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原总真贴心。”
  原湛实在是有点敌不过秦勉这张甜嘴,尴尬了一下,寒暄了两句,就走了。
  原湛返回谢宁病房的时候,周骁刚走,两人就没撞上,谢宁见到原湛出现的时候就微微松了口气——还好没让原湛看见,不然又是一场恶战,说都说不清楚了。
  原湛跟谢宁把秦勉的要求讲了之后,谢宁自然就没有拒绝的意思,立刻就笑着去了。
  这天晚上,秦勉跟谢宁两人一张床上说笑,原湛就在另外一张床上用笔电办公,气氛诡异的和谐。
  后来大概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几人就一起睡着了。
  这个晚上,十分安静。
  与此同时,丹麦正是吃晚饭的时间,落霞满天,长长的道路在田间伴随着一根根矗立入云的电线杆直插天机,而苏陵就戴着橙色的太阳镜,骑着一个淡蓝色的小自行车,在道路上慢慢往前行驶。后面的车筐里还放了一个军绿色的越野背包。
  他这会没有化妆打粉,头发也没刻意做造型,整个人反而显出一种温和却又英气的质感来,不像往日那么明丽耀眼,却愈发舒服了。
  在苏陵身后不远处,一个穿着蓝色牛仔衫的墨镜青年也骑着自行车,慢慢跟着,看五官轮廓像是欧阳谦,但又比欧阳谦平日里温和沉稳的形象显得年轻张扬了许多。
  眼看着太阳即将落山,苏陵背后那个青年终于出声道:“再走就没路了,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听这声音,正是欧阳谦。
  苏陵这时听到了欧阳谦的话,却完全当做没听到一般,继续往前骑。
  欧阳谦没办法,只得慢慢骑车跟了上去。
  终于,又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小路到了尽头,对面是一片森林,太阳也基本就落山了。
  这时,苏陵方才施施然停下来。
  欧阳谦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这会他把自行车一放,就脸色有些发白地弯下腰喘息了两口,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苏陵见了就笑笑道:“我早就说这种事情你一个Omega不要来凑热闹,你就算爆发力再好,但体力还是比不上我们alpha。”
  欧阳谦没说话,而是默默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一瓶水来,拧开了盖。
  苏陵默默摇摇头,正想走进那个森林看看,一瓶拧开盖的水就递到了他眼前。
  “喝点水吧。”欧阳谦气息有点不均匀地道。
  苏陵没想到欧阳谦是递水给他,一时间,他看着欧阳谦略微有些苍白的脸色和渗着细汗的额头,心头最柔软的地方微酸了一下,接着苏陵就淡淡拒绝道:“你自己喝吧,我有带。”
  欧阳谦顿时露出一点失望的神色来,但他也没有强求,就自己低头开始喝水。
  苏陵见了,便也从背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来,默默开始喝。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欧阳谦问,他这会还是有些着急的,太阳落山了,再晚的话路上可能发生意外。
  苏陵微微笑了笑,就道:“放心,我带了灯具,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回去。”
  欧阳谦本来还想劝苏陵,但听到苏陵后面半句话,他抿了抿唇,倒是什么都没说了。
  确实,从他们住宿的那个家庭是旅馆到这骑车要两个多小时,如果现在立刻骑回去,半路上欧阳谦可能就受不了了。
  想着,欧阳谦就从背包里取出了折叠椅,准备坐下,苏陵见状,连忙就皱眉道:“你别坐,站起来拉伸一下肌肉,不然明天你就起不了床了。”
  欧阳谦顿时愕然,但苏陵这么说了,他还是忍着身上的酸疼慢慢站了起来,学着苏陵开始拉伸筋骨。
  其实欧阳谦这些天来,自己也有点奇怪,按道理来说,他之前日常健身都差不多一个小时,不应该这么慢慢骑了两个小时自行车就累成这个样子。
  而苏陵见到欧阳谦有点发白的脸色,终于还是忍不住道:“本来我出来也就是发泄一下心情,你没必要这么跟着我,不舒服不习惯的话,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欧阳谦微微一怔,随即他就道:“没有,我平时每天都健身,今天可能状态不太好吧。”
  苏陵知道欧阳谦要面子,喜欢硬撑,听到他这么讲,心里明白,但是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天色也差不多黑了,苏陵就把两辆车都装了灯,然后准备回去。
  两人一开始骑着还好,可骑了半个小时,欧阳谦的车子就掉链子了。
  没办法,只能停下来修车,结果苏陵把那链子抽出来看了看,发现里面都锈烂了,明显就是翻新的车。
  车是两人在当地二手市场买的,因为是个小镇子,没有什么车行,当时买的时候看着觉得八成新,价格也还算合理,没想到还会遇到这种事。
  最终苏陵就把那车子一推,道:“算了没事,我载你吧。”
  欧阳谦顿时就道:“这怎么行?”
  苏陵这会就笑了笑道:“多一个人而已,我高中的时候上学带你还少吗?”
  欧阳谦听到这,目光动了动,一下子又想起一些久远的事情,难得的,他也没有再推辞,就默默坐上了苏陵车子的后座。
  苏陵见到欧阳谦坐上来,自己也微微一笑,然后就把车子骑了起来。
  毕竟是冬天,丹麦的温度又比国内要低,虽然欧阳谦里面穿了毛衣,但吹了一会就觉得脑子有点晕乎了。
  苏陵自己是alpha,身体比较强健,虽然也觉得冷,但认为并不碍事。
  不过苏陵一向都很细心,又骑了一会,就默默停了车。
  欧阳谦:?
  下一秒,苏陵就低头从自己的背包里翻出一件轻薄款的羽绒外套递给欧阳谦道:“你穿这个吧,晚上风大有点冷,我骑着车在运动还好,你坐在上面小心冻着。”
  欧阳谦其实很不喜欢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人前,但这会他确实觉得冷的有点不舒服,就低低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把外套穿上了。
  苏陵见到欧阳谦这样,不由得微微有些感慨:“你以前读书的时候,脾气可没有这么好。”
  欧阳谦脸上顿时微微一窘。
  而苏陵这会想了想,又笑道:“不过前段时间你脾气也挺差的,现在好多了。”
  欧阳谦听到这,眉心一跳,然后他就低声道:“我前段时间是为什么,你不知道么?”
  苏陵:……
  “不是说好不提这个吗?”苏陵有些尴尬地笑道。
  欧阳谦沉默了一秒,心里忽然有点冷,然后他就淡淡道:“哦,对,我们只是炮|友。”
  苏陵这会听到那个词就觉得刺心,沉默了片刻,自己脸上也没了笑,就道:“穿好了衣服,我们就走吧。”
  欧阳谦没吱声,就默默坐上了后座。
  苏陵心情不太愉快,但也还是骑上了车子。
  可有时候人心情不好,运气就也差了,苏陵这边没骑多远,车子突然就瘪了胎。
  苏陵:???
  下车一检查,车胎居然是被一个生锈的大头钉给刺破了。
  苏陵:……
  不说大头钉的问题,再深入一检查,苏陵发现这辆车的车胎橡胶也老化严重,不然也不至于那么扎一下就爆。
  现在离回去还有五公里远,苏陵思索了一下,就掏出手机来,准备打求救电话。
  可这好巧不巧,苏陵的手机卡在这荒郊野外没有信号了。
  苏陵:……
  纠结了一下,苏陵问欧阳谦 :“你的手机有信号吗?”
  欧阳谦愣了,末了他才低声道:“我没带手机。”
  苏陵:……
  沉默了两秒,苏陵只有收起手机道:“你能行吗?走回去?”
  欧阳谦其实这会已经有些感冒的前兆,但还是强撑着道:“嗯,没事,我们走吧。”
  苏陵其实看得出欧阳谦状态不太对,但就是因为这样,才更不能在这荒郊野外多做停留了。
  苏陵这时忽然有些后悔今天早上没有拒绝欧阳谦拒绝得干脆点。
  真是恼火。
  可已经这样了,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两人只好慢慢朝前走。
  欧阳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态不大好,所以就尽力加快了步子,但走了一公里多之后,他的步伐就有点不稳了。
  苏陵一直观察着欧阳谦的状态,现在见他这样,忍不住就伸手扶住他手臂道:“你没事吧?”
  欧阳谦吐出一口热气,摇摇头,其实他这会眼前已经有点迷糊了,但仍是硬撑着不想让苏陵担心。
  苏陵见状,没办法,也只有默默扶着欧阳谦朝前走,暗地里帮欧阳谦减少几分负担。
  可欧阳谦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体力确实不行了,又勉强走了一公里,欧阳谦脚步踉跄了一下,就差点摔倒,还好苏陵一直搀着他,眼明手快就一下子将人扶住了。
  “休息一会吧。”苏陵低声道,“这么一直走,也要把人折腾坏。”
  欧阳谦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已经开始发烫,身上也酸疼不止,咬了一下嘴唇,道:“你背包里带了感冒药吗?我可能有点感冒了。”
  苏陵当即愣住,接着他就有些着急地伸出手去试探了一下欧阳谦额头的温度,欧阳谦见状,有点想躲,却又被苏陵一下子拉开了手。
  苏陵的手掌覆盖在欧阳谦的额头上,这么探了探,又摸了一下自己的,一下子就确认,欧阳谦是真的发烧了,温度还不低。
  苏陵脸色变了变,当即就半蹲下|身,对欧阳谦道:“上来。”
  欧阳谦没想到苏陵会这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皱了皱眉头,正想推辞,苏陵就又重复了一遍:“你上来。”
  欧阳谦还在犹豫着沉默,苏陵就有点烦躁地吐出一口气道:“你不上来我就抱你了啊?”
  欧阳谦:……
  半晌,没拗过苏陵,欧阳谦也就只能默默趴上了他的背。
  苏陵的骨架不大不小,身形其实很像beta,但欧阳谦趴到他的背上,就明显嗅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令人感到安心的稳重alpha气息。
  也不知怎么,欧阳谦竟然有点眼酸。
  苏陵当然不知道这会欧阳谦的想法,他只知道欧阳谦这会发烧了,得赶紧回去找医生看看,就迈开步子,尽力走了起来。
  苏陵虽说是alpha,但也只是普通alpha的体格,背着一个人快步走完三公里,对他来讲,也真是非常不小的挑战了。
  走到最后一公里的时候,苏陵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细汗,脸色也有点发白,但他还是咬牙硬撑。
  欧阳谦见了,好几次忍不住想说点什么,但都被苏陵给默默打断了。
  欧阳谦这会伏在苏陵的背上,心里酸酸甜甜的,他嗅着苏陵浓密的发间那股淡淡的薄荷绿茶清香,目光一动,忍不住就低头悄悄吻了吻苏陵的头发。
  当然,他这个动作苏陵是一点都没觉察到的。


第68章 和谐(副cp)
  终于, 回到了两人居住的那个小镇子里, 欧阳谦仍然只是轻微感冒,但苏陵却几乎累到脱力。
  镇子上就有小诊所, 苏陵就背着欧阳谦去了, 给欧阳谦挂完号,苏陵就靠在一旁的长椅上疲惫地休息。
  大概过了二三十分钟还是多久, 苏陵几乎快要睡着, 欧阳谦才出来。
  苏陵也是感觉到一个温暖柔软的东西盖在他身上,他才后知后觉地醒过来。
  苏陵睁开眼, 揉了揉眼睛,有点迷糊地看了一眼面前的欧阳谦, 这才回过神来。
  “检查的怎么样?不严重吧?”
  欧阳谦默默摇摇头,声音不太自然地道:“就是简单的感冒。”
  但苏陵总觉得欧阳谦这会面色有点异样,可他这会累得整个人都要虚脱了,也来不及细想,就点点头道:“只是感冒就好,拿药了吗?”
  欧阳谦点点头:“拿了,顺便帮你也拿了一点体力补充剂。”
  说着,欧阳谦就掏出一个用塑料袋装着的液体体力补充剂来, 弄开一点口子递给苏陵道:“你喝点。”
  苏陵点点头,接过那体力补充剂喝了一口,然后他就脸色骤变。
  欧阳谦看了, 难得微微失笑道:“是有点难喝, 你忍一忍吧。”
  苏陵干咳了一声, 就闭着眼,拼命把那一袋子难喝的体力补充剂全部都灌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这一袋子体力补充剂喝完之后,苏陵倒觉得身体确实好了一点,也不那么脱力了,然后他就揉了揉腿,站起身道:“好了,我们走吧。”
  欧阳谦这时静静看了苏陵一眼,末了却又低了一下头,道:“嗯。”
  两人回到家庭旅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别的客人都差不多休息了。
  但这时两人都还没吃饭,苏陵也只有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厨房,准备烤点面包片,煎点火腿,再泡点燕麦牛奶先把两人的伙食解决掉。
  而这次,欧阳谦也主动过来帮忙。
  不过欧阳谦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也就只能用微波炉把牛奶热好,然后泡点燕麦牛奶,苏陵则是系着女主人的围裙在灶台上默默煎着火腿和鸡蛋。
  “你喜欢生一点还是熟一点的?”苏陵一边给火腿翻面一边问欧阳谦。
  欧阳谦愣了愣,末了道:“熟一点的吧。”
  苏陵点点头,继续煎。
  大概一二十分钟的样子,所有的东西都弄好了,而这会楼下的大客厅里虽然点着灯,但也就只有一条狗和两只猫。
  最终两人还是把盘子端回了自己的房间。
  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