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影匆匆推开麦当劳的门,走了进来。
  谢宁顿时就起身,笑着对行迹匆匆的原湛招招手道:“阿湛这边来!”
  原湛见状,默默一笑,就迎了上去。
  原湛走得近了,谢宁就发觉他的脸上微微冻得有点发红,不由得愕然道:“你这是去哪里吹冷风了?地下车库那么冷吗?”
  说着,谢宁就低头把自己的羊毛围巾解下来,递给原湛。
  原湛见状,连忙推辞,谢宁顿时就瞪了瞪他。
  原湛无法,最终只有默默笑了笑,然后将围巾接过来围上。
  谢宁这会,又递了一杯温热的奶盖过来,道:“喝点热的吧。”
  原湛一看谢宁递过来的那杯奶盖,不由得失笑,然后他就道:“刚刚我还去了那家一趟,但是他们家已经打烊了,没想到你居然先买了。”
  谢宁顿时咦了一声——他怎么不记得原书里面的谢宁也喜欢喝奶盖?这还真是巧了。
  不过这个问题当然不能放到台面上,但谢宁想了想,又笑道:“不过刚才那个卖奶茶的小哥还问我是不是大学生呢,我长得很年轻吗?”
  原湛听到谢宁这话,目光不由得一动,然后他就想起站在收银台前面默默轧账的那个英俊奶茶店员。
  也不知怎么的,原湛莫名有点不自在,但嘴上他却笑道:“我看人家是想撩你吧?”
  谢宁顿时瞪了原湛一眼:“怎么可能?人家长得也不差,估计也是学校出来打工的,绝对不少小姑娘倒追好吧?怎么会看上我这么一个有主的?”
  原湛听了谢宁这话,看着谢宁红扑扑的漂亮脸颊,忍不住在心里想——你可比那些小姑娘都好看多了。
  但这话他没敢说,只能无奈道:“总之以后这种搭讪,你还是不要搭理比较好。”
  谢宁抿了一口奶盖,忽然眯眼:“你又吃醋了。”
  原湛顿时脸上一红,然后就生硬的道:“我没有。”
  “你就有。”
  原湛:……
  算了,有就有吧。
  谢宁见着原湛默认了,不由得就得意起来,然后他又笑道:“你看我行情这么好,那你可要对我好点。”
  原湛看着谢宁眼神亮晶晶的,带着一点邀功和自恋的姿态,真是又可怜又可爱,想到这,心头一动,忍不住就想去握住谢宁的手。
  偏生在这时,不远处的广场上,一朵巨大的焰火就这么从下面径直升上了天空,然后绽放出了爱心的形状。
  原湛微微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呢,一旁的谢宁就忍不住站起身道:“哇,有焰火诶!”
  原湛这会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很难看,他刚才明明说的不是这个时间,怎么……
  但谢宁这会兴奋的表情又暂且缓解掉了原湛那一点不愉快,而谢宁也没等原湛说什么,就撺掇道:“阿湛走走走,我们去看看吧!”
  本身这焰火就是给谢宁准备的,现在谢宁说要去看,原湛当然没有不同意的。
  谢宁是径直小跑就出去了,原湛这会就端起了那两杯奶盖,默默跟在后面。
  路上的行人大概也没想到隆鑫广场会在今天这种时候破例放焰火,而且居然还是爱心形状的,不由得纷纷就站到了广场中心拍照。
  等到谢宁跟原湛赶到的时候,广场中央已经零散的站了许多好奇的吃瓜群众,不少都还拿着手机拍照。他们俩已经抢不到好位置了。
  原湛:……
  如果不是谢宁在这,原湛八成就直接打电话骂人了。
  怎么办事的???
  但谢宁却不以为意,反而笑着拉了拉原湛的袖子道:“哎,这边好多人,我站远一点吧,视角也好一点,今天运气真好。”
  看着谢宁惊喜的样子,原湛脸上阴沉的神色缓和了几分,随即他便低声道:“好,你挑个地方吧。”
  谢宁这会四处看了看,就看到不远处有个通向二楼的阶梯,于是就对原湛道:“那边视野好,特别开阔,我们不拍照的话,可以去那里看。”
  原湛当然没有不答应的,就默默点头道:“好。”
  于是这会谢宁就拉住了原湛的手,美滋滋地朝阶梯那边走。
  谢宁一直待在空调房里,手指柔软温热,掌心异常暖和,相比较而言,原湛的手就有点冷了。
  原湛被谢宁的手握着,其实有点怕自己冻到了谢宁,可又舍不得那一点温度。
  好不容易谢宁才主动一次啊……


第62章 番外:王不见王(1)苏陵x欧阳谦
  在德亚中学, 贵族部和平民部的部草分别是欧阳谦跟苏陵,但由于这两个部的人互相鄙视颇有敌意,导致这两个部草也带了点王不见王的意思。
  当然,跟两个部的氛围有关,导致这两个部草的姓格也差异明显。
  贵族部的欧阳谦是优雅, 矜贵, 高冷的代名词,校庆出节目, 欧阳谦往往都是压轴的那个。一个人, 一架钢琴,一身洁白的高定燕尾服,灯光照在他的身上,出尘绝世,丝毫不似凡尘中人。
  而平民部的苏陵则是温柔, 热情, 大方的代名词,无论参加什么活动,都会有一群学妹围绕, 而他组织的节目在校庆中一般都是打头阵的那个,或是街舞或是舞台剧,点燃气氛最好不过。
  虽然都是大家评选出来的部草, 但苏陵跟欧阳谦受欢迎的程度其实并不能同日而语, 毕竟欧阳谦那个姓格, 许多贵族部的女生都不太敢接近。
  至于苏陵, 他天生长了一张有气质的优雅脸蛋,说话间也让人如沐春风,不少贵族部的女孩子甚至都想着要是毕业之后能嫁给苏陵就太好了,她们也愿意用自家的实力去贴补苏陵——毕竟苏陵在各种考试里也都是基本拿满分的好成绩,这种资质,以后绝对可以飞黄腾达。
  再加上,苏陵还是个孤儿,偶尔静静站在那,穿着一身白衬衣,温柔的脸上带着一点忧郁的表情,就足够让那些从小生活在温室里的贵族花朵们为之折腰了。
  欧阳谦相比较而言,就寡淡了许多,除了他那个高岭之花的气质比较有特点之外,别的方面实在是不如苏陵温柔动人。甚至有些在欧阳谦那吃了闭门羹的贵族部女学生,还会到苏陵那边去找安慰。
  久而久之,欧阳谦这个部草的名号就有点名不副实了。
  但欧阳谦并不以为意,苏陵也是。
  这两人其实并没打过交道,但通过身边人的一些态度,却自发地就对对方形成了不太好的看法。
  苏陵觉得欧阳谦过于高傲,欧阳谦觉得苏陵十分虚伪,彼此都认为对方不是什么好东西。
  直到某一天,苏陵在自己打工的高级会所碰见了欧阳谦。
  苏陵所在的高级会所其实说白了就是鸭店,但这是个同姓恋会所,苏陵作为调酒师,又是个alpha,问津的人就不太多——毕竟来这里玩的有钱人,都是找Omega和beta的。
  偶尔也会有会所里的小鸭子给苏陵抛抛媚眼,都会被苏陵客气温柔地拒绝。加上这家店的店长其实非常遵守未成年保护法,也会去警告那些打苏陵主意的人,所以苏陵在这做的也还算舒服。
  这天,苏陵九点换好了燕尾服,准时上岗,一出现在吧台,苏陵忽然就听到了一阵流利又似曾相识的钢琴声。
  苏陵目光一动,顺手在架子上取了一瓶伏特加,再抬头朝钢琴那边一看,结果顿时心头一震,差点没把手里的酒给摔了。
  坐在那弹钢琴的,不就是贵族部的部草,欧阳谦吗?
  虽然欧阳谦这会将刘海梳起,穿上正装,露出额头,显得比平日里成熟清俊了许多,可苏陵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毕竟几次校庆那个压轴钢琴不是白看的。
  苏陵这会沉默了两秒,就默默将手中的伏特加放下,然后走到一旁,对正在擦着盘子的侍应生同事道:“那个新来的钢琴师是从哪里请的?”
  侍应生同事鲜少见到苏陵向他打听什么人,这会就默默一笑道:“怎么?看上人家了?”
  苏陵顿时好笑道:“没有,只是觉得突然间换人了,有点稀奇。”
  侍应生同事点点头,末了道:“听说他是刚从别的城市过来的,具体背景我也不清楚,不过好像家里挺穷,是个beta,店长也是同情他才让他上的。”
  家里挺穷?还是个beta?
  苏陵的嘴角顿时微微抽搐了一下,但他也懒得去当面揭穿什么,只不动声色地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我知道了。”
  侍应生同事本来还想跟苏陵聊点什么,结果这边就有叫上酒的,他连忙就转身去取酒,然后匆匆忙忙过去了。
  苏陵看了一眼同事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欧阳谦专注弹琴的模样,默默耸了耸肩,就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开始调酒。
  苏陵一边调酒,一边就忍不住去看欧阳谦的位置,这也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欧阳谦。
  五米左右。
  以前要么就是集体活动,要么就是校庆这样的大事,看,也只是隔着CAO场远远看一眼。
  留下的印象也就是高冷。
  但这会,苏陵却能比较清晰地看到欧阳谦清俊的眉眼间还带着一点点青涩的稚气,一下子,给人的感觉就鲜活了起来。
  略略挑挑眉,苏陵调好手中的酒,递给客人,然后又扭头笑着对坐在吧台边那位穿着低领白衬衫的漂亮同事道:“阿K,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阿K眉眼艳丽,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点魅惑的意思,这会听到苏陵跟他搭讪,他率先就抛了个媚眼道:“好啊,小陵要我帮什么忙?”
  苏陵微微一笑,将自己先前就调好的一杯蓝色夏威夷推了过去,然后对着欧阳谦的位置示意了一下:“帮我把这杯酒送给那个新来的钢琴师吧。”
  阿K闻言,顿时讶然,接着他就回头看了一眼欧阳谦的位置,末了勾唇一笑道:“哟,看不出来,我们小陵喜欢这样的,难怪之前一直都找不到呢。”
  苏陵默默笑了笑,倒也不反驳什么,就低声催促道:“快去吧,不然一会他该下班了。”
  阿K顿时撇了撇嘴,不过很快他就魅惑一笑,然后端起那杯蓝色夏威夷朝着欧阳谦的方向走去。
  苏陵见状,不由得淡笑着托了腮——他还真挺好奇欧阳谦收到自己的酒时,会有什么反应?
  多半是惊慌失措吧?
  想想一向高岭之花的欧阳谦露出惊慌的表情来,苏陵还有点小得意呢。
  而这会,阿K已经走到了欧阳谦的钢琴前,端着鸡尾酒,抿唇笑着看向欧阳谦。
  不多时,钢琴声停下,欧阳谦回头看了阿K一眼,神色略有戒备,而阿K则是笑着放下了鸡尾酒,然后对欧阳谦说了两句什么,又朝苏陵的方向示了示意。
  苏陵见了,心跳竟然不自觉加快了一点。
  而就在这时,欧阳谦静静扭头,朝苏陵的位置看了一眼。
  苏陵这会就冲着欧阳谦点头一笑。
  可完全出乎苏陵的意料之外,欧阳谦看到他的笑容,神色竟然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略略挑了挑眉,然后就回过头来。
  接着,欧阳谦就对一旁站着看热闹的阿K说了几句什么,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话,惹得阿K一下子就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末了,阿K就微微一笑,竟然又拿着那杯鸡尾酒回来了。
  苏陵:……
  欧阳谦这是在干什么?
  虽然满腹狐疑,但苏陵也不能上去揪着欧阳谦问个明白,而不多时,阿K就回来了,然后他放下那杯蓝色夏威夷,忽然就趴在吧台上,笑得直不起腰来。
  苏陵:???
  “你笑什么?”苏陵从心底生出几分不详地预感来。
  阿K这会止住笑,就摇了摇头,然后道:“你猜刚刚那个小哥哥怎么说?”
  苏陵猜测到欧阳谦就没说什么好话,但脸上又不能怯场,只能漫不经意地笑道:“说了什么?”
  阿K又笑了起来,末了才止住笑,道:“人家说‘我只喜欢女孩子,而且,我酒精过敏’。”
  转述完欧阳谦的话,阿K又大笑不止,简直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苏陵:……
  他只觉得欧阳谦会不给他面子,没想到欧阳谦居然会这么不给他面子。
  好一个欧阳谦!
  此时此刻,苏陵自己在心里默默跟欧阳谦把梁子结上了。
  这边阿K笑完,就表示同情地拍了拍苏陵的肩膀道:“算了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咱们小陵条件也不是不好,下次找个识趣的就行。”
  苏陵没说话,只是皮笑肉不笑地勾了勾唇角。
  阿K见势有点不对,正好又有客人来找,便趁机找了个借口溜了。
  而这时,苏陵静静看着欧阳谦弹钢琴的方向,心里默默想着——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所以看到欧阳谦这边下班之后,苏陵就找了个借口跟领班说自己明天学校有活动,要早点回去,便也提前离开了。
  这个会所的员工都是从后门出去的,苏陵急匆匆换好了衣服,就在后门往前一点的位置静静等着欧阳谦了。
  可偏偏苏陵左等右等,等了十多分钟都没等到欧阳谦,他眉头皱了皱思索了一下,便又转身进了后门。
  后门附近就是洗手间,苏陵这边一进来,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斗殴的声音,他心头一跳,连忙走到门边看了一眼。
  结果苏陵就看到欧阳谦跟一个客人扭打在了一起,还是欧阳谦占了上风,几乎是把那个客人按在地上打。
  苏陵:……
  乖乖,第一天上班就这么劲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