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于是迟疑了一下,原湛就道:“随便玩玩吧。”
  原湛这话一开口,苏陵倒只是微微笑了笑,而不远处的谢宁和欧阳谦却齐齐抬头看了过来。
  原湛:???
  原湛:……
  看着谢宁那一脸惊奇宛如看猴子一般的表情,原湛忽然就有点后悔答应了,不过很快,谢宁一句话就打消了他慢慢升起的退堂鼓。
  因为谢宁十分随意地笑笑说:“挺好的,阿湛就该玩玩这些,不然成天一点兴趣爱好都没有,也太闷了吧。”
  也太闷了吧。
  也太闷了吧……
  也太……闷了吧……
  谢宁的一句无心之言,忽然就重重把原湛击倒了。
  然后他就暗暗燃起了斗志。
  行吧,既然你觉得我闷,那我就陪你好好打。
  最开始一局是怕原湛玩不来,所以谢宁和苏陵还有欧阳谦先来,输了的人要么真心话要么大冒险,大冒险也就是在脸上贴纸条。
  毕竟这还是在剧组,让人大半夜出去裸奔什么的,也有碍观瞻。
  苏陵这边哗啦啦洗完牌,三人就开始打,欧阳谦还顺手开了一瓶果味鸡尾酒喝,谢宁看着,忍不住也想喝,但却被欧阳谦淡淡一个眼神给怼回去了。
  苏陵一边打牌一边默默好笑,这会就道:“把那个鸡尾酒泡点小熊糖吃,味道很好,也不会醉人,小宁可以试试。”
  谢宁闻言眼前一亮,正想说放下手里的牌去试试,一旁的原湛就已经不懂声色的站了起来,道:“没事,你打吧,我去。”
  谢宁愣了愣,接着就笑道:“谢谢阿湛。”
  苏陵不动声色地数了一下牌,片开,微笑着cue道:“阿湛还挺贴心的啊。”
  正在转身给杯子里倒酒的原湛:……
  欧阳谦默默垂下手里的牌,看了一眼苏陵,表情阴沉,欲言又止。
  苏陵这时目光动了动,两边都扫了一眼,末了他摊摊手,笑得十分无辜。
  小熊糖泡在鸡尾酒里的时候,这边三个就已经开始打牌了,本来原湛以为谢宁会是最次的那个,但没想到谢宁出人意料地表现不错。
  反倒是苏陵……
  洗牌的时候炫的一手好技,但牌技真的不太行……
  原湛看了三个人的牌,其实谢宁的牌算中等,但技术不错,欧阳谦牌好,技术一般,苏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牌太差所以破罐子破摔的缘故,打得十分没有章法,甚至时不时自爆也要阴另外两人一下,搞得欧阳谦和谢宁都有点无语。
  不过最终苏陵还是被拿下了。
  谢宁倒是没怎么样,反倒是欧阳谦,微微吐出一口气,睨了一眼苏陵道:“牌打的那么差还故意恶心人,你是不是有毒?”
  苏陵摊摊手:“就算牌差也要垂死挣扎一下嘛。”
  欧阳谦无语了。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欧阳谦又道。
  苏陵毫不犹豫:“大冒险。”
  谢宁这会早就准备好了纸条,笑嘻嘻地准备去贴,偏生这时欧阳谦却伸出手来:“给我吧。”
  谢宁愣了愣,这会终于发觉欧阳谦跟苏陵有点微妙了,但他迟疑了一下,就还是乖乖就把手中的纸条递了过去。
  不管不管,关他什么事?
  然后,没自己什么事的谢宁就默默往后躺在了沙发上,准备伸手去拿小熊糖吃点。
  偏偏就在这时,原湛把小熊糖的杯子推了过来。
  谢宁:?
  “你不是要吃吗?”原湛道。
  谢宁:???
  脑子有点迷糊的谢宁迟疑了一下,就还是拿起杯子,往嘴里嗦了一颗浸透了水果鸡尾酒的小熊糖。
  确实,软糖更滑嫩了,而且还夹杂了一点气泡和酒精的微辣感,宛如小颗的鸡尾酒果冻一般。
  谢宁顿时就好吃地眯上了眼,接着就想再来一颗,然后一只手就伸到他面前的杯子里,拿起了一颗淡绿色的小熊糖,也吃掉了。
  下一秒,谢宁看着原湛神情淡定地把那颗淡绿色的小熊糖塞进嘴里,慢慢咀嚼了两下,他的表情就石化了。
  那杯子……
  他刚刚舔过一下……


第49章 误会
  不过谢宁默默看了原湛一眼, 发现原湛神情还算淡定,就微微吐出一口气。
  还好,应该原湛没有发现什么。
  而这会,欧阳谦已经给苏陵贴好了纸条,苏陵清丽漂亮的脸蛋上顶着一张长长的白纸条,确实还有点滑稽, 这会他就耸耸肩, 往旁边让了让,起身道:“行了,到阿湛了,你们打吧。”
  于是第二局又开始。
  结果这局原湛拿到了地主, 然后他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堆烂牌, 深深地沉默了。
  在拿完最后一张牌的那一刻,原湛甚至怀疑是不是谢宁跟欧阳谦联手坑他, 但抬头看了一眼两人专心理牌的模样, 原湛觉得可能也就是自己运气不好吧。
  不出意外, 这一场,原湛输了。
  欧阳谦放下牌,就示意了一下谢宁:“小宁你去贴他。”
  谢宁:???
  谢宁本来以为欧阳谦自己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报复原湛的机会的, 哪知道???
  而原湛还巴不得这么一声了, 这会他看着谢宁迟迟疑疑不敢动,忽然就静静道:“没关系, 又不是输不起, 你贴吧。”
  谢宁:……
  没办法, 当事人都开口了,谢宁纠结了一下觉得如果自己真不贴反而显得自己小家子气,所以他这会只好撕了一片白纸,凑上去。
  原湛的五官谢宁其实已经很熟悉了,可凑近了看,谢宁还是第一次。
  平常谢宁总觉得原湛的皮肤白的有点阴沉,这会贴近了,他才发现原因——原湛的皮肤太薄了,因此血管就有点明显,皮肤的颜色也是那种带着一点淡淡青蓝色的半透明白。
  而原湛的睫毛是真的又黑又长,还闪着一点乌黑的光泽,简直可以给霸王打广告啊(哪里不对)。
  “贴他鼻尖上。”一旁的苏陵忽然就笑着出主意道。
  谢宁:……
  但尴尬了一秒,谢宁还是规规矩矩地就把那张白纸贴在了原湛的额头正中,就迅速缩了回来。
  苏陵看着,默默好笑,就在一旁道:“下次我来贴吧,小宁太老实了,都不会玩。”
  谢宁:……
  原湛:……
  欧阳谦:。
  苏陵说完这话,自己突然就发觉场中气氛很不对劲,半晌,他就干笑了一声道:“算了,算了,继续打牌。”
  之后又接连打了五六局,每人都有输赢,于是也都贴上了白色的纸条子,打到最后,大家都熟悉了,索姓就嘻嘻哈哈歪倒在床的四周,然后一边喝酒,吃小熊糖和各色零食,一边打牌。
  只有原湛,虽然打到最后,情绪放松了很多,对欧阳谦也没有那种明显的敌意了,可还是就端端正正地坐在那,衣服都没弄乱多少。
  大约时间快到了凌晨十二点,欧阳谦就看了看手表,推了一把身旁的苏陵道:“你明天早上有戏吗?”
  苏陵愣了一秒,道:“早上没有,上午有。”
  谢宁听到这话,倒也意识到什么,看了一眼时间,就默默直起身来道:“是啊,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陵哥和谦哥你们早点回去休息吧。”
  苏陵微微一笑,丢了手里的牌,道:“行,我叫个保洁过来把这边清理一下。”
  原湛这时则是默默出声道:“我来叫吧,你们回去就行。”
  苏陵愣了愣,随后便笑道:“阿湛现在倒是越来越自觉了。”
  原湛闻言,脸色竟是罕见地窘了一下,但还是扭头去打酒店的座机了。
  苏陵这会看着原湛的行为,若有所思的笑了笑,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一只手就从旁边把他拽了过去。
  “走了。”
  自然是脸色有点发沉的欧阳谦。
  谢宁这会再傻,也隐约看出这两人有些暧昧,但他仍是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是怎么就凑到一块了?
  但谢宁没想到,这边苏陵和欧阳谦前脚出了门,欧阳谦就脸色一冷,默默甩开苏陵,径直朝电梯那走。
  苏陵喝了不少鸡尾酒,这会脸上带了几分微醺的红色,见状便略略挑眉,然后追了上去。
  “你又发什么疯?看见小宁跟阿湛关系好,不乐意了?”苏陵按下电梯按钮的时候淡笑道。
  欧阳谦冷冷看了苏陵一眼,“你说的是你自己吧?”
  苏陵愕然:“我?我怎么了?”
  欧阳谦怒极反笑:“你喜欢的人,就是原湛对吧?”
  苏陵目光顿时沉了沉,不过很快,他眸子一转,眼中又变成了那抹慵懒带笑的光,接着他便笑道:“以前喜欢过,现在不喜欢了。”
  “嘴硬。”
  苏陵闻言,忽然微微吐出一口气,抬起头,抱臂看了一眼对面欧阳谦道:“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窥探别人的秘密,逼我承认就让你那么有快感吗?”
  欧阳谦一时语塞,但随后他便冷冷道:“我只是看不惯你这种态度。”
  “什么态度?”
  “你明知道原湛现在喜欢小宁,你还找着上去自虐,你是疯了吗?”
  苏陵:……
  半晌,苏陵默默冷了脸,道:“我不跟你争。”
  正好这时,电梯停了,苏陵默默走出去,欧阳谦也跟了出去。
  等欧阳谦跟着苏陵走到了苏陵的房间门口,欧阳谦和苏陵才同时意识到——欧阳谦的房间跟原湛他们在一层。
  于是欧阳谦沉默了,苏陵也沉默了。
  过了片刻,苏陵默默用房卡刷开房门,却也不立刻进去,就捏着门把手对欧阳谦道:“你房间应该打扫好了,回去睡吧。“
  苏陵的语气略带一点疲惫,清丽漂亮的脸上也笼上了一层淡淡的模糊的阴影。
  欧阳谦本来是还想生气骂醒苏陵的,但这会看到苏陵的模样,却一时语塞了。
  半晌,欧阳谦淡淡丢下一句“你好自为之”,便转身离开了。
  苏陵看着欧阳谦离开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清亮的眸子里渐渐蒙上一层雾。
  哎,小孩子就是麻烦。
  ·
  而这边,原湛叫来了酒店的保洁人员,保洁人员正在收拾,谢宁便已经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有点昏昏欲睡了。
  原湛见状,不由得便低声道:“你先去洗澡吧,洗完澡出来应该就差不多清理好了。”
  谢宁闻言,一个激灵,接着又恢复了那种昏昏欲睡的状态,然后他就点点头,从沙发上爬起来,去了。
  原湛看着谢宁迟缓行走的背影,总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摔倒之类的,可原湛也不敢贸然上去扶谢宁——怕谢宁觉得他太小题大做了。
  谢宁这边进了浴室,门就关上了,原湛有点不放心,便默默走到比较靠近的地方等着谢宁。
  可没过多久,浴室的门又被重新打开,谢宁从里面走了出来。
  原湛愣了愣,便道:“怎么了?怎么又出来了?”
  谢宁‘哦’了一声,就问:“我的行李给我放哪了?”
  原湛以为谢宁是忘了拿什么东西,就主动走到客厅放行李的两个柜子前,把谢宁的行李箱拉了出来。
  谢宁见状,连忙就凑上去找。
  结果两个大箱子,翻了个底朝天,谢宁都没找到一件洗浴用品,他顿时就迷茫了。
  浴室里倒是有两套,有一套是原湛的,谢宁认识,有一套新的,是国外进口货,肯定也不是酒店的,估计也是原湛买的。
  这种私人用品,谢宁不会愿意跟别人混用,他觉得原湛也不会愿意把自己的东西给他用。
  迟疑了片刻,谢宁默默扭头对原湛道:“王姨收拾的时候好像忘记给我带洗浴用品了,阿湛你先能把你的借我用用吗?”
  原湛闻言,顿时愕然。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浴室里面放着的那些孕妇专用的沐浴露纯属意外,估计是王姨收拾的时候弄错了,虽然有点失望,但也不由得默默松了口气。
  不过很快原湛便道:“浴室里面的那一套新的就是从你的箱子里拿出来的。“
  谢宁:?
  愣了一秒,谢宁把箱子默默盖好,皱眉起身道:“之前的明明都没用完,王姨怎么还给我弄一套新的。”
  原湛这会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你还是用我的吧。”
  谢宁有点奇怪地道:“怎么了?”
  原湛干咳了一声,道:“我之前无聊的时候查了一下,发现那套洗浴用品是孕妇专用的,可能……是王姨拿错了?”
  谢宁:???
  谢宁:!!!
  看着谢宁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原湛的神色也不对了,糟糕,他陡然回过神来,之前他也想过,如果那个沐浴露不是谢宁用的,岂不是别人?
  而能在谢家呆的孕妇……用脚趾头想一想都知道……
  看着谢宁微妙的神色,原湛忽然就脑补了一出大戏。
  难怪谢宁结婚之后都不愿回家,还一直支持谢总扶持他的事业,是不是就是因为谢总……
  原湛在这边脑补得不可开交,谢宁却已经回过神来,这会他脑子飞快地转了转,就干笑道:“那可能是王姨采购的时候买错了吧,我还是就用阿湛你的洗浴用品好了……”
  “小宁。”原湛忽然道。
  谢宁顿时愣了愣,然后他就不自觉地住了口,默默看向原湛。
  原湛看着谢宁眼睛亮亮的,神色有点迷茫的模样,总觉得他是不是想哭。
  神使鬼差的,原湛就默默走到谢宁身前道:“这世界上很多事情本身就是没办法圆满的,小宁你想开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