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带原湛去那里看焰火,跟他一起看,或许就能抹去一些不好的事情。
  谢宁甚至还想,牵着原湛的手,一起回到曾经的大学,然后跟着原湛一遍遍重新把以前走过的路走完。
  谢宁正在满脑子幻想,原湛闻言,却不由得皱了皱眉,然后就道:“这个时间,隆鑫广场没有焰火,要去的话,下次等周六的时候我陪你去。”
  谢宁本来还美滋滋地,想着一会会不会很浪漫,结果原湛这句话,当头就给他泼了一瓢冷水。
  谢宁:……
  眼看着谢宁不高兴了,原湛沉默了一会又道:“不过隆鑫广场还有别的好玩的,一会你要去,带你去也可以。”
  谢宁闻言,这才舒服了一点,就道:“好吧。”
  一会,菜就上上来了,谢宁每样都吃了一点,就觉得饱了,原湛就把几乎没用的那几样打包起来。
  谢宁见状,忍不住道:“阿湛你要回去吃剩菜吗?”
  原湛听了,就笑笑道:“陈姨不在,这段时间我也没什么工夫去做菜,带回去明天热热也可以吃。”
  谢宁听了,忽然就有点心疼原湛。
  其实原湛真的也不是什么矜贵无比的大少爷出身,甚至如果换一个有点恶意的词,可以叫他凤凰男。
  但在谢宁的认知里,原湛并不算凤凰男。
  而那本小说在连载期间,原湛被骂了个半死,谢宁甚至也贡献了几个吐槽原湛的言论。
  可深入了解下来,谢宁才发觉,原湛其实很无辜。
  但原湛也不是没有错。
  他错就错在一开始答应了原身谢宁的威胁,然后把自己套进了一个无敌连环坑里。
  想到这,谢宁心中微微一酸,忍不住就默默走上前来,帮原湛把打包好的饭菜一起放进了车子后座,然后低声道:“阿湛你以后要对自己好一点。”
  原湛没想到谢宁会突然说出这句话,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而下一秒,谢宁就静静从身后抱住了他,用一种极低又带着几分歉疚的声音道:“过去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即便不是他做的,他也要替原身给原湛道歉。
  原湛整个人被谢宁这么搂住,先是身体一僵,接着他的胸口就渐渐涌出一种暖暖的,被称作安全感的东西。
  半晌,原湛抬手,默默覆在了谢宁的手背上,握着他的手低笑声道:“你又没做错什么,怎么突然给我道歉?”
  其实原湛知道谢宁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但这会,原湛真的觉得谢宁没做错什么。
  毕竟,最终他也选择了谢宁给的路,所以,盈亏自负,不是吗?
  而现在看来,原湛当初是赌赢了。
  而且……低头默默看了谢宁修长纤细的手指,原湛静静笑了笑,这哪里是赢,简直是赚翻。
  谢宁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怎么就突然矫情起来,他抱了原湛一会,忽然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就讷讷抽回手,低声道:“我们去隆鑫广场吧。”
  谢宁觉得自己刚才那举动纯属脑抽,这会也就不敢去看原湛,而原湛却也没有半分动静,只是默默站在那。
  谢宁等了一会,正担忧着原湛是不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不高兴了,下一秒,他就陷入了一个极为温暖宽阔的怀里。
  谢宁:!
  原湛俯身将谢宁紧紧搂在怀里,贴在谢宁的耳畔,用他那低哑磁姓的声音,吐字清晰地缓缓道:“小宁你很好,以后不要再这么胡思乱想了。”
  原湛这句话,就这么在谢宁的耳廓中震荡不止,而从来不爱哭的谢宁,在这一刻忽然就变得泪点超低,然后忍不住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好。”谢宁哽咽着伸手去环抱原湛。
  原湛不知道为什么谢宁会哭,听着谢宁哽咽的声音,他也莫名一阵心慌,然后就默默抽回身,去看谢宁的表情。
  谢宁自己其实就是一时间受孕期激素影响情绪上头,哭完之后自己又好了,这会原湛回来看他,他反倒觉得尴尬,就抬手自己胡乱擦了一下眼泪,低声道:“我没事,就是刚才突然情绪波动了一下,咱们走吧。”
  原湛没有说话,而是微微俯下身,凝视了片刻谢宁红红的眼眶和神情怏怏的脸庞,然后他就伸出手,一点点,用手指帮谢宁的把眼角的眼泪擦干净。
  原湛的动作异常轻柔,他指腹略带一点浅浅的薄茧,抚摸在谢宁柔软的肌肤上让谢宁觉得有点痒,忍不住想笑,但他这会肯定是不能笑的。
  原湛动作温柔细致地帮谢宁擦掉了眼泪,然后他看着谢宁这时静静咬着唇,像是在忍耐什么的模样,心头一动,鬼使神差地就凑了上去,在谢宁柔软温暖的嘴唇上落下了一个吻。
  谢宁:!!!
  当然,这毕竟也算是在半公众场合,所以原湛吻完,自己又很快就撤退了,脸上有点发烧,随后他也咳嗽了一声,低声道:“那个……我们上车吧。”
  谢宁没动,原湛正在愣神,还以为是自己冒犯了谢宁让谢宁不太高兴,结果谢宁这会忽然眼神暗了暗,然后就一下子把原湛推进了车里。
  原湛猛地一下跌坐在车座上,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偏生这时谢宁就已经咔擦一声关上了车门,欺身上来。
  “小宁?!”
  原湛似乎隐约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但自己又觉得十分荒谬,正当他有点不安的半直起身来的时候,谢宁就已经俯身上来,伸手扯起了他的领带,在手指间转了转。
  “撩完就跑,哪有你这样的?”谢宁眸中光芒闪动,带着一点淡笑,完全没有了刚才哭过的委屈样子。
  原湛脸蹭的一下就红了,然后他就竭力争辩道:“我没有……”
  “你就有。”谢宁无语道,“也只有你这种没经验的人,才会那么亲。”
  原湛:……
  接着原湛就罕见地有点不服气地嘟囔道:“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似的。”
  谢宁顿时扑哧一笑,然后他就顺手按上了车窗钮,车窗一边升起,谢宁就一边静静凑上来道:“我有没有经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原湛心头剧震,然后他刚想说点什么,就被谢宁又是伸手一推,彻底按倒在了车座上。
  原湛脑子撞在柔软的车垫上,虽然不痛,但也七荤八素了好一阵。
  而等原湛渐渐回过神的时候,谢宁漂亮带笑的脸庞已经近在咫尺。
  “小宁别闹……”原湛有点慌了,但他又不敢伸手去推谢宁,谢宁这会怀着,万一推一把,就出事了怎么办?
  看着原湛脸色涨的通红,害羞又不知所措的样子,谢宁忍不住又笑了笑,然后就伸手搂住原湛的肩膀,凑上前来低声道:“没事,我不闹,就是你吻技实在太差了,我得教教你。”
  原湛:……
  “我哪里——”
  原湛的强行辩解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谢宁狠狠按了下去,再亲了上去。
  原湛的嘴唇柔软,但略微有些干燥,透着几分微凉的气息。他习惯用留兰香味的牙膏和绿茶味的漱口水,这两种味道都很清爽,还带着一点淡淡的苦涩,却莫名让谢宁觉得上瘾。
  当然,谢宁最喜欢是那一股独特的,属于原湛自己的alpha信息素味道,带着一点麝香和松香味混合的气息,温暖干爽,就像是秋日阳光照射的森林一般,令人忍不住想要投身其中。
  可偏偏,原湛现在紧张地咬着嘴唇,完全不给谢宁一点深入的空间。
  谢宁默默叹息了一声,就静静咬了一下原湛的唇,趁原湛吃痛放松的时候,便叩开他的牙关,用灵活的舌尖钻了进去——
  火热的气氛一下子就蹿了上去,炽热的喘息弥漫在二人之间,一下子,两种信息素的味道就交织着蓬发出来,惹得原湛瞳孔骤然收缩,身上的肌肉也一下子绷紧了。
  谢宁本来只打算教教原湛怎么亲人,可没想到自己不小心擦枪走了火,一时间还有点犹豫要不要撤身,却已经被炽火高涨的原湛给拉下去,狠狠吻住。
  alpha的信息素在那一秒彻底将谢宁包裹,谢宁身上一软,就宛若没有骨头一般,瘫在了原湛的身上。
  “阿……湛……”谢宁几乎是浑身打着颤,从牙缝中挤了这两个字。
  只不过,原湛没有等他再多说一句,就用霸道而又有力的行动封住了谢宁的唇。
  谢宁:……
  算了,自己点的火,就自己受着吧。
  半小时之后。
  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从地下车库缓缓开了出来,坐在架势位的原湛俊美的脸上仍带着一丝氵朝红,呼吸还有些急促,一旁的谢宁则是在低头默默整理衣摆。
  “下次不许这样了。”
  车子开上了高架,原湛才终于犹豫着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谢宁这会拉好了衣摆,仰头靠在车座上,听到原湛这话,不由得笑着睨了他一眼,然后道:“怎么?是我技术不好,还是你没来够啊?”
  原湛的脸蹭的一下又红了,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差点打滑,接着他就有点羞恼地低声道:“你这些都是从哪学的?”
  原湛其实猜测谢宁可能是看了什么片子,然后学了一些东西,不然谢宁为什么方才的举动虽然很坚决,但仍是青涩。
  想到这,原湛心里微暖,但又觉得大庭广众之下,就在车库里这么胡来,实在是……
  如果是在家,原湛觉得倒是……可以接受。
  而谢宁听到原湛这么问他,舔了一下微微红润的嘴唇,忽然心里就想逗一逗原湛,然后就笑眯眯地抛出了一句土味情话道:“没有啊,我没有从哪里学。我就是——”
  “就是什么?”原湛心头一跳,总有点不好的预感。
  谢宁微微一笑:“我就是看到你就无师自通了。”
  原湛:……
  然后,谢宁就眼睁睁看着原湛的脸色青了又红,红了又白,五色变化,可爱极了,还一直紧紧咬着嘴唇,简直恨不得让谢宁再次凑上去推倒他。
  实在是领教到了谢宁的语出惊人,原湛这会回过气来,就默默憋着,不做声了。
  他生怕谢宁再说出两句惊人之语,自己脑子一抽,就得把车子直接从高架上开下去了。
  谢宁见到原湛不做声,就知道这次有点过头,但他也不着急,就施施然笑了笑,拿了车里的保温杯,默默喝了一口温水,道:“要不要喝口水?”
  原湛抽空瞥了谢宁一眼,就摇摇头道:“不了,我不渴。”
  说完这句,他的神色倒是稍微放松了一点。
  谢宁默默笑笑,也不再多说什么,放下保温杯,就靠着车座开始打盹。
  原湛一边开车,一边看着谢宁静静歪头,靠在车座上。谢宁漂亮的脸庞上还带着一丝情|氵朝过后的微红,头发也稍稍有些凌乱,长长的眼睛安静垂着,在变幻的光影中岿然不动地在谢宁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两道阴影,愈发显出一丝随姓的美来。
  原湛此时抿了抿唇,目光微动,想到日后一直要跟谢宁在一起,他竟是有些控制不住的雀跃。
  谢宁到底还有多少让他不知道的惊喜?
  ·
  与此同时,苏陵居住的大平层里,灯光已经亮了起来,是刚刚从地毯上爬起来的欧阳谦打开的。
  欧阳谦捂着疼痛的小腹,在原地静静站了一会,就抬头看向拐角处,苏陵半掩着的房门。
  浴室的灯已经熄灭,地上有浅浅的水渍蜿蜒到苏陵的房间门口,而苏陵的房间里却隐约只透出一丝光来。
  像是点了个台灯?
  欧阳谦一边揣测着,一边就忍着腹部的疼痛朝苏陵的房间走去。
  他知道自己这样有点偏执,但他也知道自己如果不偏执,就更加连半分机会都没有了。
  欧阳谦走到苏陵房门口的时候,侧耳静静听了听,就听到房间里面用手机在静静播放着一首古典钢琴曲,声音特别低,就像是一丝丝从窗缝里漏出来的一般,听不真切。
  这会,欧阳谦沉默了一会,就伸手敲了敲苏陵虚掩的房门,道:“你家的医药箱在哪?我脚扭了。”
  欧阳谦这话一出口,就听到床上的被子十分大动静的动了一下,窸窸窣窣,像是有人用被子遮住了头。
  欧阳谦听了,微微勾了勾唇,又低声道:“你不说我就进来了?”
  他这句话出口,里面立刻就传来苏陵有点暴躁的嗓音:“不许进来!”
  欧阳谦静静一笑,没做声。
  而过了片刻,果然,苏陵有点不耐烦但仍是压抑着怒火地道:“医药箱在客厅电视柜旁边的那个玻璃柜下面,自己去找,别来烦我。”
  欧阳谦听了,倒也真的就没有多作纠缠,转身就去找医药箱。
  苏陵听到欧阳谦的脚步声远离,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情绪却复杂起来。
  他承认,自己是有点斯德哥尔摩了,刚才那一秒,他竟然有点舍不得欧阳谦走。
  不过想到欧阳谦那个姓格,苏陵又自嘲地笑了笑,决定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然而,不到三分钟,欧阳谦脚步声却又靠近了房间。
  苏陵心脏抽搐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让欧阳谦滚出去,欧阳谦就已经大大方方地推门进来,冲着床上的苏陵示意了一下手里的医药箱,然后道:“我动作不方便,你帮我上药。”


第61章 甜甜
  苏陵这会身上发软, 头也很疼,实在是不想跟欧阳谦多做纠缠, 就冷冷道:“我喝醉了, 没力气。”
  欧阳谦闻言,目光微动,忽然伸手,啪嗒一下就把房间的灯打开,一下子, 室内就骤然明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