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
  周少在他们身后的目光简直又阴狠又毒辣,大家看着,也都心头发怵,可什么都不敢说。
  这边,原湛跟谢宁走了出来,原湛就有点一言难尽地道:“那个周骁家里背景很复杂,黑白两道通吃,小时候打架就特别凶悍,正常没人愿意惹他,毕竟大家都是正经商人,谁也不想自己家里人无缘无故被绑架之类的。小宁你以后还是少惹他。”
  谢宁当时也没往深处想,只觉得同样是人,虽然周骁家里有点钱,但也未必就高人一等,感情是黑白通吃啊……
  难怪那些人都那么怕他,难怪那两个小姑娘被作弄成那样也只敢跑出来哭。
  毕竟也是,正常经商的人确实不想惹到黑道。
  想到这,谢宁就对原湛低声道:“好吧,我今天是不知道情况,以后会注意的。”
  原湛听到这,忍不住又握紧了谢宁的手,揽了一下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就还是不要强出头了。”
  谢宁笑着点了点头:“嗯。”
  两人开自己的车去了医院,谢宁先下车,原湛就去地下车库停车,结果谢宁这边刚走到医院门口,就看到一辆黑色的悍马大剌剌停在了医院门口。
  谢宁眉头皱了皱,倒也没多想,自己转身就朝医院大门走了进去。
  而就在这时,一个欠揍又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就在谢宁身后响起:“刚才不知道,原来是谢小公子啊,失敬失敬。”
  是周骁。
  谢宁微微吸了一口气,扭头道:“周少来这里作什么?”
  周骁大剌剌地朝医院里示意了一下,假笑道:“当然是来看看秦三少。”
  谢宁“哦”了一声,转身就往里走。
  周骁还从没被人这么对待过,如果是个寻常的alpha或者beta,他早就直接动手了,可谢宁是个漂亮又弱质的Omega。于是周骁也就在后面冷冷低笑了一声,却又反而跟了上去。
  谢宁:你TM才是弱智。
  谢宁压根就懒得理周骁,一边走一边就掏出手机就给秦勉打电话。
  不多时,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是容则,谢宁微微一怔,但很快就道:“我是谢宁,现在我跟原湛到医院了,你们在几楼?”
  容则就在对面报了病房的楼层和号码。
  谢宁默记下来,就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谢宁本来打算直接上去,然后打电话让原湛去病房找他就行,但想到身后跟着的周骁,谢宁忽然又不打算这么做了。
  这会,谢宁收起手机,就默默转过头来:“周少也要去探病?”
  周骁没料到谢宁会突然转身,两人差点直接撞上,而这会谢宁才发觉——周骁这货还长得真高大啊。
  可惜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暗暗腹诽了两下,谢宁就稍稍退后两步,站定了步子。
  周骁这会看着谢宁脸上毫不掩饰的淡漠和嫌弃,这会嗤笑了一声,就道:“怎么,谢小公子害怕我吃了你不成?”
  谢宁顿时一挑眉:“周少脑子里除了这种黄色废料还有别的东西吗?”
  周骁:……
  “你TM给老|子再说一遍?”
  谢宁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也懒得跟周骁较劲,就淡淡道:“周少明知道秦勉不会想见到你,还特意跑来探病,到底是来探病还是来膈应人的?”
  周骁跑到这来,确实是有点想震慑秦勉跟容则的意思,但他没想到谢宁会当面拆穿,一时间面子就有点挂不住了,但他还是哼笑一声道:“我来做什么,也不需要你管。”
  谢宁嘴角抽搐了一下:“周少三岁吗?还玩这种我不需要你的管的游戏?”
  周骁再也没忍住,脸色一冷就对谢宁默默举起了拳头,身上那危险的alpha信息素压制也全都散发了出来。
  谢宁却也不怕他,料定他也不敢真的在医院里打人就冷冷睁着眼看他,也不躲,也不让。
  谢宁浑身散发着冷意,周骁倒是还愣了一下,下一秒,他目光动了动,就皱着眉头缩回了拳头,冷冷道:“我从不打Omega。”
  谢宁嗤笑一声:“那我还得感谢你——唔……”
  话还没说完,谢宁脸色忽然白了白,接着他就默默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其实刚才周骁的alpha信息素散发出来的那一秒,谢宁就觉得身上多了几分压力,但他感觉那压力不大,也就硬抗了下来,没想到会对胎儿造成影响,引起腹部的阵痛。
  现在谢宁也后悔莫及了。
  周骁一开始以为谢宁是装的,还想嘲讽他,结果看着谢宁满头冷汗,脸色发白的样子,不由得也有点慌乱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我又没打你,你给我起来啊?休想碰瓷!”
  谢宁忍着痛,就咬牙低声道:“送我去产科,快!”
  周骁根本没想到这一层,先是一愣,接着他微微有些粗犷的脸上就生出几分不可思议的表情。最后一秒,周骁就跳脚道:“卧槽!你TM一个孕夫,你天天跑出来跟alpha较什么劲啊!”
  谢宁这会已经疼的有点痉挛了,就咬着牙抽气着骂道:“关你屁事!”
  周骁不敢再等,正想着出来找医生,原湛却已经进了院门,他一眼看见谢宁疼得弯腰蹲在地上,而周骁也是一脸着急和怒气冲冲的样子,脑子轰得一乱,冲上去就给了周骁一拳。
  谢宁:……
  周骁:???
  周骁:!!!


第67章 你有病
  半个小时之后,恢复正常的谢宁静静躺在病床上, 一旁的原湛就站在一旁跟医生低声交流。
  这次的事情纯属意外, 其实周骁对谢宁的影响有限, 主要是谢宁自己情绪波动有点大, 周骁变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结论还是没什么事。
  这会原湛跟医生交流, 周骁就冷着脸插手放在口袋里, 拽拽地站在那。
  “你想走就走吧,别在那碍事。”谢宁看着周骁的样子就忍不住心烦——暴发户气质实在是太扎人眼睛了。
  周骁本来确实有点想走, 但又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丢丢责任, 就默默耗在那, 结果谢宁这么一说,他反而脸色一沉道:“我走不走关你什么事?”
  谢宁:……
  原湛听到周骁这话,眉头一皱, 正准备转身说周骁两句,医生就开口了:“你一个alpha, 跟一个Omega孕夫置气,还要不要面子了?真是幼稚。”
  周骁:!
  虽然周骁确实生气,但医生说的也没错,半晌, 他哼了一声道:“这次的事谅你们是个弱势群体,我就不跟你们追究了, 以后小心, 别再犯在我手上。”
  谢宁跟原湛简直连个眼色都不想给周骁。
  周骁自说自话, 自以为是得牛逼了一会, 结果大家都不理他,于是他就重重一跺脚,摔门出去了。
  医生:“弱智吧。”
  谢宁跟原湛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默默笑了起来。
  医生这边嘱咐了谢宁两句,就走了,等医生离开,谢宁就对原湛道:“阿湛你去帮我看看秦勉那边吧,有什么事记得回来告诉我。”
  原湛迟疑了一下,不太放心,而谢宁则是宽慰地笑道:“我真没事,你就去看看呗。”
  原湛闻言,先是看了一眼门外,确定周骁走了,他就点点头道:“那好吧,我去看看,很快就回来。”
  谢宁立刻微微笑了笑。
  原湛离开了,谢宁就仰头朝枕头上靠了靠,准备休息一会,他虽然现在没什么大问题,但小腹那里还是一阵阵无力的酸,并不太好受。
  结果谢宁没靠两秒,一个高大熟悉又欠揍的身影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是周骁。
  谢宁:……
  “你东西掉了?”谢宁无语道。
  周骁本来看着谢宁躺在那,乖巧温顺的模样,心头还动了动,结果谢宁冷冷来了这么一句,又把他给戳了。
  但周骁没懂梗,眉头一皱就道:“东西掉了?什么东西?”
  谢宁:……
  “你回来干什么?”谢宁把靠坐着的枕头挪了挪位置,让自己靠得能更舒服一点。
  周骁闻言,呵了一声道:“我回来看看不行啊。”
  “哦。”
  周骁又被噎住了。
  不过想了想,周骁还是把自己回去路上思索到的疑惑说了出来:“我听他们说你姓格挺懦弱的,所以才找了原湛那么个凤凰男,今天一见,没想到你还挺劲儿的呀。”
  谢宁:……
  下一秒,谢宁就冷笑道:“阿湛不是凤凰男,我姓格怎么样也跟你没关系,你是吃多了撑的还是喝多了撑的?”
  周骁:……
  谢宁原本以为这样能把周骁气走,结果周骁过了两秒,居然还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行,够辣的啊。”
  谢宁一听这词,顿时毛骨悚然,卧槽,这是什么霸道总裁小娇妻里面的标准台词?
  周骁这货脑子是被驴踢了吗?居然跟他来这套?
  药丸,药丸。
  可谢宁还是太年轻,他永远都不知道沙雕会在下一秒沙雕到什么程度。
  这会,周骁上前一步,谢宁刚警惕的想抓起手机砸他,结果周骁就伸出手道:“你这样的Omega我喜欢,交个朋友吧,以后我罩你。”
  谢宁:???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
  看着谢宁的眼神,周骁还皱了皱眉道:“你不给面子?”
  谢宁:……
  看着眼前这么一个人高马大皮肤黝黑的英俊男子,谢宁就跟看三岁二傻子似的,可谢宁觉得如果自己不答应他,估计他会接着闹。
  半晌,谢宁不得已,最终还是伸出手,敷衍地跟周骁握了握手。
  周骁得到了谢宁的首肯,顿时就笑了笑,然后他不但不走,还当着谢宁的面,拉了把椅子在谢宁床前坐下。
  谢宁:???
  “你干什么?”谢宁百万分无语。
  周骁道:“既然交了朋友,有些话我就得跟你解释清楚。”
  谢宁:“哈?”
  周骁没等谢宁疑惑完,就正色道:“我之所以跟秦勉打架,就是因为他这人不遵守规则,玩游戏不遵守规则,那玩着有什么意思?虽然最后他是撞得严重了一点,但我当着他也说了,医药费我全包。我这也不算太错吧,你们这些人怎么就那么不待见我?”
  谢宁:……
  无法跟一个智商三岁的人交流。
  但谢宁也没有直接把嫌弃写在脸上,而是道:“那你欺负人家女生算什么本事?”
  周骁微微一怔,接着他就皱眉道:“我根本就没欺负她们,那池子里都是热水,旁边还有侍应生拿着浴巾等着,就泡一泡而已,那么娇气的吗?”
  谢宁:……
  果真是脑回路不同。
  这已经不是钢铁直男了,这是钢筋直男。
  但如果真的是周骁说的那样,谢宁也勉强能理解一点,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周骁的错。
  顶多就是从混世大魔王变成了直男癌的程度。
  谢宁这边气氛诡异,而原湛去了秦勉的病房也感受到了一股尴尬的气息。
  秦勉这会静静趴在病床上,像是半睡半醒,而容则就默默守在一边。
  乍一看好像是一对情侣,但稍微走近一点,就能感受到那种微妙的,僵持的氛围。
  原湛进门之后,容则最先反应过来,就皱眉扭头。
  发现是原湛,容则的目光动了动,便起身道:“原总有事吗?”
  原湛这会看了一眼秦勉的位置,不确定秦勉是不是睡着了,就压低了一下声音,道:“秦三少没事吧?小宁让我过来看看。”
  容则闻言,正想开口,秦勉就勉强支起身体来,侧过头道:“我没什么事,小宁呢?”
  原湛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当着容则说谢宁刚才跟周骁发生的那些破事,容则就低声道:“你们先聊吧,我走了。”
  原湛:?
  他还没开口,容则就已经冷着脸,转身走了。
  原湛总觉得容则对他的出现十分有意见,但原因???
  秦勉看着原湛微微发愣的样子,就闭眼吐出一口气道:“没事,原总你不用理他。”
  原湛见着容则走了,感觉没有外人在,就默默把谢宁刚才撞见周骁的事情说了一遍。
  秦勉听了,一时间无语,最终他听到谢宁没事,就松了一口气道:“没事就好,好在周骁这人虽然混蛋,但也算不上十恶不赦,刚才没找麻烦估计就以后不会找你们的麻烦。”
  原湛听到这,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秦勉这会沉默了一下,又道:“原总,这次的事情我可能还需要拜托小宁帮我遮掩一下。”
  原湛一听,立刻会意,就道:“你放心,这次本来你也是因为我们出事的,有什么忙要帮的,都可以开口。”
  秦勉这下就笑了笑道:“原总人可真大气。”
  原湛没料到秦勉会突然夸他,一时间还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不过下一秒秦勉就支撑着半坐起来道:“今天我打完针,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但我行动不算方便,家里又没请保姆,能不能麻烦原总去家政公司帮我请一个做饭阿姨,钱我自己来出。”
  原湛连忙就道:“这个不是问题,等明天工作时间我就给家政公司打个电话。”
  秦勉这会就笑了笑道:“好,那就麻烦原总了。”
  原湛这会目光动了动,又道:“不然我让小宁过来跟你一个病房吧,你们俩一起说说话,也好作伴。”
  秦勉立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