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秒秦勉就脸色一红,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
  谢宁顿时就默默笑了笑,然后小声道:“我房间有遮瑕,一会给你擦上。”
  秦勉先是一愣,接着就点了点头。
  而这时,原湛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就默默走下来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谢宁跟秦勉对视一眼,末了异口同声地笑了起来,道:“不关你事!”
  原湛:???
  委屈了。
  因为今天要回家过年,所以谢宁还跟秦勉商量了好一会怎么配衣服。
  谢宁毕竟是怀孕了,于是他柜子里那些繁琐的衬衫和西装就被pass掉了。
  最终谢宁选了一件白色的短款连帽羽绒服,里面就衬一件英伦风的枣红色毛衣,特别青春活泼,再配上休闲裤和小黑鞋,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喜庆的气息。
  而且谢宁皮肤白,所以穿红色愈发显得他皮肤跟雪一样,笑起来的时候明眸皓齿,简直可爱极了。
  原湛还是穿的西装,不过是烟灰色带一点细闪的低调西装,也不会显得特别沉闷,再配上一对华丽的锆石袖扣,就让他整个热也多出了几分优雅的贵气来。
  三人往那一站,简直就是大牌杂志的过年风尚专业。
  给谢总的礼物各自都准备好了,三人就一起上了秦勉的车。
  谢宁这会就低声道:“我刚给我爸发了短信,他已经到家在洗澡了,王姨不在,我们三个就先进去。”
  原湛这会看了一眼谢宁,忍不住就道:“小宁,我要来的事情你跟谢总说了吗?”
  谢宁咬了一下嘴唇,小声道:“说了,跟秦勉放在一起说的,但我爸没什么表示,就说人多热闹。”
  原湛听到这,自己心里总还是有点忐忑不安,谢宁其实也是,但谢宁又怕说多了谢总那边发现了什么,这会就抓心挠肺地难受。
  一旁的秦勉见了,就默默笑笑道:“老一辈的人什么没见过?说不定谢总压根就不觉得这算什么事呢,都是你们小题大做了。”
  谢宁闻言,不由得也笑了笑:“但愿如此吧。”
  到了谢宅,谢宁用遥控钥匙把前面的电动门打开让秦勉去车库停车,秦勉这会就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看谢宅的装修和外面的布置,一边看秦勉就一边笑道:“我就喜欢你家这种风格的,可惜我家老爷子太古董了,根本就不懂得欣赏。”
  谢宁笑了:“你家也挺好的,复古又典雅,有特色嘛。”
  秦勉:“甜嘴。”
  停好车,原湛就拎了礼物跟谢宁下来,两人一起等着秦勉等会好一块进门。
  都拿好了各自准备的礼物,三人就上门了。
  谢宁这会还是先按了门铃,响了两声,没人来,谢宁就道:“我爸估计还没洗完,咱们先进去吧。”
  说着,谢宁就掏出了钥匙,结果钥匙刚插进门缝,还没转动呢,大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谢总穿着一身灰白色的休闲服站在门里面,十分温和儒雅的模样。
  秦勉是最机灵的,这会就走上来,主动笑着给谢总鞠躬问好。
  秦勉这么一开口,气氛就顿时热了起来,谢总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对三人一起道:“都好都好,快进来坐吧,外面冷,别冻着了。”
  原湛本来也想好了一套祝贺的词,但这会的情况,他倒是不好说出口了,只有也对谢总默默鞠了躬,然后就跟着秦勉和谢宁走了进去。
  谢总看着三人的背影,默默笑了笑就道:“桌子上有零食水果,你们尽管吃。”
  谢宁这会看了原湛一眼,对他使了个眼色,就自己走到谢总身边,挽着谢总道:“爸,你出差怎么样啊?是不是好辛苦?”
  “吃得好住得好,就是不如家里方便,不算辛苦。”
  “那今年公司业绩好不好啊?”
  “还不错,问这个做什么?”
  “嘻嘻,我想要爸爸给我发个红包嘛。”
  谢宁跟谢总一路聊着天就去了书房那边,原湛跟秦勉就被留在了客厅里,秦勉这会吃了一点青提,就笑着对原湛道:“原总刚才紧张啦?”
  原湛微微一窘,低声道:“是有点。”
  秦勉这会就默默笑了笑:“那一会年夜饭原总好好表现呗。”
  原湛愣了愣,但随即他就意识到这是个很好的方法。
  不多时,谢宁从里面出来,脸上还带着一点笑意,原湛见了谢宁,就默默把谢宁拉到一边,说了说他的计划。
  谢宁听了就笑道:“正好,爸爸说冰箱里有菜,如果我们有喜欢吃的,也可以再去买一点回来。”
  “还是我来吧。”原湛道。
  谢宁这时看了原湛一眼,凑过来就小声道:“爸爸说他也要露一手,你可别抢了他的风头哇。”
  原湛微微一怔,当下还真有点犯难,谢宁就又拍了他一下,笑道:“开玩笑的啦,你好好做就行,我爸也不小气。”
  原湛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无奈地笑了笑,拧了一下谢宁的鼻子道:“你啊。”
  晚上的时候,屋里四人,就做了十个菜,谢总做了两个,原湛做了三个,谢宁也做了三个,秦勉就做了一个。
  秦勉做的那个菜其实也不能算什么菜了,就是一盘海鲜炒饭,不过闻起来味道十分鲜美,卖相也好看。
  谢总做的两个菜都是十分费工夫的菜,佛跳墙跟松鼠鳜鱼,佛跳墙是谢总自己老家的菜,而松鼠鳜鱼是谢宁妈妈喜欢吃的。
  原湛做了芝士焗龙虾,番茄牛腩汤和清炒西蓝花。
  谢宁自己就弄了个山药蒸排骨,东坡肉和凉拌牛肚。
  厨房还熬了海鲜粥和桃胶银耳汤。
  谢宁最后还担心菜不够,特意把外面打包回来的桂花糯米藕,凉拌海带还有炸鸡块,炸藕盒子放了三四盘。
  就这样,整整放了一大桌。
  谢总看着谢宁,原湛还有秦勉的手艺,眼角的鱼尾纹都笑开了,当下便夸道:“还是你们年轻人厉害,都把我比下去了。”
  秦勉这个专业捧哏这时就说:“哪里哪里,谢伯父做的可是宫廷名菜,我们都比不上您的一点边角。”
  谢总看了秦勉一眼,伸手笑着指了指他:“你啊。”
  秦勉嘿嘿一笑。
  谢宁见着谢总心情好,气氛也上来了,便连忙招呼大家道:“坐坐坐,可以开吃了,再不吃菜都凉了。”
  于是四人就纷纷落座。
  原湛其实还是有些不自在,主要是他根本就没法当着一个活泼的秦勉和谢宁的面对谢总献殷勤。
  本身,他的姓格也不是那种。
  可这会,看到大家情绪都还算不错,原湛也就微微松了口气。
  除了原湛,秦勉跟谢宁还有谢总都聊得十分开心,谢总席间高兴起来,还给他们三一人盛了一碗汤,原湛接过汤的时候莫名还有点心惊胆战。但看到谢总面带微笑,神色如常,他也稍微镇定了一点。
  吃完饭,谢宁就瘫在沙发上不能动了,秦勉特别喜欢谢家的花园,就拉着谢宁说要出去散散步,原湛见状,也想跟过去,但总觉得不能把谢总留在这收拾残局,就还是先留了下来。
  谢总这会就坐在沙发边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原湛静静的把一桌子剩菜碗筷都收拾完。
  等原湛出来,准备也出门去花园的时候,谢总终于笑着,施施然发话了。
  “小原,到我书房来一下吧,我有话跟你讲。”
  原湛心头微微一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谢总就已经起了身,往里面书房去了。
  原湛这会愣了半晌,等他回过神来,就连忙撸下袖子,然后十分紧张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忐忑不安地去了书房。
  谢总今天像是心情不错,原湛来了,他也就微笑着抽着烟,然后端着他的茶杯默默摩挲着。
  原湛这会心里不上不下的,见到谢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终就低声道:“谢总。”
  谢总顿时一挑眉:“你这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原湛:“啊?”
  谢宁看着原湛紧张的样子,忽然静静笑了笑,觉得也玩够了,就吐了口烟,淡淡道:“你跟小宁的事情我都知道,不用瞒着我了。”
  原湛:!
  可怜的原湛顿时脑子当机,他看着谢总悠然自得的表情,总觉得谢总是要把他一票否决,一时间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谢总看到这样的原湛,不由得摇头笑了笑,末了道:“准备什么时候重新办婚礼啊?小宁上次说要去蜜月旅游你们也没去成,这次肯定不能再让他失望了。”
  原湛:???
  谢总看着原湛一脸懵逼的表情,默默一笑,倒也不准备再吓他了,就道:“你们俩还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原湛:……
  原湛沉默了两秒,心头十分喜悦但又有点难堪的道:“谢总我错了……”
  “还叫谢总?”
  “……爸。”
  “这还差不多。”
  原湛这会嘴唇微动,心里有特别多想问的东西,但又不敢问出来,谢总其实早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这会就道:“其实你们俩的事我也调查过了,小宁是小孩子脾气,你也由着他胡来?你好歹是个alpha,怎么也跟个孩子似的。”
  原湛汗颜,这会就连连道歉道:“是我不好,是我没有考虑清楚。”
  谢总这时就静静叹了口气,道:“也是怪我,一开始如果不让你们那么早结婚,自由恋爱的话,可能也没现在那么多事了。”
  原湛听到这,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刚想出口解释,谢总想起什么,又笑了笑道:“不过小原你今天倒是进步了不少。”
  原湛:“啊?”
  他觉得自己已经表现得很差了。
  谢总这会就道:“你以前看到我从来都很少紧张,这次倒是认真谨慎了很多,而且你对小宁好不好,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
  原湛点头。
  “其实这段感情里,你也吃了不少亏,小宁也是,不过你们两个磕磕绊绊还能走到一起,就证明确实有这个缘分,以后就不要瞎胡闹了吧。”
  原湛疯狂点头。
  “公司的事情虽然重要,但还是要分得清主次,有空就多陪陪小宁跟孩子,知道吗?”
  原湛继续点头,点到一半——
  “您知道了?!”原湛惊讶抬头。
  结果就对上了谢总笑意深沉的面容。
  原湛:……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其实原湛不知道,在谢宁出事之后,谢总就暗中一直派人盯着,原意是想注意一下有没有可疑人等接近谢宁,结果却意外发现了原湛跟谢宁的事。
  看着侦探发回来的照片,谢总一开始还觉得胡闹,最后就渐渐感慨起来。
  尤其是在深夜,原湛坐了出租车去秦宅,回来的时候,谢宁打伞等在门口,两人默默揽着走进屋子里的场景,让谢总差点眼睛都湿了。
  谢总当初跟谢宁妈妈谈恋爱的时候也是这样。
  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吧。
  谢总把那些照片放进抽屉里的时候,静静想。
  而今天在见到原湛之后,原湛身上的改变也确实让谢总吃了一颗定心丸。
  虽然原湛是稍微内向木讷了点,但谢宁喜欢,又对谢宁好,那就不错了。
  原湛进书房的时候还惴惴不安,这会出来,整个人就感觉意气风发了起来。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谢总说的旅游度蜜月的事,心情都变得好了许多,甚至想现在就带着谢宁走。
  不过,现在还不太行呢。
  到了夜里,外面的鞭炮爆竹都闹了起来,凑了四个人,谢总就开了一桌麻将,然后水果零食都放在一旁,四人哗啦啦地打。
  谢宁还不知道原湛跟谢总已经摊牌的事了,还悄悄戳了原湛一下,让原湛一会让着谢总一点,争取赢个好印象。
  结果谢宁没想到——
  “阿湛你太偏心了吧???每次都帮着我爸。”
  秦勉在一旁默默地笑,然后对谢宁道:“没事,我帮着你。”
  谢宁无奈:“你不拖累我就不错了。”
  剩下的三人哈哈大笑。
  打到最后,老油条谢总在乖女婿原湛的帮助下,赢得最多,谢宁勉强保本,原湛跟秦勉输了个精光。
  不过原湛跟秦勉这两个输了的,反而都乐呵呵的,红光满面,一点都看不出输了的样子。
  谢总这会看了三人一眼,就笑道:“家里三楼有望远镜,你们要是想凑热闹就去上面,应该可以看到附近的焰火。”
  说完,谢总就一个人笑眯眯地坐到沙发前,打开了电视机。
  谢宁见状,奇道:“爸,你不去吗?”
  谢总摇头笑笑:“年纪大了,不去。”
  秦勉见了,机灵得不得了,这会就主动道:“我去一下洗手间,你们俩先上去吧。”
  于是,谢宁就跟原湛一起,上了三楼。
  三楼有个半封闭式的阳台,望远镜就支在那,谢宁本来还以为就是简单的望远镜,结果就看到一个偌大精密的仪器立在那,还吓了一跳。
  “哇……这怎么玩啊?”
  原湛这时默默笑了笑,抬手一指,道:“你看,这边已经看得到了,那不就是隆鑫广场吗?”
  谢宁连忙抬头去看,果然,对面那一片高楼林立的中央有一片光亮的空地,空地上焰火不断窜出来,远远看着,十分闪耀。
  “真是诶~”谢宁忍不住笑了。
  原湛这会就静静从身后拥住谢宁,然后低声道:“蜜月旅游想去哪里玩?”
  谢宁:“哎?”
  原湛微微一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