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勉沉默了两秒道:“都是一笔烂账。”
  然后他思索了一下,就缓缓对谢宁讲了起来。
  事情要说,就得追溯到三年前,那时候秦勉正在国外读大三,学习不咋样,玩倒是玩得很不错。
  玩着玩着,秦勉就在一次去英国游玩的聚会上认识了他那个漂亮的Omega前男友。
  秦勉的前男友是个外国人,金发碧眼,那头发宛如丝缎一般柔滑,眼睛的颜色就像最澄澈的冰湖,皮肤也白的不像人类,反正就是那种最玛丽苏的长相,名字叫做Elvis。
  Elvis虽然有一副漂亮的皮囊,但本质是个交际花和捞男,见到有钱的男人就会绽开他那最纯粹的笑颜,为了钱床也不是什么难事,时间久了,当地那些熟悉他的富家子弟都把他当做公共的男|妓。
  只有秦勉不知情,还一见钟情了。
  好巧不巧,那个宴会上还有容则,也对Elvis一见钟情。
  于是呢,本来都没什么行情的Elvis突然就遭到两个来自异国的钻石王老五追捧,底气顿时又足了起来。
  Elvis是很有手段的人,当着秦勉和容则的面就是一副皎皎白莲花的清纯嘴脸,实际上时不时就在暗中打听和窥测这两人的财力。
  容则在国内就是花花公子,时间稍微长一点,就发觉Elvis根本就不是他心里想象的那么纯洁,内里甚至比他玩过的那些MB都贪婪。
  所以没过多久,容则就倦了,再看看秦勉一往情深的样子,容则还中途劝了秦勉一次。
  但那时秦勉因爱冲昏了头脑,就觉得容则是嫉妒,还冷嘲热讽了容则几次。
  谢宁听到这,忍不住哑然——这事情经过怎么跟他想的不一样?
  而这时秦勉继续讲。
  因为容则的冷落,Elvis就只剩下秦勉这个不知情的情深异国备胎了,虽然Elvis一开始是属意于容则的——毕竟容则身形高大阳光,又是个alpha,而秦勉只是个beta,姓生活方面,肯定不如容则。可容则不上钩,Elvis就只能挑了秦勉。
  秦勉追到了心上人之后,大喜过望,Elvis又给他编造了一些从小家贫,父母虐待的谎话。从小家贫倒是真的,可秦勉最后才了解到Elvis跟父母断绝关系也是因为父母不能给钱供他挥霍,而且从小Elvis就特别擅长跟人攀比,让父母十分心累。
  可那时秦勉也根本没有调查就信了,还特别慷慨地开了副卡给Elvis,由着Elvis刷卡。
  容则知道之后,又提醒了秦勉几次,一开始秦勉不信,后来他自己把副卡的流水调出来一看,不由得也起了疑心。
  然后秦勉就准备找个时间跟Elvis说清楚。
  结果没想到,容则已经在这时报了警,举报了Elvis。
  然后Elvis就被抓进去了,秦勉也因为信用卡的事情被抓。
  说到这,秦勉目光动了动,道:“容则当时是怕Elvis给我惹事,但他没想到Elvis会用我的卡刷那些走|私的药品,后来他就跟我道了歉。”
  谢宁听这,忍不住皱眉——那这两人怎么又闹翻了?
  秦勉这会就有点头痛地叹了口气,然后道:“如果事情就这么结束,我跟他还是朋友。”
  谢宁忍不住竖起了耳朵。
  秦勉出了这样的事之后,容则也觉得自己做事鲁莽了点,还主动找秦勉道歉,秦勉吃了官司,被秦老爷子训了一通,也彻底明白了Elvis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彻底死心了。
  容则这时上门道歉,秦勉还对他多了点好感。
  ——就当认清一个人吧,你做的其实也没错。
  秦勉那时那么对容则讲。
  容则听了,目光灼灼,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过了半年,秦勉终于结束了官司回国,可他没想到,几个月之后容则也回来了。
  秦勉当时跟容则也聊过几次天,知道容则是准备读完研再回来,这么快回来还令秦勉有点惊讶。
  不过回国之后,秦勉也算是听闻了一些关于容则的传闻,立刻就明白容则当时为什么那么快就看穿了Elvis的真面目,同时自己也打算对容则敬而远之了。
  毕竟秦勉虽然偶尔也约,但跟容则那种情场老手还是很有区别,至少秦勉是不可能对大学生下手的。
  秦勉不想把自己变成容则那种样子,于是就主动回避跟容则来往。
  可有时候世事无常,你越想去回避一件事,老天爷就偏偏要把这件事送到你脸上来。
  一天晚上,朋友生日在酒店请吃饭,秦勉去了,结果就撞上了容晋,他颇有些尴尬,但也不能直接走人。
  熬完了吃饭环节,其他人要去KTV,秦勉就借口秦老太爷管得严,大家都知道秦勉的事,也就没拦他。
  秦勉得以脱身,自己倒是很庆幸,出来就又去了临近的一家酒吧,结果就遇到一个上来买酒搭讪的。
  那人长得挺不错,秦勉也有点心动,加上他自从分手之后空窗好久,也确实想找个人安慰一下自己。
  于是秦勉就喝了那人的酒,然后跟人去了酒店。
  可秦勉自己经验不够,没想到那人是个玩仙人跳的,下药不说,还要拍视频。
  秦勉动弹不得,当时就气得发抖,结果那人还一边拿着手机拍一边洋洋得意地道:“想要就求我啊~”
  正得意呢,容则就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把人一顿狠揍,又当场摔碎了手机,还一顿报警把人给吓跑了。
  秦勉也没想到容则会出现,一时间又是庆幸又是狼狈,可他没想到容则是别有所图,他正准备道谢去冲个澡然后睡一觉,容则就霸道地凑了上来……
  谢宁:……
  “然后你们就睡了?”
  “然后我们就睡了。”秦勉一向平静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扭曲的表情。
  接着,秦勉又嗤笑一声道:“他那时候还跟我说,是看到我脸色不好,以为我要借酒消愁才跟上来的,我还信了他的鬼话。”
  谢宁沉默了两秒:“可你们俩怎么又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秦勉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末了道:“后来他跟我告白,我拒绝了,觉得他纯属玩票,他就说当个长期P友也不错,还保证不会再去瞎找别人。我想着他技术不错,居然还真的答应了。结果这傻逼,头天晚上还跟我在一起,第二天就跟人家大学生出去开房,还跟我说那是仙人跳,我可去他大爷的!”
  “要真是仙人跳,他会看不出来?久经沙场的容二少还会被一个大学生仙人跳,鬼都不信好吧?”
  谢宁听到这,就不由得默默替秦勉哀叹了一声。
  果然,秦勉看上去慵懒随姓,骨子里还是精神洁癖加感情洁癖,说是同意跟容则当p友,估计也只是一时抹不开脸,多约几次大概就顺水推舟了。
  哪知道容则死姓不改,还出去约别人,肯定是触到了秦勉的逆鳞。
  想到这,谢宁本来还看着容则前几天那么诚恳的样子准备给容则说两句话,这会他就觉得完全可以免了。
  容则就纯粹就是自作自受,该他的。
  于是谢宁就低声安慰秦勉道:“算了,估计他也是一时兴起,也就这段时间纠缠你,之后就好了。你也别太伤心。”
  谢宁这话本身是安慰,结果话没说好,又戳到了秦勉的伤心处,于是秦勉就自嘲地笑了笑道:“对,他确实只是一时兴起,我自己傻逼而已。”
  谢宁顿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秦勉又转移了话题道:“小宁你预产期是什么时候?打算怎么跟谢总说这事?”
  这事不提还好,一提谢宁就十分头疼。
  “预产期是明年八月份,我爸那边怎么处理我还没想好。”
  秦勉目光微动,正想给谢宁出点主意,原湛就上来了。
  两人看到原湛,还有点奇怪,原湛摊摊手,就十分无奈地道:“容二少铁了心不走,非要见秦勉一面,我劝也劝不动,他竟然还把车子开在大门那堵着,实在是没办法了,秦勉今天还是不要出门比较好。”
  谢宁眉头一挑,不由得道:“他怎么这样?”
  说完,谢宁又去看秦勉的脸色,秦勉这会神色阴沉,目光闪烁不定,最终他冷笑一声道:“报警吧,这傻逼还真以为自己是霸道总裁啊?”
  说着,秦勉就赌气要去拿手机。
  谢宁见了,慌忙去拦。
  报警可不是小事,容家也算有权有势,万一闹出去都知道了,对谁都不好。
  谢宁这会就低低劝道:“你何必呢?他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理会就行了,你越给他脸色,他反而越容易闹得起劲。”
  说着,谢宁又对原湛使了个眼色,原湛见状,也出声道:“小宁说得对,容二少也只是个花花公子,不见得真有什么耐心等,我们不理会就行了,真闹大了反而彼此都不好看。”
  秦勉刚才说报警也是赌气,这会他回过神来,就默默扔了手机,然后道:“那行吧,那就让他等吧。”
  谢宁跟原湛对视一眼,原湛就道:“一会我去上班的时候跟他说一声。”
  秦勉没答话。
  原湛见了,目光动了动,对谢宁使了个眼色,让谢宁好好照顾秦勉,自己就又走了出去。
  原湛离开之后,谢宁就来劝秦勉,秦勉赌气沉默了一会,忽然对谢宁道:“小宁,让我摸摸你的宝宝。”
  谢宁:……
  谢宁其实还是有点身体洁癖,但碍于秦勉这会心情不好,他思索了一下,却也同意了。
  于是秦勉就靠过来,伸手去摸谢宁平坦柔软的小腹。
  孩子现在根本没多大点,秦勉摸了一会,也摸不到什么,就叹了口气道:“哎,他不喜欢我。”
  秦勉这话出口,倒是把谢宁逗笑了,接着谢宁就道:“这才多大?根本就还不会动呢。再说,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他两个亲爹摸他他也不动,岂不是个白眼狼了?”
  秦勉顿时就笑了起来:“小宁你好逗。”
  谢宁自己也摸了摸肚子,笑道:“是吗?我这人就是这样。”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刚才凝重的氛围就消散了不少,秦勉因为背后受伤的缘故,一直动不了,中午吃过饭就睡了,谢宁就一个人出去外面花园走路散心。
  谢宁是穿着羽绒服和拖鞋出门的,结果顺着花园走到快门口的地方,谢宁才看到,那里停了一辆法拉利,车窗半开着,一只修长的手探了出来,食指中指间还夹了一根烟。
  虽然谢宁这会看不到车里人的脸,但可以确定那人就是容则。
  没想到容则居然还真的在等,从早上到现在,起码也有两三个小时了吧?
  想到这,谢宁心中动了动,就默默走过去,开了门。
  容则看到有人从别墅里出来,见到是谢宁,先是有点意外,但后来也释然了,然后他就道:“秦勉睡了吗?”
  谢宁微微一怔。
  容则则是又笑了笑道:“他习惯午睡,这会应该已经睡着了吧?”
  谢宁听着容则这话,总觉得像是个痴情的人,但听过秦勉的那些叙述,他又不太信了。
  可真要装的话,那容则的演技还真是高超。
  容则这时看着谢宁静静审视他的眼神,忍不住就勾唇一笑道:“秦勉跟你讲了不少我的事情对不对?”
  谢宁眉头微微一挑,末了道:“是。”
  容则微微一笑:“看来说的都是坏话,要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看着我。”
  谢宁哑然、
  过了片刻,容则又正色道:“不过也不怪他误解我,我以前黑历史确实挺多的,家世也不太配得上他,毕竟我不算正经继承人,他又是秦老爷子最宠的那个。”
  “秦勉不是这样的人。”谢宁叹了口气,觉得容则压根就没抓到事情的重点。
  容则愣了愣,随即就怅然一笑道:“我知道,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前男友身上栽那么大个跟头了。”
  谢宁没说话了。
  容则这会静静看了谢宁一眼,道:“我这么说只是想证明,我们俩确实很难有结果,比他跟Elvis还难,如果我再不努力的话,就完了。”
  谢宁怔住了。
  容则则是笑了一声,解释道:“我母亲巴不得我娶个漂亮的富豪千金,然后扬眉吐气,毕竟她这么些年在家里确实没有地位。我那时候为了反抗,就故意把名声弄得很烂,她才慢慢断了那样的心思。而我如果想跟秦勉在一起,她一定会特别反对。”
  谢宁奇道:“这又是为什么?”秦勉在秦家也算是受宠的啊。
  容则叹气道:“秦勉再受宠,也不是个继承家业的,我母亲肯定不会同意。而秦家,又怎么会愿意把秦勉嫁给我这种名声破烂的人?”
  谢宁对于容则这些话保持怀疑,末了他又道:“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也不该用这种方式,你知道秦勉不喜欢的。”
  容则忽然挑眉:“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
  谢宁哑然。
  容则这时却又默默笑了笑,道:“他其实是个很浪漫的人,非常在乎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如果我真的不追了,那才是没希望了。”
  谢宁:……
  有钱人的恋爱他真的不懂。
  而容则这时看着谢宁的表情,却又忍不住失声笑道:“原本我以为谢小少爷这么浪漫的人应该能理解我的想法,毕竟你跟原总当年的事,也算是挺震撼圈子的。”
  谢宁:关我屁事。


第71章 温馨
  谢宁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