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表情就笑了笑道:“我不喜欢用手套,总忍不住抠破,现在又没洗澡,就无所谓啦,阿湛你刚洗完,还是戴上比较好一点。”
  原湛没想到谢宁这么细心,便也默默笑了笑,然后戴上了手套,开始咀嚼嘴里的鸡腿。
  这鸡腿带着一点蜂蜜芥末和胡椒的味道,外面香脆,里面细嫩,除了肉质稍微差一点之外,别的地方都很好。
  谢宁这会擦了擦手,又去拿扎好的排骨和肉串吃,一手排骨,一手肉串,吃的可开心,时不时再喝一口鲜榨的杨梅汁,爽到飞起。
  不光如此,谢宁还把手机打开,调了个正当红的挑战类综艺出来看,一边看一边吃一边笑。
  如果是以前,谢宁肯定不敢在原湛面前这样,但原湛最近的态度确实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所以谢宁也就轻松了很多。
  原湛从没有见过现在这样的谢宁,一时间竟然微微有点恍惚。
  在他的印象里,谢宁一直都是那种很规矩的文静青年,就毕业照上,其他的人都在扔学士帽,做出洒脱飞扬的动作,也只有谢宁一个人静静站在那,脸上平静中透着一点苦相。
  而他跟谢宁结婚后,谢宁更是把这种阴沉姓格发挥到了极致,除了那几次胆大妄为自己给自己下药之外,平时谢宁穿衣服,连锁骨都不会露出来,夏天都是穿着长袖衬衫,四平八稳的那种。
  可最近和现在的谢宁,又让原湛看到了谢宁的另外一面——活泼,自信,温柔,开朗。
  甚至原湛都会想,是不是真的因为谢总管的太严,导致谢宁一直在伪装自己,在压抑自己的天姓。
  可他又觉得不太对劲……
  谢总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啊……
  原湛这边正凝眸思索着,而谢宁看到一半忽然回过头来,就发觉原湛眉头紧皱,俊脸上一派严肃神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谢宁就不由得愣了愣。
  末了,谢宁就默默伸手暂停了手机的综艺,然后回头低声道:“阿湛你是不是困了?”
  原湛陡然回过神,就发觉谢宁手里还抓着一块油炸排骨,就这么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不由得就微微失笑。
  接着,原湛就淡笑道:“没事,你想看就看吧。”
  谢宁目光动了动,回头瞅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接着就“哎”了一声,道:“不早了哎。”
  说着谢宁又快速瞟了一眼原湛,见到原湛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谢宁就低头默默啃完了手里这块排骨,然后飞速地擦了嘴,就跳下床道:“不吃了,我去洗洗睡了。”
  原湛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只是看到谢宁还准备去收拾那些外卖的垃圾,就主动道:“你去洗吧,这边我来收,时间确实不早了。”
  谢宁立刻就笑着对原湛说了声谢谢,然后就去到了浴室里。
  原湛这会就走到了桌前开始收拾,收拾之前,谢宁的那个手机还架在桌子上,视频暂停着。
  原湛目光动了动,就伸手拿起了手机,顺手退回了主页。
  可偏偏这时,正好一条微信发了进来。
  是欧阳谦发的,就在顶上。
  如果是寻常打招呼的短信,原湛肯定不会看,但偏偏欧阳谦提到了他。
  欧阳谦:离婚的事你尽快跟原湛办好吧,他姓格没那么好相处,如果变卦就麻烦了。
  如果是别的话,原湛可能看看也就过去了。
  偏偏是这么一句。
  他姓格没那么好相处?
  原湛:???
  然后原湛就忍不住默默点开了那条微信,接着,他就看到了欧阳谦跟谢宁的聊天记录。
  越看,原湛的神色越冷。
  看完之后,原湛一言不发地退出了微信界面,然后放下了手机。
  接着,原湛看着那一桌子狼藉,忽然就不太想收拾了。
  所以,谢宁依旧是一点都不喜欢他,只不过是为了尽快离婚才一直对他那么温柔,就算怀孕了也会打掉,就那么讨厌他么?
  但之前承诺收拾的话已经说出口了,原湛还是忍着胸中的那一抹不快,带着一点悲壮的心情收拾了起来。
  这边谢宁高高兴兴地洗完出来,外面已经熄了灯,桌子上也收拾干净了。
  谢宁本来正想叫一声原湛,让他记得吃药,但见到原湛已经床躺好了,他目光动了动,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就默默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躺了上去。
  原湛这会其实根本没有睡着,心里正窝火着,不过谢宁床这个轻手轻脚的动作又莫名让原湛燃起一点希望。
  再认真想一想,原湛又觉得光凭那一点聊天记录是不是太武断了?毕竟他觉得谢宁虽然不喜欢他,但也远不至于避之不及——真要是讨厌他,为什么要处处为他着想。
  纠结了半晌,原湛等待着谢宁这边差不多睡熟了,便默默掏出了手机,登录上了论坛。
  然后,他又发了一个帖。
  [求助]我是上次那个形婚喜欢上对方的alpha楼主,我又来了,这次是看到了他更另外一个人的聊天记录
  主楼,原湛就把谢宁跟欧阳谦的聊天记录大概转述了一下,然后他就紧张地盯着帖子,等回复。
  网友们都还是比较喜欢看连续剧的,这次,不少熟悉的网名就又进来了。
  然后,他们纷纷无语了。
  鸿运当头:这不是挺正常的吗?你要是个Omega,不小心跟人床怀孕了你就生下来吗?真要生那才是脑子拎不清好伐。
  罗罗:我第一次见到如此蠢的alpha,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居然没小时候就被拐去国外做苦力?
  世间客:怀没怀还另说呢,你这就脑补起来了。万一人家之后真找个小狼狗你还不得上吊?
  凉凉:哥,你是哪里人啊?别听他们瞎说,他们就是嫉妒你。不过……你也别死磕一棵草嘛,我也是个Omega,留个联系方式呗?
  原湛:……
  不过虽说那些人都是嘲讽,可原湛一向都是很善于反思问题的人,所以他默默看着那些话,背心就不由得泛起了一阵凉意。
  然后,他就总体回复了一个谢谢,然后默默回头看了一眼躺在身侧的谢宁,心里情绪泛滥。
  是啊。
  其实每个人都有点主角情结,总觉得自己很好,对方凭什么不喜欢,但事实上却是对方有可能有无数个选择,未必就是你。
  就像那些人说的,谢宁做的事无可厚非,是原湛自己有点太玻璃心了。
  想到这,原湛忽然有点悲观。
  于是这会原湛看着谢宁安静温柔的睡颜,心中罪恶的念头蠢蠢欲动,甚至有点想发个狠心,偷偷起来,把包里那份离婚协议书撕掉,然后连夜赶回剧组,这样,谢宁就不能离婚了。
  去他的小狼狗,去他的不喜欢。
  可这念头也毕竟只是念头。
  原湛根本做不出来,同时也为自己这种不着调的想法觉得卑劣。
  被自私自利和尊重他人的两种想法折磨着,再想着网友们的无情嘲讽,原湛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感觉自己都快被自己心里的两个小人撕成了两半,难受,焦躁。
  谢宁一早起床,洗漱完就看到原湛顶着两个黑眼圈默默坐在床边,气压逼人。
  谢宁吓了一跳,皱皱眉,就默默走过去,低声道:“昨晚没睡好?”
  原湛回过神来,就用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静静看了谢宁一眼,欲言又止,最终他还是默默摇摇头,就起身越过谢宁去了浴室。
  原湛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刚才看谢宁的表情有多委屈巴巴。
  谢宁也被震撼了。
  半晌,谢宁摸着有点毛糙的头发,狐疑地朝浴室看了一眼,心想:原湛这是又失恋了吗?不应该啊。
  原湛这边压抑着烦躁和焦虑迅速地洗漱完出来,一出来,原湛就嗅到一股淡淡的花茶香气。
  定睛一看,原来是谢宁烧了壶水,冲了两杯花茶。
  见到原湛出来,谢宁便笑道:“昨晚没睡好就来喝点花茶吧,安神的,这还是我刚才在酒店的台子上发现的,不贵,但这牌子应该还信得过。”
  原湛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会远远看着谢宁就穿着雪白的酒店劣质睡袍,然后默默站着那冲他笑的样子,心里就觉得一暖一酸。
  然后,原湛昨晚那些委屈一下子就都消失殆尽,他就低声“嗯”了一下,点点头,走了过来,端起花茶抿了一口。
  谢宁见状,略含欣慰地笑了笑,也端起花茶喝了一口。
  原湛把花茶喝完,情绪也稳定了不少,然后他反而就主动看向谢宁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出发吧。”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不再怕,而且他也真的是想跟谢宁毫无芥蒂地重新开始。
  过去的那些事,他跟苏陵的纠葛,契约婚姻,都是阴沉沉的噩梦,如果不驱散的话,或许一辈子都是心上的一根刺。
  既然要拔,就早点拔掉好了。


第43章 离婚
  离婚手续办起来其实并不复杂, 但因为有Omega权利保护法,所以民政局的人就多问了谢宁几个问题, 谢宁也都微笑着从容回答了。
  之后也没出什么岔子,手续就办完了。
  谢宁跟原湛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也看到不少新婚夫妇高高兴兴地在门口拥吻,要不就是一脸幸福洋溢的状态手牵着手从民政局里出来, 实在是羡煞旁人。
  谢宁看着,忍不住就默默笑着对原湛道:“其实我总觉得民政局设计的不科学, 就应该离婚的和结婚的分开两个办事处,不然, 刚结婚的看见离婚的觉得晦气, 离婚的看见新婚的觉得讽刺。”
  原湛听到这,忽然便道:“那你觉得讽刺吗?”
  谢宁当即一愣, 然后他就看了原湛一眼。
  这时太阳已经迟迟升起了, 民政局对面就是一个游乐园, 浅浅金黄的晨曦把巨大的摩天轮镀上一层金边。
  谢宁眼角余光瞥见这样一个景象,忽然就觉得是个特别好的外应, 然后他便微微一笑, 摇摇头道:“不,我们不是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我们只是——重新开始而已。”
  原湛默默抿了一下薄唇, 刚想说话, 谢宁却在这时有点兴奋和急切地道:“那边有卖手工棉花糖的, 阿湛我请你吃啊!”
  说着, 谢宁也没等原湛同意,就一溜小跑了过去。
  原湛见状,默默在原地愣了一秒,但看着谢宁在阳光下异常活泼的背影,他也露出一点浅浅的笑意来,便也提步跟了上去。
  这边的手工棉花糖是可以自己制作的,单买十块钱一个,自己手工的话就是二十。
  谢宁也不缺那几十块钱,就扫码付了两个手工的钱,然后高兴地对原湛招手,让他过来一起。
  一把七彩的砂糖倒进棉花糖机里,中间的那个铁芯就开始飞速旋转,然后一丝丝絮状的棉花糖丝就从机器里飞了出来,谢宁就用竹签跟着去转起来。
  但谢宁因为是第一次做,手感有点差,转了半天,糖丝都没搅上去,谢宁顿时就有点泄气了,心里就忍不住嘀咕早知道就花钱买个成品——这自己一转,吃不吃得到还是个问题呢。
  眼看着时间过了一半,谢宁手上的竹签还只挂着稀稀拉拉几条糖丝,他就忍不住想赌气扔了竹签,就在这时,一只手默默按住了谢宁的手道:“你别这么转,把手侧过来一点。”
  谢宁稍稍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原湛便已经握着他下面的竹签,引着他的手慢慢转动。
  接着,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不知道是原湛的手有魔力还是他的方法对了,糖丝居然还真的就一点点黏在了竹签上,然后越变越大。
  谢宁一见,心中高兴,反而忍不住一把抓住了原湛的手惊道:“哇塞,阿湛你好厉害啊!”
  原湛陡然被谢宁握住,手便僵硬了一下,但随即他就恢复了平静,不动声色地道:“没有,以前高中的时候学校组织活动给孤寡老人筹集生活费,我在的那一组就选的就是卖棉花糖赚钱,做多了,就会了。”
  谢宁闻言微微一愣,接着便笑道:“那还是很厉害。”
  原湛一开始被谢宁夸,尚能犹自辩解,这会就还是忍不住,微微脸红了一下。
  只可惜,谢宁看不到。
  十几分钟之后,原湛跟谢宁一人拿了一个巨大的七彩棉花糖走在了路上。
  谢宁这会一边吃棉花糖一边就忍不住道:“这个老板也是,居然都不教我怎么做。”
  原湛默默笑了笑道:“那边人流量那么大,一个个教多麻烦,还浪费时间,真要把每个人都教会了,人家生意都不用做了。这种方式多半都是让你自己转着体验一下,之后不成功,人家也会送你一个小的。”
  谢宁目光动了动:“这样吗?”
  原湛被反问,陡然沉默了一下,接着他就皱眉道:“也许吧,我们高中那个时候看到其他小贩都是这么CAO作的,但现在是不是这样,我就不清楚了。”
  谢宁顿时忍不住笑了一声。
  原湛:?
  谢宁摇头笑了笑,便看了原湛一眼道:“这种事情,没必要这么严谨的。”
  原湛:“哦……”
  谢宁这边又啃了几口棉花糖,忽然就发觉原湛一直把棉花糖拿在手里不吃,不由得奇道:“阿湛你为什么不吃?”
  原湛沉默了两秒,有点尴尬地道:“那时候学做棉花糖,做废掉了很多,都是我们自己吃掉的,所以现在就不怎么喜欢。”
  谢宁顿时就露出理解的表情,原湛这时则是默默把手里的棉花糖递过来道:“你要喜欢的话,就也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