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扭,忽然就抬起他那两只机械臂,然后哗啦,从他的机械臂里就喷出了无数的彩屑和礼花。
  谢宁:?
  原湛:……
  谢宁这会再也站不住了,直接笑得直不起身来,然后一边笑还一边问那个保姆机器人:“你们这个程序也太好玩了吧,是所有节日都这样吗?”
  原湛:!
  而还没等原湛让保姆机器人闭嘴,保姆机器人就认真地看着谢宁,道:“这是先生特意为夫人准备的欢迎仪式,希望夫人能够喜欢。”
  原湛:……
  谢宁愣了一秒,接着他脸上的笑意就渐渐温和起来,目光里也带了几分感动的意思。
  偏生这是,保姆机器人还道:“夫人喜欢吗?”
  虽然知道眼前这个东西是机器人,但谢宁还是含笑摸了摸保姆机器人的头,柔声道:“喜欢,特别喜欢。”
  保姆机器人沉默了一秒,然后就开始疯狂播放喜洋洋的音乐,还围着谢宁打转,嘴里还欢呼着:“夫人最棒!我最喜欢夫人了!”
  谢宁又忍不住笑了。
  原湛:……
  大概是觉察到了身边原湛的异样,谢宁微微笑了笑,就直起身来,拉住原湛的手道:“阿湛,谢谢你特意给我准备的迎接仪式,我很喜欢。”
  原湛本来还觉得自己出了糗,但谢宁这么一句话,就彻底让他所有的担忧都烟消云散了。
  这会,原湛默默握紧了谢宁的手,低声道:“你喜欢就好。”
  谢宁微笑:“我特别喜欢。”
  原湛看着谢宁明亮带笑的眸子,只觉得里面落满了星辰一般,这会他心头一动,便笑道:“走,我带你去厨房看看。”
  谢宁愣了愣,就笑着任由原湛拉着他去了。
  结果进了厨房,谢宁就惊喜了。
  烤箱里面保温放着一排新鲜出炉的甜品,汤煲里炖着鲜浓的西红柿牛腩汤,电饭煲里煮着香甜的腊八粥还在冒着气泡,剩下还有几样菜都放在一旁的微波炉旁边,用锡纸裹着保温。
  “阿湛真棒!”谢宁再也忍不住,踮起脚尖就在原湛的侧脸上亲了一下。
  而这时,谢宁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就被原湛一下子揽住了腰身,然后两人就紧紧靠在了一起。
  厨房里散发着食物的浓香气息,温馨而又舒适。
  四目相对,谢宁的眸子亮晶晶的,而原湛的眸子则是深邃的宛如星辰大海一般。
  是谢宁先笑了笑,然后就仰起头在原湛的唇上亲了一下,接着原湛身体微微一颤,便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唇齿间都是甜蜜浓郁的喜悦,这个吻的感受实在是过于温馨甜美了,一点苦涩的感觉都没有,全是浓浓的幸福。
  一吻完毕,两人脸色都有点红,谢宁还微微有些喘,原湛见了,忍不住就低声道:“小宁你要不去沙发上休息一会,等我去把牛排煎好,一会我们一起吃。”
  谢宁脸上顿时红了一下,然后他就道:“就亲一下而已,我哪有那么娇弱?”
  原湛听了,不由得笑道:“是是是,你不娇弱,你哪里娇弱了?”
  但原湛最终还是坚持道:“厨房里毕竟有油烟,对你不好,你还是出去等着吧。”
  最终,原湛就还是把谢宁哄着拉着出了厨房。
  客厅里面的茶几上放着新鲜的水果和零食,原湛刚要走,谢宁就眼明手快地抓了一个偌大的紫红色车厘子,塞进了原湛嘴里。
  原湛一愣,车厘子甜美的汁水就在他嘴里爆开了。
  谢宁就笑着看他:“好吃吗?”
  原湛笑了笑,嚼了两口,道:“甜,你也多吃点。”
  “好嘞~”
  于是原湛就去煎牛排了,谢宁则是自己坐在沙发上,一边打开电视看,一边就用手抓着车厘子和草莓吃。
  因为车厘子和草莓还是有点凉,谢宁就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结果吃到最后,就满手汁水了。
  原湛煎好牛排,端着铁板出来,正准备叫谢宁吃呢,结果就看到谢宁一双小白手都变成了小紫手,顿时就好笑起来。
  一分钟之后,原湛就拉着谢宁沾满水果汁水的手在温水龙头下面慢慢地洗着,白色的洗手液泡沫细细密密,一点点就顺着两人的手指滑到盥洗池里面去。
  “阿湛。”谢宁这会突然别过头,看了原湛一眼。
  原湛正在专心给谢宁洗手,这会就愣了愣,道:“嗯?”
  谢宁眯眼一笑:“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像老妈子了,明明我可以自己洗的。”
  原湛抿了抿唇,脸色一红,然后他却认真道:“我喜欢做这些事,老妈子也没关系。”
  谢宁:“哎……”
  真好。
  他忽然就又感动了一下。
  两人洗完手出来,谢宁就一眼看到桌子上铁板中央放着的,滋滋作响的牛排了。
  虽然原湛喜欢吃五分的,但考虑到谢宁的身体,就还是煎了全熟的,不过他手艺好,牛排看起来就十分有卖相,衬着一旁的青红椒,愈发可口。
  原湛让谢宁先坐下,就给牛排洒了黑胡椒粉,然后用刀子切好,分了一块大的给谢宁。
  那一刀下去,牛排里面鲜美的汁水就淌了出来,横截面看起来更是软嫩无比,谢宁当场就吸溜了一下。
  “旁边还有酱汁,喜欢的话可以自己加,不过这个牛肉本身就很嫩了,原汁原味也不错。”原湛如是道。
  谢宁默默一笑,就连忙拿着刀叉开吃。
  牛排真的特别嫩,稍微一切就开了,谢宁咬了一口,那鲜美滚烫的肉汁立刻就从肉里面溢了出来,还带着一点鲜香的牛油味,加上微微辛辣的胡椒粉的口感,简直绝了。
  “好吃!”谢宁眼睛都亮了。
  原湛微微一笑,便又从一旁倒了一杯温过的红酒过来,道:“我问过医生了,说你可以喝点红酒,今晚气氛好,少喝一点吧。”
  谢宁连忙点头,原湛就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谢宁这会看了一眼,发现原湛给自己倒的是直接从红酒瓶里倒的,而给他的,则是从一个银质的小壶里倒出来的。
  谢宁这会不由得好奇道:“我的这杯有区别吗?”
  原湛微微一笑,道:“你尝尝就知道了。”
  谢宁瞥了原湛一眼,就端起杯子,默默抿了一口,结果一尝,谢宁就失笑了。
  原来是加了料的热红酒啊。
  他以前冬天的时候睡眠不好,也喜欢把红酒倒进小锅里,跟柠檬,生姜还有桂皮等一起煮,煮完了喝掉,保证睡眠特别好。
  “味道怎么样?”原湛含笑道。
  谢宁又喝了一口,点点头:“好喝。”
  原湛这会又举杯过来:“那咱们碰一个。”
  谢宁也就开开心心举杯,笑着跟原湛碰了一个。
  吃完了牛排,又有腊八粥,牛腩汤和一众甜品,谢宁吃到最后,整个人都撑得倒在椅子上动不了了。
  而因为喝了红酒的缘故,谢宁最后浑身发软,都有点站不起来,就坐在凳子上,对原湛道:“哎,我就不应该喝酒,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
  说着,谢宁就扶着椅背,勉强想站起来,而原湛则是眼明手快地大步走了上来,拦腰就一下子抱起了谢宁。
  谢宁:“哎哎哎。”
  原湛这会就微笑着亲了一下谢宁的额头道:“这次就惯你一次,免得摔着,就不好了。”
  谢宁心里高兴,嘴上却哼唧着赌气,原湛看着,又是觉得可疼又是觉得可爱,径直便抱着人去了楼上的卧室。
  卧室的空调早就开的暖暖的,比下面还热,谢宁进了房间,已经有点醉了,便嚷着要脱毛衣。
  原湛怕他晚上着凉,就哄着不让脱,只脱了外面的一层,然后又加了一件柔软的睡袍。
  “好热……”谢宁这会红着脸,不悦地躺在床上扯自己的衣领。


第75章 正文完·新年
  原湛见了, 微微有些好笑, 但他仍是哄着谢宁,让他不要去脱衣服。
  谢宁自己滚了一会,有点困,就趴在被子里拱了两下,睡过去了。
  原湛这边去浴室放了热水出来,正准备抱谢宁进去洗澡, 结果就看到谢宁蒙着脑袋睡着的模样,一时间哭笑不得。
  其实谢宁因为怀孕, 出汗比平常人多了, 就天天洗澡,不然他身上那股甜甜的信息素味道就会让他变成一个行走的荷尔蒙发射器, 上街尴尬不说, 面对着原湛, 他也怕原湛把持不住。
  这会谢宁喝了酒, 整个人醉了, 体温渐渐升高, 原湛凑上来准备抱他去洗澡,结果就嗅到一种混杂着红酒香气的香甜信息素味道, 宛如上好的红酒慕斯蛋糕一般, 丝滑甜蜜……
  原湛这会心头颤了颤,就伸手静静将谢宁抱着的被子掀开, 谢宁这会反而嘟囔着凑了上来, 低声道:“我不想洗澡……”
  原湛顿时就愣了, 接着他又哭笑不得。
  这种时候,居然都还记着不想洗澡。
  但z不洗澡肯定是不现实了,红酒的味道加上谢宁身上那浓郁的信息素味道,把原湛都弄得心旌动荡,如果今晚不洗澡,明天出门味道肯定会更浓。
  所以原湛就还是抱着哄着,把谢宁给弄进了浴室里。
  谢宁醉酒其实也很乖,也就比平日里变得唠叨了不少,一直嘴里絮絮地说着话。
  原湛知道他是在说醉话,所以也并不仔细听,就耐心挽起袖子,挤了沐浴液给谢宁擦身体。
  谢宁自从怀孕以来,运动一直不多,身上的皮肤也因为激素的影响变得光滑细腻了不少,这会原湛抚上去,感觉就像是摸到一块凝脂一般。
  而谢宁这会的小腹虽然仍是平坦,但摸着也已经有些柔软的肉感了。
  要不是沐浴液的味道比较浓郁,掩盖了谢宁身上散发出来信息素味道,不然原湛还真的不一定能忍得住。
  搞不好就把谢宁就地正法了。
  谢宁每天洗澡,其实身上很干净,这会原湛用柔软的浴花给他一点点擦身体,擦到白皙的小腿时,原湛喉咙就微微有点发痒了。
  最终,原湛看着谢宁静静蜷起的,玉白色脚趾,忍不住就低头凑上去,轻轻吻了一下。
  然后,他就亲了一嘴巴的沐浴液泡沫味,又苦又涩。
  原湛:……
  但自己做的亏心事,自己咬着牙也得憋着,原湛只能自己站起来,默默走到盥洗池边用清水漱了口。
  可等原湛转身一回来,却发现本来都靠在浴缸边上要睡着的谢宁这会不知道怎么就睁开眼睛,眸子明亮,笑嘻嘻地看着他。
  原湛心跳顿时漏了一拍,但谢宁却只字不提刚才的事,只望着原湛笑。
  原湛皱眉静静端详了谢宁一会,最终松了一口气——原来还是醉着的啊。
  这会原湛就不由得庆幸,刚才那红酒他没喝多少了。
  但谢宁就不一样,煮好的红酒味道温醇,又夹杂着果香,一点都不涩口,就跟喝饮料似的,所以谢宁刚才恨不得把那一小壶全喝光,还是原湛盯着他,他才少喝了一点。
  原湛这会吐出一口气,就又走上来,低声哄着谢宁道:“乖,洗完咱们就睡觉了。”
  谢宁倒是听话,就默默把手臂伸出来,让原湛给他冲洗泡沫。
  给谢宁洗完之后,原湛自己都出了一身汗,然后他又得把谢宁擦干,穿上浴袍,再放进被子里。
  做完这些,原湛实在是觉得比跑马拉松还累,不过怎么说呢——都是甜蜜的折磨吧。
  看着谢宁微红着小脸,干干净净躺在松软温暖被窝里面的样子,原湛简直窝心极了,恨不得把人捧在手心里,抱在怀里宠着。
  但这会,他还没洗澡。
  于是原湛就无奈地摇了摇头,在谢宁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柔软的吻,然后进去洗澡了。
  洗完澡出来,原湛就穿着浴袍,然后一口气钻进了被窝里。
  谢宁这会已经把床上睡暖和了,整个人就宛如一个小火炉一般,皮肤柔软光滑,像是刚出炉的奶酪一般,摸着,就让人忍不住想舔一口。
  但原湛有了刚才的经验教训,这会就不敢乱来了,只能默默从身后拥住谢宁,贴在他的脖颈,嗅着现在已经变得浅浅的,带着一点牛奶味的香甜信息素味道,静静入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勉就开车过来接两人。
  来的时候谢宁还没睡醒,原湛就先开门让秦勉进来。
  秦勉今天换了一身酒红色的西装,愈发衬得他唇红齿白,面容清俊了,进门之后,他还塞了原湛一个礼物,嘴里笑着说:“除夕快乐,新年发大财啊。”
  原湛还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但仍是道:“你也是,除夕快乐。”
  秦勉这会看着原湛还穿着羊毛裤和羊毛衫的居家模样,倒觉得原湛顺眼了很多,这会就笑道:“原总家常打扮也很帅气啊。”
  原湛摸了一下耳朵,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没有。”
  说着,他就转移话题道:“你先去沙发上面坐一会吧,上面有新鲜的水果,我去叫小宁起来。”
  秦勉笑着点点头,原湛就连忙上楼去了。
  不多时,谢宁就揉着如同鸡窝一样凌乱的头发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他打了个哈欠,然后就笑着站在楼梯上对正在客厅里吃草莓的秦勉道:“早啊。”
  说完这话,谢宁的目光微动,接着他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快步走下楼来。
  秦勉和原湛都不知道谢宁为什么突然这样,两人还有些奇怪,而谢宁走到秦勉身前,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就抿唇笑了:“昨晚好激烈啊。”
  原湛:???
  秦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