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界面便忽然道:“对了,Angelo邀请我们去他家吃饭,一起去吧?”
  “他?”苏陵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对那个Angelo的印象实在是不算很好。
  “吃顿饭而已,咱们两个大男人,你还怕人家吃了你不成?”欧阳谦就默默笑道。
  苏陵听到这,默默吐出一口气,然后他就转过头,认真道:“你是真的只是想跟他一起吃饭?”
  欧阳谦被苏陵这么认真的目光一看,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而苏陵看到欧阳谦的表情,心里就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末了他就淡笑道:“其实小谦你真的不用这样,我只是有点抑郁症,又不是社恐,你让我跟人多交往其实意义不大的。”
  “我是医生。”
  苏陵沉默了。
  半晌,苏陵闭了闭眼,低声道:“没错,我确实也有点社恐,可是我真的不喜欢那个Angelo。”
  欧阳谦微微一怔,末了他就干脆道:“那好,我打电话回绝他。”
  苏陵没料到欧阳谦会这么干脆,一时间反而有点愧疚起来,然后他就低声道:“其实小谦你如果真的想去的话,我可以陪你去,这次是我任姓了。”
  “可是我也确实没有事先问过你的感受。”欧阳谦如是道。
  苏陵终于,微微笑了笑,然后他就扭头看向欧阳谦,道:“你能这么说,我就很开心了。”
  欧阳谦目光动了动,道:“你要求这么低啊。”
  苏陵拉过他的手,笑意盎然:“是啊,我要求就是这么低。”
  欧阳谦最终还是打了电话,Angelo那边表示很遗憾,但又坚持邀请,说不会浪费两人的时间。
  苏陵这会也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欧阳谦,反而劝说欧阳谦一起去好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矫情个什么劲,明明在娱乐圈,那么多酒会都参加过了。
  所以最终,两人还是答应了Angelo的邀请。
  而打完电话,欧阳谦就搂着苏陵的脖子晃啊晃的。
  “你干嘛,我都晕了。”苏陵忍不住好笑道。
  欧阳谦淡笑道:“就是要晃晕你。”
  苏陵配合笑道:“晃晕我有什么好处吗?”
  欧阳谦眨了眨眼:“晃晕了就可以拐走了。”
  苏陵失笑:“我可不值钱。”
  欧阳谦这时就静静在苏陵的耳朵上亲吻了一下,道:“但我不管你值不值钱,我都要把你拐走藏起来。”
  苏陵愣住了。
  欧阳谦这时又低声道:“你是我的,知道吗?”
  苏陵心头猛跳,一时间觉得快乐,一时间又有点悲伤,他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悲伤什么,或许是悲伤自己这么晚才弄懂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
  兜兜转转,这么一大圈,原来还是,最初的那个人。


第74章 亲亲
  容则听到秦勉这话, 稍微有点哭笑不得, 但心里也好过了几分, 就擦了擦手上的水摇摇头道:“没关系,就是呛到了有点痒, 也不算特别疼。”
  秦勉看着容则真像是没什么事的样子, 沉默了两秒就道:“你先出去吧, 我自己洗碗。”
  容则确实是被弄疼了眼睛,这会鼻子眼睛还都火辣辣的发痒犯痛, 于是也就没有推辞, 说了一句‘那你快点’,就转身走了出去。
  秦勉这会看着容则离开的高大身影,忍不住就微微叹了口气, 然后回头开始洗碗。
  因为这件事,反而让一直处在闹僵状态的两人稍微友善了一点, 秦勉洗完碗之后, 又拿了一点零食出来, 跟容则絮絮说了一会话, 就又把容则赶走了。
  容则走的时候还异常坚定地道:“你放心, 我迟早会让我们两家人都同意我们的事的。”
  秦勉脸色一变, 直接把容则推了出去。
  容则还笑呢。
  目送着容则的法拉利离开,秦勉在原地站了好一会, 才有些情绪不佳地返回了房间, 他看到桌子上的零食拼盘, 迟疑了一下, 就把零食拼盘端了起来,朝楼上走。
  秦勉这会正走到一半,谢宁的房间门就开了,是原湛出来看了一眼,两人目光相对,彼此都愣了愣。
  原湛这时就开口道:“容二少走了吧?”
  秦勉点点头。
  原湛迟疑了一下,指了指房间里面,道:“方便进来坐坐吗?”
  秦勉当然知道是谢宁要找他,而他本来也想找谢宁聊天排解一下,就点点头,走了上去。
  进了谢宁的房间,秦勉把零食拼盘放好,就笑了笑道:“找我有什么事啊?”
  谢宁这会从床上坐起来,笑道:“之前你不是说过年没处去吗?我跟我爸两人在家肯定也无聊,就想邀请你去我家一起过年。”
  顿了顿,谢宁又看了一眼原湛道:“阿湛也一起去,你不用担心。”
  秦勉听到这,顿时就笑了:“我知道了,你这是给你家原总拉个垫背的炮灰啊。”
  谢宁顿时红了一下脸,不过他是确实有点这个意思。
  秦勉见了谢宁的样子,又笑了笑,然后就自己拿了个巧克力能量棒剥开吃,一边吃一边道:“行,反正我过年也确实没处去,这边冷冷清清的,还不如去你家呢。”
  谢宁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然后他迟疑了一下,又道:“那秦思他们呢?”
  秦勉摆手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他们又不是没爹没妈,过年了肯定要接回去的。”
  谢宁一颗心这才算放下来。
  而这时,秦勉看了一眼原湛,又道:“原总准备好到时候说什么了?”
  原湛愣了一下,而秦勉这时就笑着走过来,道:“来来来,我给你补习一下,免得到时候谢总不高兴,就把你扫地出门了。”
  原湛听了,还真的就认真凑了过来。
  秦勉如是这般一番,原湛就在一旁认真听着,谢宁则是默默吃着零食盘子里面的零食,也眨眨眼,听着两人的交流。
  交待完了之后,三人倒是忍不住都笑了。
  虽然秦勉的主意有点馊,但却是还挺符合富家子弟们的一贯作风,谢宁跟原湛也算是安心了几分。
  又过了几天,等到腊八的时候,秦氏本家就来人,把秦思两个小孩都接走了,一时间秦家就只剩下谢宁,原湛和秦勉三个人。
  正好原湛今天有点空,秦勉就主动提议道:“要不然我们三个先去把礼物什么的都置办了,明天上门的时候也不紧张。”
  于是,就由原湛开车,三人去了市区里。
  这会大街上张灯结彩,节日气氛特别浓厚,沿街都是卖春联和富贵树的,还有一排排的摊子售卖干果肉干等零食。
  到了隆鑫广场,原湛去停车,秦勉就带着谢宁往广场里面走,准备去二楼的奢侈品店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过年礼物。
  好巧不巧,两人走到一楼那个贡茶店,居然发现容则还在那系个围裙当奶茶小哥。
  秦勉脸色一黑,谢宁还没说话呢,容则那边就敏锐地发现了秦勉跟谢宁两人,接着他就笑着招了招手道:“来啊,请你们喝奶茶。”
  谢宁目光动了动,就去看秦勉,秦勉这会脸上神情变幻了片刻,居然还真的就走了上去。
  今天腊八,上街的人还是有点多,这边已经排了三四个人了,容则这会就主动取出自己带的零食,分给了谢宁和秦勉,笑道:“你们俩去一旁等等,今天我请你们。”
  谢宁这会就打趣道:“哎,这都没有优先权吗?”
  容则低笑:“我只是个打工的,又不是店长。”
  秦勉倒是二话不说,就默默走到一旁坐下,谢宁跟容则低声说了两句,便也走了过来。
  “你跟他说什么了?”秦勉这会拿着手机给原湛发短信定位,一边瞄了谢宁一眼。
  谢宁把手里的爆米花撕开,递给秦勉一个,笑道:“他问我们过年在哪过年,我就跟他说在我家。”
  秦勉目光动了动,顺嘴吃了谢宁的爆米花,就收起手机道:“你就不怕他去你家堵门啊。”
  谢宁顿时笑了:“他要敢,我家也不怕。”
  秦勉耸耸肩,什么都没说了。
  不多会,原湛也来了。
  原湛记姓没有谢宁那么好,这会看到了奶茶小哥装扮的容则还愣了愣,随即又反应过来。
  正巧这会奶茶也都做好了,容则就笑着端过来,给他们一人发了一杯。
  发完,容则就对着谢宁跟秦勉笑了笑道:“一会你们两人去逛街吧,我跟原总聊一会。”
  秦勉瞥了容则一眼:“你还想的真美。”
  一旁的谢宁倒是笑了笑,扯了一下秦勉道:“就让他们去吧,反正买东西这种事带着他们也不好办。”
  秦勉想了想,觉得也是,末了还要冷冷看容则一眼才走。
  这会,容则跟原湛看着秦勉跟谢宁上了去二楼的电梯,反而都摇头笑了笑。
  谢宁跟秦勉去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容则跟原湛就聊着一些关于公司经营的事情,反倒是秦勉暗自担心原湛会瞎说话。
  一旁的谢宁看了,不由得好笑:“放心,阿湛不是傻子,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秦勉顿时有点不好意思,随即他又道:“我是担心容则乱说。”
  谢宁目光微动:“他有什么事情值得乱说的吗?”
  秦勉心中有鬼,一下子就卡了壳,谢宁见了,反而愣住,然后他走了两步,就凑上来低声道:“你不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秦勉立刻反驳道:“没有!”
  谢宁顿时笑了起来。
  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秦勉遭了这么一件事,之后的路上都不怎么敢说话了,谢宁见了,心中好笑,却也不戳穿什么。
  东西买完,两人便返回了奶茶店,这会容则这边生意又好了起来,原湛就坐在一旁看手机,反倒是十分相安无事。
  秦勉见这两人没有聊天,反而松了一口气,原湛见到他们回来,就主动走上前来帮忙提了购物袋。
  秦勉顿时又不是滋味了。
  不过他这会看了一会容则的方向,就看到容则对他笑着招了招手,秦勉目光一动,心里明明有点高兴,但脸上却是冷冷的。
  而这会谢宁跟原湛清点了一下东西,就对秦勉道:“时间也不早了,该回去了吧。”
  秦勉其实有点纠结,结果原湛就笑着对秦勉道:“容二少一会想单独跟秦三少说会话,秦三少留一会吧。”
  秦勉一愣,接着他就皱眉道:“走走走,谁要跟他说话?”
  谢宁跟原湛都是好笑,但也不说破什么,于是三人就一起回去。
  结果还没走到车库里,秦勉就找个了借口,说他刚才看中了一样东西没买,现在要回去买。
  谢宁跟原湛当然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都笑着不说穿,就任由他走了。
  回到车上,原湛看了看副驾驶的谢宁,忽然低声问:“今晚要不咱们回家住?”
  谢宁微微一怔。
  谢总是明天的飞机到家,原湛的意思肯定不是回谢家,那是……
  不过说真的,自从这次回来以后,谢宁都没怎么在他跟原湛的家里待过,去过一次也是拿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想到这,谢宁沉默了一下,又笑着点点头:“好啊,一会我给秦勉发条短信。”
  原湛这时微微笑了笑道:“不用,我已经跟容二少说好了。”
  谢宁:?
  接着他就有点难以置信地看了原湛一眼,原湛还对他挑眉笑了笑。
  末了,谢宁就忍着笑,伸手掐了一下原湛:“好啊,居然瞒着我们私底下讨论这些事。”
  原湛微笑:“你不是也同意了吗?”
  谢宁顿时就红了红脸。
  原湛这会又低声道:“我还买了一些食材,让保姆机器人先按照程序煮了腊八粥,今晚我们好好一起过。”
  谢宁听到这,心中整个就暖了几分,然后他就用力点了点头:“好。”
  不过说真的,谢宁在抵达原湛跟他住的别墅时,还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其实很奇怪,谢宁明明在这里住的时间最短,可回到这,却莫名有一种回到自己小家的亲切感。
  别墅的门口居然还挂了中国结,也贴了对联,年味挺浓的,但这会谢宁看了,忍不住就笑道:“你怎么这么早就把春联给贴了?”
  原湛只是想把家里布置得喜庆一点,让谢宁回来觉得温暖,没料到谢宁会这么问,一时间还愣了愣,接着他就后知后觉地道:“怎么了?不能贴吗?”
  谢宁含笑摇摇头道:“也不是不能贴,就是时间不太对,不过我还是很喜欢。”
  原湛本来还有点紧张,结果听到谢宁说,还是很喜欢,紧张的心情顿时就放了下来。
  谢宁看着原湛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在瞎想,这会不由得就含笑伸出手,拉住了原湛的手,低声道:“走啦,我们进去吧。”
  原湛被谢宁温软的手握住,整个人就觉得暖了起来,随后他便也轻声道:“好,我们进去。”
  结果两人牵着手刚一进门,保姆机器人就横冲直撞地从里面滑了出来,冲着他们大叫道:“祝夫人和先生腊八节快乐!甜甜美美,平平安安!”
  一边叫还一边放着喜洋洋的音乐,锁啦和二胡声简直要冲上云霄。
  谢宁差点被吓到,但回过神来,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原湛自己也愣住了。
  他只是让保姆机器人自己在网上搜索一点迎接夫人的客气话,没想到保姆机器人居然搞了这么大一个场面。
  可这还没完,保姆机器人这会滑到了原湛和谢宁面前,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