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宁顿时有点受宠若惊,接着他就道:“不不不,我还是用我手机自己看吧。”
  原湛默默皱眉。
  两人纠结了一会,最终谢宁还是没有掏出手机,而是默默凑过去,就着原湛的手机慢慢看菜品。
  “你不是喜欢这家的山药蒸排骨吗?”原湛点进了一家粤菜馆的界面,低声道。
  谢宁抿着唇摇摇头:“今天不想吃肉,想吃点清淡的。”
  原湛“嗯”了一声,又换了一家店,翻了几下道:“宋嫂鱼羹呢?比较清淡。”
  “这个还行。”
  于是原湛就加进了购物车。
  之后两人又凑在一起,絮絮地说这话,选了一会,最后选了四五样菜和一个甜品,原湛就付款了。
  选完之后,原湛从床上坐起来,披上大衣,然后拍了拍被子道:“起来吧,等会去外面吃。”
  谢宁正拿着手机准备打游戏,听到原湛这话,很是不情愿,但扭捏了一会,他还是下了床。
  原湛这时已经把外面客厅的灯打开了,屋子里一亮起来,刚刚那种混沌黑暗的感觉就消失殆尽,谢宁的萎靡也散开了不少。
  这会谢宁默默打了个哈欠,就走到沙发前,盘腿坐下,手里开始摆弄手机。
  原湛这会已经倒了两杯温水过来。
  谢宁见状,就自觉往旁边让了让,原湛就把装着温水的水杯递给谢宁。
  谢宁这会虽然仍是不太习惯原湛的殷勤,但也不会像一开始那么尴尬了,所以这会他默默接过来,道了谢,就很自然地喝了一口。
  原湛这时也顺势在谢宁身边坐下。
  两人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平静的氛围下坐在一块,谢宁喝了两口水,心里动了动,忍不住就回头看了原湛一眼。
  结果原湛也在回头看他,两人目光对视,谢宁忽然就笑了笑道:“阿湛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
  原湛神色微微一变,接着他就否认道:“没有。”
  谢宁闻言,倒也没继续追究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道:“再过几天我就得回家了,你这两天什么时候有空啊?”
  原湛听到谢宁这话,神色就变了变,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道:“最近剧组有点忙——你有什么事么?”
  谢宁听到原湛说剧组有点忙的时候就有些头痛,但想了想,谢宁觉得这事也不能再拖,就索姓坦诚道:“阿湛,咱们这事如果被我爸知道了,估计是不能离婚的,所以你这两天能不能跟剧组请个假,我们去把手续办了?”
  咯噔一声,原湛的玻璃心碎了。
  但这会原湛还是强作镇定地道:“为什么突然提这件事?”
  谢宁:???
  “这件事不是我们一早就商量好的吗?”谢宁奇道。
  原湛抿着唇,不说话了。
  谢宁一见,只当是剧组真的很忙,连忙又道:“要真的这么忙的话,我去网上下份离婚协议书,你签个字就行,我自己拿去民政局办手续也可以。”
  原湛:……
  尴尬的沉默。
  谢宁也不知道原湛是怎么了,情绪突然就变得低沉,但他也不好多问,只有默默坐在一旁。
  而原湛这边沉默了很久,就只淡淡挤出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谢宁一听,顿时就觉得不对劲了——正常人说这句话多半就是逃避的意思,可原湛为什么要逃避离婚呢?他不是一直都想离婚的吗?
  谢宁正在纠结原湛为什么口风突然变来变去,这边,送外卖的就上了门。
  原湛听到门铃声,反倒是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接着他便静静看了一眼谢宁,然后就起身去拿外卖了。
  谢宁这会也回过神来,惦记着甜丝丝的糯米藕和清香可口的宋嫂鱼羹,他就忍不住抬头朝门外望去。
  原湛本来也算是强打精神去开门,结果门一开,原湛的脸色就变了。
  外卖是送来了没错,但站在门口的并不是外卖小哥,而是苏陵。
  原湛见到苏陵,目光一沉,接着他就皱眉道:“怎么是你?”
  苏陵微微一笑,示意了一下手中的饭盒道:“我来看看小宁,正好碰到送外卖的,就让他先下楼了。”
  苏陵这理由实在是太光明正大,导致这下原湛也没法拦着苏陵了,最终原湛默默磨了一下后槽牙,就测过身来,还是让苏陵进了房间。
  谢宁正在探头看呢,一看到苏陵,不由得眼前一亮道:“陵哥你来了。”
  苏陵微微一笑,走上前去把手里的饭盒放在茶几上,便凑上来摸摸谢宁的头道:“来了,你这几天感觉怎么样?身体好点没有?”
  谢宁一把抓住苏陵的手,歪头笑道:“早就没事了,陵哥你真好。”
  原湛这会关门进来,看见谢宁跟苏陵两人的样子,目光就暗了几分,接着他便一个人默默走到茶几前,将一份份打包好的菜都打开。
  谢宁见了,目光微动,也不跟原湛说话,只对苏陵笑道:“陵哥吃过了没?要不要一起吃点?”
  苏陵这会就默默笑道:“还没呢,也没想到你们吃饭这么早,这倒是像我来蹭吃蹭喝的了。”
  原湛听到这,摆菜的动作便微微一滞,接着,不出他所料,谢宁果然就一口否认道:“哪有?陵哥怎么会像是蹭饭的,之前陵哥请我吃过好几次东西吧,这次我请陵哥一次,也不算什么。”
  苏陵微微一笑,就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苏陵这会笑的时候脸是对着谢宁的,可目光却往原湛这边瞟了瞟。
  原湛分明看见了,可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有暗中吃瘪。
  点的菜都是谢宁喜欢的,苏陵又温柔会说话,一顿饭吃下来欢声笑语的,房间里的气氛都活泼了不少,还真的是让谢宁特别开心。
  原湛见了,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可又不能拦着不让。
  真是憋坏了他。
  吃一顿饭吃进去三缸醋和一坛□□,原湛这也算是破了纪录。
  可惜这世上倒霉事从来都是一桩连着一桩。
  偏生在吃完饭之后,原湛下楼扔垃圾的时候,苏陵还特意叫住了他。
  原湛这会情绪不佳,本来懒得理会苏陵,结果苏陵就立在原湛对面微微笑道:“阿湛,这次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要追的人可不会那么轻易就放手。我可记得,小宁说过你们俩不久之后就会离婚。”
  原湛闻言,当即就炸了,接着他便冷冷道:“你到底是故意跟我对着干还是真的喜欢小宁?”
  原湛这话说出口,就见到苏陵的神情滞了滞。
  但片刻之后,苏陵便抬头看向他,微微一笑:“其实都有。毕竟以前因为你的黏糊,我们俩错过了,所以现在我不想再因为你的黏糊又错过一次到手的机会,懂了吗?”
  原湛不由自主地就微微攥紧了拳头,道:“可你根本就没有那么喜欢谢宁。”
  “那难道你就有吗?”苏陵略带讽刺地反问。
  原湛骤然怔住。
  苏陵这会就略带嘲讽地轻笑一声道:“我即便是骗,也能骗得小宁一辈子都幸福,可阿湛你呢?你根本就没学会怎么去爱人。你连骗,都做不到。”
  原湛涨红了脸,可偏偏就是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他是喜欢谢宁,他可以确定,但苏陵这么一说,他又一下子蔫了。
  没错,他确实不如苏陵温柔也不如苏陵会体贴人……
  苏陵看着原湛又急又气又不敢反驳的样子,心中却莫名酸了酸——以前原湛只会为了他这样,可现在,换人了。
  所以这会,苏陵反而还笑了一笑,淡淡道:“是啊,一个连喜欢都说不出口的人,又怎么能让人相信他有爱人的能力。”
  原湛听到这,一向迟钝的他,似乎也在这一刻觉察出什么,然后他就忍不住抿唇看向苏陵。
  偏生这时苏陵已经不动声色地别过了头去,转身轻轻丢下一句:“算了,走了。”
  原湛见状,心中一动,嘴唇张合了两下,像是想要叫住苏陵,但最终,他还是默默将薄唇抿成了一线,任由苏陵在他眼前一点点消失。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已经错过了。
  原湛知道自己不够大胆,但他也不是拎不清。
  所以,那一声他没有叫出口,也没有上前拦住苏陵。
  而此刻,在原湛没看到的地方,苏陵眼睛,微微有点发红——这一次,大概真的就是错过了。
  ·
  回到酒店之后,原湛罕见的没有先前对谢宁那么殷勤了,而是自己默默走到外面的书桌前,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看起了公司的一些材料。
  一边看,原湛却忍不住一边回想着苏陵说过的那些话。
  ——一个连喜欢都说不出口的人,又怎么能让人相信他有爱人的能力。
  ——我即便是骗,也能骗得小宁一辈子都幸福,可阿湛你呢?你根本就没学会怎么去爱人。你连骗,都做不到。
  原湛忽然就长出一口气,十分烦躁地伸手抱住了头。
  自从苏陵说他也喜欢谢宁之后,原湛就发觉,他们俩关系里最后的那一点隐秘的默契和温暖都被彻底撕碎了。
  又或者说,其实原湛自己都在逃避。
  不过,原湛现在确实没办法自我欺骗了。
  因为即便苏陵不说,原湛也能感觉得到,谢宁明显是跟苏陵更亲密一点,他……只是那个局外人。
  至于苏陵更是……
  正在原湛脑子乱成一团,太阳穴都涨的发痛之际,忽然,一杯热热的蜂蜜柠檬水就静静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内。
  原湛心头一跳,连忙抬起头,然后他就对上谢宁那双明亮的眸子。
  谢宁见原湛抬头,就静静笑了笑道:“工作累的话就喝点热的,再休息一会,阿湛你老是这样身体也吃不消啊。”
  原湛其实并没有在工作,而听到谢宁这话,他忽然就泄了口气,随即他便抬手合上了笔记本,然后端起蜂蜜柠檬水喝了一口。
  喝完,原湛便略略吐出一口气,觉得身体真的莫名放松了许多。
  然后他便低声道:“谢谢。”
  谢宁闻言,微微一笑,也没接话,只道:“好了,我先去休息了,你忙完记得关灯。”
  原湛目光一动,正想说点什么,谢宁就已经转身离开了。
  而这会,原湛端着一杯冒着袅袅热气的蜂蜜柠檬水,看着谢宁离开的方向发了好一会呆,最终原湛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嗯,甜的。
  一口一口,喝完手头的蜂蜜柠檬水,原湛放下杯子,就觉得胸口那一块滞涩僵化的地方一点点化开了,整个人也不再像方才那么疲惫麻痹。
  坐在桌子前,原湛又发了一会呆,便推开椅子,起身进了浴室——算了,与其在这无端烦恼,不如顺其自然吧。
  冲完澡,原湛换上睡衣,就关掉了外面的灯,摸黑走进了里面的卧室。
  谢宁早就睡着了,老老实实地侧着身子,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略略蜷缩着身体缩在被子里。
  原湛见了,唇边不自觉地显出一丝淡笑,然后也轻手轻脚地上了床。
  然后,原湛就伸出手,轻轻搂住了谢宁的肩膀,然后就这么侧着头,静静看着谢宁的睡颜,反复思考苏陵说的那几句话。
  其实苏陵说的那些话除去刺激他的成分,有些还是有道理的。
  如果他不学会怎么去对人好,那反而还不如一个感情骗子。
  如果他不学会怎么坦诚去说喜欢,那最终还是会丢掉那个明明能把握住的机会。
  想到这,原湛默默攥了一下拳,便暗暗下定决定还是早点跟谢宁摊牌——不管结果如何,起码给谢宁一个审判他的机会吧。
  这一次,原湛不想再错过了。
  他一点都不希望他跟谢宁走到现在他跟苏陵的地步,这一次,原湛想自己抓住。
  ·
  只可惜,原湛前一天晚上刚立下了雄心壮志flag,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原湛就被剧组的加急call给叫了过去。
  因为剧组现场搭建的场景出了比较大的问题,如果重做就需要一大笔资金,超出了预算,必须他们几个制片人商量。
  这种大事,原湛当然不可能不去。
  而这一去,就是大半天,等到原湛回到酒店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不过这边原湛一进门,就嗅到一股食物的香气,他愣了愣,还没说话,谢宁就从里面迎了出来,笑道:“阿湛你总算回来了,我点了好多好吃的,就等你回来呢。”
  原湛本来在开会的时候跟那几个制片人吵得头昏脑涨,这会看到谢宁明亮可爱的笑脸,再嗅到食物的香气,一下子,焦躁的心情就好了许多。
  接着,原湛默默呼出一口胸中的浊气,便也对谢宁笑了笑,然后脱下大衣道:“今天他们一直在吵,我也没办法赶快走。你等很久了吗?”
  谢宁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道:“还好。”接着他又问:“事情解决了吗?”
  原湛把大衣挂进门口的衣柜里,点点头道:“解决了,各让一步。其实投资方都不想多出钱,但那个场景又很重要,就互相妥协了一下,重建了比较重要的一部分,其他的做特效。”
  谢宁对这些都不算太懂,不过听到解决了,就知道应该没事。
  于是谢宁就微微松了一口气,笑了笑,走到沙发前,给原湛盛了一碗米饭,放到茶几这边,道:“能解决就好。”
  原湛白天也光顾着跟几边人周旋,根本没怎么正经吃口东西,这会见到饭菜,也就忍不住食指大动,一坐下就立刻端起了碗,迅速地开始夹菜。
  谢宁见状,一边顺手给原湛盛了碗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