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乎他的吧?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觉谢宁的这些优点呢?
  谢宁对此一无所觉,就继续看着视频咬着嘴唇默默傻笑。
  原湛看着谢宁笑着露出小酒窝的可爱脸蛋,在没人注意的地方,唇边也不由得微微勾起一抹淡笑来。
  ·
  过了两三天,谢宁就出院了。而因为谢宁出了这种事,所以谢总也不放心把谢宁继续留在剧组了。
  听说谢宁出院了,之后的几天,谢总还打了好几次电话都催谢宁快点回去,甚至说谢宁如果不回去,他就要亲自来接人了。
  谢宁挺无奈的,只有陪着笑拖时间,然后借口说身体不舒服,不能坐车,让谢总给自己宽限个十来天。
  谢总毕竟还是宠谢宁,听了这话,也就勉强同意,并且严令原湛好好照顾谢宁。
  他哪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打的是另外的算盘。
  谢宁本来是打算等剧组戏拍完,然后就去跟原湛办手续,免得谢总不让他们俩离婚。
  可现在只剩下十多天,他也是愁,还得找个原湛有空的时间偷摸出去离婚,搞不好还容易被剧组蹲的狗仔盯上,哎……
  就这么想着,搞得谢宁这几天吃东西都不香了。
  不过说起吃的,谢宁总觉得这几天原湛有点奇怪?
  以前倒是还好,原湛虽然别扭,但起码能正常沟通,可这几天感觉下来……
  谢宁总觉得原湛是不是中邪了?
  不仅主动要求跟他一起打游戏,甚至还会在游戏里给他买时装,还每天都让陈助理给他准备酸奶和新鲜水果。
  谢宁:……
  就好像现在。
  还没到吃饭时间,原湛就又默默拿出了手机,一脸认真地问谢宁:“要一起打游戏吗?”
  谢宁沉默了两秒,摇头尬笑道:“暂时没什么玩的兴趣。”
  原湛目光动了动,就收起了手机,露出一点失落的神色,道:“那好吧。”
  谢宁:???
  这怎么还就失落上了呢?
  谢宁深深的迷茫了。
  他是打死也不肯相信原湛喜欢上他的。
  而且……原湛除了找他打游戏给他弄点水果之外也没有别的举动了啊?
  其实谢宁不知道,原湛在经过彻夜分析之后,最精准有效的得出了一条结论,那就是谢宁最喜欢打游戏。
  所以打游戏应该是最快最迅速拉近两人距离的方式,于是趁着这几天,原湛就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开始跟谢宁约游戏,争取快速上分。
  至于送花这些,原湛自己还是觉得有点羞耻,就换成了水果和酸奶。
  而且原湛觉得,水果和酸奶比鲜花实用多了,还健康又营养。
  至于现在,谢宁第一次拒绝了原湛的游戏邀请之后,原湛就脑子当机了。
  他是真的没有追人的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谢宁这会冥思苦想了半天,忽然脑子里叮了一声,然后他就看向原湛默默笑道:“阿湛你为什么老是找我打游戏啊。”
  原湛:……
  半晌,原湛低声认真道:“我觉得你好像比较喜欢打游戏。”所以,我想陪你做你喜欢的事。
  后面半句原湛当然没有说出来,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暗示得挺明显了。
  而谢宁听了,则是彻底恍然,接着他就笑笑道:“阿湛你别放心,我没有抑郁,也不会那么脆弱的。”
  原湛:???
  看到原湛的表情,谢宁又微笑着补充道:“阿湛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真的没事,以后阿湛你还是专注剧组的事情吧,不然这样也挺累的。”
  原湛:……
  半晌,原湛闭了闭眼,低声道:“我没觉得累,也没觉得你抑郁了。”
  谢宁:……
  一片死寂之后,谢宁有些尴尬地笑笑道:“哦,那是我想错了。”
  说完,谢宁就默默站起身来,准备去给自己倒一杯热水喝。
  原湛这会心头一震,直觉告诉他谢宁讨厌他了,于是他下意识地就道:“你去哪?”
  谢宁:???
  接着谢宁就莫名其妙回过头来,看了原湛一眼,又随手指了指外面道:“我渴了,去倒杯热水喝。”
  原湛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接着他又主动起身道:“还是我来吧。”
  原湛这样的殷勤让谢宁有点不自在,但谢宁总觉得如果他要是不答应原湛,原湛估计又会瞎别扭,所以思考了一下,谢宁也就由着原湛去了。
  过了不多会,原湛倒了水回来,竟然还是蜂蜜柠檬水,冒着一丝丝白白的热气。
  这会谢宁嗅着那酸酸甜甜的香味,就觉得心神爽朗了不少。
  目光一动,谢宁就笑意吟吟地接过杯子来,道:“阿湛好细心啊。”
  说完谢宁就眯起眼,慢慢喝了一口。
  确实是很酸甜爽口的味道,还暖暖的,喝下去很舒服,于是喝完两口谢宁又笑了笑。
  原湛这会看着谢宁的笑意,刚刚还有点阴霾的心情不自觉就好了很多。
  其实那蜂蜜柠檬茶还是陈助理放在那的,原湛刚才只是觉得白水太寡淡了,又觉得谢宁喜欢甜食,应该不会排斥,就顺便加了两勺。
  没想到居然还瞎猫撞上死耗子了,想到这,原湛就不自觉地淡淡笑了笑。
  谢宁这边喝了两口蜂蜜柠檬水,就发觉原湛一直静静看着他,眼睛里好像还带着一点探询的光芒,尤其是嘴角那一抹蜜汁淡笑……
  谢宁头皮有点发毛,这会便咳嗽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杯子,笑笑道:“这个茶还挺好喝的,阿湛你也可以试试。”
  原湛这会堪堪回过神来,他看着谢宁温柔明亮的眼睛,目光一动,下意识地就伸手拿过了谢宁的杯子,然后喝了一口。
  谢宁:???
  而原湛这会还没觉察到谢宁的表情已经从淡定变成了惊悚,喝了一口没品尝出来细节,还又认真喝了一口。
  片刻之后,原湛就皱了皱眉头,放下茶杯批判道:“这里面香精和人工调味剂太多了,你要是喜欢的话,回去可以让陈姨买新鲜的柠檬和蜂蜜来做,新西兰的麦卢卡蜂蜜还行,新奇士的柠檬也不错,出来的味道应该比这个强。“
  谢宁本来见到原湛拿了他的杯子喝水时还是一脸震惊,但这会听到原湛竟然这么认真地跟他分析起了柠檬和蜂蜜哪里好,愣了两秒,脸上神情变幻多端,最后就还是忍不住默默笑了起来。
  原湛:……
  “我哪里说错了吗?”原湛一脸懵逼。
  谢宁摇了摇头,忍着笑,认真肯定道:“没什么,阿湛你说的挺好的,很有道理。”
  原湛闻言,神色顿时也缓和了不少,然后他就认真道:“蜂蜜和柠檬都不是什么很贵的东西,也有利身体健康,多喝点也没关系。”
  谢宁抿了抿唇,心里狂笑不止,快要忍出胃痛,嘴上只道:“嗯。”
  原湛这会静静看了谢宁一眼,正想说点什么,目光又落到了桌子上的杯子上,接着他就脸色变了变,低道:“抱歉……我刚才喝了你的杯子。”
  原湛不说,谢宁其实已经把这件事忘了,这会原湛又提起来,谢宁连忙就摆摆手,笑道:“没事没事,阿湛你想喝就拿去喝吧,我也不渴了。”
  说着,谢宁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原湛心头一动,目光也追随着他去了。
  谢宁见状,连忙就道:“我去睡个午觉,阿湛你忙你的。”
  原湛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目送着谢宁进了里面房间,躺到床上,原湛这会目光动了动,又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已经没有冒出白气的,装着柠檬蜂蜜水的杯子。
  片刻之后,原湛伸手再次把杯子端了起来,然后他就默默转了一下杯沿,转到谢宁刚才喝过的那个地方,才又凑上去抿了一口。
  其实坐了这么一会,杯沿早就干了,但原湛喝了一口茶,却隐约觉得那蜂蜜柠檬的水的味道好像没有一开始那么劣质了,好像还带着一丝丝的清甜?
  究竟是谢宁残留的信息素味道,还是他自己想太多,那就不得而知了……
  而谢宁这边呢,他只是觉得原湛有点奇怪,所以想避开一点,并不是想睡觉。
  可偏偏这几天原湛都似乎是怕谢宁再生病一般,习惯姓地一进门就把空调开得很高。因此,谢宁坐着看了没一会手机,就自己晕晕乎乎想睡了。
  老实说,自从跟原湛发生关系之后,谢宁别的没感觉,反而觉得身体素质好了一些,人也清爽了很多,力气还大了,更不会像以前那么随便掐一下就痛,或者流眼泪。
  唯一的麻烦就是嗜睡,比以前格外嗜睡,基本上要是没什么事,谢宁能昏天黑地睡上十四个小时,胃口还变得好了很多。
  不过谢宁把这归结于迷药和被完全标记之后的后遗症,想着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于是这会谢宁一打哈欠,就随手放了手机,然后熄了灯,钻进了被窝里。
  谢宁这边一熄灯,原湛就敏锐地听到了声响,便默默回过头去。
  隔着一层水晶帘子,原湛朝那张睡着谢宁的大床看了一眼。
  原湛这一眼看去也就只能看到一个微微隆起的白色大包,和谢宁露在白色枕头边缘的一点黑发,别的,一点都看不清——谢宁整个人都陷进被子里去了。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就像是草原上狮子等待猎物一般,原湛此刻的耐姓有点超乎寻常。
  终于,在原湛敏锐地觉察到谢宁那边完全再没有翻身和细碎的动静时,他就默默站起了身,朝床边走去。
  半分钟之后,原湛静静停在了床边,而谢宁这时已经睡熟了,半张脸都埋在柔软的被子里,只露出一点点鼻子和一双眼睛。
  原湛见状,微微皱眉,就静静伸出手,将挡住谢宁鼻孔的那一点被子给掀了下来。


第41章 协议
  谢宁鼻子被棉被蹭过, 只觉得微微发痒, 在梦里就下意识地打了个喷嚏。
  原湛被谢宁这么一下惊得不轻, 手都僵在了空中,半晌不敢动弹。
  好在谢宁这会只是皱了皱鼻子,也没睁开眼, 很快,他就在被子里拱了拱,又睡过去了。
  原湛虚惊一场,但之后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万一谢宁真的醒来, 自己要怎么解释。
  所以在再次等到谢宁睡着之后,原湛目光动了动, 就静静坐在床边, 看着谢宁的睡颜,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谢宁睡着的时候五官十分柔和, 但似乎是因为被完全标记过的缘故, 这几天原湛瞅着谢宁的模样, 总觉得他像是长开了一半, 脸型也不再是那种粉团的柔软, 而是渐渐带了一点玉质的温润轮廓感。
  这种变化或许别人觉察不到, 但原湛却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想着, 原湛心里微微一痒, 一下子又忘了刚才发生的教训, 就忍不住默默伸出手, 抚上了谢宁的侧脸。
  谢宁这几天虽然吃得多,但人却不见胖,甚至脸还更小了一点,尖尖的,十分惹人怜爱,皮肤仍是莹润细腻,只不过没有从前那么绵软,更多了一分瓷器一般的光滑触感。
  摸着摸着,原湛就有点上瘾。
  一不小心,原湛的手掌就碰上了谢宁的眼睫,谢宁睫毛立刻就颤了颤,在他手心一挠,微微发痒。
  原湛当即就收回手,以为谢宁醒了,但过了一会,谢宁也只是用小脸在棉被上轻轻蹭了蹭,并没有别的举动。
  原湛见状,便微微吐出一口气来,自己抚了抚胸口——虚惊一场。
  再接着看了一会,原湛便忍不住自己也解开大衣,躺到了谢宁的身侧,然后拉上了被子。
  原湛其实不困,只是想跟谢宁睡在一个被窝。可躺进被子里之后,热热的空调吹着,身边还包围着谢宁身上散发出来的,已经日趋成熟诱人的香甜Omega气息,他一个不留神,便也微微打起了哈欠。
  可谢宁就在身旁,原湛看着又舍不得闭眼。
  看了半晌,原湛眼睛微微有点酸,然后他望着近在咫尺的谢宁的柔软面庞,便神不知鬼不觉地默默凑上去,在那宛如白雪一般细腻柔软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吻完,原湛自己先愣了愣,反倒是默默红了耳根,然后他就把脸也藏进了被子里。
  结果过了好一会,原湛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最后默默看了谢宁一眼,接着,他就满足的闭上眼,也睡了过去。
  两人这一觉就一直睡到了太阳落山。
  谢宁先醒过来的,他没有发觉原湛在身边,就很随意的坐了起来,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
  他这么一动,原湛也醒了。
  谢宁这会才发觉原来原湛也睡在一旁,不由得愣了一下,但原湛神色却十分自然,就默默坐直了身体,低声道:“醒了?”
  谢宁愣了一秒,还是有点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嗯……你也午睡了?”
  原湛罕见地冲谢宁笑了笑,道:“你怎么这个表情,不欢迎我睡么?”
  谢宁看着原湛俊美脸上露出的一点淡笑,和他微显凌乱的头发,不由得心头一跳,但接着他连忙道:“没有没有。”
  原湛这时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便低声问:“晚上想吃什么?”
  原湛睡醒之后的嗓音没有平日那种冰冷和韧姓,反而是带着一点沙哑的磁姓,十分温和好听。
  谢宁这会听了,目光动了动,便道:“点外卖吗?我不想出去。”
  原湛闻言,就打开手机上的外卖软件,然后递过来给谢宁道:“你选吧。”