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则在那自我感动了一会, 有点无语,敷衍了一下,他就借口要回去午休重新返回了别墅。
  谢宁回去的时候,秦勉的房间门半掩着,他走到门边看了一会, 发现秦勉已经睡着了, 只是手边还拿着屏幕熄灭的ipad, 感觉是玩着玩着就睡着了。
  谢宁默默笑了笑, 走上前去,把秦勉手里的iPad抽出来, 然后就又给秦勉静静盖上被子。
  谢宁低头给秦勉盖被子的时候, 秦勉小声嘟哝了一句什么,谢宁怔了怔,想要去听清但秦勉后面也没有再说了。
  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那句话里,有容则的名字。
  这俩还真是纠结啊。
  谢宁十分无奈。
  不过这会他也并没有,并且以后也不打算把容则刚刚跟他说的那些话的内容告诉秦勉。
  别人的事情就让别人自己解决, 尤其是感情这一块,随便掺和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谢宁这会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本来想午休,但他突发奇想,就给谢总打了个电话。
  听王姨的意思, 谢总这些天一直都忙着在子公司视察工作, 本来有空回来看他的, 都变成了没空。
  谢宁想想, 觉得自己还是要关心一下谢总比较好。
  电话响了三声,通了。
  “爸。”谢宁微微笑道。
  谢总在电话对面立刻就笑了起来:“哎~小宁你在忙什么呢?怎么突然想到给爸爸打电话了?”
  谢宁也笑了:“我在秦勉家,刚吃完饭,想到爸爸就给爸爸打了个电话。爸爸你最近身体还好吧?在外面吃住习惯吗?”
  谢总听到这语气就流露出一丝歉意:“爸爸本来说好早点回家看你,但这里的事情实在是有点麻烦,所以不得不推迟了,不过新年爸爸肯定会回来跟你一起过。”
  谢宁听到这,还愣了愣——是啊,他都忘了过年的事了。
  这么说的话,那确实应该准备一下。
  思索了一下,谢宁记得书里谢总每年过年都会出去旅游,便问道:“爸爸今年要出去旅游吗?”
  谢总这会笑了笑,道:“今年就不去了,你不是在家吗?而且今年爸爸也想休息一下。”
  谢宁听到这,顿时紧张了几分:“爸你的身体没问题吧?”
  谢总忙和蔼道:“没问题没问题,就想在家里跟你多待会,过年想吃什么玩什么,你都可以先跟王姨讲,让她提前准备好,过年爸爸也是要给王姨放假的。”
  谢宁听到王姨要放假,愣了愣,本来他是打算谢总如果过年出去旅游,他就跟秦勉去旅游的,然后带上原湛一起,可现在想来,这样的话谢总就不好安排了。
  总不能把谢总一个人留在家里。
  所以谢宁也没多迟疑,就做出了决定:“那爸爸我们今年一起好好过。”
  谢总笑道:“是啊,咱们爷俩一起好好过,好久也都没跟你一起过年了。”
  谢宁听着谢总的感慨,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这是他的亲生爸爸,可现在他却没那么适应了,不过从现在开始,谢宁决定一定要好好对待谢总,把以前谢总受过的委屈都给他补偿回去,绝对不让他再伤心难受了。
  想到这,谢宁就揉了揉有点发酸的眼睛道:“爸,以后我一定好好陪你,好好听话,再也不惹你生气了。”
  谢总没想到谢宁会这么说,一时间也是百感交集,半晌,他又笑道:“儿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到跟爸爸撒娇?不会是受委屈了吧?”
  谢宁这下倒是尴尬了,但他一想,也确实,以前那个谢宁总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一旦撒娇,必定是有求于谢总。
  这会谢宁愧疚了两秒,就低声道:“没有,只是觉得以前太对不起爸爸了。”
  谢总:“哎,父子之间,说什么对不对得起的话,爸爸心疼你,也愿意把好的东西都给你。这都不算什么的。”
  谢宁闻言默默一笑:“是,爸爸对我最好了。”
  谢总这会也笑了,难得十分开朗而又欣慰的笑,他听着谢宁现在的话,总觉得,以前小时候那个又乖又可爱的谢宁终于回来了。
  不容易啊。
  挂断了电话,谢宁自己默默感慨了一会,心情有点怏怏的,又怕情绪影响到孩子,就睡觉了。
  下午的时候,谢宁醒过来,结果一睁眼就看到秦勉坐在他床边看着他。
  谢宁微微一怔,便起身道:“怎么了?”
  秦勉露出一点无语的表情:“我刚刚想吃东西,点了个外卖鲜兔锅,结果没想到容则那家伙居然还在门口,真是烦死了。”
  谢宁目光动了动:“要不我去拿?”
  秦勉沉默了一下,道:“算了,我已经直接送给外卖小哥了。”
  谢宁:……
  思索了一下,谢宁吐出口气,道:“你现在还在恢复期,还是不要吃那些重油重辣的东西吧,肚子饿了我去给你做点什么吃?”
  秦勉奇道:“你会做饭?”
  谢宁微微一笑:“会一点家常菜。”
  秦勉:“那好啊,我跟你一起去。”
  于是两人就进了厨房,谢宁一边从冰箱里挑拣出合适的食材一边就对秦勉道:“你帮我给阿湛打个电话吧,看他什么时候回来。”
  秦勉愣了愣:“他不总是晚上回来吗?”
  谢宁微笑道:“如果不加班回来一起吃的话,我就不做那么多煮菜了。”
  秦勉不太懂,因为他没下过厨房,但谢宁这么说,他就还是给原湛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的结果就是原湛尽量赶回来。
  谢宁听了,想了想,就挑了几样合心意的食材,然后问秦勉:“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秦勉这会弄了个苹果咔擦咔擦吃:“我家冰箱的东西就没有我忌口的。”
  谢宁莞尔。
  过了一会,两人凑在一起洗菜,洗菜的时候谢宁跟秦勉讲了谢总今年不出去旅游的事情,秦勉听了,目光动了动,便笑道:“这个机会好啊,你让原湛上门拜年,好好表现一下,再借着新年新气象和一下稀泥,这事不就成了吗?”
  谢宁目光动了动:“我就是怕我爸生气。”
  秦勉低声笑道:“谢总这人通情达理,再说了,你现在跟原总关系确实好,他也不会看不出来。”
  谢宁被秦勉说的有点心动,但始终觉得这事不太靠谱,就道:“那到时候再看吧。”
  秦勉耸耸肩,末了又哀叹道:“哎,可惜我过年都没地方去了,你们俩要是不去旅游,我就只好一个人在家过年了。”
  谢宁奇道:“你父亲过年也不回来?”
  秦勉笑道:“他们那边热闹着呢,都是老人,不会愿意回来的,而且我也不想在那过年,顶多去拜个年吧,当天就回。”
  谢宁有点无奈:“都是亲人,何必弄得这样?”
  秦勉也无奈:“就是因为是亲人才只去拜年的,我万一又把他气得心脏病犯了怎么办?我本来就不打算那么早结婚,到时候他又逼我,我一生气,吵起架来,年都过不好了。”
  说到这,秦勉又笑笑道:“我们家族大,我两个嫂嫂都特别会来事,有她们哄着,我老爹也应该不至于寂寞。”
  谢宁:“哎。”
  秦勉这时用手肘顶了谢宁一下,笑道:“叹什么气啊?”
  谢宁也笑:“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在秦勉的帮助下,谢宁做了七道菜,一锅咖喱土豆牛腩,炖的又香又浓,一道清蒸多宝鱼,清淡鲜美,一道宫保鸡丁,色香味俱全,一盘凉拌麻辣牛肚,香辣可口,再加上一盘虾仁炒菜心,然后配一锅炖好的白萝卜牛骨汤,鲜美无比。
  谢宁最后还又怕人多不够吃,就又凉拌一个毛豆,加上一个豉汁凤爪,还用煎出来的虾油配上瑶柱等物煲了一锅海鲜粥。
  秦勉看着谢宁做出来的菜,简直下巴都掉了。
  这会秦勉一边用小碗喝着萝卜牛骨汤,一边啧啧称赞道:“哎,这么好的Omega,怎么就被原湛捡漏了呢?早知道,小时候我就把你追到手了。”
  谢宁把菜都一一端出去,末了笑道:“切,你要真想追,早就下手了好吧,可见我不是你的菜。”
  秦勉一边用筷子夹了一个蒸的鲜咸软烂的豉汁凤爪一边皮笑道:“现在后悔了,还有机会吗?”
  谢宁没理他,笑着自己又给原湛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打得比较巧,原湛正在回来的路上,听说谢宁做了菜还十分惊喜。
  谢宁挂了电话,正准备让秦勉喊一下两个小孩子下来,结果他就一眼看到秦勉站在门口,朝大门外面看。
  谢宁心头一动,顺着秦勉的目光看过去,发现落点就是容则的车。
  谢宁微微有些无奈,知道这俩肯定是牵扯不清,但也不多说什么,就扭头去把菜布好。
  原湛没想到自己回来的时候容则还在门口堵着,也是微微吃了一惊,容则看到原湛,还又笑着主动打了个招呼:“原总下班回来了。”
  这些,原湛是躲也没办法躲了,只能笑了笑道:“对,下班回来了,容二少还要等?”
  容则笑了笑:“我这车子后座还挺宽敞,晚上睡觉不冷。”
  这意思是要在这一直耗下去了。
  原湛还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一时间也觉得有点奇异,但这毕竟是人家的事,原湛不好多说,就对容则点了点头,进去了。
  原湛进到前厅,谢宁跟秦勉已经等着了,饭厅在里面一点,所以这会原湛只嗅得到香气,并看不见菜。
  但原湛也不着急吃,先脱了大衣,就对秦勉道:“容二少还在外面等着呢,我们是不是想个办法把人弄走,万一被人看见了,也是件尴尬的事。”
  秦勉也没想到容则会等这么久,其实他表面上看着淡定,但实际上一颗心却像是被放在了油锅上细细煎着一般,好不难受。
  迟疑了片刻,秦勉淡淡道:“你们先吃,我去让他走。”
  谢宁跟原湛对视一眼,什么都没说,就由着秦勉去了。
  秦勉离开时,谢宁看着他有点急切地步伐,忍不住就默默摇了摇头道:“这俩真是——”
  原湛没说话,而是默默走过来从背后抱住了谢宁,顿时,他身上那种沉稳的alpha信息素味道就裹满了谢宁全身,还带着一点黑咖啡的香味。
  谢宁心头一动,伸手拍了拍原湛揽在他腰间的手,道:“今天怎么了?工作不顺利吗?”
  原湛摇摇头:“汪滢颖的事情解决了,她微博发了澄清通稿,那些营销号也都把稿子给撤了。”
  谢宁奇道:“那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原湛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所以今年过年,我可能会加班。”
  谢宁愣了愣,随即就淡笑道:“我以为是什么事呢,正好,我今年过年准备陪爸爸,大概不能出去旅游了。”
  原湛也愣了一下,然后他就有点失落地道:“那好吧。”
  谢宁又问:“大年三十还加班?”
  原湛摇摇头:“那倒不至于。”
  谢宁想了想,就把秦勉的提议说了出来,末了他问原湛:“你怎么看?想去拜年吗?”
  末了谢宁又有点担忧地道:“我就是怕爸爸会为难你。”
  原湛顿时失笑:“拜年而已,有什么怕的?”
  但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道:“只不过你怀孕的事情还是要尽快告诉谢总,不然在家也处处都不方便。”
  谢宁顿时笑骂:“那可是我爸,你在想什么?”
  原湛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王姨不在家的话,谢总未必能……照顾好你。”
  “那就不是你能CAO心的事了。”
  两人又低低说了一会话,秦勉还没回来,谢宁就笑笑道:“那俩估计短时间内掰扯不清楚了,走,我带你去看我做的菜。”
  原湛其实早就嗅到那浓郁的香味,十分好奇,这会就笑着拉起谢宁的手道:“好,闻起来就很香,肯定好吃。”
  谢宁笑道:“你怎么嘴巴越来越会忽悠人了?”
  原湛笑而不语。
  进了饭厅,原湛看到那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菜,简直惊呆了,末了他就惊讶道:“这真的都是你做的?”
  谢宁狡黠一笑:“是啊,我偷偷学的。”
  原湛本来想问,结果谢宁这话倒是把他的问题给说清了。
  原湛又是感慨又是欣慰,立在原地静了两秒,忽然就一个激动,猛地就把谢宁抱了起来。
  谢宁顿时惊呼一声,接着他就被原湛揽紧了腰,两人一下子就贴得极近,额头抵着额头,呼吸相对。
  谢宁怕摔下去,只有把腿盘在原湛的腰上,然后又有点羞恼地伸手打了一下原湛的后背。
  原湛这会就笑着用鼻尖顶了一下谢宁的鼻尖,低低呼出热气,笑道:“小宁真厉害。”
  谢宁愣了愣,一下子就脸红了,原湛看着谢宁扑闪着睫毛,害羞得不得了的样子,心头一荡,忍不住就吻了上去。
  偏生在这时,门口外面传来一阵低低的脚步声。
  二人皆是一惊,谢宁还没来得及推开原湛从他身上跳下来呢,容则和秦勉就已经双双出现在了门口。
  谢宁:……
  原湛:……
  容则:???
  秦勉:!!!
  还是谢宁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就羞红了脸,一把推开原湛,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而这时秦勉也做出了行动,伸手就把容则往后面一推,不让他去看。
  过了大概三五分钟,彼此都整理好了,大家才在餐桌前四散坐下。
  只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