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吧。”
  谢宁立刻摆摆手:“这是我请你的,让我自己吃了像什么话?”
  原湛只好作罢。
  两人一路回去,原湛在路上也吃了几口棉花糖,其实时隔这么多年,再吃棉花糖,不知道是糖的原料换了,还是确实那时候成见太深,真吃到嘴里,也就觉得甜丝丝的,并没有那么噩梦。
  然后,原湛就默默看了一眼身边的谢宁。
  或许跟棉花糖一样,他一开始对谢宁成见太深,才忽略了谢宁身上很多本质美好的东西,现在再发现,却已经有点迟了。
  不过……
  应该也不算太迟。
  回到酒店,原湛就收拾了一下,准备订回去的机票了,他心中还盘算着去了剧组之后要怎么安排跟谢宁相处的时间。
  而这会谢宁看着原湛忙碌的模样,欲言又止。
  思索了片刻,谢宁还是开了口。
  “阿湛,这次我不打算回剧组了,我准备直接回家。”
  原湛闻言,收拾东西的动作顿时一停,然后他就回头看向谢宁,末了皱眉道:“你的东西都还在剧组。”
  谢宁道:“我知道啊,到时候直接快递就行,这都不是问题。”
  原湛沉默了。
  谢宁看着原湛的表情,知道最近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原湛其实已经有一点依赖他,这会便默默笑了笑道:“反正去剧组也待不了多久,我这样子真要学也学不了什么东西,何必呢?也免得给阿湛你添麻烦。”
  “我不觉得是麻烦。”原湛忽然有点烦躁地道。
  谢宁愣了愣,没想到原湛会突然这么说,接着,他就微微笑了——原湛这孩子,总算学会坦诚了啊。
  于是谢宁也就不想再绕圈子,便径直低声道:“算了,阿湛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是想回家住了。”
  原湛:……
  如果谢宁说别的,原湛还能反驳,可说出这句话,原湛不仅不能反驳,连阻拦的余地都没有了。
  半晌,原湛就默默回过头,将自己的大衣收进行李箱,然后淡淡道:“嗯,那我回去之后让陈助理把你的东西打包。“
  谢宁这时站在原湛背后,看着原湛的背影,莫名就觉得他有点小可怜。
  思索了一下,谢宁就悄悄走了过去,然后伸手轻轻拍了一下原湛的肩膀。
  原湛猛地回头,两人对视,谢宁居然惊诧的发觉原湛眼睛微微多了几条红丝,但并不太明显。
  “做什么?”原湛语气有点冷淡和仓促的问道。
  谢宁目光动了动,然后就展开双臂,静静抱了原湛一下。
  谢宁这突如其来的一抱,让原湛整个身体都僵了僵,然后他就听到谢宁在他耳边轻声道:“祝阿湛事事顺心,前途光明。”
  说完,谢宁还默默拍了拍原湛的脊背。
  谢宁说这话都是真心实意的,这么多天相处下来,他逐渐对原湛有所改观,也不再觉得原湛就是书里那个精神病渣攻了,只觉得他是个有点别扭的,口是心非的傲娇青年,本质还是好的。
  现在他们离婚了,谢宁也有底气真正把原湛当成朋友,去说这么一句话了。
  而原湛听着谢宁这句话,心中情绪翻涌,又是酸又是甜,又是暖又是痛,乱七八糟搅在一起,让他一点都不好受。
  就当原湛自己想要默默抬手,回抱一下谢宁的时候,谢宁却又偏偏把手松开了。
  原湛的身体顿时一僵,手也默默攥紧,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
  “阿湛加油。”谢宁在这时看着原湛笑眯眯地道。
  原湛望着谢宁澄澈明亮的眸子,心中悄悄升起来的一点想要强行把谢宁留下来的欲望也一下子消失殆尽,渐渐变成了惭愧。
  最终,原湛低低“嗯”了一声,道:“你也是。”
  等行李打包好,原湛也准备出发了,谢宁这边默默犹豫了一下,还是去送了机。
  说实话,在目送着原湛的飞机静静上天的那一秒,谢宁的心里忽然就有点闷闷的,但他也只把这归结为相处了很久的一个熟人离开了,不舍是正常的。
  再说,谢宁本身也是个挺重感情的人。
  想到这,谢宁也就稍微释然了。
  之后,谢宁就回了谢宅,当着谢总的面,他也什么解释的话都没说,就拿出了离婚证。
  谢总见了,虽然有点生气,但离婚证都办了,谢总也不会去挽留什么,就对谢宁说让他好好反思,之后等身体好一点就要进公司学习了。
  谢宁当然满口答应。
  休息了两天,在谢总的示意下,谢宁就雇了个搬家公司,去了他跟原湛的住处。
  因为两人都要外出,就给陈姨休假了,别墅里就剩下一个保姆机器人。
  谢宁这会就立在偌大的别墅里,指挥搬家公司的人将自己房间和二楼更衣室以及一楼书房里属于自己的东西清理出来。
  一楼和更衣室清理完毕,就到了谢宁的卧室。
  谢宁的卧室其实很干净,东西不多,除了衣柜里常穿的几套衣服和书架上基本生僻的文学书,别的摆设都很少。
  唯一看起来华丽一点的摆设还就是那张谢宁跟原湛的结婚照了。
  这还是谢宁头一次认真打量这张结婚照。
  结婚照里,两人都穿的是白色西装,原湛的面容不知道是被PS过还是结婚的原因,五官比现在看起来要柔和平静不少,谢宁也是难得的恬静,眼睛里还带着一点笑意。
  认真看一看,其实挺美好的。
  本来谢宁是准备把这张结婚照扔掉,免得原湛以后看到了无端心烦,可这会他仔细看了看,却又舍不得了。
  犹豫了一下,谢宁最终还是让工人们把结婚照拿了下来,但并没有拿去扔掉,而是默默放进了打包的箱子里。
  剩下的东西收拾起来其实很快,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收拾完了。
  最后离开别墅的时候,谢宁站在楼下默默朝里面望了一眼,但其实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于是他就回过头,低低在心里说了一句“再见”。
  彻彻底底回到谢宅之后,谢宁的日子就变得懒散荒废起来,整天不是吃就是睡,以前他还能看点书,但现在成天都困得不得了,还特别喜欢甜食。
  就过了不到一周的时间,谢宁都疑心自己胖了,整个人都红润白嫩了起来。
  他几次想控制住嘴巴不吃,但王姨做的甜品实在是太好吃了,谢宁根本就没办法拒绝。
  这天早上,谢宁吃完早餐,就准备出去花园转转,谢宅的花园做的特别好,各种珍稀的花草应有尽有,还修剪得十分优雅漂亮,逛一圈就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这会心情悠闲的谢宁只穿了一件驼色的针织衫外套,裤子是棉麻的米色长裤,脚下是绒布拖鞋,简单得不得了,却也显得十分干净清秀。
  谢宁这边走到花园中,正好奇的想伸手去摸一种不知名的大朵白花,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两人的对话声。
  谢宁目光动了动,就回头去看,这一看就看到谢总跟一个穿着灰色休闲外套的青年坐在花房门口的靠椅上,静静聊着天。
  那青年戴着墨镜,身形是一等一的修长好看。灰色休闲外套里面穿着圆领的白色毛衣,露出的优雅锁骨上挂着一条细细的白金链子,下身则是白色的休闲裤,配着棕色的浅口牛津鞋,露出半截包住脚踝的白色棉布袜子,整个人显得时髦又舒适。
  尤其是他侧着头跟谢总说话的神情,专注而又认真,不自觉地就散发出几分魅力。
  谢宁向来喜欢美人,这会见到一个新款美人,目光也不由得多停留了一下。
  而谢总总算也注意到谢宁,便扭头微笑着开口道:“小宁,过来,这是你秦伯伯的儿子秦勉,你们小时候见过的。“
  谢宁闻言连忙就迎了上去,他大概记得有这么个人物,小说里秦勉所在的秦家也很厉害,跟谢家是世交,但谢宁却隐约记得秦家最后是在谢家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的那个?
  顿时谢宁看秦勉的眼神就有点微妙了。
  而秦勉这时淡笑着站起身,两人打了个照面,就听秦勉带着一点歉意笑道:“最近得了沙眼,不能吹风,所以要一直戴着墨镜,小宁不要见怪。”
  开口先道歉,这种谦逊的态度其实挺不错,但由于剧透的缘故,谢宁不自觉的就戴上了有色眼镜看秦勉,这会就十分客套又疏离的笑笑道:“这样吗?眼睛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过?问题不严重吧?“
  秦勉浅浅一笑:“看过了,问题不严重,谢谢小宁关心。”
  秦勉的声音温润柔软,尤其是最后一句,莫名还带着一点撩人的意思。
  谢宁在时尚圈摸爬滚打,算是个人精,秦勉这说话的语气他自然能感觉到其中的奥妙,只是……秦勉为什么要这么做?
  忍住心中生出的一点怪异感,谢宁还是客气笑了笑道:“不严重就好。”
  一直在一旁看着两人相处的谢总,在这时目光动了动,忽然起身笑道:“我去让王姨给你们做点点心拿来,你们两个小年轻好好聊。”
  谢宁:……
  完了,他心中顿时生出一点不好的预感。
  谢宁正想开口阻拦,谢总就已经站起身来,走了。
  谢宁:……
  谢总离开,这边就只剩下谢宁跟秦勉两人。
  谢宁尴尬了两秒,只能回过头对秦勉笑了笑。
  秦勉也回给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谢宁对上秦勉的笑容,脸上的肌肉微微一僵,正想自己也找个什么理由迅速撤退,对面的秦勉就笑了笑,开口道:“听伯父说小宁现在已经是单身了?”
  谢宁:……
  谢总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谢宁震惊的表情,秦勉又莞尔道:“小宁看起来还是这么单纯啊。”
  谢宁;“……”
  你才单纯呢?你全家都单纯?
  回过神来,谢宁目光暗了暗,就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意有所指地道:“都结过婚的人了,谈什么单纯不单纯的。”
  秦勉听到这话,顿时就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笑意,然后他便道:“我是留过学的,不在意这些,而且我反而觉得结过婚的人经验更丰富,更成熟有趣。”
  谢宁脸上的肌肉扭曲了一下。
  有趣?劳资又不是玩具,有趣你马啊?
  似乎是看出了谢宁的敌意,秦勉目光动了动,便索姓直入正题道:“谢伯父和家父的意思是想我们两家联姻,家父这次让我来,也是想让我跟小宁你好好聊一聊。”
  “我刚离婚,还不想——”
  “我知道。”秦勉微笑着打断了谢宁的话,然后他便神色和悦平静地道:“商业联姻而已,结婚之后我们也可以各玩各的,这不冲突。”
  秦勉这语气太过平静温和,一时间谢宁反而也不好怎么格外针锋相对了。
  而过了半晌,谢宁也换了一幅平静严肃的面容,道:“这件事我需要好好考虑,现在给不了你答案。”
  秦勉微笑:“那是当然的。”
  谢宁这会看着秦勉微笑的神情,回过神来,忽然就有点汗颜——说实话,秦勉其实从一开始都很温和有礼,倒是他自己,因为一个剧透就把自己弄得像个刺猬一样。
  再仔细想想,谢宁依稀记得秦家兄弟似乎很多,当初落井下石的,也未必就是秦勉本尊。
  想到这,谢宁便看向秦勉,低声道:“方才我情绪不是很好,可能说话有点冲,抱歉。”
  秦勉愣了一秒,接着就微微失笑:“小宁你真可爱。”
  谢宁:……
  看着谢宁的表情,秦勉连忙又微笑着解释道:“抱歉,我在国外这么说话习惯了,没冒犯到小宁你吧?”
  秦勉一道歉,谢宁本来觉得有些无语,现在也没法发作。
  而秦勉看着谢宁的神色,又认真微笑道:“其实小宁真的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我还以为你不会这么好相处的。”
  谢宁:???
  看着谢宁默默皱眉,秦勉连忙又满含歉意地道:“抱歉抱歉,我又说错话了。”
  谢宁其实还没觉得有什么大事,结果秦勉这么频繁道歉,倒是让他忍不住笑了笑。
  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会,秦勉这人实在是风趣幽默得很,谢宁跟他聊着聊着,基本就把书里那些破事给忘掉了。
  “其实我说实话,我也不怎么想联姻的。”秦勉跟谢宁熟悉一点,便坦诚低声道。
  谢宁闻言,顿时露出一脸八卦的表情。
  秦勉这时微微笑了笑,又道:“只可惜我大哥跟一个beta私奔了,二哥又娶了个女明星,把我爸气了个半死,剩下的都是姐姐妹妹,就只有让我上了。”
  谢宁:惨。
  “我以前在大学的时候也谈过恋爱,是个Omega,长相特别精致漂亮,眼睛就是那种童话里的冰蓝色,头发金黄,皮肤也白的透明,还会跳芭蕾,声音也特别动听。我那时候简直为他疯狂,礼物不停地送,信用卡都给他刷爆了。”
  听到这,谢宁就几乎已经预料到了故事的结局,但他还是道:“然后呢?”
  “然后?”秦勉挑挑眉,忽然微笑道:“你猜?”
  谢宁思索了一下,道:“他把你绿了?拿你的钱养小白脸?”
  秦勉顿时笑了起来,一边摇头一边道:“小宁你的脑补能力倒是很丰富嘛。”
  谢宁知道自己猜错了,但也挺想知道答案,就追问道:“快说快说,不要吊人胃口。”
  秦勉这时酝酿了一下,然后就换了副认真的表情道:“其实我想了想,他要是真把我绿了,我倒是还能原谅他。”
  谢宁:???
  秦勉看着谢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