳俊美,后来渐渐习惯了,反倒是模糊了一点印象,这会谢宁再认真看,又看出几分不同的味道来。
  就是觉得眼前这个人,这人的眉眼肌肤,都跟自己是息息相关的,如此熟悉,如此让人安心。
  就这样看了一会,谢宁居然就有些困了。
  而这一次,谢宁还有一种神奇的预感——就是他肯定不会梦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犹豫了一下,谢宁就轻手轻脚地默默起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