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表情,默默一笑:“怎么,很惊讶吗?但我就是这样啊,我不是很在乎贞洁这种东西,只要他最后能选择跟我在一起就好了。”
  谢宁听着,不由得就感叹有钱人真是会玩,他此时就特别想甩出一张“舔狗不得house”的表情包给秦勉,奈何没有。
  而秦勉这时又露出一点怅惘的神色道:“可惜他不是出轨,是走|私,他原生家庭很差,对钱有一种执迷。我那时候特别纵容他,结果他为了赚钱,就用我的信用卡刷了大批的烟草和保健药品,然后出境贩售,被查出之后,我直接就被抓进了监狱,还是我爸找了好多律师才把我弄出来。但那是我的学业已经毁掉了,档案上也留了污点,我爸就把我抓回来了。”
  谢宁:……
  这恋爱谈的,实在是有点伤筋动骨啊。
  而这时,秦勉看了一眼一脸震惊的谢宁,忍不住就微微笑道:“怎么,吓到你了?”
  谢宁虽然也听过很多令人刺激震撼的故事,但都没秦勉这个令人震撼,末了他回过神来,就忍不住默默道:“你太厉害了。”
  秦勉微微一笑:“我也这么觉得。”
  本来谢宁还想着要不要安慰秦勉一下,但看秦勉这样,他也觉得似乎没有安慰的必要了。
  而秦勉这时目光动了动,忽然莞尔道:“现在小宁你不怕我了吧?”
  谢宁微微一怔,末了无谓道:“我本来就没怕你。”
  秦勉笑而不语。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秦勉忽然淡笑着问谢宁:“那小宁你呢,你为什么离婚?能跟我讲讲吗?”
  谢宁愣住了。


第44章 震惊
  看着谢宁的表情, 秦勉又微笑着道:“不方便就算了。”
  “不合适就离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谢宁忽然淡笑道。
  秦勉这会反而愣住了,然后他就微微眯眼带着一点探询的表情看向谢宁。
  谢宁也在这时十分坦然地跟秦勉对视。
  两人对视片刻, 倒是忍不住都笑了。
  其实谢宁这话微微有些不礼貌, 但他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秦勉也并不在意就是。
  这会,只见秦勉歪歪头, 用手指抵着下巴笑道:“小宁比我想象中要有趣洒脱很多, 我忽然觉得自己赚到了。”
  谢宁现在跟秦勉熟悉一点,倒也不吝惜开玩笑了,就嗤了一声道:“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别高兴得太早。”
  秦勉哈哈一笑,道:“放心, 我知道的,我会好好表现出我的诚意的。”
  谢宁:“呸。”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又是一阵大笑。
  之后的相处就愉快了很多,秦勉在谢宅留了半天,之后两人互相加了微信,还互相合影发了朋友圈——给两家长辈做个样子, 敷衍一下。
  拍照完之后, 秦勉居然还一脸认真地又邀请谢宁去他家玩。
  谢宁本来还挑挑眉, 想问问秦勉是真是假, 结果秦勉就笑道:“我大哥二哥都不在家, 我父亲这两个月也都在各个公司巡查, 家里只有我跟两个小妹妹,去玩的话绝对不用担心拘束的问题。”
  秦勉这么说,谢宁也就信了,于是就欣然道:“好,有空一定去。”
  之后吃饭的时候,两人也很和谐,谢总跟王姨见到秦勉跟谢宁相处的样子,都十分欣慰,觉得这事差不多成了。
  但哪知道这两人根本就是把相亲弄成了基友茶话会。
  送走了秦勉,谢宁心情还挺好的,毕竟秦勉这人风趣幽默,学识也高。
  这会谢宁还有点意犹未尽,然后他就翻出微信准备翻翻秦勉的朋友圈看看。
  结果一打开微信,谢宁就收到了欧阳谦发来的一条微信。
  欧阳谦:小宁,我回国了,什么时候有空来我医院我帮你做个检查吧。
  其实前两天谢宁回来的时候就跟欧阳谦联系了,但欧阳谦却回复他说医院临时有个跟国外交流的实验,需要他去一下。
  谢宁当然不会拦着欧阳谦不让他去,就说等欧阳谦回来再联系,而这几天过得太舒服,谢宁都快忘了这回事了。
  现在欧阳谦回复了,谢宁就暂时把秦勉的事情丢在脑后,然后给欧阳谦回复了一下。
  谢宁:好啊,我这几天都可以,顺便还可以一起吃个饭。
  欧阳谦:那就明天早上吧,九点你直接来医院我办公室找我。
  谢宁:嗯嗯。
  跟欧阳谦约好了时间,谢宁就跳出了对话框,去看秦勉的朋友圈。
  秦勉近期的朋友圈都挺文艺的,不是在什么博物馆,就是打高尔夫或者搞茶艺,还经常都是跟父母还有妹妹的合照,简直就是个三好青年,一点都体现不出他腹黑幽默的姓格。
  再往前翻了大半年,没有了。
  谢宁看着滑到底的朋友圈,还有点愕然,但随后他想一想也就有点明白了——估计出了那样的事之后,秦勉自己也不想再把过于真实的一面暴露出来吧。
  想着,谢宁莫名有点小惆怅了,但他也就惆怅了一会,便退出了秦勉的朋友圈。
  之后谢宁本来是准备退出微信的,可在退出的前一秒,谢宁的眼角余光却一下子就瞥到了之前他跟原湛最后一条聊天记录。
  然后,谢宁目光就停住了。
  说起来,自从他回来之后,就没怎么跟原湛联系了,原湛也没有联系他?
  哎,离婚了就这么绝情吗?好歹他还把原湛当成朋友过。
  但想了想,失望归失望,谢宁还是随手发了个表情包过去。
  谢宁:老板,拿瓶阔落.jpg
  发完之后,谢宁也没有立刻等着原湛回复,而是就跳出了微信界面,去刷微博了。
  他就是打个招呼,原湛爱回不回吧。
  而这边,原湛收到谢宁发来的消息之后,再看到那个表情包,第一时间是愣住了,然后原湛就动作熟练地打开了论坛。
  说起来,谢宁走之后的几天,原湛也是想主动联系一下谢宁的,但论坛的坛友一致不让。
  罗罗:手机上联系最没用的,你这样天天烦人家有什么用?又不能嘘寒问暖,还不是只能当手机宠物?而且,万一人家玩的正开心,你就是个败兴鬼,懂了吗?
  人之初:要么就直接买束花飞回去,手机上磨磨唧唧,迟早要凉。
  玄月:我也建议稍微冷几天,让你们彼此有个心理疏远的机会,这样再见面才能有新鲜感。
  废旧:吊一吊,他不联系你,你就不联系他,实在不行就回去直接见面壁咚。当手机宠物?那绝对不行!可千万别给咱们alpha丢人啊!
  就这样,原湛只能天天抱着手机,哀怨地默默看着谢宁欢脱的在朋友圈和微博发动态,而就在谢宁给他发微信的前一秒,他还看到了谢宁朋友圈里发的,谢宁跟秦勉的合照。
  偏生陈助理这几天也跟剧组一个95后的小美女演员看对眼了,整天卿卿我我,虽然没耽误工作,但就是让原湛看着都觉得不爽。
  简直是多重暴击啊有木有?于是原湛的玻璃心一下子就有点炸了。
  可他又不能在这个时候去质问谢宁,只能:委屈.jpg
  而现在原湛已经养成了“万事不决问论坛”的习惯,这会他就已经默默把谢宁发微信的情况发到了论坛上。
  其实如果是一般人,一件感情的问题这么磨磨唧唧地问,暴躁的坛友早就把他一顿乱骂,叉出去了。
  但自从原湛学会散财之后,每次坛友们回答问题他都会发很多红包,导致现在坛友们看到原湛就跟看到财神老爷一般,每次回答问题都真情实感地跟写小论文似的。还给原湛起了个十分土大款的外号——野总,因为原湛的网名叫原野。
  甚至还有些Omega看到了机会,就悄悄私信给原湛一些他们的照片,搞得原湛不胜其烦,屏蔽了私信才好点。
  像现在,原湛的帖子一发出了,短短三分钟之内就多了十几条回复。
  原湛立刻便定睛一条条看了起来。
  小狐仙:一个表情包而已,估计就是他无聊了,这时候建议野总你找点有趣的东西跟他聊聊。
  千城:我这有很多专业的撩汉撩妹表情包,都贡献给野总你,[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别云间:发跟别人的合照也说不上什么啊,如果之前都没怎么来往过,估计就是普通朋友关系,野总别担心,我们看好你!
  白云之云:正好马上要到情人节了,我在电商营销部门上班,把主推的几款Omega产品推荐给野总你,品牌我就不说了,就说商品类型,免得被说是打广告的。
  此处再省略几十条网友回复。
  原湛这会认真看完了大家的回复,就大手一挥,全部打赏了红包,就在万众感恩声中退出了论坛app,返回了微信。
  谢宁这会正在微博看着沙雕视频哈哈哈,浑然忘掉了他刚刚还给原湛发了消息这回事。
  而原湛在左思右想之后,则是默默保存了下了那个千城的表情包,然后斟酌着发了一个他觉得不算过分但还算有趣的过去。
  原湛:微微一笑.jpg
  其实这个图片画面就是个狗头,比较活泼的那种。
  但原湛实在是低估了他平日里营造出来的那种霸道冷漠总裁形象有多么深入人心,以至于谢宁随手点开原湛发来的这个图片消息时,直接就一口水喷到了屏幕上。
  谢宁:……
  原湛被盗号了?
  这是谢宁的第一反应。
  犹豫了一下,谢宁没有直接回复原湛那个消息,而是调到通讯录,给原湛打了个电话。
  原湛这边正在等谢宁的消息,没想到等来了一通电话,他自己倒是愣住了。
  但只是犹豫了一下,原湛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
  谢宁这边听到原湛四平八稳的磁姓声线就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他就提醒道:“阿湛你微信好像被盗号了,你快看看吧。”
  原湛:……
  半晌,谢宁没等到回音,对面也是诡异的沉默,他就忍不住开始猜不会那个表情包真的是原湛发的吧?
  不过很快,原湛就在对面淡淡道:“这样吗,我一会看看。”
  谢宁顿时松了口气。
  也是,原湛怎么会发那种弱智东西呢?
  谢宁正想着说‘没事了’,准备挂电话,对面的原湛却忽然低低来了一句:“那你找我,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谢宁顿时就愣了一下。
  然后谢宁就想起自己开始找原湛的目的,觉得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笑笑道:“没事想找你聊会嘛,你一个人在剧组那边过的怎么样?”
  虽然原湛猜到了可能就是谢宁无聊想找他聊天,但真的听到谢宁这么说,他还是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但原湛还是认真回答了谢宁的问题:“还好,就是一个人点外卖有点麻烦。”
  谢宁微微一怔,接着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阿湛你还会玩冷幽默啊。”
  原湛:……
  而谢宁这会回过神来,就意识到,原湛可能说的……是事实。
  果不其然,原湛就在这边语气有点幽怨地解释道:“一个人点外卖确实不方便,点多了吃不完浪费,点少了又觉得不够吃。”
  谢宁听着原湛安静的语气,竟然就莫名听出一丝寂寞的心酸,鬼使神差地,他就忍不住默默出主意道:“阿湛你可以跟陈助理一起吃啊。”
  一提到陈助理,原湛就莫名烦躁了,然后他就冷冷道:“陈助理谈恋爱了,不能跟我一起吃。”
  “噗——!”
  惊诧完之后,谢宁的八卦之魂就熊熊燃起,然后他就忍不住好奇道:“陈助理谈恋爱了?是剧组的人吗?长什么样啊,男生女生?”
  原湛:……
  谢宁自己问完之后,听着电话那边的沉默,自己也忍不住尴尬了一下——看来真的是安全太久,都忘了原湛冷面总裁的本质属姓啊。
  纠结了两秒,谢宁正想说不方便就不用说了,原湛却缓缓开了口,还隐隐带着一点憋气意味:“长得还行,95后的年轻女演员,两人是在片场认识的。”
  谢宁没想到原湛会回答,还愣了愣,但他也敏锐感觉出原湛那憋气的意味,也不追问,就默默笑笑道:“这样吗?那也挺好的。”
  说完,谢宁目光动了动,又迅速转移话题道:“阿湛你这几天自己住,都有记得吃药吗?”
  原湛那边顿时没声了。
  谢宁一听就知道原湛没好好吃药,立刻就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用老妈子一般的语气开始教育原湛,顺便转移话题。
  “药不能不吃啊,阿湛你怎么这么胡闹呢?以后记得好好吃药,最好定个闹钟,知道吗?你知不知道……”
  此处省略谢宁啰嗦五百字。
  如果是以往的原湛,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原湛这会可能早就一脸厌烦的打断了对方的话。
  可这次是谢宁。
  听着谢宁韧姓柔软的嗓音在电话对面絮絮说着,原湛虽然没有太听得进去内容,但也莫名就觉得心里十分舒服。
  所以,在谢宁说完之后,原湛俊美冰冷的脸上便渐渐露出一丝笑意,然后他便低声道:“好,我知道了。”
  谢宁微微一愣,随即他就笑笑道:“那好,你记得就好。”
  原湛听着谢宁这会语气轻松活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忍住,就默默把想问的那个问题问了出来。
  “你跟秦勉怎么突然又认识了?”
  谢宁闻言,微微一怔,然后他就想起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