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还是很尴尬就对了。
  还是原湛先开的口,他看了看秦勉跟容则,道:“你们和好了?”
  谢宁:???
  秦勉:……
  容则:。
  原湛话音刚落,谢宁就偷偷掐了他一下,原湛心知自己说错了话,也不等秦勉和容则开口,就自己转移话题道:“先吃菜吧,菜都要凉了。”
  这时秦勉也拿起筷子道:“先吃菜吧。”
  于是话题就被这么岔开了,容则吃饭的时候倒是神色正常,时不时还笑着跟谢宁还有原湛聊两句,但奇怪的就是,他明明是冲着秦勉来的,但二人全程却几乎没有交流。
  本来谢宁的菜做得很好,但在这诡异的氛围里,大家都食不知味,反而也吃不出什么好来了。
  大家匆匆吃完饭,秦勉又把准备好的营养餐端上去给两个孩子吃,容则见了,就出声道:“你身上不方便,还是我来吧。”
  秦勉本来是想推辞,但容则言辞间的语气太不容人拒绝,秦勉沉默了两秒,也就由着容则去了。
  谢宁和原湛知道这两人有话要说,吃完饭就找了个借口,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了门。
  一时间,客厅里也就剩下秦勉跟容则。
  容则给两个孩子端完饭下来,看到秦勉正站在水池边洗碗,目光动了动,便低声道:“我来吧。”
  秦勉闻言,脸色一冷,然后就回头道:“你有完没完?”
  容则笑了笑,伸手就拿起洗碗布和洗洁精道:“像你那样洗太慢了,我教你吧。”
  秦勉:“姓、容、的!”
  容则拿着洗碗布的手终于顿了顿,然后他就无奈道:“在。”
  “你可以滚了吗?”
  “不可以。”容则不假思索。
  秦勉简直气得想抽他,但他也打不过容则,只有咬牙道:“要是让我知道视频的视频还没摆平,你这辈子都别想我原谅你。”
  容则苦笑道:“你怎么就那么不相信我呢?视频流出去,对我也没有好处啊。”
  秦勉脸色骤变:“你还敢提视频的事情?”
  容则见状,连忙低声道歉道:“不提了,不提了,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秦勉沉默了两秒,又道:“你确定视频没有流出去?”
  容则点点头:“能找的关系我都找了,你放心吧,东西都销毁了,不可能再有视频流出来的。”
  秦勉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这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病。
  他没有跟任何人讲,也跟谢宁隐瞒了这一点,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羞耻了。
  秦家三少被人上了,还是主动求的人家,这样的视频流出去,秦勉这辈子估计就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那天玩仙人跳的那个男人,不光手机拍了视频,还提前在酒店房间装了摄像头,容则当时解决掉了手机,但摄像头却没有发现。
  后来容则跟秦勉都收到了视频还有那人的威胁,那段时间秦勉几乎要得抑郁症,这也是他为什么迟迟拖着,怎么也没法接受容则的根本原因。
  后来是容则找了人,把那人给揍了,出租屋里面的东西也全都搜了出来,居然在那人电脑里发现上百条类似视频,基本都是那人跟别人,其他的也有,实在是触目惊心了。
  看来是个惯犯。
  容则当即就报警了。
  那人直接被关进了局子里,而作案的工具和电脑也都被销毁了。
  刚才容则就是用这件事找的借口,让秦勉放他进来的,其实这件事在容则看来,已经算是彻底没事了,但秦勉好像还十分心病的样子。
  想到这,容则忽然忍不住道:“跟我床,是一件那么让你耻辱的事情吗?”
  秦勉:……
  半晌,秦勉冷冷道:“这不是跟谁的问题,这是我的名誉问题。”
  “可是事情已经解决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还要提起来?”
  容则沉默了两秒,实话实说:“因为我没有别的理由让你放我进来。”
  “你!”秦勉抬脚就去踹容则,却被容则眼明手快给闪过去了。
  一边躲闪,容则就一边无奈道:“你就真的不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哐当一个不锈钢的胡椒粉瓶子砸在了容则旁边的墙上。
  “姓容的你别欺人太甚!”秦勉怒道。
  容则刚想辩解,结果呼吸眨眼之间,胡椒粉就全部都窜进了他的鼻腔和眼睛里。
  顿时,容则捂着脸就开始狂打喷嚏。
  秦勉先是一愣,接着就好笑起来:“活该。”
  容则一双眼睛都被辣红了,十分狼狈地就走到一旁的洗手池旁,忙不迭地用清水冲脸。
  眼睛里面的可以洗干净,但鼻腔里的真的洗不干净,容则一边洗,一边打喷嚏,模样实在是有点惨。
  秦勉一开始也只是想小小教训容则一下,但容则洗了半天,眼睛都肿了,他看着,忍不住就皱眉道:“很严重吗?”


第72章 感动(副cp)
  苏陵其实最怕的, 就是欧阳谦说出这句话来。
  他沉默了两秒,不由得苦笑道:“小谦你可真会扎我的心。”
  欧阳谦闻言,眼眶微红了一点,但还是固执道:“所以你告诉我,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陵听到欧阳谦这个问话, 真是好笑又心疼了, 半晌, 他叹了一口气, 道:“你要是好好养好身体,不跟闹别扭, 我就跟你好好处。你现在这样像雾像雨又像风的脾气, 我实在是有点招架不了。”
  欧阳谦本来听到苏陵前面一句话,目光里还多出几分欣慰来,但听到后面一句,脸色又冷了。
  苏陵一见欧阳谦的脸色,立刻就苦笑道:“算了算了, 当我没说吧。”
  “我答应你。”偏偏欧阳谦在这时淡淡开口了。
  苏陵微微一怔。
  “你对我还有什么要求,你就直说吧。”
  苏陵更加愣住了。
  然后苏陵就抬头去看欧阳谦的表情, 欧阳谦这会脸色仍是苍白的,他刘海垂下来,就显得面容清秀中透着几分脆弱, 可那双眼睛却是闪着灼灼的光, 嘴唇也抿着, 无比倔强。
  这样的欧阳谦真是个让人不好靠近, 又令人心疼的矛盾体。
  沉默了一会,苏陵笑了笑,道:“别的我暂时还没想到,就记着吧。”
  欧阳谦听到这,眉头皱了皱道:“我在你心里,脾气就那么坏?”
  苏陵卡了壳。
  欧阳谦看着苏陵的表情,忽然又无端生出几分烦躁的情绪来,然后他就赌气往后一靠,冷冷道:“算了,反正问了你也不会说。”
  苏陵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半晌,苏陵默默叹了口气,又问:“肚子饿不饿?下飞机到现在都没吃什么东西,我去买点回来吧?”
  欧阳谦听着苏陵这话,简直想揍人,可苏陵那稳定又平静的表情却让他根本就发不起火来。
  最终,欧阳谦闭了闭眼,淡淡道:“我想吃龙虾意面。”
  苏陵皱了皱眉:“你现在身体不好,吃龙虾——”
  “我是医生,我心里有数。”
  苏陵叹气,末了还是妥协道:“好,我去买意面。”
  欧阳谦这才稍微满意一点,苏陵这便起身走了。
  看着苏陵离开的背影,欧阳谦目光动了动,心中情绪又有些复杂了。
  苏陵这种温吞又和稀泥的姓格,欧阳谦明明是最讨厌的,可他居然又鬼使神差地喜欢上了,甚至也会在人前伪装成苏陵的样子,看一看他人的反应。
  后来欧阳谦才知道为什么苏陵会一直保持着这种姓格了。
  累是累一点,但起码他人的目光都是没有敌意,而且异常温和的。
  不过当着苏陵,欧阳谦也就不想伪装了。
  他始终觉得,如果苏陵喜欢他,也一定要喜欢他本来的样子。
  这也是为什么,他老是那么对苏陵发脾气,无非也就是想试探苏陵的底线罢了。
  其实欧阳谦自己也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可他就是忍不住。
  想到这,欧阳谦忍不住就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然后有点愤怒地骂了一声自己傻逼。
  可过了片刻,他又恢复平静了。
  也只有一个人,能让他这么失态吧……
  苏陵出了门,找了好几家意大利面馆,才找到一家支持打包的,于是他就默默等在那里。
  龙虾意面做好之后,苏陵又给自己买了一袋牛角面包,加上一杯热可可和一杯牛奶,就从店里走了出来。
  这会外面还在下着小雪,苏陵抬起头朝天边看,一眼看过去,都是铅灰色的,一大块一大块阴沉的云朵,衬着意大利城市里那些老旧复古的建筑,就像是一张彩色的画日渐褪色,甚至被人喷上了灰漆一般。令人压抑得不得了。
  半晌,苏陵低下头来,拎着吃食静静往回走。
  老实说,他也很累。
  他也想休息一下,可现在看来,似乎是做不到了。
  苏陵回到医院的时候,欧阳谦正拿着手机刷微博,他这会静静靠在柔软的枕头里,苍白清俊的脸显得分外干净。
  苏陵心头柔软的那一处静静颤了颤,然后他就拎着打包的吃食走过去,道:“回来了。”
  欧阳谦这时便抬起头。
  苏陵冲他微微笑了笑,然后就坐到一旁,将意面打开,然后小心翼翼地摆在欧阳谦面前。
  欧阳谦这时看着自己眼前苏陵温柔优雅的侧脸,心头一动,忍不住就凑上去亲了一下。
  苏陵:!
  差点没把意面打翻。
  半晌,苏陵有点尴尬地别过头,而欧阳谦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低头开始吃意面。
  已经熟悉了欧阳谦这种想一出是一出的姓格,苏陵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自己默默解开自己的食品袋,开始吃牛角包。
  牛角包抹了一层黄油,味道十分香浓,但仍是有点干,苏陵吃了一口,就又拿出热可可来喝。
  欧阳谦见了苏陵吃的牛角包,忍不住就皱眉道:“你为什么不吃意面?”
  苏陵愣了愣,随即就淡笑道:“意面太费时间了,做两份的话,肯定有一份端过来就冷了,而且我也不太喜欢吃意面。”
  欧阳谦听到这话,静静看了苏陵一秒,然后他就将自己手里的意面挑了起来,放到一旁意面的盖子上。
  挑出来一半,欧阳谦就把盖子拿去给苏陵:“你吃这份。”
  苏陵愣住了,刚想拒绝,就看到欧阳谦有点倔强但又隐隐带着一丝期待的眼神。
  没办法,苏陵叹了口气,只好把意面接了过来。
  意面味道确实不错,虽然略微有些凉,但也足够柔韧香浓,苏陵迅速吃完了自己盖子上的那一份,就继续吃牛角包。
  而就在这时,欧阳谦的手伸了过来。
  苏陵:?
  “怎么了?”
  欧阳谦招招手。
  苏陵:???
  欧阳谦无奈,就道:“我要吃牛角包。”
  苏陵顿时有些好笑,接着他一边拿出牛角包,一边就道:“想吃自己拿嘛。”
  欧阳谦这会接过苏陵手里的牛角包,咬了一口,道:“我要吃你拿的。”
  饶是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的苏陵,听到欧阳谦这句话都有点窘迫,末了他无奈道:“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欧阳谦没搭腔。
  其实是他刚刚在微博上面情话大全看到的。
  而欧阳谦不回答,苏陵也不纠结那么许多,默默吃完了牛角包,就道:“我帮你雇了一个陪床,我要先去找个酒店,把我们的东西安置好,晚点回来陪你。”
  欧阳谦听到这,本来是想拒绝,但苏陵的话句句有理,他又拒绝不掉了。
  半晌,欧阳谦淡淡道:“好,你去吧。”
  苏陵连忙就离开了。
  这次他找了一个条件很好的酒店,订了一间豪华套房,把东西安置好以后,就匆匆回到了医院。
  苏陵回到医院的时候,欧阳谦的病房里就站了一个形容英俊的医生,两人正在低声交谈什么。
  苏陵见状,微微一愣,正想在门口等一会再进来,欧阳谦就已经看见了他,随即便道:“陵哥你进来。”
  苏陵无法,只有进去了,然后又跟那个英俊的医生打了个招呼。
  “这是Angelo,以前我在国外做交流的时候跟他分过一个组,算是老朋友了。”欧阳谦如是介绍道,脸上的笑容十分温和儒雅,一旁的苏陵看着反而有点不适应。
  苏陵闻言,便又笑着用英文跟那个Angelo打了个招呼,而这时,欧阳谦就又对着那个Angelo介绍了一下苏陵。
  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个Angelo顿时就露出惊讶的神情,末了还对着苏陵比了个大拇指。
  苏陵:???
  虽然不知道欧阳谦说的是什么,但苏陵总觉得哪里不对。
  之后,那Angelo又跟欧阳谦寒暄了两句什么,就微笑着离开了。
  Angelo走后,苏陵其实想问问欧阳谦刚才对Angelo说了什么,但想着欧阳谦刚才的态度,苏陵又觉得,没什么好问的。
  偏生这时,欧阳谦自己主动道:“你猜我刚跟Angelo怎么介绍你的?”
  苏陵没料到欧阳谦会主动提起这件事,愣了一秒,然后道:“你想说就说吧。”
  欧阳谦顿时露出几分不满意的表情来,但他这会还是笑了笑道:“我说你是我现男友,明知道我怀了前男友的孩子还对我不离不弃,特别情深义重。”
  苏陵:???
  欧阳谦就知道苏陵是这个表情,不过很快,他就默默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