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感染了谢宁,谢宁也不由得就笑了笑道:“那好,千万记得电话。”
  苏陵笑着点点头,就在助理小吴的搀扶下上了车。
  而这边原湛也跟道具组的人沟通完毕,走了过来。
  谢宁跟原湛目送着载着苏陵的车远去,回过神来,谢宁就忍不住低声问原湛:“查出什么东西来了吗?”
  原湛神色有点冷冷地道:“刚刚去检查了一下,机械臂那里的承重轴好像出了一点问题。”
  谢宁瞬间惊了:“有人故意搞事?”
  原湛略略吐出一口气,看了看四周,就默默揽起了谢宁的肩膀,低声道:“别在这讲,一会回去说吧。”
  谢宁被原湛揽住还稍微有点不自在,略略想避开,但觉得原湛也可能只是想要避开别人,所以也没有推开原湛。
  而原湛见状,忍不住唇边就露出一丝丝浅浅的笑意。
  其实这一点还是他在这部剧剧本里面学到的,是苏陵跟女主搭讪的一个场景,故意说有危险,然后揽住女主。
  原本原湛还觉得未必好使,但又觉得这样试一试也不损失什么,毕竟很隐蔽。
  可没想到,真的很有效啊。
  两人上了车,原湛才施施然松开了谢宁的手,而原湛的大方就有点让谢宁自己忍不住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有点疑神疑鬼了。
  想一想好像也是——原湛这种直肠子又怎么会动那些撩汉撩妹的弯弯绕套路呢?
  这么一想,谢宁也就轻松了。
  回到酒店房间之后,谢宁见四下没有别人,就连忙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阿湛你快跟我说清楚吧。”
  原湛见状,目光微动,也露出了几分严肃的神情,然后道:“就是承重轴的问题,但片场这块平时一直管理不算太严,今天又有群戏,很多群众演员进进出出,只能晚点去调监控了。但听有工作人员说,最近有人悄悄把女朋友带进片场来,我总觉得可能跟这事有关。”
  谢宁闻言,沉思了一会,低声道:“那八成还是冲着谢家来的吧?”
  原湛呼吸微微一滞,不知道该违心否定还是干脆肯定。


第51章 复杂
  谢宁现在跟原湛已经很熟了, 看原湛的表情就大概知道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略略呼吸了两口气, 谢宁起身道:“我去跟我爸通个电话。”
  原湛连忙道:“还是我来吧,你也不太了解情况。”
  谢宁闻言, 不由得就犹豫了一下。
  如果是以前, 谢宁或许会想让原湛跟谢总打这个电话,但现在他俩都离婚了,再让原湛跟谢总打交道, 他都觉得尴尬。
  原湛看着谢宁的表情, 知道他的想法,便默默笑了笑道:“不管怎么说,公司都还是要合作的,我跟谢总打个电话也是正常, 小宁你不要太CAO心了。”
  谢宁顿时有点汗颜,其实原湛讲的有道理, 只不过他自己不想原湛介意罢了。
  原湛看着谢宁的表情,知道他默认了, 这时便低声道:“我去打了?”
  谢宁骤然回过神来, 便淡笑着点点头:“好, 你去吧, 本来这件事情由你来讲也清楚一点。”
  原湛颔首,就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而谢宁这边想了想,就掏出手机, 给欧阳谦打了个电话。
  这会, 苏陵已经送到了医院, 正在拍片,欧阳谦就在外面等着。
  接到谢宁的电话,欧阳谦略吐出一口气便道:“他还在拍片,现在不确定有没有伤到骨头。”
  谢宁顿了顿,就道:“问题严重的话,就早点告诉剧组这边吧,不管怎么样,还是人比较重要。”
  欧阳谦闻言便看了一眼对面紧闭的大门,然后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小宁你也别太担心。”
  “一会不管情况怎么样,都给我通个电话吧。”
  “好。”
  挂断了电话,谢宁这边心情忽然有点微妙——他莫名就感觉到欧阳谦对苏陵的关切,甚至,比关心他还厉害。
  而欧阳谦则是根本就没多想,挂了电话就略有烦躁地又看了一眼对面。
  虽然不知道苏陵的情况如何,但欧阳谦这会倒是情愿苏陵伤到了骨头。
  因为欧阳谦知道,如果真的是伤到了骨头,导演组那边肯定也不会强求苏陵继续拍戏了。可如果只是软组织挫伤这类型的伤势,苏陵肯定不会罢工,可坚持拍下去的话,那么多的打戏,伤势肯定会严重。
  而且苏陵的身体其实并不好……
  这件事,只有欧阳谦和当年少数一些人知道。
  想到这,欧阳谦忍不住咬了一下嘴唇,然后不自觉攥紧了插在口袋里的手。
  说实话,涉及到谢宁的一些事,他虽然紧张,但同时也能保持镇定,可这会牵扯到苏陵的事情,他就有些心神不宁了。
  而且……其实之前欧阳谦的心事也被苏陵说中了。
  确实,这么多年来,对于那件事欧阳谦始终都没能放下。
  就在欧阳谦思绪纷乱之际,对面紧闭的大门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他心头一跳,便抬眼看了过去。
  苏陵这会坐在担架上被推出来,还跟医生淡笑着交流什么。
  出来之后,苏陵虽然仍是苍白着脸,但还是立刻就看向欧阳谦和助理小吴笑了笑道:“放心吧,骨头没什么事,一会去开点药就好。”
  欧阳谦闻言,微微一怔,接着竟是露出了几分有点失望的神色,但他很快就垂了眼,淡淡道:“没事就好。”
  如果是平常,苏陵肯定能够注意到欧阳谦的情绪变化,但这一次,他因为实在是痛得有点难受,就没有注意到这些。
  去一楼按照处方开了药,苏陵就在助理小吴的搀扶下再次上了车,欧阳谦见状,心里憋闷,却仍是跟了上去。
  苏陵上车之后,就在后座的位置半躺着,助理小吴给他披上外套,司机在前面开车,助理小吴忍不住就低声抱怨道:“之前拍戏也没出过这样的事,真不知道是流年不利还是有人——”
  “嘘——”助理小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陵睁开眼,静静打断了。
  助理小吴自省失言,咬了一下嘴唇,就没说话。
  欧阳谦其实猜到苏陵受伤可能是因为谢氏跟对手的恩怨,但苏陵不提,他也不提。
  沉默片刻,欧阳谦只低低道:“你这个伤应该三四天好不了,这之前你还是跟导演组提一下,尽量不要拍武戏好了。”
  苏陵听到欧阳谦这话,清丽的脸上不由得便浮现出一点淡淡的笑意,随即他便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别敷衍我。”欧阳谦冷冷道。
  苏陵一时语塞。
  是了,他打马虎眼的态度欧阳谦再熟悉不过。
  所以沉默了两秒,苏陵微微一笑道:“行吧,不拍肯定是不行的,我拿了片酬,总得敬业吧。“
  这次轮到欧阳谦不说话了。
  其实道理欧阳谦都懂,但他这会就是不舒服,半晌,欧阳谦忍不住道:“但你本来就身体不好,你——”
  “我哪里身体不好了?”苏陵骤然变脸,目光都有些微冷。
  欧阳谦猛地滞住,他其实明知道不该提这个话题,可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件事,一下子就又忍不住说了出来。
  而苏陵自己这么反驳了一下,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了,沉默了两秒,他叹了口气,低声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都到了这份上,你就别跟我添乱了,行吗?”
  欧阳谦这下子是彻底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助理小吴也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只觉得奇怪得很,又听到什么苏陵身体不好的话,让他也有点狐疑。但他只是个助理,也不敢多问,听见了也只能当做没听见。
  回到酒店之后,苏陵被助理小吴扶着回了房间,欧阳谦也默默跟了进去,苏陵见状,目光动了动,便苦笑道:“我马上要休息一下,晚上还得拍戏,你在这我可没法陪你聊天。”
  欧阳谦脸色有点阴沉,没说话。
  助理小吴见到这两人的状态,尴尬了一下,把苏陵扶着半躺好,就自己先默默退了出去。
  等助理小吴走了,欧阳谦才吐出一口气,转身有点焦躁地看向苏陵道:“你身体明明不好,为什么还非要接这种这么多打戏的武打片?你就不要命了吗?”
  苏陵静静看了欧阳谦一眼:“我要赚钱。”
  欧阳谦顿时一怔。
  接着欧阳谦就有点烦躁地道:“你现在都是大明星了,还缺那一点钱吗?”
  苏陵目光微动,末了淡淡道:“我又没什么亲人,也不打算结婚,以后如果犯病了,肯定还是多赚点钱存起来比较好。”
  欧阳谦:……
  半晌,欧阳谦狠狠咬了一下下唇,声音低沉的道:“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可怜。”
  苏陵平静一笑道:“我说的是事实啊。”
  欧阳谦无话可说了,他其实总觉得苏陵说这话在故意戳他的心,可苏陵的态度又一点都不像。
  苏陵见着欧阳谦几次欲言又止的表情,知道他在想什么,就默默一笑道:“当年的事情我早就不怪你了,要不然那天也不会跟你打招呼。再说了,我身体本来就不好,当年的事也不能全怪你。”
  “其实我研究过。”欧阳谦忽然道。
  苏陵没想到欧阳谦会突然没头没脑地来这么一句,一时间有点愕然。
  而欧阳谦这会看着苏陵的表情,忽然有点烦躁,但还是认真道:“你的病不是治不好,只不过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隔离治疗,而且要求你心态平静——”
  “我知道。”苏陵忽然微笑着打断了欧阳谦的话。
  欧阳谦反而愣住了。
  苏陵这时便淡笑着说:“我又不想死,当然也会去看医生,而且娱乐圈里,也不乏有钱人,人脉稍微广一点都能接触到很有名的国际医生。但是——”
  “但是什么?”欧阳谦忍不住脱口而出。
  “但是你也知道,我这种病例很少,一定要先签署一个实验协议才能开始,如果不成功倒是没事,可一旦治好了,医生一定会把治疗成果公布于众。”
  欧阳谦皱眉道:“这跟你治不治疗有什么关系?”
  苏陵莞尔:“你忘了,我是alpha,可我现在是个beta明星。如果我的真实身份一旦公布,你知道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欧阳谦骤然一惊。
  苏陵目光动了动,又道:“其实我有一个很好的医生朋友也提议过可以用我童年的经历去卖惨洗白,但——你知道不会想的。”
  欧阳谦忍不住就默默攥紧了拳头。
  “所以啊。”苏陵默默笑了笑,看向欧阳谦道:“等我这几年赚够了钱,再销声匿迹几年,淡出大家的视线了就去治疗,反正,我这个病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欧阳谦听着苏陵这话,心中焦躁,想要反驳,可一时间竟是也拿不出什么特别有力的话来。
  苏陵看着欧阳谦的表情,再次莞尔:“我知道阿谦你是个好人,不过这件事你真的没有必要为我担心,我心里都有数,真的。我又不是那种厌世轻生的人。”
  欧阳谦的手指甲默默掐在手心里,只觉得疼,却又感觉连疼都不敌他现在那无端的烦躁和心乱带给他的难受。
  半晌,欧阳谦闭了闭眼,有点颓然又有点置气道:“算了,我还是不当那个烂好人了。”
  说完,欧阳谦转身就要走。
  而这时,苏陵看着欧阳谦的背影,目光动了动,忽然叫住了他。
  欧阳谦脚步一滞,心中狂跳,嘴上却冷冷道:“什么事?”
  苏陵这会迟疑了片刻,但还是把心里一直想劝欧阳谦的话说了出来。
  “阿谦,不是我心眼小。但真的,你跟小宁很难有结果的,还是放下吧。”
  欧阳谦愣住了。
  他脑子里想了一万句苏陵可能对他说的话,可唯独没想到苏陵说的却是这样一句。
  半晌,欧阳谦看着大门的方向,默默自嘲地笑了笑,然后他就低声道:“你放心,我虽然喜欢小宁,但我也知道我跟他之间没可能。要不然,早在他结婚的时候,我就把他跟原湛的那些破事捅给谢总了,也不会之后那么帮他。”
  苏陵听着欧阳谦这段话,也微微惊了一惊,他从没想过欧阳谦居然会是这样的想法。
  半晌,苏陵回过神来,有点歉意地低声道:“抱歉,我不是——”
  “走了。”
  默默打断了苏陵说出的那些客套的歉意,欧阳谦就沉着脸,径直从苏陵房间里走了出去。
  而苏陵这时看着欧阳谦的背影消失,看到房间的门在他面前关上,不由得便露出一点怅然若失的表情。
  末了,他苦笑了一下。
  欧阳谦这个姓格,还真是跟以前一样古怪,一点都没变。
  ·
  而原湛这边打完电话,回来一看,就看到谢宁静静站在那看着他。
  原湛心头一跳,知道谢宁有事,便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道:“怎么了?”
  谢宁目光动了动,片刻之后,他就平静地道:“阿湛,我想一个人住单间,这样会舒服一点,也免得你照顾我。”
  原湛脸上本来还挂着的一丝笑意顿时就没了,接着他便尽量保持还算温和,但语气已经有点紧张地道:“怎么突然要搬出去住?觉得这里住起来不舒服吗?”
  谢宁沉默了两秒,决定还是直说。
  “我觉得我们已经离婚了,再住在一起,不太方便。”
  原湛的心顿时就凉了,脸上还勉强维持着的一点表面笑意也彻底垮了台。
  谢宁看着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