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的不一样?
  而原湛看着谢宁的表情,就知道他心中的猜测,末了他苦笑一声道:“容则跟秦勉的事,圈子里都知道一点,当年他们俩一起在国外留学,就是容则找人把秦勉的男朋友举报的,听说是容则当时也想追秦勉的男朋友结果没追到就下了手。这人太偏执了。”
  谢宁:……
  他不想说话了。
  怎么这些有钱人谈个恋爱都这么疯狂啊?
  原湛见到谢宁震惊的样子,就低声道:“不过你放心,容则知道你的身份应该就不会打你的主意。而且他这人也算傲气,你要是不搭理他,他也不会纠缠太多。据说当年秦勉那个男朋友是想脚踏两条船才被容则举报的,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谢宁:……


第66章 混乱
  看着谢宁脸上一言难尽的表情, 原湛就觉得是不是话说得太过了,毕竟谢宁单纯, 所以这会他又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道:“要不要去后面看看风景,那里还有做烧烤的,想吃的话也可以吃一点。”
  谢宁一听到有烧烤吃,立刻就回过神来, 随即就笑道:“好啊。”
  原湛闻言微微一笑, 就带着谢宁一起过去了。
  好巧不巧,原湛跟谢宁去了之后, 那边正在玩游戏,两人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呢, 就被上来的侍应生微笑着发了两个号码牌。
  原湛皱眉就想拒绝, 话还没说出口呢,秦勉就从不远处快步走了过来,看着他俩诧异道:“你们怎么跑到这来了?”
  原湛看了一眼手里的号码牌,道:“我刚刚听人介绍说后院有烧烤,就带小宁过来看看, 怎么?有问题吗?”
  秦勉:……
  半晌,秦勉对原湛和谢宁伸出手道:“号码牌给我, 你们俩先出去吧,就说去上洗手间, 轮流去。两人一起出去, 侍应生会拦的。”
  谢宁一见秦勉这个模样, 有看了一眼那边水池旁站在烧烤架和躺椅附近的起哄叫好的人, 就猜到他们是要做什么了。
  但原湛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谢宁就连忙就推了原湛一把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先走吧。”
  原湛虽然仍是觉得奇怪,但谢宁要走,他也便同意了,
  “你先出去,我在这等一会。”谢宁道。
  毕竟原湛是真的不懂,又长得高大英俊,万一等会被那些小姑娘看到,非要留下来,就得拉扯好一阵。
  原湛迟疑了一下,道:“为什么不能一起走?”
  谢宁跟秦勉脸都绿了,最后还是秦勉把原湛推着给出去的。
  这会已经不少人看向这边了,有人认识秦勉,便笑着走过来道:“怎么?秦三少想临阵逃脱,玩不起啊?”
  秦勉当即就笑着否认道:“怎么会呢?就是有个朋友喝多了,我送他到门口,让他去洗手间吐一会。”
  “这样?”那人说着就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外面,好在原湛已经走远了。
  而这会,那边就已经起哄了起来,三人同时往对面一看,原来是两个衣着鲜丽的美女正嘴对嘴玩pocky game,画面十分香艳。
  来的这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就笑着又走了过去,秦勉见势,连忙就默默推了谢宁一把,谢宁赶忙转身就走。
  谢宁从那个玻璃门出来的时候还算顺利,可偏巧他转过一个弯,一下子就撞上了一个人。
  谢宁连声道抱歉,结果一抬头,却是愣住了——来的竟然是容则。
  容则这会英俊的脸上微微带了点绯红的酒意,头发稍稍散乱了些,像是刚做过什么剧烈运动一般。
  谢宁:……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谢宁回过神来就连忙道。
  而这时容则却默默往前面挡了挡,笑道:“小谢是打算偷跑吗?这样玩游戏可是不对的。”
  谢宁:……
  接着谢宁就解释道:“我没有领牌,就是去看看秦勉而已,我不玩这个的。”
  容则的目光深了几分:“你们不是就要订婚了吗?你还让他玩那种游戏?”
  谢宁干笑了一声,不知道如何回答。
  偏偏容则这时带着一点暧昧地笑意凑了上来,道:“跟我说实话吧,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
  谢宁被容则这个举动弄得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接着他就警惕地道:“我跟他的关系跟你无关,为什么要告诉你。”
  谢宁这话一出口,容则自己就猜出了大半,他正笑了笑,直起身想说点什么,一只手就猛地将他拽了过去。
  谢宁目光锐利,眼看着原湛扯过容则就要揍他,连忙冲上去就抱住了原湛急道:“别动手!都是误会!”
  原湛动手也是一时火气上头,看到谢宁被容则那么暧昧那么近距离地盯着,他的理智就一下子烧光了。这会谢宁冲上来拦住他,他一时间清醒了,自己也有些后悔。
  而容则先是莫名其妙,接着恼怒,但这会他看着谢宁着急地低声安慰原湛的状态,忽然又恍然大悟了。
  很快,容则就眯眼笑了笑:“我说呢,难怪秦勉这段时间还不安分,原来小谢公子你跟秦勉的订婚就是个协议啊。”
  谢宁:……
  原湛眉心一跳,正想说点什么,容则却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含笑道:“原总这样的人物我开罪不起,这件事我自然会保守秘密,后会有期。“
  说完,容则也不等原湛跟谢宁再说什么,就自己摆摆手,扭头转身走了。
  这会,原湛跟谢宁对视一眼,总觉得这件事似乎有些不对劲。
  容则怎么对秦勉那么关注?
  跟传闻中的情敌好像不太一样?
  当然,谢宁跟原湛也不想过于去深究这些,只觉得微微松了口气,总算不用担心别人的事情了。
  于是两人就走到了前厅,原湛又去给谢宁拿了一些点心让谢宁吃,两人就坐在那静静的聊天。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后面那烧烤的庭院里就传出疯狂的惊呼声,接着又是一阵尖叫,引得大厅里的众人也都忍不住看了过去。
  谢宁跟原湛对视一眼,谢宁正想起身,原湛沉默了一下,却拍拍谢宁的手臂道:“小宁你先坐一坐,我过去看看。”
  结果还没等原湛过去呢,里面就跑出几个穿着礼服裙的小姑娘,惊慌地站在门口大叫保安。
  谢宁见了,连忙一把拉住原湛道:“先去叫保安吧,感觉是出了什么大事,你现在过去也帮不了忙。我去问问她们。”
  原湛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连忙就一路快走出去叫保安,而这会谢宁也走上前去,走到那两个惊慌失措的女孩子身前,低声道:“没事,我让同伴去叫保安了,你们别着急,里面究竟出什么事了?”
  那两个眼泪汪汪的小女生对视一眼,伸手擦了擦已经晕的不行的眼妆,抽泣道:“是秦三少出事了,被电烧烤架碰伤了。”
  谢宁微微一怔,脑子轰地一下就炸开了。
  但很快,谢宁又镇定了下来,他克制着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发抖,还是勉力对那两个女生道:“我先带你们出去,一会我再进去看看。”
  那两个女生连忙抽泣着道谢。
  送出去的路上,谢宁忍不住问了那两个女生原因,那两个女生就小声地委屈道:“本来我们玩游戏说好了不玩湿身的,结果他们不知道谁又偷偷放进去,Cindy刚刚抽到了,周少他们一伙就非要推Cindy进水里。大冬天多冷啊,我们的衣服也透,Cindy问能不能换别的,就被周少嘲讽了,还冲上来硬要推Cindy下水,秦三少看不过,就出手帮了我们。结果就拉扯起来了……”
  谢宁:……
  而这会,那两个女生对视一眼又道:“本来可能糊弄一下就完事,结果拉扯的时候秦三少口袋里掉出了两个号码牌,大家都看见了,就说要罚秦三少,周少也说也要罚。还说让秦三少跳艳舞,秦三少气不过就把周少揍了,容少后来也掺和了进来,打架打的太混乱,后来不知道是谁把电烤架给弄翻了,就砸到了秦三少身上……“
  谢宁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道:“严重吗?”
  两个女生先是摇摇头,后来又点点头道:“电烤架虽然烫,但毕竟冬天穿得厚,可那么大一个东西,砸人身上,肯定也吃不消。”
  谢宁听到这,才算松了口气。
  而把两个小女生安排好,谢宁就急忙走进了后院。
  谢宁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一片狼藉了,而不少穿着西装和礼服的男男女女都围成一团,酒店自己配备的医务人员也已经赶到了,正在给秦勉检查。
  谢宁先还只看到秦勉的半个身子,结果走进了一看,不由得怔了一下——容则居然把秦勉抱在怀里让医生检查。
  而秦勉这会就微微抿着唇,双眼紧闭,露出了腰背部一大块淤青的皮肤给那医生看。
  淤青很是严重,甚至微微有些渗血,衬着秦勉略白的肌肤,愈发瘆人。
  谢宁这会忍不住就道:“打了120吗?这种伤要尽快送医院才好啊。”
  谢宁一出口,不少人都抬头看向他,包括秦勉也不由得睁开了眼,这会有个小女生的声音道:“我打了120了,应该马上就来。”
  谢宁这会就默默松了口气,又低声道:“抱歉,我是秦勉的朋友,听到他出事才闯进来的。”
  秦勉这会又闭上了眼,嘴唇微微动了动,像是想对谢宁说点什么,可医生用酒精棉给他把背后的淤青一擦,他就忍不住咬住了嘴唇,浑身发抖,说不出话了。
  谢宁这会看了,心中十分自责——要不是刚才他跟原湛两人突然闯进去,多出两个号码牌,可能也不会出这些破事。
  谢宁以前混娱乐圈也知道很多贵公子脾气十分古怪,不光日常蛮横,玩个游戏也要逞凶斗狠,认真得不得了。他之前在一个剧组的庆功宴上,就见到过富二代投资人因为女演员没喝他的酒,就把穿着裙子的女演员直接抱起来就扔到泳池里,还当众哈哈大笑。
  没想到在这又遇上了。
  谢宁本来还以为都是富家子弟,跟娱乐圈不一样不会开那种低级玩笑,但他忘了即便是富家子弟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秦勉这会趴在容则身上,不住颤抖,容则抱着他,一向慵懒玩笑的表情也出乎寻常地严肃,眉头紧锁,紧紧盯着医生的举动,显然很是担心。
  谢宁站着看了一会,觉得伤势虽然严重,但应该出不了什么大的意外,就默默退后两步掏出手机给原湛打了个电话。
  结果谢宁电话还没打出去,原湛就带着几个保安和酒店的负责人进来了。
  这会大家都还紧张着秦勉的事,翻倒的电烤架和一些锋利的铁钎都散落在地上,根本就没人管。
  酒店负责人先是诚惶诚恐地道了歉,又说已经叫了救护车,马上就来。
  这期间秦勉倒是时不时低低安慰两句什么,容则则是冷着脸,一言不发。
  原湛看到谢宁脸色微微有点发白,十分担忧的模样,便默默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
  不多时,救护车到了,容则就抱着秦勉要上车,原湛看着车里感觉也去不了那么多人,就低声对谢宁道:“我们自己开车过去吧,走。”
  谢宁点点头,拉着原湛的手准备离开,偏生这时,一直静静站在不远处的一个身材高大,皮肤略微黝黑的青年突然走了出来,也要上救护车。
  “这救护车太小了,周少就不用去了吧。”容则明显有气,但也神奇地没有当面跟那个所谓的周少杠。
  “这事因我而起,我当然要去看看。”那个声音有点粗犷和冷傲。
  谢宁这时目光动了动,就捏了一下原湛的手,原湛会意,思索了一下就转身道:“救人如救火,两位还是不要在这吵了吧。”
  那周少本来脸上还挂着一丝伪装客气的笑意,听到原湛这话,腮帮子肌肉扭曲了一下,就回头冷冷看了原湛一眼,接着他就嗤笑道:“原来是倒插门的原总啊,好久不见。”
  这下不光是原湛了,就连谢宁都脸色骤变。
  周围所有人都没吭声,谢宁却忍不住了,默默就上前一步冷笑道:“嘴巴放干净点。”
  全场鸦雀无声。
  那个周少显然是没想到这里还有人跟他挑衅,一时间还有点意外,结果一看谢宁居然还是个漂亮的Omega,神色就更加微妙了。
  这会那周少嘴角歪了歪,正想警告谢宁,谢宁这边就对救护车的医务人员笑道:“你们先走吧,一会我们自己开车过去。”
  毕竟是救人如救火的事,而周少即便是名声在外,也不至于医院的人都个个认识他,于是医务人员们就连忙上车然后开始清点。
  那周少的脸色愈发难看,但他再横也不可能去把救护车砸了,所以这会他看着谢宁,就冷笑道:“好小子,你给我等着。”
  谢宁微微一笑:“好啊,我等着。”
  周少这么多年在外面还没被人这么当面顶撞过,一时间气得脸色发白,但也没办法跟谢宁一个Omega当众动手。
  大家其实都不怎么认识谢宁,可看到谢宁跟原湛站在一起也都猜测到了什么,谢家也算是家大业大,虽然比周家黑白通吃差了点,但也算厉害的。
  周少这次,算是碰上钉子了。
  而原湛看着谢宁这么跟周少挑衅,心里忍不住担忧,想要拦住谢宁,但谢宁几次都偷偷踩了他一脚,让他不要出声。
  最终,谢宁淡笑着看了那个周少一眼,就拍了拍原湛的手臂,道:“阿湛我们也走吧。”
  原湛微微松了口气,就带着谢宁转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