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床穿鞋一边道:“会,就怕不合你的口味。”
  原湛睡着的时候,毛衣被撩上去半截,这会他起床也没意识到这一点,翻身下来的时候,半截精实玉白的腰身还露在外面,人鱼线和腹肌若隐若现。
  谢宁本来不准备看的,结果扫了一眼就看住了。
  身材真不错啊……
  原湛自己还是因为站起身发现腰间有点凉,加上谢宁有点奇怪的眼神这才后知后觉地低头看了一眼。
  宽大的烟灰色毛衣就这么松松垮垮的撩起,都快撩到胸口,下半截腰身暴露了个彻底。
  还没等谢宁说点什么挽尊呢,原湛的脸唰得就红了,然后他就手忙脚乱地把毛衣扯下来,还扎进裤子里,这才咬着嘴唇急急忙忙朝外面走,一边走一边道:“我去煮面。”
  谢宁眨了眨眼,愣了两秒,接着他就十分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害羞的原湛还真的是……挺可爱的。
  原湛这边听到里面房间里谢宁传出的隐隐笑声,脸上愈发红涨,恨不得就挖个地洞把自己塞进去。
  太糗了。
  他一个堂堂alpha,怎么能在谢宁面前这么出丑呢?
  真是毁了他的一世英名!
  好在原湛一直都在保持锻炼,身材还算不错,要不然,他可真的就肠子都悔青了。
  不过好在谢宁笑完那下之后,也就没有再笑,而是默默看了一眼原湛忙碌的背影就自己也默默扣好羽绒服的扣子,然后去电视柜前面拿了茶壶,开始烧水。
  水烧好之后,原湛羞窘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面也煮好了,这会谢宁就端了两杯花茶泡好的花茶过去。
  而原湛煮的就是最简单的青菜肉丝鸡蛋面,但青菜鲜绿,鸡蛋黄白柔嫩,肉丝粉红,面条也是根根分明的那种,加上清澈的白汤几丝葱花,这面条看上去就如同原湛这个人一般清爽。
  谢宁望着那面条,放下花茶,就不由得笑道:“阿湛你以后就算失业,也可以开餐厅了,这面光是看着就好吃。”
  原湛被谢宁这么一夸,脸色又红了红,但他还只是低声道:“先吃吧,时间有点紧张了。”
  谢宁微微一笑,也不戳破原湛那一点小心思,就端起碗来慢慢吃面。
  面汤清爽鲜香,食材也都新鲜可口,只有面条因为是速食的所以差了点,其他的都很棒,非常鲜美。
  谢宁一口气吃完了面,又喝完了花茶,整个人十分满足,结果一抬头,就看到原湛隐隐期切地望着他的眼神。
  谢宁不由得愣了愣。
  感觉这会的原湛,就像是一只等着主人夸奖的小狗。
  谢宁目光动了动,心中涌出一股暖意,然后他便微微笑道:“面条很好吃。”
  果不其然,原湛脸上就显出一丝满足的笑意来,接着他就垂眼道:“你觉得好吃就好。”
  这样的原湛让谢宁心底那一块坚硬的地方又柔软了几分,但同时他也暗暗感慨,反而下定决心以后更要离原湛远一点。
  既然他没办法回应原湛的感情,也没办法给予原湛同样的爱,那就还是不要招惹人家比较好。
  谢宁不想辜负任何人,不想欠感情债,所以他宁愿在感情里自己付出多一点,这样即便分手了,他也能心安理得。
  所以,在欧阳谦当初呈现出对他只算有好感的状态时,谢宁是想试试的,但发现欧阳谦认真了,他就退缩了,因为他没法确保自己能付出同等的认真。
  现在对于原湛,谢宁也是这样的想法。
  而且,谢宁觉得原湛之所以会喜欢他,也只是因为他跟以前的谢宁反差太大,引起了原湛的好奇,又或者原湛只是处男,所以睡过就难免有了那方面的情节。
  无论如何都算不上真的喜欢。
  这么一分析,谢宁就觉得,确实还是不要招惹人家比较好。
  原湛哪里知道谢宁心里是这样的想法,只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快要拿下谢宁了,反而暗自窃喜。
  再对谢宁好一点,谢宁是不是就会喜欢他呢?
  ·
  晚上苏陵的戏是文戏,基本就是站着坐着或者走路,虽然走路的那些部分已经尽量减少了,但也不能不走。
  欧阳谦这会就拿着一个巨大的羽绒服站在一旁看着。
  看到苏陵忍痛还要装出一副微笑又淡然的表情时,欧阳谦就微微有些揪心。
  要不是谢宁给苏陵这次的粉打得比较厚,又上了一层淡淡的腮红,这会镜头前的苏陵恐怕已经苍白得不像人样了。
  好几次欧阳谦都差点想冲上前去,但最终又狠狠掐住了手心。
  他了解苏陵的姓格,如果这会他真的冲上去了,估计苏陵会记恨他一辈子。
  一旁的谢宁看着欧阳谦的状态,忍不住就默默叹了口气,半晌,他就默默转身对原湛说了两句什么。
  原湛闻言,目光动了动,又扭头去吩咐陈助理。
  不多会,陈助理就拎着许多温热的奶茶回来了。
  谢宁拿到奶茶,就先给了欧阳谦一杯,然后便低声道:“谦哥你坐下看吧,站着挺累的,这边也冷。”
  欧阳谦闻言,目光动了动,接着他又忍不住想起苏陵穿戏服的时候里面只穿了三层,还是薄纱一样的,要不是浑身贴着暖宝宝,这会大概已经彻底冻僵了。
  于是欧阳谦又咬了一下嘴唇,然后他也没喝手里的奶茶,就默默把奶茶也塞进了羽绒服里包起来。
  谢宁见着欧阳谦这样,想劝也不能劝,只能自己叹了叹气,然后低头开始喝奶茶。
  原湛早就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会他倒是放下了对欧阳谦的戒心,反而有点同情他——只要欧阳谦不打谢宁的主意,他还是能欣赏这个人的。
  只不过苏陵……
  原湛其实有点想提醒欧阳谦,苏陵的姓格并不如表面上看见的那么温和,但又觉得如果他们俩早就认识,欧阳谦应该也知道。
  所以原湛终究也是没管这场闲事,而是低头静静问谢宁:“冷不冷?要不要进去对面的空调间里坐一下?”
  说着,原湛又伸手帮谢宁拢了一下羽绒服的领口,不让冷风钻进去。
  谢宁默默摇头,示意了一下怀中的暖宝宝,道:“我没事。”
  但接着他又有点担忧地看了一眼苏陵那边道:“我就是担心陵哥,万一他今晚拍不完,导演肯定又要生气了。”
  原湛见状,便淡笑着低声安慰道:“他业务能力很强的,你放心。”
  谢宁微微一怔,虽然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最终仍是点了点头。
  不过最后还真的是被原湛说中了,虽然今晚的拍摄超出了预计的时间,但苏陵还是咬着牙完成了。
  最后导演起身的时候,都忍不住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这可是在冬天。
  而一旁站着的欧阳谦,早就不动声色地迎了上去。
  谢宁见着欧阳谦去扶苏陵,而苏陵也没有拒绝欧阳谦,并把手搭在了欧阳谦的肩膀上的场景,就忍不住望向一旁的原湛道:“我感觉这边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原湛也早有此意,这会就伸手把谢宁拉了起来,道:“嗯,早点回去休息吧。”
  原湛这个拉人的动作十分自然,谢宁耳根不由得微微红了红,但当着这么多人,他也没法讲原湛推开,只有任由原湛拉着他的手,上了车。
  原湛和谢宁先上了车,这边欧阳谦就陪着苏陵去卸妆,进了化妆间,欧阳谦就从自己手里一直拿着的那件羽绒服里掏出还温热的奶茶道:“先喝点热的。”
  苏陵这会其实额头上已经在冒冷汗了,见到欧阳谦递过来的奶茶,又是好笑又是有点感动,接着他便默默伸出手,低声道:“谢谢。”
  欧阳谦抿了抿唇,又将羽绒服抖开递给苏陵道:“多披一件吧,一会卸妆还冷呢。”
  苏陵脸上又露出一丝淡笑,道:“阿谦你倒还是这么会关心人。”
  欧阳谦面上一窘,不说话了。
  而苏陵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头穿上了欧阳谦手里拿着的羽绒服。
  这会化妆助理也过来了,帮忙苏陵卸妆,欧阳谦也帮着在一旁拆头套。
  毕竟是冬天,冰凉的卸妆水扑在脸上并不好受,但苏陵还是忍着,等妆一卸完,他苍白憔悴的面容就彻底暴露在欧阳谦面前。
  那一点唇膏抹下去,苏陵的嘴唇都透着几分青紫了。
  显然冻得不轻。
  不过他神色倒还是安然,时不时还笑着跟一旁的小助理打趣什么,把人家逗得直笑。
  欧阳谦见了,心里难受,可也不能说苏陵什么。
  终于,苏陵换好了衣服,然后他就默默对欧阳谦笑笑道:“我们该走了。”
  欧阳谦闻言,心头一动,便主动伸出手给苏陵搭上肩膀。
  然后欧阳谦便搀扶着苏陵,朝外走。
  不远处正在卸妆的汪滢颖看到这一幕,眼神闪烁,接着就露出一丝算计的光芒来。
  回到酒店之后,助理小吴正想给苏陵弄个暖手宝,就被欧阳谦一把接了过去,道:“我来吧。”
  助理小吴目瞪口呆,而一旁的苏陵见了,目光微动,便不动声色地对助理小吴摆摆手道:“你先出去吧。”
  助理小吴虽然有点犹豫,但苏陵都发话了,他也只好不太放心地走了出去。
  等助理小吴走了,这边欧阳谦也弄好了暖手宝,正拿着暖手宝走过来的时候,苏陵忽然低声道:“阿谦,你真的用不着这样,我不需要你这样补偿我。”
  欧阳谦顿时愣在了原地。
  而苏陵这时则有些无奈地抬起头,看了欧阳谦一眼,道:“当年的事情,也是我自己同意那么做的,虽然后果比我想的要严重,但那也是我咎由自取。阿谦你用不着这样的。“
  欧阳谦听着苏陵的话,看着苏陵那无奈的眼神,也不知道怎么,就一阵悲愤和气血上涌,接着他就忍不住当着苏陵的面摔了暖宝宝:“你这人怎么这样?!”
  苏陵愣住了。
  而欧阳谦自己也是一时气血上头摔了东西,等他稍微回过神来,反而自己也愣住了。
  半晌,欧阳谦垂了头,低声道:“我只是没想到,再见面你还能把我当朋友。”
  苏陵顿时就露出一点诧异的神情,然后他就忍不住默默坐直了身体。
  而欧阳谦这时神色有点难看,又有点别扭地道:“一开始我对你说话那么难听,只是因为我觉得你还想报复我,所以才条件反射的反击,但……你说你没有那么想,我就觉得很意外。”
  苏陵顿时明白过来,接着他就苦笑道:“我早就说过,当年的事情我真的没有怪你,那些人也不是你指使的,只不过他们不知道内情,以为我欺负了你而已。这又怎么能怪你呢?”
  欧阳谦骤然怔住,然后他就抬起头,猛地看向苏陵道:“你说那些人不知道——”
  话说到一半,欧阳谦也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然后他就猛地咬了唇,低声道:“嗯,那就是我自己想错了。”
  苏陵见到欧阳谦不别扭了,不由得也默默笑了笑,便道:“说清楚就好,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你这两天,都让我有点不自在了。”
  欧阳谦闻言,目光闪了闪,然后他就俯身拾起地上的暖宝宝走上前来,把暖宝宝递给苏陵。
  苏陵微微一愣,道:“谢谢。”
  而欧阳谦这会迟疑了片刻,就低声道:“当年的事情,你真的不记恨了?”
  苏陵瞬间无奈:“你要我说多少遍啊,你是不是还——”
  “算了。”欧阳谦突然打断了苏陵的话,“你说不介意,那我就信了吧。”
  苏陵这才叹了口气,无奈一笑:“这还差不多。”
  说完,苏陵还有点好笑的看了欧阳谦一眼,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求你原谅呢。”
  欧阳谦清俊的脸上难得就露出一丝不自在的表情来,苏陵见状,怕惹得他不高兴,就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我随口开个玩笑而已。”
  欧阳谦这才脸色好看一点。
  而苏陵这会看了看时间,便道:“这么晚了,你要不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虽然明早没戏,但也得早点睡了。”
  欧阳谦听到苏陵这话,忍不住就看了看苏陵的表情,看出苏陵并不是要下逐客令,只是在陈述客观事实,他目光动了动,便忍不住道:“我想跟你聊会天,行吗?”
  苏陵不由得微微一怔。
  说实话,欧阳谦对他说这个,感觉就像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但苏陵思索了一下,觉得欧阳谦应该也只是怀念之前的日子,总不能是对他有什么感觉吧?
  于是苏陵就淡笑着答应了。
  “好啊,你想说什么?”
  欧阳谦静静看着苏陵清丽的面容,迟疑了半晌,最终他静静道:“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第53章 甜甜
  苏陵愣住了, 他没想到欧阳谦会突然这么问。
  迟疑了片刻,苏陵垂了垂眼,微微一笑道:“还好吧, 这些年一直就这么过来了, 后来转学的时候出了点问题,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现在算是熬出头了。”
  欧阳谦沉默了两秒,道:“你没有事情隐瞒我吧?”
  苏陵顿时哑然失笑,反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你今天有点奇怪啊。”
  欧阳谦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 但从苏陵刚才的反应来看,苏陵其实有很多事情也不知道, 如果他问出来……
  搞不好这辈子苏陵都不可能原谅他。
  欧阳谦曾经找过催眠师, 用催眠的办法模糊掉了他跟苏陵的那一段回忆, 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