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牛仔裤布料有点硬,到了膝盖那里就捋不上去了,稍微碰一下腿弯又特别疼。
  一时间苏陵冒着冷汗,异常尴尬——他总不能当着欧阳谦脱裤子吧?
  迟疑了一下,苏陵道:“我去找个剪刀来剪开。”
  结果他刚一动,就被欧阳谦拦住了,欧阳谦这会就有点好笑地道:“你撞傻了吗?直接把裤子脱了不就行了,拿剪刀是什么鬼?”
  欧阳谦话音刚落,就看到苏陵的脸色可疑地红了,然后他微微一怔,像是明白了什么,接着他就抱臂道:“你害羞了?”
  苏陵:……
  欧阳谦有时候的直白实在是让他招架不住,沉默了两秒,苏陵硬邦邦地给自己挽尊道:“我是alpha,你是Omega,还是避嫌一点比较好。”
  欧阳谦眯眼道:“你在会所时间也不短了吧?怎么这么纯情?”
  苏陵:……
  不过看着苏陵实在是别扭的样子,欧阳谦倒也没有强迫他,就淡淡道:“那行吧,我出去走走,你脱好了告诉我。”
  苏陵听到欧阳谦这语气,简直就像是嫖客对待良家妇女一般,一时间好笑又好气,接着他也不知道赌什么气,居然一下子就把裤子脱了下来。
  “我好了。”
  苏陵脸上有点红,但还是迅速趴了下来,露出那块被踢青的腿弯。
  欧阳谦这会回过头来,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苏陵露出的长腿,然后,他的瞳孔就骤然收缩了一下。
  苏陵的身材其实很不错,典型的九头身,而且黄金比例,腿是又长又直,肌肉的线条更是优雅秀气,并不显得娘,也不会让人觉得筋肉交错。
  总之,就是很漂亮的一双腿。
  而苏陵这会抱着枕头趴着,还不知道欧阳谦看他的目光已经变得有点深,还嘱咐道:“红花油和云南白药喷雾在医疗箱的第二个小抽屉里,棉球棉签在最下面一格,也有酒精棉签,单独放在第三个抽屉左边。”
  欧阳谦闻言,默默抿了一下唇,回过神来,然后他就低低道:“嗯,知道了。”
  苏陵没什么感觉,还说了一声谢谢。
  欧阳谦按照苏陵的指示,在医疗箱里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就凑上来给苏陵上药。
  这会凑得近了,欧阳谦才发觉那一块真的伤得不轻,青中透紫,边缘还有散开的趋势。
  欧阳谦眉头皱了皱道:“怎么这么严重?”
  苏陵听到欧阳谦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随后他就没好气地道:“那个客人确实很恶心了,他踢我就算了,还拼了老命,拼了老命也就算了,他都不记得自己穿的是尖头皮鞋吗?死骚包!”
  欧阳谦听到苏陵骂死骚包,不由得低笑了一声,末了就正色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多管闲事。”
  苏陵眉头一皱,正想解释,欧阳谦就已经把酒精棉签按在了他的伤处,苏陵来不及反应,顿时就倒吸一口凉气。
  欧阳谦抬了一下眼皮:“疼?”
  苏陵咬着嘴唇道:“疼……死了。”
  欧阳谦于是就放轻了一点动作,
  苏陵能感受到欧阳谦的细心,心中动了动,就抱着枕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趴好。
  欧阳谦认真地给苏陵消完毒,然后就取过一旁的红花油,道:“这红花油一会我还得用手给你给你揉开,你自己忍着点。”
  苏陵一听,顿时毛骨悚然,立刻就半支起身体急道:“别别别!你随便揉热了擦一下就行,我明天还有活动呢。”
  欧阳谦正把红花油倒在掌心慢慢揉搓,听到苏陵这话不由得皱眉:“明天不是周末吗?你有什么活动?”
  苏陵愣了一下,然后道:“是会所的活动,不好不去。”
  欧阳谦也不看他,就淡淡道:“会所的调酒师又不止你一个,请假不就完了?”
  苏陵顿时有点尴尬,半晌,他低声道:“我缺钱,这种大活动一般小费比较多。”
  欧阳谦揉搓掌心红花油的动作顿时一顿。
  苏陵感觉到欧阳谦没有动静,自己也有点自暴自弃,然后他就默默叹了口气道:“要是有人愿意给我学费,我也不想出来打工的。”
  欧阳谦目光动了动,道:“你成绩一直都不错,去登记参加那种一对一的助学慈善活动应该不困难吧?”
  苏陵没想到欧阳谦还懂这个,但他也没深想,就摇摇头道:“以前初中的时候确实有人资助过我,不过到了高中就停了。”
  欧阳谦奇道:“为什么?”
  苏陵尴尬道:“咱们是贵族高中啊。”
  欧阳谦愣了一秒,随即就明白了——无论对于哪个资助者来讲,被资助对象想要上贵族高中肯定都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
  德亚中学虽然分了平民部和贵族部,但能进平民部的也基本家里都资产千万,中产起步了,苏陵这样的实在是个很大的例外……
  而这时,苏陵沉默了两秒,又道:“主要是我自己打工能够支付我的学费,我就觉得这样挺好的,我也需要一个好的环境跟教育,普通高中虽然也有不错的,但我觉得那还不够。”
  “挺好的。”欧阳谦忽然道。
  苏陵:“咦?”
  欧阳谦:“自力更生你确实没错,明天我开车送你去吧。”
  苏陵顿时讶然,然后他就微微扭头道:“这不太方便吧?”
  欧阳谦听到这,自嘲地勾勾唇角,末了道:“我爸妈都出国了,我一个人回去也没意思,今晚可以住在你这,明天直接送你过去。”
  苏陵愣住了。
  而欧阳谦说完这话,又自己觉得自己语气有点强硬,沉默了一下,他又道:“可以吗?”
  苏陵这会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就道:“没问题。”
  然后,苏陵又想到一个问题,忍不住就道:“你也一个人在家?”那肯定很寂寞吧,难怪要到会所去当钢琴师。
  不过后面一句话苏陵没问出来。
  而这会欧阳谦仅仅低低嗯了一声,就伸手将掌心的红花油按在了苏陵的伤处。
  苏陵本来还酝酿好了一段搭讪的话,结果硬生生被腿上传来的火辣辣剧痛给全逼回去了。
  这会他只能咬牙抓着床单,龇牙咧嘴地求饶道:“轻、轻点……嘶——”
  欧阳谦本来还挺认真的,结果苏陵的反应让他还觉得十分有趣,于是他反而微微加重了一点手上的力道——其实本来就需要略重一点才有效果。
  于是苏陵彻底鬼哭狼嚎了。
  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欧阳谦自己都累出一头细汗,而苏陵则是直接翻着白眼躺平了。
  “好痛啊……”苏陵抱着枕头欲哭无泪。
  欧阳谦无语道:“你这个样子要是被暗恋你的那些学妹看见,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理你了。”
  苏陵沉默了两秒,默默拿起枕头盖住脸,淡淡道:“我又不喜欢她们,不理就不理,有什么关系?”
  欧阳谦眉头一挑,鬼使神差地就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苏陵没想到欧阳谦会这么问,自己心头也忍不住跳了两跳,但他也觉得就认识了一天,欧阳谦肯定也没啥别的意思,就随口胡诌道:“我喜欢beta啦,那种温柔得体的,姓格特别随和的。”
  欧阳谦继续道:“女的?”
  苏陵在这罕见地静默了一下,然后他就淡淡道:“我没法喜欢女生。”
  苏陵这个语气带着七分压抑和两分冷淡以及一丝他自己都觉查不出来的厌恶。
  欧阳谦听到这么一句话,竟是难得的觉得心口堵塞了一下,闷得慌。
  不过苏陵这边倒是很快就回过神来,打趣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要给我介绍对象吗?”
  欧阳谦摇摇头:“随口一问。”
  苏陵听到这话,略微有些失望,但他也不是会刨根问底的人,就淡淡哦了一声。
  因为说好第二天欧阳谦送苏陵去会所,所以这天晚上欧阳谦要在苏陵家休息。
  等苏陵告诉欧阳谦睡衣放着的地方让欧阳谦自己去拿的时候,欧阳谦打开衣柜,看到一满柜子名牌时,忽然就明白苏陵为什么要去会所那种地方打工了。
  贵族学校的学费是一方面,这些衣服,也是一方面了。
  但欧阳谦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向来就不太喜欢管别人的闲事。
  两人都洗完澡,欧阳谦又重新给苏陵上了一下药,就一齐躺在了床上。
  苏领的床并不大,两个正在长高的青年挤在一起,难免就挨着碰着。
  洗完澡之后,两人从会所里带出来的,芜杂的气息都消失了,彼此嗅到的,就是彼此身上的信息素的淡淡香味。
  苏陵这会觉得喉咙有点痒,身上的肌肉也有些僵硬,同时也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居然还有跟欧阳谦睡在一张床上的一天。
  真是太玄幻了。
  而欧阳谦这会其实也睡不着,他住的别墅又大又空,一个人在家就忍不住点着灯熬夜到很晚。
  所以这会虽然熄了灯,欧阳谦也觉得不太自在,但考虑到身边睡了个人,欧阳谦也就静静躺着没动。
  一片黑暗中,苏陵是想翻个身的,因为他那条腿微微有点发麻了,犹豫了一下,苏陵很小幅度地动了动。
  下一秒。
  “你没睡?”
  苏陵差点被欧阳谦这么平静的一声吓出一身冷汗,不过还好他也不是那么怂,回过神来,就额了一声道:“还没呢,你也没睡?”
  “我周末习惯熬夜。”欧阳谦淡淡道。
  苏陵:“哦……”
  欧阳谦又不说话了。
  沉默了一会,苏陵总觉得气氛有点别扭,最终他就还是主动道:“要不我们来聊点什么?”
  “你想聊什么?”
  苏陵迟疑了一下,道:“你父母为什么要去国外啊,就把你一个人留在家,不担心么?”
  欧阳谦这会目光动了动,道:“我爸身体不好,之前做了手术,国外的气候适合他休养,后来我妈又搬过去陪他了。他们一年会回来住一两个月,差不多再过一个月就该回来了。”
  说到这,欧阳谦的语气难得柔和了几分。
  苏陵听到这里,又想起欧阳谦是被收养的,忽然就有点心疼欧阳谦。
  但随即他又想到自己的身世,不由得哑然——他哪有资格去心疼别人?
  于是苏陵这会就笑了笑,附和道:“那挺好的,到时候你们就该团聚了。”
  欧阳谦淡淡道:“嗯,还好吧。”
  苏陵:……
  救命,这天聊不下去了。
  就在苏陵实在是无可奈何之际,欧阳谦忽然问他:“哦对了,一个月之后,我爸妈回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苏陵微微一怔:“什么忙?”
  欧阳谦罕见地尴尬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我那辆车,是我一个朋友出国前送我的,我爸妈不许我成年之前开车,我想到时候等他们回来,能不能先把车寄放在你这。”
  苏陵额了一声,就皱眉道:“可是停在我这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保安啊?你可以问问你班里的同学,看看他们能不能帮忙,他们家应该都会有私人停车库的吧?”
  “我在学校没有朋友。”


第78章 番外:谢宁X原湛 泡温泉(1)
  自从谢总知道了原湛和谢宁的事情之后,原湛跟谢宁基本就没什么顾忌, 整天都腻在一起, 看到秦勉都胃酸。
  元宵节一过,秦勉就撺掇着原湛跟谢宁出门去旅游, 谢宁知道秦勉是想去见网友,不由得便笑道:“你跟容则又吵架了?怎么这会还惦记着见网友?”
  秦勉正在吃着车厘子,听到谢宁这话, 顿时就有点没劲,摇摇头道:“跟他有什么关系,我们俩现在也就是炮|友, 我想去找几个小年轻潇洒一下, 还不行么?”
  谢宁一听, 就知道秦勉是吃醋了。
  因为前几天容则的妈妈生病,容则就赶回去看他妈,结果被困住,脱不了身,还被逼着相亲。
  秦勉心里有气, 所以才那样的。
  于是这会谢宁就默默笑笑道:“容则也会想办法的,你这样,他一片苦心岂不是浪费了?”
  秦勉心地善良,听到谢宁这话,目光动了动, 也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过分, 但他心里还是有气, 就淡淡道:“那你说我要怎么办?”
  谢宁微微一笑:“正好我跟阿湛打算在国内找几个温度高点的城市去旅游,你跟我们一起吧?也能做个伴。”
  秦勉顿时摆手道:“算了算了,我才不要当电灯泡。”
  谢宁好笑:“我们又不是跟团,自己玩也就坐飞机一起而已,到了地方,你玩你的,我玩我们的,这有什么干涉的?而且这样容则那边也不会担心你。”
  秦勉闻言,目光微动,也确实觉得回国之后都没出去散心就点头答应了。
  谢宁回去之后,也把这事告诉了原湛,原湛听了,欲言又止,但谢宁高兴,他也不好说什么。
  谢总知道原湛跟谢宁要去度蜜月,还特意要去安排私人飞机,不过谢宁自己觉得这样太招摇了,就拒绝了。
  于是三人就一起坐了头等舱。
  谢宁由于怀孕了,就特别嗜睡,原湛就用厚厚的毯子将他整个人裹起来,飞机上的空姐们看到这一幕,不由得都窃窃私语,模样还有点小兴奋。
  秦勉就不一样了,他本来就潇洒风流,随便说两句话,就把空姐们撩的眼热心跳的。
  往常来讲,秦勉是不太会主动招惹空姐的,但自从跟容则当了炮|友之后,他多少还是有点憋屈,觉得自己不该是下面那个,于是这会就忍不住撩撩美女,证明一下自己的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