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宁莫名其妙:“啊?”
  原湛刚准备好的一点煽情词汇也伴随着谢宁摸不着头脑的表情一下子卡在了喉咙里。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谢宁看着原湛看着自己同情怜悯而又憋得慌的表情,忽然就意识到什么,然后他便一脸无奈加好笑地道:“你不会怀疑我爸出轨吧?”
  原湛:……
  居然被谢宁猜中了。
  谢宁看着原湛一脸僵硬的表情,实属无奈,末了他便笑了笑道:“行了,不就是个买错了洗浴用品的事情吗?值得你这样乱猜。再说,我爸要是真的想给我找后妈,只要好好跟我讲,我又没什么不同意的。”
  原湛闻言,神色中就稍微露出一点惭愧来。
  谢宁见了,低声安慰了他两句,便又重新进了浴室。
  而进了浴室,谢宁却又一改刚才淡然的神色,看着那一套沐浴用品,心情也有点烦闷了。
  别的不说,他就怕谢总知道他怀孕的事情。
  可谢宁又觉得,他临走之前谢总的态度没什么啊?
  思来想去,谢宁还是觉得自己不要瞎想比较好,就走到花洒前,草草冲了个澡了事。
  谢宁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原湛斜斜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谢宁愣了一秒,便绕过去看了看。
  结果原湛还真的是面色微红地在打盹。
  谢宁这时候就记起,刚刚原湛也喝了不少鸡尾酒,现在估计是劲一点点上来了。
  谢宁目光微动,就默默走上前去,想要叫醒原湛。
  走到沙发边,谢宁刚伸出手想要去拍原湛的肩膀,原湛也不知道怎么,像是有感应一般,就突然睁开眼。
  四目相对,谢宁伸出去的手也就硬生生地停在那了。
  片刻之后,谢宁干笑一声,道:“我以为你睡着了,准备叫你起来来着。”
  原湛眼睛周围微微被酒意熏红了一圈,看着还有点像刚哭过的意思,不过他有点涣散的眼神证实了他确实只是有点醉了。
  这会原湛按了按额头,默默起身道:“那个水果鸡尾酒劲确实还有点大——你头发怎么没擦干就出来了?”
  谢宁又是一怔,而原湛突然又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便略略吐出一口气道:“噢,我忘了,吹风机坏了。”
  随后原湛就略带歉意地道:“我去打客房服务,你等一等。”
  谢宁闻言,连忙道:“空调开的这么大,我头发又不长,擦擦就干了,没事的。”
  原湛迟疑了一下,接着他就一言不发地走进了浴室。
  谢宁正在莫名其妙,原湛就已经拿了一条浴巾出来,然后对谢宁道:“你坐到沙发上去,我帮你擦。”
  谢宁顿时梗了一下,接着他就干笑道:“不用了,还是我自己——”
  “坐下。”
  原湛认真的时候还颇有几分魄力,谢宁看着他修长的眉毛微微皱起,就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便默默哦了一声,乖乖坐到了沙发上。
  原湛见状,就略略吐出一口气,然后站到谢宁身前,动作轻柔地帮他擦头发。
  原湛轻柔的动作还让谢宁稍微有些忐忑,而偏生在这时,原湛又低声道:“你以前有一次也是,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跟我发脾气,洗澡洗到一半冲出去吹冷风,最后足足病了三天才好。”
  原湛说的这件事,是他跟谢宁关系还没有彻底闹僵之前,他还想跟谢宁保持相敬如宾的态度。
  而谢宁这会眨了眨眼,也稍微想起了这个情节。
  是书里一个比较重要的情节。
  那时候原湛对待谢宁的态度只能说疏离,并不算异常厌恶,而那次谢宁就主动提出想跟原湛出国旅游,原湛的事业正逢上升期,自然一口就拒绝。
  谢宁原本还好好的,结果洗澡洗到一半突然越想越委屈,就草草冲洗一下,然后就穿着薄薄的睡衣冲了出门。
  原湛根本就莫名其妙,倒是谢宁自己,矫情的坐在别墅外面草坪的长凳上哭了一晚上,结果第二天就病倒了。
  谢宁还特别记得那时候的书里描写。
  那黑湛湛的天色,星星都没有,天穹压得很低,四面把风吹来的都是冷风,一丝丝地,毫不留情地就钻进了谢宁的浴袍缝隙里,但这对于谢宁来讲,都比不上原湛那个拒绝让他更冷……(此处省略一千字心理加环境描写)。
  因为那时候谢宁代入了渣贱文主角,所以还真的就觉得原湛好特么渣啊,人家都在外面吹冷风,你都不出来看一下。
  现在谢宁抛开恋爱文脑回路,认真一想,就愈发觉得原身的谢宁着实是一言难尽了。
  要他是原湛,压根就不会后面还请假照顾人三天三夜——自己作的,自己就受着吧。
  可偏偏这会,原湛又提起这件事,谢宁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沉默了一会,谢宁小声道:“那时候是我自己太任姓了,不应该那么跟你置气的。”
  原湛本来还擦着谢宁的头发,听到谢宁这话,目光微动,接着他便低声道:“那你……现在还想去旅游吗?”
  谢宁心头骤然一颤,接着他就忍不住舔了一下自己有点干燥的嘴唇。
  原来,是在这等着他啊。
  其实谢宁不是傻,他做化妆师很多年,接触的人也比一般人多,最会察言观色。怎么会看不出原湛现在对他的小心思呢?
  但谢宁一直在自欺自人,又觉得原湛怎么能在前身做过那么多极品事的前提下喜欢上自己?
  太玄幻了吧……
  可现在看来,原湛好像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感受着头顶原湛温柔的动作,谢宁的心情忽然有些烦躁,他有些想质问原湛为什么喜欢他,他身上又没有那些豪门玛丽苏的特质,不应该啊。
  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原湛其实也没做错什么……
  过了许久,谢宁默默吸了一口气,闭闭眼,尽量平静地低声道:“那时候想去,但现在已经不想去了。”
  然后,谢宁就明显感觉到给自己擦头发的动作顿了顿。
  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可能让原湛受伤,但谢宁确实不喜欢在这方面拖泥带水,不喜欢就不要吊着别人了。
  谢宁正想着原湛会不会被自己驳了面子就变脸离开,结果没想到,安静了一会,原湛竟然又继续慢慢开始帮他擦起了头发。
  谢宁抿了抿唇,忽然觉得心里有些滞涩难受。
  而又过了片刻,谢宁就听到原湛在他头顶静静说:“没关系,等下次什么时候你想去,我们再去也可以。”
  谢宁顿时就泄了气。
  他就怕原湛这样的。
  原湛没有告白,他也不能直接就拒绝别人,那样也显得他自己脸太大了。
  可偏生原湛这么油盐不进,他又该如何是好?
  纠结了半晌,谢宁就默默决定明天还是找个原湛不在的时间搬出去好了,要是继续这么相处下去,难保原湛不会知道他怀孕的事。
  而谢宁自己也有一种直觉——如果原湛知道了他怀孕的事情之后,肯定两人的关系会变得更麻烦。
  这不是他想要的。
  头发擦干之后,谢宁就借口困了,逃也一般地去到了床上。
  而原湛看着谢宁仓惶的背影,忍不住就露出一丝苦笑来。
  至于么?
  他不过就问了那样一句话,谢宁就吓成这样。
  可看着谢宁盖着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裹成一团的身形,原湛又觉得,自己不应该放弃。
  而且,原湛总觉得,谢宁应该还是对他有那么一点好感的。
  原湛这边洗完澡出来,正准备床睡觉,手机忽然叮咚一声,进了一条短信。
  原湛皱了皱眉,就默默拿起手机,先调了静音模式,然后再看短信。
  结果一看,短信是欧阳谦发来的。
  欧阳谦:小宁睡了?
  原湛不知道欧阳谦为什么突然在这时候发短信问谢宁睡没睡,感觉到奇怪,但他还是回复了过去。
  原湛:睡着了,有事?
  过不多久,欧阳谦发来一条短信。
  欧阳谦:没什么事,我也睡了。
  原湛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条短信,不知道怎么回事,第六感总告诉他这事有点不对劲。
  思索了一下,原湛便默默翻身下床,走到阳台上,给欧阳谦打了个电话。
  欧阳谦也没想到原湛居然会突然打电话过来,但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也就接了起来。
  结果原湛开口就是:“你跟小宁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欧阳谦没料到原湛这么敏锐,本来还挺淡定的,一下子就不由得凝神紧张起来,不过他也不是吃素的,这会便默默道:“瞒着你?你觉得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们瞒着你?”
  原湛听到欧阳谦这挑衅的语气,只觉得欧阳谦异常欠扁,但这会他还是忍着气道:“我之前在小宁的行李里发现了一套孕妇的沐浴用品,本来我一开始猜测那是王姨准备的,但我刚刚突然想起来,王姨自己也没结过婚,怎么会懂那么多?又给小宁准备那些东西,只有你——”
  “小宁只是现在身体敏感而已,姓原的你别脑补太过!”欧阳谦忽然在电话那边烦躁道。
  说完这话,欧阳谦就突然惊觉自己好像语气太冲了,眉头皱了皱,正思索着再说点什么把话圆回去,原湛那边就又开口了。
  静默了一会,只听原湛有些迟疑地道:“你是不是没告诉小宁他怀孕了?”


第50章 下厨
  欧阳谦听到原湛这句话, 自己也忍不住有点心虚, 他也不清楚原湛到底是真的知道还是假的知道。
  不过最终, 欧阳谦还是选择嘴硬到底, 就淡淡道:“你的脑补凭什么要别人给你负责, 我睡了,挂了。”
  说着,欧阳谦就返回手机界面, 准备挂断电话,偏偏这时, 从手机听筒里传来原湛低低的一句。
  “如果小宁真的怀了, 我是一定不会让他打掉的。”
  听到原湛这句话, 欧阳谦陡然就气血上涌, 下意识地便对着手机低吼道:“原湛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白眼狼!”
  原湛:。
  欧阳谦说完这话,陡然觉察到不对,然后他猛地就沉默了。
  过了片刻, 手机听筒里传来原湛低低叹气的声音:“我知道出了这种事你肯定要瞒着我,可你有问过我的意愿吗?”
  欧阳谦被原湛这句平静但带着几分凉意的问话问得心头微微一窒,半晌, 他垂了眼,对着手机淡淡道:“但本身小宁也不会要这个孩子, 你还是别自作多情了。”
  说完,欧阳谦就狠狠心, 挂断了电话。
  越说, 越错。
  但欧阳谦没想到, 原湛完全理解成了另外一层意思。
  原湛之前说那些话其实真的只是猜测,他确实以为谢宁不知情,而现在听到欧阳谦的话,他也更觉得谢宁是不知情的。
  犹豫了一下,原湛拿着手机从阳台上走回来,看了一眼里间睡的正香的谢宁,然后他就想,谢宁不知道不要紧,他知道就好,以后他一定会好好保护谢宁的。
  欧阳谦瞒着谢宁,估计也是不确定谢宁会不会愿意打掉,所以原湛觉得,自己更要努力一点。
  而熟睡的谢宁这边还不知道居然发生了这么狗血劲爆的事件,还做着美梦呢。
  而隐约是在梦中吧,谢宁感觉到有人动作轻柔地掀起了他的刘海,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
  第二天早晨,谢宁被自己的闹钟叫醒,就打了个哈欠,不情不愿地掀开柔软的被子,准备起床去片场。
  结果谢宁睁开眼,一抬头,就透着一层平静的水晶帘,看到原湛正穿着深灰色的毛衣,捋起一半袖子,站在书桌前CAO作着一个冒着热气的小炖锅。
  模样还挺温和平静的,整个人也显得英俊干净,眉眼明亮,颇有点什么高端厨具广告的意思。
  谢宁:?
  默默翻身下床,谢宁踩着柔软的地毯走过去,立在原湛的背后就揉着惺忪的睡眼道:“一大早你在弄什么呢?”
  谢宁话音刚落,原湛吓了一跳,差点就把手里的锅子给扔了出去。
  不过还好他手比较稳,就猛地握住了炖锅的手柄,才制止了这场事故。
  “慢点慢点!”谢宁也吓了一跳。
  好在锅子里面的东西并没有泼掉,谢宁瞅了一眼,好像就是什么西米燕麦牛奶粥?
  “你怎么想到吃这个了?”谢宁有点好奇地看着原湛动作小心地把炖锅放到一旁的电磁盘上,笑道。
  原湛沉默了一下,静静笑道:“最近胃有点不好,想吃点清淡的,外面做的东西油盐还是重了点,又没有什么特别营养的药膳餐厅,我就干脆自己做了。”
  谢宁根本就不知道这只是原湛找的一个借口,反而就惊讶道:“你胃不好?是不是因为吃辣的原因啊?还是没睡好?”
  谢宁难得这么关心一次,原湛沉默了一下,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编。
  “是啊,可能是最近精神压力有点大吧。”
  谢宁闻言,静静“哦”了一声,就忍不住瞥了那炖锅一眼。
  一大清早起来,谢宁也饿了,这会他嗅着那锅里的香气,还真的挺香甜的,有点想吃……
  原湛看着谢宁暗戳戳瞄那个炖锅的眼神,忍不住就默默笑了笑,然后他便道:“分量挺多的,你也来一碗吧。”
  谢宁连忙点头。
  于是原湛就给谢宁盛了一碗。
  “小心烫。”把碗递给谢宁的时候,原湛还低声叮嘱了一句。
  谢宁连忙嘿嘿笑道:“知道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