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勉问罪。
  迟疑了一下,原湛就低声对秦勉把谢宁的情况讲了一遍。
  结果秦勉一听,不由得也沉默了。
  谢宁这会隐约听到二人的对话,猜到秦勉是好心,但如果秦勉这会真的把这件事兜过去,搞不好会被两家家长一起骂。
  想到这,谢宁就忍不住伸手拉了一下原湛的衣袖。
  原湛知道谢宁的想法 ,正准备拒绝秦勉,结果秦勉就在那边笑了笑道:“这也好办,我带小宁回家一趟,就说我弟弟妹妹特别喜欢他,想让他留在家里玩,谢伯父应该不会介意的。至于嗓子可以说是扁桃体发炎,医生不也是说休养一下就好了吗?”
  说到这,秦勉还挑挑眉道:“而且我家风水特别好,保证小宁去住个一两天,病就好了。”
  秦勉这话说的轻松又淡定,原湛倒是一时间愣住了,谢宁听了,觉得虽然不完全稳妥,但总比现在就把原湛推到谢总面前挨骂强。
  最终,谢宁还是推了推原湛,让原湛把这事答应下来。
  结果三人交流了一下,居然就还这么定了。
  于是原湛就先开车把东西带回去,秦勉就开车带谢宁去秦宅。
  原湛其实很不放心,有些想跟过去,但也知道这并不现实,就只能目送着秦勉带着谢宁上车了。
  谢宁还不知道秦勉知道他怀孕的事情,上车就用口型和微信夹杂着跟秦勉聊着家常。
  结果冷不丁秦勉就来了一句:“我大嫂之前怀孕的时候吃过一种进口的复合维他命,效果挺好的,后来生出来的小孩皮肤和头发都特别好,小宁你要不要也买着吃一吃?”
  谢宁:???
  谢宁这会愣住了,一下子自己又有点糊涂——他跟秦勉说过这件事吗?为什么秦勉态度这么自然?
  秦勉这会默默一笑道:“是我自己猜出来的,不过小宁你放心,我可不会随便乱说。”
  谢宁这才松了口气,而且这些事经历过来,他也确实还算相信秦勉,顿了顿,便打字道:好啊,到时候你把名字发我微信上吧,我自己去买。
  秦勉看完谢宁打出来的句子,顿时笑道:“不用不用,我国外有朋友,我可以直接让他用国际快递寄到你家。”
  谢宁听了,倒也不矫情推辞,就笑了笑,接受了秦勉的好意。
  秦宅跟谢宅规模差不多,但秦宅看起来更古典阴沉一些,谢宅就更现代化。
  进了秦宅之后,秦勉主动给谢宁安排了房间,就让谢宁自己随便参观,他则是回房间补觉去了。
  谢宁知道秦勉随姓,也知道他早上五六点被原湛吵醒一次,确实困,倒也不觉得怠慢什么的。
  只不过这会谢宁有点奇怪,谢宅是因为谢总这个人不喜欢外人插手家务事,所以只有王姨一个保姆兼管家,但秦宅怎么也就一个看门的老人,别的什么保姆和管家都没见到?
  难道真的是式微?
  可即便式微,也不至于请不起保姆啊?
  而这会秦勉也睡了,谢宁得不到答案,自己也不想一个人在这么一座大别墅里面乱逛,就默默靠在床上给原湛发微信。
  大概到了中午,秦勉总算起床了,结果让谢宁更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秦勉拿着手机就到谢宁的房间里来问道:“小宁想吃什么,我们点外卖吧?”
  谢宁:???
  接着谢宁就比划了一下:你家没有厨子?
  秦勉就知道谢宁要这么问,便耸耸肩道:“老爷子去山里养生了,就把管家都带走了,说不能惯着我。”
  谢宁:……
  这也太神奇了吧?
  不过谢宁也不计较什么,反而觉得点外卖自己开心点,就凑过来跟秦勉一起点外卖。
  本来谢宁还预计着自己的嗓子好的没那么快,结果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好了,秦勉把他两个弟弟妹妹从学校里接回来就笑道:“我说吧,我家风水好,小宁你肯定一来就全好了。”
  谢宁笑而不语。
  秦勉的两个弟弟妹妹十分活泼,秦勉晚上又从外面叫了一堆肯德基汉堡王,当然也有高级酒店的正宗清淡粤菜,整整摆了一大桌子,四个人闹到快八点。
  谢宁本来还想着秦勉会不会疯得特别晚,还想提醒一下,结果没料到,一到九点,秦勉手机闹钟一响,他就一拍手,对弟弟妹妹们道:“好了好了,happy时间结束,咱们该收拾东西准备睡觉了~”
  谢宁一开始还意外秦勉怎么能叫得动两个小孩子收拾,结果没想到两个小孩子撸起袖子就干,跑前跑后,比谁都勤快。
  谢宁目瞪口呆。
  秦勉这会也笑着挽起袖口,动作自如地帮忙把桌子上的铁盘给端进厨房里,谢宁这会回过神来,不由得感慨秦勉家里家庭氛围好。
  想着,他也忍不住走上前来帮忙,秦勉见了,连忙就摆手道:“你去坐着就好,我们来收拾,哪里有客人收拾的道理。”
  谢宁听了,目光动了动,虽然没有再插手,但也就立在一旁偶尔递个餐巾纸什么的。
  不多会,卫生就被打扫完了,秦勉一拍手就道:“好,大家都做的不错,现在可以回房间洗澡睡觉了。”
  那两个弟弟妹妹顿时又欢呼着跑上楼。
  谢宁见了,终于还是忍不住笑着感叹道:“你家氛围真好。”
  秦勉这会把柜门上的水渍用洁白的抹布擦干净,就叹了口气道:“还不是因为我大哥跟我,我爸这才改变对我弟弟妹妹的教育方式。”
  谢宁听到这,尴尬了一秒,没说话。
  而秦勉动作迅捷地收拾好卫生,把垃圾弄出门倒了,就再返回来,回来的时候他还拍拍手笑笑:“佣人都走了别的还好,就是倒垃圾真不方便,出门还得走二百米。”
  “那也当锻炼身体了吧。”谢宁笑道。
  谢宁这会嗓子刚好一点,仍旧是有点沙哑,秦勉就走过去给他倒了一杯温水道:“今天还是少说话,等后天咱们去了联谊会,你就可以好好说话了。”
  谢宁接过杯子,有点好奇:“这联谊会很好玩吗?”
  秦勉神秘一笑:“去了你就知道了。”
  ·
  从车里下来的时候,看着面前这个古典的,宛如欧式堡垒一般的建筑,谢宁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今天谢宁跟秦勉都穿了正装,谢宁一身洁白的西装,让他整个人显得挺拔优雅,而秦勉则是穿了一身黑色的燕尾服,愈发衬得他身形修长,风姿如玉。
  秦勉跟谢宁这会的关系其实圈子里都知道,所以下车的时候,秦勉就含笑对谢宁伸出手。
  谢宁知道是做样子,倒也没有拒绝。
  进了城堡的大厅里,里面的布置也很欧式,地面上铺着的都是绣着金丝线的厚重印度地毯,头顶那一盏盏巨大的水晶吊灯璀璨得令人炫目。俊男美女更是数不胜数,衣香鬓影,优雅奢华。
  秦勉这会笑着跟几个熟人打了招呼,介绍了谢宁,就悄悄把谢宁拉到一旁的餐桌前坐下低声笑道:“我们在这等原总来,到时候我去里面玩,你们就可以出去了。”
  谢宁一听,这就彻底明白了秦勉叫上他的目的——如果不叫他,这种联谊会被秦总知道,秦勉肯定有的受,叫上他就完全不一样了。
  于是谢宁就微微一笑道:“好,一会你好好玩。”
  秦勉顿时勾唇一笑:“你跟原总也好好玩。”
  谢宁:……
  谢宁这会正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一旁的秦勉脸色却骤然变了变,然后他就对谢宁低声道:“你在这坐一会,我去一下洗手间。”
  谢宁还没来得及回话,秦勉就已经飞快地宛如兔子一般溜了。
  谢宁:???
  而看着秦勉走远,谢宁回过神来抬眼一看,就看到一个身量挺拔高大的英俊男子带着微笑朝这边走了过来。
  谢宁:!!!
  卧槽?
  这不就是那天贡茶店那个店员小哥吗?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而谢宁还没震惊完毕,“奶茶小哥”就已经含笑走到了他的面前,道:“好巧啊,这里没人坐吧?”
  谢宁迟疑了一下,低低说了一声“抱歉”:“我朋友去洗手间了,我不确定他是否介意跟旁人同坐。”
  “奶茶小哥”微微一笑,英俊的脸上竟然还显出一点酒窝来,不过他的酒窝是成年男子的迷人,“那么你呢?你介意我坐在这吗?”
  谢宁额了一声,末了道:“我当然不介意,只是我朋友可能——”
  谢宁话还没说完,那“奶茶小哥”就已经微笑着在他对面坐下了。
  谢宁:???
  “我跟秦勉很熟悉了。”“奶茶小哥”目含深意地笑道。
  这一句话顿时就让谢宁嘴角抽搐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在的有钱人都这么会玩嘛?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容则,在我家排行第二。”
  谢宁感觉到容则并没有恶意,正准备也自我介绍一下,秦勉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身后闪了出来,一拳闷闷砸在桌子上,低声怒道:“姓容的你不要见人就撩!”
  谢宁:……
  卧槽,这又是什么情况?
  容则一直微笑的表情在这时扭曲了一下,然后他的神情就渐渐变冷,可笑容不变,末了他淡淡道:“秦三公子是不是太爱管闲事了些?”
  秦勉冷笑一声道:“姓容的你撩天皇老子我都管不着,但我的朋友你一个都别想动!”
  容则这时不怒反笑:“哦?你觉得你能说了算?”
  秦勉脸色骤变,冲上去就要打人,谢宁见了,慌忙把秦勉拉住,然后拼命对容则使了两个眼色。
  容则其实一直就静静坐在那,看到秦勉想要揍他,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但这会看到谢宁的眼神,他目光动了动,最终就冷冷一笑,起身离开了。
  谢宁:……
  而这时,秦勉也默默挣开了谢宁拉着他的手,扭头看向远处,眼睛都气得有点发红了。
  谢宁见了,简直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最终他只有伸手拍了拍秦勉的肩膀,低声道:“坐下来消消气吧。”
  秦勉这下神色才略微松动了一点,然后就被谢宁拉着坐下了。
  谢宁从刚才两人的言辞中就感觉到这两人梁子结的很深,而且听秦勉的意思,那个容则好像是个花花公子?
  难道是容则以前对不起过秦勉的朋友之类的?
  谢宁一时间想不通,但也不敢多问,毕竟秦勉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很差。
  而秦勉过了半晌,自己闷闷喝了一口鸡尾酒,就低声道:“小宁,记住这个人,以后他要是单独邀请你吃饭或者出去玩,千万别去,这人就是个花花公子,惹上了特别麻烦。”
  谢宁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道:“好。”
  秦勉这会自顾自地又闷了两口酒,方才吐出一口气,道:“他怎么会突然来招惹你?他以前一般不会在这种场合对人下手的。“
  谢宁闻言,愣了愣,就把在贡茶店遇到容则的事情跟秦勉讲了一遍。
  秦勉听完顿时嗤笑一声,道:“骗学生的把戏现在还在玩啊,真是好笑。”
  谢宁:……
  秦勉看着谢宁有点茫然无措的模样,吐出一口气,就低声道:“那个贡茶店是他同学投资的,他没事就喜欢去假扮店员,看到长得漂亮对口味的就要个联系方式,私下约,浪荡得很。”
  谢宁:???
  “我还真没看出来他是这样的人。”谢宁有点无语道。
  秦勉这会默默笑了笑道:“他也不会死缠烂打,约不到就拉黑,约到了出手也大方,安全工作做的也不错,所以圈子里不少人还都挺想爬他的床的。”
  谢宁脸上的表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以前在娱乐圈也遇到过这种人,但没想到穿过来来能遇到,可见……会玩的人到哪都还是会玩。
  秦勉只当是谢宁太单纯了,没见过这种事,就又低声道:“反正你不要跟他接触就行,自己万事小心,知道吗?”
  谢宁听着秦勉这宛如给小孩子训话的语气,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点了点头。
  秦勉这会还想再说点什么,一个熟悉的身影就静静映入了他的眼帘,秦勉目光一动,就抬头道:“小宁,原总来了。”
  谢宁心头一跳,连忙回头,就看到一身深蓝色条纹西装的原湛快步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谢宁心中一喜,就静静道:“阿湛。”
  原湛也不由得一笑:“小宁。”
  秦勉这会就托腮看了看两人,就笑笑道:“你们聊吧,我去那边看看。”
  说着,秦勉就不动声色地起了身,扭头朝外面走。
  谢宁跟原湛见了,反而都有点不好意思,但秦勉已经走了,他们再留人反倒是显得矫情。
  这会原湛坐下,谢宁就主动给他拿了一杯鸡尾酒。
  原湛微微一笑,道:“这两天过得还算舒服么?”
  谢宁笑笑道:“秦勉对我挺好的。”
  原湛点点头,又道:“苏陵出国旅游去了,让我托句话给你,叫你不要担心他。”
  “陵哥出国了?”谢宁顿时吃了一惊,不过随后他就反应过来,“啊,也是,这种时候出国散散心挺好的。”
  原湛这会沉默了两秒,忽然就低声道:“刚刚容则过来了?”
  谢宁没想到原湛居然看到了,先是一愣,但随即也承认了这件事。
  原湛这会脸上的表情就逐渐古怪起来。
  末了,他摇摇头道:“以后你见到容则,还是绕道走吧,他这个人有点极端,不好惹。”
  谢宁:???
  这怎么跟秦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