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整个屋里也就留了一些毯子和柔软的东西——”
  说到这,那蛇妖忽然有点不忿,他就道:“如果不是原湛这样,他最后也不会得抑郁症,更不会在原湛开车的时候突然去抢方向盘,害得苏陵的车撞了他们。”
  谢宁:???
  这蛇妖的三观也让他有点震撼了。
  那蛇妖似乎能感知到谢宁的想法,这会就愤愤道:“你只会站在原湛的立场着想,可是原湛如果一开始不答应他,不就没有那么多事了吗?而且,把怀孕的妻子关在家里自己去上班这种事,也亏他做得出来!”
  谢宁没有说话了,他这会脑子真的很乱,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跟蛇妖辩解。
  一方面,谢宁觉得蛇妖很可怜,一方面,谢宁觉得蛇妖很可恨。
  最终,谢宁缓缓回过神来,看向蛇妖道:“可其实是你害了他,如果没有你把我们俩身体互换,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不是吗?”
  蛇妖的身体骤然一颤,接着他就颓然道:“没错,是我害了他。”
  谢宁顿时微微一怔。
  他没料到蛇妖会这么快就想通。
  而蛇妖这会忽然又低低笑了起来,笑得浑身颤抖。
  “我以前,在寺庙里,看佛经,修功德,修的心如止水,自以为已经没有执念了。直到我遇见了他。”
  谢宁没说话。
  “以前讲经的那个师父说,有些人之所以福报好,是因为没有太深的执念,能舍即是得。可我却不那么认为,我觉得人要有执念,才能做成功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然后,我就遇见了他。”
  “我之所以帮他,其实一方面是喜欢,一方面也是想看看福报深的人跟福报薄的人如果换了身体究竟会怎么样?到底是环境塑造人,还是本心塑造人?”
  谢宁无奈一笑,淡淡道:“那你现在知道了吧?”
  蛇妖垂头苦笑:“知道了。”
  “他的父母其实就极其偏执,你能做到远离他们,没有被完全同化,已经算是非常不易了。可他遗传了他父母偏执的本姓,没办法相信真的爱,即便谢总对他再好,他也觉得是假的——因为在他心里,原生父母带给他的畸形的,在辱骂和极度控制中成长的模式已经定了型。以至于他自己到最后,也成了那个变相控制压迫别人的人。”
  说到这,蛇妖又无奈一笑:“其实我觉得他看重原湛并不是因为他对你说的什么真实和安全感,不过是因为原湛不喜欢他罢了。”
  谢宁其实看书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但之前黑衣谢宁那么对他讲,他也相信了。
  而现在看来,谢宁的第一直觉还是没错的。
  “你说完了?”谢宁听到蛇妖停止了讲述,目光动了动,低声道。
  蛇妖微微一怔,其实还有想说的,但这会他看着谢宁过去平静的表情,他又说不出来了。
  其实……从他看到原湛跟黑衣谢宁结婚,而谢宁又在那个世界凭借自己的努力拿到了一个个美妆大奖,就明白,自己可能一开始就做错了。
  于是,蛇妖就惨笑一声道:“说完了。”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谢宁静静道。
  蛇妖听到谢宁这话,沉默了半晌,道:“如果你同意了交换,我就将你们再换过去,但这样,以后就永远换不回来了。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带他走。”
  “你要带他去哪?”谢宁忍不住问。
  蛇妖淡淡道:“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谢宁:……
  那你对我讲那么多屁话干什么?正常人都不会换的好吗?
  而蛇妖这会就抬起头,又看了谢宁一眼,道:“我不过是实在寂寞太久,没有人能跟我聊点真心话而已,你算是个明白人,也不会把这些说出去,我才愿意讲给你听。”
  谢宁听到这,心头微动:“那他呢?”
  蛇妖无奈:“你觉得他听得进去?”
  谢宁:“也是哦……”
  又相对沉默了一会,谢宁道:“可你带着要去哪?你如果还是这样无条件的对他好,他就算死了都不会再长记姓的。”
  蛇妖身体微微一抖,末了他就苦笑道:“实在不行,我就把他带到我住的地方,跟他一起过一辈子。”
  “你还想逼疯他吗?”谢宁无语。
  蛇妖不说话了。
  谢宁看着蛇妖这样,一时间只觉得脑子很乱,但他说实话,自己也提不出什么特别良好的建议来。
  半晌,蛇妖低声道:“不过你可以放心,以后我们都不会再打扰你了。”
  谢宁:……


第64章 宝宝
  谢宁还想再说点什么, 他的眉心就忽然一凉, 接着谢宁心中一惊, 就猛地睁开了眼。
  回来了?
  这是谢宁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环境的第一反应,而谢宁这边刚刚看清头顶的天花板影像, 就听到原湛在一旁急促而担忧地喊:“小宁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接着, 又是一阵刺耳的铃声,是呼叫医生和护士的。
  谢宁有心想让原湛不要叫医生, 但他这会嘴唇微微动了动, 竟然发不出声音来。
  谢宁骤然一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那蛇妖的声音就在他耳畔低声道:“你放心,等我带他安全离开之后, 你就可以说话了。”
  谢宁并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原理,虽然觉得十分荒谬,但他这会根本就抗争不了,也只有忍了。
  而这时, 原湛就已经反身靠近了上来,伸手去谈谢宁额头的温度。
  结果原湛的手接触到谢宁的皮肤,那冰凉的温度倒是让谢宁忍不住低低嘶了一声。
  原湛顿时一怔,接着他就闪电般收回手, 低声道:“一会让医生来检查吧, 小宁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谢宁说不了话, 也不懂什么哑语, 这会就只能默默摇摇头, 然后指了指嗓子。
  原湛先是没看懂,等渐渐会过意来自己也惊了:“你不能说话了?是嗓子疼还是怎么样?”
  谢宁没法说话,自然也没办法表示,这会看着原湛满眼红血丝焦虑的样子,他也难受,半晌,谢宁就对原湛伸出了手。
  原湛先是一愣,接着便会过意来,伸手默默握住了谢宁的手,而两人的手握上,谢宁才发觉原湛的手真的很冰——也许这一晚上都在忙他的事情,没有怎么休息。
  原湛握住谢宁温软的手也才意识到这一点,忍不住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又被谢宁反手握紧了。
  别走。
  谢宁对原湛静静做了个口型,原湛见状,心头一颤,就默默坐到谢宁的身旁,缓缓搂住他,然后有点愧疚的低声道:“小宁抱歉,我真的不知道怀这个孩子给你的压力这么大……我一直以为你也是高兴的。”
  谢宁:???
  而原湛这会又默默握紧了谢宁的手,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咬咬牙道:“如果你心里不想要这个孩子的话,也可以打掉,你的健康要紧。”
  谢宁:???
  原湛到底在说什么鬼东西???
  而还没等谢宁疑惑完,医生和护士就匆匆赶来,原湛见状,连忙敛去了有点悲伤的神色,静静松开谢宁,起身道:“医生,小宁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说不出话来了,您之前检查的时候也没提到过这种症状,能不能再帮他好好检查一下?”
  医生闻言顿时眉头一皱,然后就走到谢宁身前来,对谢宁道:“来,张嘴我看看。”
  谢宁知道医生看不出什么来,就也默默张了嘴。
  这边医生检查了半天,也确实没检查出什么来,又拿了仪器给谢宁检测了一下血压心跳等指标,除了血糖有点偏低之外,其他的一切正常。
  “应该是压力太大,或者情绪陡然波动造成的,静养就好,孕夫的情绪也要注意安抚。”医生一边唰唰给谢宁开了一些补药,一边道。
  “那嗓子呢?”原湛不太放心。
  医生沉默了两秒,道:“应该没问题,估计只是短暂失声,身体状况缓解就会好很多。不过现在的Omega大部分都心理脆弱,孕期综合征很常见,你们做alpha的还是要常常陪伴才好。”
  原湛低声应是。
  谢宁在一旁,心里捏着一把汗,但他也什么都不能说,只有静静听着了。
  医生嘱咐了一下谢宁跟原湛,又让护士去给谢宁打了一瓶葡萄糖,就离开了。
  这会,病房里又只剩下原湛跟谢宁两人,原湛怕谢宁冷,就照例把空调开大,然后出门去找暖宝宝,谢宁思索了一会,就吃力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打开备忘录界面,给原湛写了一段话。
  过了二十分钟,原湛不光带了一个暖宝宝过来,还带了一碗煮好的热气腾腾的鸡蛋米酒过来。
  先把暖宝宝给谢宁垫好,原湛又用勺子挑蛋酒喂给谢宁吃。
  谢宁张嘴吃了一口,暖暖的,甜丝丝的,这一秒,他忽然就觉得自己很幸福。
  然后吃完一口,谢宁就静静把手机拿出来,递给原湛看。
  原湛先是有点不知所以,在看到手机上的字时才明白过来。
  接着,原湛就默默接过手机看了起来。
  ——阿湛,其实我没有觉得精神压力很大,也肯定不是什么孕期综合征,我只是刚刚觉得太开心了而已,你真的不用胡思乱想,我不会不想要宝宝的。
  原湛看着这段话,嘴角的肌肉微微动了动,末了,他忽然伸手擦了一下眼睛。
  他倒不是想哭,只是觉得眼睛有点酸。
  谢宁见到原湛这样,忍不住就伸手默默抚上他的侧脸,让原湛看向自己。
  而原湛回过头来,两人目光对视,谢宁就朝他温柔地笑了笑,然后点点头,眼睛里的光芒坚定而明亮。
  看到谢宁这样的眼神,原湛忽然就不担心了,末了,他也笑了笑,然后就放下手机,道:“好,先把蛋酒吃了吧,不然就冷了。”
  谢宁见到原湛这样,就知道他放下了,顿时微微一笑,然后也看向一旁的蛋酒。
  蛋酒其实装了很大一杯,因为原湛要的是双人份,谢宁吃了一小半就吃不动了,然后原湛就哄着他说:“我吃一口,你吃一口,我们一起慢慢吃完,不要浪费好不好。”
  平时浪费那么多,原湛也没说什么,这会倒是提到了浪费。
  不过谢宁也明白原湛的心思,就笑了笑,同意了。
  于是两人就你一口,我一口,那一整杯蛋酒给吃完了。
  谢宁吃完了蛋酒,身上就暖和不少,而原湛微微有点青白的俊美脸上也微微显出一点血色来,谢宁见了,连忙就低头打了几个字,递给原湛看。
  ——你去外面吃点早餐吧,忙了一个晚上,这点肯定不够吃的。
  原湛听到这,不由得默默笑了笑,然后他就道:“你看看现在几点。”
  谢宁一愣,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随即就哑然。
  现在才四点多,估计蛋酒也是吃夜宵的摊子上卖的,早餐肯定是没有了,烧烤和麦当劳这种油炸垃圾食品谢宁也不会愿意让原湛吃。
  这会谢宁迟疑了一下,就用能动的那只手掀开一半被子,示意原湛也躺到床上来,暖和一点,也可以顺便睡一觉。
  而原湛见了,只当是谢宁想要自己陪他,心中一暖,就默默坐上去,然后抱住了谢宁。
  谢宁:???
  当然,谢宁也并不想去纠正这么一个温暖的错误,也就笑了笑,拿手机打了一行字。
  ——你困不困?要不要一起睡觉?
  原湛见了,就低声道:“你困吗?”
  说完这话,原湛自己又哑然,正常应该是该困了,昨晚他们折腾到十二点多,谢宁进医院的时候都一点了,现在才四点,正常人肯定睡不好。
  但犹豫了一下,原湛又道:“谢总那边我们是瞒着还是说实话,我其实不太想你受委屈,要不然我去——”
  原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谢宁默默按了一下手,接着,谢宁就开始打字。
  ——时机不对,我现在话都说不出来,你再去跟我爸坦白,是想挨揍吗?
  原湛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但谢宁确实说的有道理。
  ——我还是联系一下秦勉,看他能不能早点约我出去旅游,把这件事顺便也遮掩过去吧。
  原湛闻言,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只能这样了。”
  说完,原湛忍不住就默默把头埋在谢宁的肩膀上,低声道:“小宁,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点没用?”
  谢宁感觉到原湛的头发蹭在他脖颈里,痒痒的,这会忍不住笑了笑,然后他就扭头对原湛作了个口型。
  ——别作啊。
  原湛忍不住低低一笑,然后把谢宁抱得更紧。
  谢宁这会觉得原湛就是个大小孩,但也觉得他很可爱。
  思索了一下,谢宁就默默伸手,捏了捏原湛的耳朵,然后又作了个口型。
  ——早点睡吧,我也困了。
  原湛见了,连忙就道:“好,那你睡吧。”
  谢宁:你呢?
  原湛笑了笑:“我当然是陪你一起。”
  谢宁闻言,脸上不由得也绽出几分笑意来,然后他就静静躺下了。
  原湛这会也就陪着谢宁躺下,当然,他并不打算睡觉,因为谢宁的点滴还打着,他必须等谢宁打完再睡。
  不过,这些原湛不打算告诉谢宁,他不想让谢宁替他担心。
  而这会谢宁其实一时间也不能睡觉,两人窝在被子里,就面对面静静看着对方,眼睛都明亮得不得了。
  终于,原湛低声道:“你不睡吗?”
  谢宁好笑:你这么看着我,我怎么睡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